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WeChat ID ammrlishici Intro 欢迎关注最纯粹、最具人情味的诗词文学分享、教育平台。每天和诗词君一起读诗、赏诗、抄诗、背诗。关注后,可免费查找十万诗词;免费使用创作工具;参与原创作品投稿;制作唯美诗画照片;每日定时背诵诗词;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赠人玫瑰 | 手有余香点击右上角 | 分享朋友圈专注古典诗词 | 鼓励原创文学 对联的艺术技巧问题,可以说也就是对联的修辞问题。对联的修辞同一般诗文的修辞,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但因对联本身有自己的特点,有些在诗文中常用的手法,在对联中却不常用甚至不可用;而在对联中常用的,在诗文中也可能用得不多。即使在诗文和对联中都常用的,在对联中使用时,又常常别具特色。因此,谈对联的艺术技巧,就只能从对联本身的实际来谈,而不能简单地照搬一般的修辞理论。下面所谈的种种技巧,就是从具体的对联中归纳总结出来的。 对联的艺术技巧,大致可分为遣词的技巧和组句的技巧两个方面。说“大致”,是因为有的对联所用的技巧从一个角度说它是遣词,而从另一个角度说又可能是组句。尤其是一副对联兼用多种技巧是很平常的事,界线就不大可能划得很清楚。因此,就一种艺术技巧来说,我们的着眼点主要不应在它的归属,而应在其技巧本身。   遣词的技巧(总共20个,诗词君今天现讲前十个) 遣词的技巧,指的是使对联的用词在形和声上或者说在一定的环境中表现出某些特色,以获得某种艺术效果的方法。古汉语中,一般地说,一个字就是一个词,故遣词的技巧就包含着用字的技巧。属于遣词技巧的,有析字、同旁、同韵、绕口、转类、混异、选词、飞白、拟声、双关、用数、衬托、夸张、比喻、借代、比拟、假称、用典、隐切、对反,等等。 (一)析字 传说过去有个穷秀才,屡试不第,好容易才得在一个财主家设馆。有人见他失意的样子,悄悄在他门上写了一句话: 此木为柴山山出 ·· -··- 意思是说,看他不稂不莠,好像山里的木柴,这样的人哪里找不到!秀才见了,知道是奚落自己,也在门上回敬了一句: 白水作泉日日昌 ·· -··- 意思是说,你们莫看我时运不济,我的学问多得像泉水一样,不但不会枯竭,还会一天比一天增长。从此,人们便不敢再小视他了。 这一副对联,上联“此”和“木”为“柴”,“山”和“山”为“出”;下联“白”与“水”成“泉”,“日”与“日”(“曰”的变通说法)成“昌”。可谓出得好,对得也好。 这副对联,所用的技巧就是析字。析字,包括拼和拆两种。 拼,是合零(以·标记)为整(以-标记),上一副对联具体地说就属“拼”这一种。下面也是这一种: 二人土上坐; ··· - 一月日边明。 ··· - 这副对联,相传上联为金章宗所出,下联由李妃所对。从联中看,二“人”(即两个“人”字。相同的字,常用数字概括,这种情形,后面还会见到)同“土”合起来,便是“坐”字;一个“月”同一个“日”合起来,便是“明”字。 拆,是化整为零。例如: 踏破磊桥三板石;   - · · 分开出路两重山。   - · · 上联就是从把“磊”分成三个“石”的角度来说的,下联就是从把“出”分成两个“山”的角度来说的。 拼和拆在一联中可同时使用: 因火为烟,若不撇开终是苦; ·· - - ·   · 舛木成桀,全无人道也称王。 ·· - - ·   · 在这副清时禁烟衙门征对的对联中,上联“因”与“火”合成“烟”是拼,“若”缩短那一撇变为“苦”是拆;下联“舛”与“木”合成“桀”,又是拼;“全”分为“人”(当为“入”)和“王”又是拆。全联是前拼后拆。 在一般情况下,表示“零”(如“此”和“木”)和“整”(如“柴”)的两部分,总是一起出现的。但有时候,也可以只出现“零”的部分而不出现“整”的部分: 少目焉能识文字; ·· 欠金休想望功名。 ·· 这副对联,乃清嘉庆年间蜀中文士为嘲讽督学吴省饮在主考取生时偏执受贿而作。上联“少目”为“省”,下联“欠金”为“钦”。而“省”、“钦”二字在联中都没有出现。这种析字,若不了解其事实上的背景,是很难看出来的。 也有辗转相拆的情形: 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 - · ·- 双木成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 ·· - · ·- 这副对联,上联“寸”和“土”为“寺”,“寺”又与“言”成“诗”;下联“木”和“木”为“林”,“林”又与“示”成“禁”,都连拼了两次,而且是层层递进的。 析字在使用时,还可有一些权宜处置。根据内容的需要,叙述可以不完全按照字的书写顺序。例如: 半夜生孩,亥子二时难定;    - ·· 百年匹配,己酉两命相当    - ·· 上联中的“孩”,若按其书写顺序,当为“子亥”。但干支纪时,“亥”是一天末尾的时辰。“子”是一天开头的时辰,彼此交接,总是由“亥”到“子”,这里写作“亥子”。“配”字也一样。干支相配,只有“己酉”没有“酉己”,所以这里也是把“己”写在“酉”之前。 为使上下相应,有些说法也可以变通。例如: 伊有人,尹无人,伊尹一人元宰; -·· -·· --·· 冯二马,驯三马,冯驯五马诸侯。 -·· -·· --·· 这副对联见于明祝枝山的《猥谈》。冯驯,乃一郡守名。五马诸侯,封建时代对郡守的尊称。“冯”字的左边并非“二”,“驯”字的右边也并非“三”。但“冫”是两笔,“川”是三笔,分别包含有“二”和“三”的数,于是加以变通,说成“二”和“三”。“二”和“三”说得过去,后面的“五”自然也没有问题了。 有时甚至可以只讲一个字的一部分。例如: 氷冷酒,一点 两点 三点; --- ·· ·· ·· 丁香花,百头 千头 萬头。 --- ·· ·· ·· 这副对联,上联只讲头三字的左边,下联只讲头三字的上部。一点、两点、三点,是说“氷”(而今写作“冰”)是一点水,“冷”是两点水,“酒”是三点水。百头、千头、萬头,是说“丁”是“百”字头(“—”),“香”是“千”字头(“丿”),“花”是“萬”字头(“艹”)。这种只讲字的部分的情形,虽与正规的析字差别较大,但它还在“拆”的范围,不过别具一格而已。 由于过去用的是繁体字,析字也是析的繁体。有的若写成简体,那就不好理解了。像上面的“萬”,若写作“万”,那就无法得出与“花”字同头的结论。再看下面一副: 鸟入風中,啄去虫而为鳳; · ·       · 马来芦畔,吃尽草以成驴。 · ·       · 下联中的“马”、“芦”和“驴”,写繁体简体都没有关系;上联中的“鸟”、“风”和“凤”,就只能写繁体。尤其是“风”若不写繁体,“鸟”进去就无虫可啄;“凤”若不写繁体,“鸟”在里头无法存身。可见,分清繁简体,对析字来说是很重要的。 写析字联,当然不是把一个字简单地拼拢或者拆开就算完事。拼也好,拆也好,都是为了巧妙地表达一定的意思。据说明代大学士杨溥少时,父亲被县官捉去服劳役,杨溥上前哀请释放,县官傲慢地说: 四口同圖,内口皆从外口管。 这句话就用了“圖”(“图”的繁体)的析字。言下之意,杨溥的父亲既是他的属下,他有权作任何处置。谁知杨溥听了,恭恭敬敬地答道: 五人共傘,小人全仗大人遮。 这句话也用了“傘”(“伞”的繁体)的析字。言下之意,还要望父母官多多照顾、周全。县官见杨溥小小年纪,不但把他的话对得工工整整,而且意思也得体,心里一高兴,就把他的父亲放了。这是表达得巧妙的一个例子。 还有的对联,一联连析好几个字: 岳麓山,山山出小大尖峰,四維羅绕;     ··-··-  ··- 汉阳口,口口回上下卡道,千里重关。     ··-··-  ··- 上下两联各析三字。上联“山”和“山”为“出”,“小”和“大”为“尖”,“四”和“維”为“羅”(“罗”的繁体);下联“口”与“口”(当为“囗”)成回,“上”与“下”成“卡”,“千”与“里”成“重”,读起来波澜起伏,兴味无穷。 (二)同旁 将偏旁相同的字按一定的规则组合成联,谓之同旁。同旁有二种用法。 一是竖同,即偏旁相同的字分别处于上下两联相同的位置上。例如: 烟锁河堤柳; 炮镇海城楼。 这副对联题于广东虎门,不仅写出了虎门的自然景色,而且写出了中国人民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打击外国入侵者的气势,所用的手法就是竖同。上下两联“烟”、“炮”同“火”旁,“锁”、“镇”同“金”旁,“河”、“海”同“水”旁,“堤”、“城”同“土”旁,“柳”、“楼”同“木”旁。 二是横同,即偏旁相同的字都排在同一联内。例如: 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 ···· 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 ····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以后,腐败无能的清朝政府,立即派代表与八国议和。传说有一天会议尚未开始,一帝国主义分子想借机侮辱中华民族,傲慢地出了“琴瑟琵琶”这个上联。清政府代表不吭声。一随员忍无可忍,猛地站起来,对以“魑魅魍魉”这个下联,给以有力回击。两人都是利用同旁做文章。“琴瑟琵琶”,上部同“玨”,“魑魅魍魉”,左边同“鬼”,偏旁相同的字,都在同一联内。 上面两联,都只是部分字同旁,还有上下两联全部同旁的。如过去有人题一上联,皆为“宀”字为头。对者问可让一点否,许之。于是得如下一联: 宦官寄宿穷家,寒窗寂寞; 冢宰安宁富宅,宇宙宽宏。 这副对联,仅“冢”字头上少一点,其余都同头,是即“让一点”之意。 三是迭架,即把各部分都相同的字,按其相同部分的多少,依次排列成联。例如: 日昌晶𣊫[liù]通天下; 月朋(三个月字)朤[lǎng]正乾坤。 (诗词君注:上句第3个字为三个月字重叠,读[jīng],康熙字典里面有,但是无法放到本文中) 这副对联出自贵州安龙县德卧地方,那里是个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相传东汉末年,我国西方有个恶人,叫乃支,带一支人马来到这里,烧杀虏掠,搞得四乡八寨不得安宁,驻扎在广西境内的四名汉族将领得知这一消息,就率军赶到德卧,同乃支作战。在各族人民的支援下,奋战七天七晚,终于把乃支和他的人马一起消灭了,但四名汉将也战死了三名。人们举行隆重的追悼之后,就把他们埋在德卧地方。后来,又修祠庙纪念他们。不知何日,庙门的石柱上,刻下了上面这副对联。这副对联是称颂阵亡汉将的。上联“昌”,盛也;“晶”,明也;“𣊫”,通圆。下联“朋”,同也;“(三个月字)读[jīng]”,通辽,月照远也;“朤”,通朗。联中由“日”和“月”组成的字,都按一、二、三、四的顺序排列。全联大意是:你们像又圆又亮的太阳,放出灿烂的光辉,使天下都得到温暖;你们又像那皎洁的月亮,映照着九州四海,使各族人民得以安居。 人们平时写作对联,常常自觉地以同旁见趣。从前有位戏剧家,就曾以三国东吴二乔为内容,出过如下一联征对: 乔女自然娇,深恶胭脂胶肖脸。 此联除前五字为析字而外,后五字“胭脂胶肖脸”均同为“月”旁。据说此联公布后先后收到一千五百多个下联,所用手法当然都同此联一样。下面三联即出其中,读读也可对同旁有进一步的了解: 止戈才是武,何劳铜铁铸镖锋。         ····· 人言虽可信,但防渭水混泾江。         ····· 主人留小住,岂嫌酵醃配醇醪。         ····· (三)同韵 上联的字都属甲韵,下联的字都属乙韵,或两联的字基本都属某韵,谓之同韵。 屋北鹿独宿, 溪西鸡齐啼。 这副对联相传上联为明初一郡守所出,五个字皆入声;下联为徐希所对,五个皆字平声。此为第一种。 吴恭亨《对联话》所载湖南石门黄碧川的一副对联属第二种。相传黄少时见一小儿以锄击蛙,锄下蛙跳,破土而出瓦,因得句: 娃拖蛙出瓦。 二十年未能成对。后按察陕西,一日骑马外出,坐马逸入路边麻田吃麻,被麻田老妇大骂,黄顿悟而得对曰: 妈骂马吃麻。 此联除第四字外均同韵(仅声调有异),且上下联同属一韵,亦属难得。同韵的例子尚有可赏者。《坚瓠八集》卷一“一韵对”载,尚书边贡,有继妻胡氏,能通书义。边多侍姬,胡尝反目。一日宴客,客举酒令曰: 讨小老嫂恼。 边不能对。胡氏用片纸书五字: 想娘狂郎忙。 并云何不以此对之。座客大笑。娘,此指年轻女人。 上联平仄交替而两联平仄对立,这是对联的通例,不能违反,否则就不协调。以上诸例之作者,并非不懂这个道理。他们使联语同韵完全是有意为之,结果反而使人觉得有一种特殊的风味。 (四)转类 转类,严格地说,仅指一个词语由一类活用作另一类的情形。例如: 解衣衣我,推食食我;   ·    · 春风风人,夏雨雨人。   ·    · 这副对联,上联出自《说苑·贵德》,下联出自《史记·淮阴侯列传》。联中的第二个“衣”、“食”、“风”、“雨”,由名词活用作动词,就是严格的转类。 但现在,一个词语只要在同一联中按不同的词性来使用,有的书就归入转类之列,这就把兼类也包括进来了。例如: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这副对联题于山海关孟姜女庙。上联的“朝”字可作两读:一读zhāo,作“早晨”解,是名词;一读cháo,可作“朝拜”解,亦可作“涨潮”解,是动词。下联的“长”字也有两读:一读cháng,表示“两端距离大”时是形容词,表示“经常”时是副词;一读zhǎng,意为“增加”,是动词。“朝”和“长”平时就兼有名词和动词两种词性,副词“长”是与“常”谐音所得。这里把它们放在一起,看起来也像是一类转为另一粪,因此也说得过去。 由于在读音和词性上有这些变化,这副对联就有许多种念法,至少可以列出如下十六种意思(“ˉ”表示zhāo,“ˊ”表示cháo或cháng,“ˇ”表示zhǎng):   ˊ ˉˉˊ ˉˊˉ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ˇ ˊˊˇ ˊˇˊ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ˊ   ˉˉˊ    ˉˊ   ˉ 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朝(潮)朝落;   ˇ ˊˊˇ ˊˇˊ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ˊ ˉˉˊ ˉˊˉ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ˇ ˊˊ    ˇ ˊ   ˇˊ 浮云长,长长(常常)长,长(常)长长(常)消。 ˊ    ˉˉˊ    ˉˊ   ˉ 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朝(潮)朝落;   ˇ ˊˊ    ˇ ˊ   ˇˊ 浮云长,长长(常常)长,长(常)长长(常)消。   ˊ ˉˉˊ ˉˉˊ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ˇ ˊˊˇ ˊˊˇ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ˊ    ˉˉˊ    ˉˉˊ 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朝朝(潮)落;  ˇ ˊˊˇ ˊˊˇ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ˊ ˉˉˊ ˉˉˊ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ˇ ˊˊ    ˇ ˊˊ    ˇ 浮云长,长长(常常)长,长长(常常)长消。  ˊ    ˉˉˊ    ˉˉˊ 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朝朝(潮)落;  ˇ ˊˊ    ˇ ˊˊ     ˇ 浮云长,长长(常常)长,长长(常常)长消。   ˉˊ ˉˉˊ ˉˉ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ˊˇ ˊˊˇ ˊˊ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ˉˊ    ˉˉˊ    ˉˉ 海水朝朝(潮),朝朝朝(潮),朝朝落;   ˊˇ ˊˊˇ ˊˊ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ˉˊ ˉˉˊ ˉˉ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ˊ   ˇ ˊˊ    ˇ ˊˊ 浮云长(常)长,长长(常常)长,长长(常常)消。   ˉˊ    ˉˉˊ  ˉˉ 海水朝朝(潮),朝朝朝(潮),朝朝落;   ˊ   ˇ ˊˊ    ˇ ˊˊ 浮云长(常)长,长长(常常)长,长长(常常)消。     ˉˉˊ ˉˊˉˉ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ˊˊˇ ˊˇˊˊ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ˉˉˇ    ˉˇ   ˉˉ 海水朝朝朝(潮),朝朝(潮)朝朝落;   ˊˊˇ ˊˇˊˊ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ˉˉˊ ˉˊˉˉ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ˊˊ    ˇ ˊ   ˇˊˊ 浮云长长(常常)长,长(常)长长长(常常)消。     ˉˉˊ    ˉˊ   ˉˉ 海水朝朝朝(潮),朝朝(朝)朝朝落;   ˊˊ    ˇ ˊ   ˇˊˊ 浮云长长(常常)长,长(常)长长长(常常)消。 不管哪一种转类,都可以造成起落迭宕的气势,也可使语言精炼。 转类为名词转动词时,常常改变读音。前面第一例的第二个“衣”、“食”、“风”、“雨”,就都要改读去声。 但也不是说凡名词转为动词,读音都要改变。 刘戡戡内乱,内乱未戡戡身死;  ··      ·· 徐保保宝鸡,宝鸡不保保成仁。  ··      ·· 戡乱,即平定内乱,乃蒋介石发动内战的借口。刘戡为原国民党二十九军军长,徐保为原国民党整编师师长,二人均在替蒋介石打内战中被我人民解放军击毙。有人在胡宗南为他们开追悼会时戏题的这副对联,上联用四个“戡”字,前后两个是名词,中间两个是动词,读音就完全一样。下联四个“保”字也是如此。 转类的效果,在这样的对联中显得特别明显: ˇ   ` 好读书不好读书; `   ˇ 好读书不好读书。 对联为明代文学家徐渭所题。乍看起来,两联完全一样,不知何意。但将“好”字一转类,按不同的读音念,内容就清楚了。上联第一个“好”读hǎo,第二个“好”读hào,联意是:在年轻正好读书的时候,却不喜欢读书。下联第一个“好”读hào,第二个“好”字读háo,与上联正好相反,联意是:等到老来喜欢读书了,却又不是最好读书的时候了。这真是不转不知道,一转出奥妙。 (五)绕口 把两个音近的字放在同一联内交错反复,使读起来搅舌头,就叫绕口。 清乾隆年间,有父子二人同于戊子年考中进士,有人为此写了这样一个上联: 父戊子,子戊子,父子戊子。 ·-   -  · - 父,读fù;戊,读wù,声不同而韵同。读快一点,“父”与“戊”就有些搅扰。下联据说是纪昀对的: 师司徒,徒司徒,师徒司徒。 ·-   -  · - 师,读shī;司,读sī,与上联技巧一致。读快一点,也可以取得同样的效果。 这样的对联,成都望江楼也有一副。相传其上联是清代一江南名士游览望江楼薛涛故居时所题: 望江楼下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  -  ·    - 楼,读1óu,流,读liú。据说这位名士写了上联之后,再也对不出下联。1964年,望江楼举办“工农兵赛诗大会”,一位青年工人是这样对的: 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   ·   -  ·    - 台,读tái;才,读cái。对仗和技巧都合,内容也好,只可惜句脚的平仄不合规则。 还有一种说法,那位名士的上联是这样的: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   -   ·   -  ·    - 30年代有个叫李吉玉的什邡人(诗词君:“什邡”这两个字应该不是敏感词吧),发现城外珠市坝有井一口,旁有清嘉庆年间所立石碑一块,上书“古印月井”四字,于是由景生情,得了这样一个下联: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   -   ·   -  ·    - 井,读jǐng;影,读yǐng。这个下联,不论从哪方面说都对得绝妙。这副对联,因音近的两字交错重复的次数更多,读快了,“楼”与“流”、“井”与“影”更容易搅扰,因此也更为有趣。 前面讲到的同韵对联,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收到绕口的效果。 (六)混异 故意把音同的字放在同一联中,使听起来难分,看起来明白,就谓之混异。例如: 扬子江头渡杨子, ·    · 焦山洞里住椒山。 ·    · 这副对联系明人杨继盛游江苏镇江焦山时戏作。杨继盛号椒山。他在这里利用“扬”、“杨”同音与“焦”、“椒”同音,把自己的大号和所游之处寓于联中,使人一看就知道游者何人,游于何地,其手法可谓非常高妙。 但这副对联每联只用了两个同音字,还算比较简单。下面一些例子就比这复杂了。 天上星,地下薪,人中心,字义各别;   ·   ·   · 云间雁,檐前燕,篱边鷃,物类相同。   ·   ·   · 这副对联,上下联都用了三个同音字,就比上一副进了一步。 鸡饥盗稻童筒打, ··……-- 鼠暑凉梁客咳惊。 ··……-- 这副传为宋代贾仁赴京赴考路过一家农舍时被一老翁所难而后终于得对的对联,每联用了三组,每组两个同音字,这比上副又进了一步。 有时候,几个同音字不只使用一次,且不是平行排列而是互相交错的: 黑糜峰,峰上栽枫,风吹枫动峰不动;   · ·  … - … · 白沙路,路边栖鹭,露降鹭寒路亦寒。   · ·  … - … · 这副题于湖南望城黑糜峰的对联,上联“峰”用三次,“枫”用两次,“风”用一次,下联“路”用三次,“鹭”用两次,“露”用一次,都是交错使用的。 有时候,这种交错又在几组同音字之间进行: 画上荷花和尚画,  ·- -· 书临汉贴翰林书。  ·- -· 这副对联除前后用字完全相同而外,上联的两组同音字“上”、“尚”与“荷”、“和”,下联的两组同音字“临”、“林”与“汉”、“翰”,也是交错使用的。这样交错的结果,间或碰到一个同音字,好像层层波浪,时起时伏,读起来很有韵味。 (七)飞白 清末有一次科举考试,出了《昧昧我思之》这样一个题目,用的是《尚书·泰誓》中一句。蔡沈集传:“昧昧而思者,深潜而静思也。”明白一点说,“昧昧”就是想念深切的样子。有位考生粗枝大叶,把题目抄为: 妹妹我思之。 将“昧昧”误作“妹妹”,并据此大作文章,自是下笔千言,离题万里。主考官看后,哑然失笑,并提笔批道: 哥哥你错矣。 两句话刚好成对。陈望道先生在《修辞学发凡》中说:“明知其错故意仿效的,名叫飞白。”白,别也,就是读错或者写错的意思。这位考生将“昧昧”写作“妹妹”,虽非故意,但飞白的情形,也就是这样的。 用飞白成联,常可于戏谑中达到嘲讽的目的。 清初,苏州有个秀才叫韩慕庐,未考取进士之前,曾在蒙馆任教。该馆主人虽识字不多,却不懂装懂,常亲自上课,以致把经书中的许多字句都教错了。一天,韩外出,他教学生读《礼记》中的《曲礼》篇,把其中“临财毋苟得,临难毋苟免”的“毋”字读作“母”字。适逢一名士路过,听了暗自发笑,以为是韩先生所教,于是高声念出一联相讥嘲: 《曲礼》一篇无母狗。 韩慕庐刚回馆,随即应对道: 《春秋》三传有公羊。 《春秋》是一部编年史,传为孔子所作。解释《春秋》的有《左传》、《穀梁传》和《公羊传》,合称“三传”。名士将错就错,将“母狗”直接取代“毋苟”,是为飞白。下联以“公羊”对之亦可谓巧合天然。 民国初年,四川陆军第三镇镇将孔兆鸾,是个胸无点墨却喜爱抛文的人,闹出的笑话车载斗量。向人祝寿,说人家“真算得人面寿星”,误“兽”为“寿”。劝老母吃药,说应当“饱暖思饮药”,又误“淫”为“饮”。斥人妄杀,则言“草管人命”,将“菅”讹读为“管”。对士兵训话,则云“我们军人应当丧命疆场,马革裏(‘里’的繁体)尸”,又将“裹”讹读为“裏”。如此等等,不一而举。有人在一次宴会中,参合《葬经》上谓坟墓所向山雄厚则子孙多、墓前水势平盛则财源旺的意思,作了这样一副对联: 山管人丁水管财,草管人命;  ·   ·   · 皮裏袍子布裏裤,马革裏尸。  ·   ·    · “裏”用为动词,意思是做衣服的内层。将“菅”飞白为“管”,将“裹”飞白为“裏”,对孔兆鸾无疑是绝妙的讽刺。席上人听了,笑得前俯后仰,可这个草包并不解其中之味,当作者“恭”请“镇将指正”时,他还一本正经地说:“做得好,做得好。” 国民党统治时期,成都“怪人”刘师亮所作的一副,也很有名。那时政治黑暗,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刘师亮便将“民国万岁”和“天下太平”两句口号飞白为这样一副对联: 民国万税; 天下太贫。 “岁”同“税”,“平”同“贫”,意义迥别,而西南官话读音一样。这么一飞白,对国民党统治的反动本质,便作了深刻的揭露。 而今,飞白对联还时有所见。白启寰先生《“史革”奇闻“硅”变“蛙”》一文就有极生动的例子。该文说,“文革”期间,宣传队进驻了白先生所在的中学,许多经验丰富的教师被打成“牛鬼蛇神”,剥夺了上课的资格。学校又要“复课闹革命”,宣传队只好自己上台。一个仅小学文化的宣传队员去上初三的化学课,竟然把“二氧化硅”读成了“二氧化蛙”。初三的四个班于是“蛙”声一片。白先生躺在“牛棚”里颇有感触,心想手划,终于默默地“诌”出了这样一副对联: 二氧能化蛙,请问如何待蝌蚪? 一虫忽易石,不知怎样结姻缘? 在校内被监督劳动,一连几天,“蛙”声不绝于耳,白先生又“诌”出一副: 二氧已化蛙,蝌蚪这厢全打倒; 一虫真易石,人妖哪里可分清! 打倒“四人帮”以后,白先生被调到另一所中学,也被分去教化学课。当他摊开书本时,想到祖国大地又重放光明,不禁喜极神来,于是又在备课本上写下这样一联: 二氧仍化硅,蝌蚪青蛙全解放; 一虫难易石,妖魔白骨尽除光。 这一副对联,始终抓住“硅”、“蛙”两字作文章,写得既幽默又辛辣。尽管当时未曾(也不能)发表,但它既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历史,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飞白用于对联的最切近的范例。 (八)迭词 将某个词语加以重迭,就叫迭词。迭词在对联中的使用,也是很普遍的。对联在使用迭词时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一联中只有部分词语重迭。例如: 晓钟历历,晓磬泠泠,细参个里机关,凡处境无非梦幻;   ··   ·· 岚气重重,云峰乙乙,饱看天然图画,不学仙也是真仙。   ··   ·· 这副对联题于四川灌县青城山建福宫。上联只重迭了“历历”、“泠泠”,下联只重迭了“重重”、“乙乙”。乙乙,难出的样子。 另一种是一联中每个词语都重迭。例如: 翠翠红红,处处莺莺燕燕; 风风雨雨,年年暮暮朝朝。 这副对联题于杭州西湖湖山春社。上联“翠”、“红”、“处”、“莺”、“燕”,下联“风”、“雨”、“年”、“暮”、“朝”,每一个词语都重迭了。这些词语若不都加以重迭,念起来连话也不通;重迭之后,不仅自然顺畅,展现的画面也非常清晰。由此也可以看出迭词的一些功用。 这样的对联,还有一副典型的: 南南北北,文文武武,争争斗斗,时时杀杀砍砍,搜搜刮刮,看看干干净净; 户户家家,女女男男,孤孤寡寡,处处惊惊慌慌.哭哭啼啼,真真惨惨凄凄。 这副对联意在控诉国民党统治时期军阀混战给人民群众带来的灾难,读起来非常真切。唯上联句脚一律用仄声字,下联句脚除第三句外一律用平声字,有点单调。 迭词一向都要求上下对应。上联某个词语重迭了,下联相应的词语也要重迭,否则就会失对。只在各联自对时例外: 中天台观高寒,但见白日悠悠,黄河滚滚;          ···· ···· 东京梦华锁尽,徒叹城郭犹是,人民已非。          ···· ···· 康有为题于河南开封龙亭的这副对联,上联用了迭词,下联没有用,就在于“白日悠悠”同“黄河滚滚”、“城郭犹是”同“人民已非”是分别自对的。 在对联中,迭同常常表示总括: 我若有灵,也不致灰尘处处堆,筋骨块块落; 汝休妄想,须知道勤俭般般有,懒惰件件无。           ··    ·· 这副拟“神仙”自白口吻的对联题于某地仙人庙。般般,指每一样;件件,指每一件,都带有总括性。 迭词也常常表程度: 台榭漫芳塘,柳浪莲房,曲曲层层皆入画;            ···· 烟霞笼别墅,莺歌蛙鼓,晴晴雨雨总宜人。            ···· 这副对联题于杭州西湖湖心亭。“曲曲层层”表总括,不说了。晴雨,看不出什么程度,“晴晴雨雨”表示时晴时雨,程度就显出来了。上一副对联中的“处处”指一处一处地,“块块”指一块一块地,也属于这个类型。 前面几个词语所表的程度,都足由浅变深的。有时也可以由深变浅: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且到这凉亭坐坐;                   ··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暂把那笑话谈谈。                   ·· 这副对联旧时题于某地一路亭。单是“坐”和“谈”,表示的时间可以比较长,但“坐坐”和“谈谈”,表示的时间一般都比较短暂,程度就由深变浅了。 选词还常常表示性状: 俯看桑乾,滚滚波涛荧似带;      ·· 遥临恒岳,苍苍峦嶂屹如屏。      ·· 这副对联题于山西应县木塔。桑乾,指桑乾河,流经应县西北。滚滚,表示桑乾河一泻千里的气势。恒岳,北岳恒山,在应县之东。苍苍,表示恒山万木葱茏的情态。全联用这两个迭词,一动一静,把登上木塔远眺的景色描绘得有声有色。 有的对联乍看起来很像用了迭词,实际上却不是。“乐乐乐乐乐乐乐,朝朝朝朝朝朝朝”之类,就只是连续重言(见“重言”节),而“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之类,又只是词与词连珠(见“连珠”一节)。这两类词语都没有重迭,不能被其表面现象所迷惑。 (九)拟声 通过摹拟声音以取得某种艺术效果,就叫拟声。 普天同庆,当庆当庆当当庆;      ······· 举国若狂,情狂情狂情情狂。      ······· 联中带点的都是拟声。 川剧锣鼓,原有乐谱皆用符号注其音节。小锣用Ф,音当;小钹用CO,音庆;情,大钹声;大锣用⊙,音狂。巫师驱邪送葬,若一二人,用一小锣一小钹,其声为“当庆当庆当当庆”;若数人十数人,用大锣大钹,其声作“情狂情狂情情狂”。“情狂”,鄙语亦作男女秽声。1916年袁世凯称帝,其亲信陈宦督理四川军务,令川民举办庆典。时人在某地一牌坊上贴了这副拟声对联“称贺”,巧妙地表达他们对袁世凯的蔑视。 (十)双关 用一个词语同时关顾两个不同的事物,言在此而意在彼,就叫双关。双关在对联中的表达方式,有二种。 一是谐音,又分为两类。 栗绽缝黄见;   ·· 藕断露丝飞。   ·· 粟、藕为两种食品。上联“缝黄”,乃缝中的黄肉,谐凤凰。下联“露丝”,为露出的藕丝,谐鹭鸶。“缝黄”与“凤凰”,“露丝”与“鹭鸶”,每个字都同音,这叫完全谐音。 园门不紧,跳出孙悟空,活妖怪怎能善化; 湘水横湍,浮来猪八戒,死畜牲流落长沙。          · 这副对联,传为旧时善化和长沙两县县令互宴时相讥而作。上联为长沙县令朱某所出,下联为善化县令孙某所对。“猪八戒”影射朱某,但三个字中只有一个(即“猪”)字同音,这叫部分谐音。 二是借形。也分为两类。 虽然毫末生意,   ·· 却是顶上功夫。   ·· 这副对联,清道光间已有,几十年前又题于长沙北门一家理发店。毫末,说的是毛发,指的是细小。顶上,说的是头上,指的是最好。所说和所指,都用同一形体的字来表达,这叫完全借形。 清风有意难留我; · 明月无心自照人。 · 明末王夫之曾仕南明桂王,任行人司行人,主管朝觐、聘问、交际。抗清失败隐居之后,仍忠于明朝。不但至死不剃发,而且不管晴雨,出门都要打伞穿屐,以示与清朝不共天地。清朝官员去拉拢他,也遭到严辞拒绝。这副对联就是他在退回衡州知府崔鸣鷟所赠帛粟后所题。联中的“清风”指清朝,“明月”指明朝。“清风”与“清朝”,“明月”与“明朝”,只一个字形体相同,这叫部分借形。 三是寓意。 磨砺以须,问天下头颅几许? 及锋而试,看老夫手段何如! 须,等着。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在起义前,为广西贵县城内李文彩(后为石达开部将)开的作为起义联络点的剃头铺题的这副对联,表面看讲的是剃头,实际是说等起义一爆发,他就要率领起义队伍杀尽天下贪官污吏。联中既不谐音,也不借形,所寓之意,人们可以根据写作背景去推想。只要弄清了写作背景,也是不难推想出来的。 双关在关顾两个不同事物时,因要表示两个不同的意思,同一个词语常常表现为不同的词性或者不同的结构。这一点,只要略加比较,就可以看出来。 莲子心中苦; · 梨儿腹内酸。 · 这副对联乃清著名文学评论家金圣叹因哭庙案被杀,临刑前同其子女告别而作。莲子即怜子,“莲”是名词,“怜”则为动词。梨儿即离儿,“梨”是名词,“离”则为动词。这是词性发生了变化。 两舟并行,橹速不如帆快;      ··  ·· 八音齐奏,笛清难比箫和。      ··  ·· 这副对联的作者,传为一武一文。上联为武将所出,言下之意文不如武。下联为文臣所对,言下之意武不如文。橹速,意为摇橹迅速,谐三国东吴名臣鲁肃;帆快,意为风帆行得快,谐西汉大将樊哙;笛清,意为笛声悠扬,谐宋大将狄青;箫和,意为箫声柔和,谐西汉名相萧何。“橹速”、“帆快”、“笛清”、“箫和”都是主谓结构,而所谐的鲁肃、樊哙、狄青、萧何却都成了专有名词。这又是一个结构变成了一个词。 Reward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Write a comment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