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央行上海警示炒鞋风险!毒、nice等被点名,今夏最大泡沫面临破灭?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平戎 | 俄罗斯已经对美打响网络保卫战,中国也要跟上!

2017-11-28 惊鸿 今日平说 今日平说

 平戎 平定天下一切狄戎!点名关注

百万国人关注的时局视频联播;全国时评原创前。解构时局,深入了解,值得关注~

文 | 惊鸿

投稿信箱:zg5201949@qq.com


不久之前,美国司法部要求“今日俄罗斯”电视台驻美机构作为“外国政府代理人”的资质进行注册遭到拒绝,随后,推特开始以莫须有的缘由开始禁止刊登“今日俄罗斯”、“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两家俄罗斯媒体的广告。



现在俄罗斯的反击终于来了,俄罗斯总统普京11月25日,签署了针对媒体的有关外国代理人地位的法律修正案。俄司法部已经向在俄的9家外国媒体发出通报,它们可能被列入外国代理人名单,包括自由欧洲电台、“美国之音”及其旗下“现在时间”“高加索现状”“克里米亚现状”等媒体。

 

其实看看这些媒体的名称,基本就可以看得出来,“皿煮”气息很浓。“高加索现状”,是不是暗指俄罗斯政府在高加索地区“压迫”人权?“克里米亚现状”是不是暗指俄军攻占克里米亚之后,当地的老百姓生活比之前更“困苦”?反正不管是不是真的,没有证据造点证据,只要让观众相信这是真的,那这些媒体的目的就达到了。

 

美国广播公司之前就揣测说,在2016年美国大选时,在FACEBOOK上有大量美国人接触到了来自俄罗斯的文宣内容,其中包括希拉里的负面新闻等等,至于证据,完全没有。左查右查,也没发现民主党宣称的特朗普团队通俄的有效证据。



2018年,俄罗斯即将举行总统大选,没成想2017年11月初,俄罗斯多地同时爆发“骚乱”和“大规模示威游行”,好吧,如果只有几十人、撑死一百人的游行也算是“大规模”的话。眼看这些所谓的“皿煮、人权”分子没纠结起来很多群众共同制造群体性事件抹黑俄政府、总统等要员的形象,这帮货就准备硬上了。


11月初,俄罗斯的安全部门连续抓了几波的“皿煮、人权”分子,这些个货,连投掷用的汽油瓶都准备好了,这帮货真的是为了自己标榜的诉求陈情抗议的?忽悠了几次没见效,这尼玛要硬上了嘛?小编怎么觉得那么像搞自爆的呢?



同时,在俄罗斯多地同时出现的所谓“示威游行”,推特上大把蠢货开始造谣俄罗斯军警与示威民众发生冲突,也不知从哪里寻摸出来的图片,就开始猛烈带节奏。



2017年5月,街上就有圣诞树了?这个过圣诞节的准备工作是不是有点提前啊?


想造谣带节奏,也要遵循基本法啊,这么不注意细节,这不就是在暴露智商么?幸好俄罗斯的强力外宣媒体很给力,要不然早就被“谣翻了”,在莫斯科重演东欧、独联体国家颜色革命的戏码。



拜托,从英国脱欧公投、德国大选、法国大选、加泰罗尼亚地区公投、英国大选,反正不管出了啥事儿,全都是俄罗斯背锅,某些西方媒体为了抹黑俄罗斯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以俄罗斯的经济水准,能有多少银子用来影响欧美国家政局?美国光在乌克兰搞颜色革命就通过NGO组织花了50亿美元以上,俄罗斯有多少钱能像财大气粗的美欧这么玩?



同样,俄罗斯的科技企业也在海外屡屡受创,比如久负盛名的卡巴斯基杀毒软件。


2017年9月,美国正式对俄罗斯的卡巴斯基杀毒软件下达禁令,联邦政府机构被限期30天清点其网络中由卡巴斯基实验室设计生产的所有网络安全产品,并在90天之内清除。


与此同时,美国联邦调查局也向私营企业和个人发出警告,建议他们停用卡巴斯基软件,因其事涉“重大的国家安全问题”。事实上,卡巴斯基是国际著名的网络安全产品供应商,全球用户总量高达4亿,在国际知名安全软件评测机构AV-Test最新的评测中,卡巴斯基参评的产品在企业和消费级两类中均拿到了满分。这么出色的企业就被美国干掉了,因为“重大的国家安全问题”。


事实上,卡巴斯基实验室85%的收入来源是来自非俄罗斯市场,卡巴斯基总裁也表示,愿意配合美国国会的调查和听证,他甚至称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向美国政府开放卡巴斯基产品的源代码。事实上,中国的通信企业华为、中兴在海外,尤其是印度、欧洲、北美市场同样面临类似的指控,就算做得再好,也一样会面临类似的困境。


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总是担心来自非西方国家的通信、IT、互联网企业会危害自身的网络安全,那小编就有个疑问了。中、俄等国家利用西方国家软件、硬件设施的情况更多,这时候,如果这些国家的政府力推软件、硬件国有化,比如办公软件等等,西方国家会怎么办?能不能以基本的同理心、同情心换位思考一下?

 

到现在为止,俄罗斯国产软件在全国的普及率也仅仅是30%,软件国产化近程步履维艰。同样地,中国也是如此,在互联网领域、软件领域,同样也面临类似的困境。

 

说起NGO…知道几个,简单举个例子:


WW(The Woodrow Wilson-National Fellowsbip Foundation)

NDI(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或者IESC,EESC,EPDE,SILC等…其实这些机构都是影响、干预甚至直接操纵他国内政、大选的“基金”。至于媒体不报道,原因是有很多媒体、记者直接或间接接受他们的银子… 这些钱哪里来的呢?美国国务院、欧洲议会的预算表中很多语焉不详的拨款项目,大概就是干这个用的。


其实NGO应该改名叫 CCO (Capital Controlled Organization)更合乎实情。带上“非政府”仨字好像就是白莲花了,NGO只不过蒙了一张翟欣欣的脸,不受制约的资本坏起来可是无底限的。



其实,在中国互联网上领狗粮的人其实也并不少,每次出现重大网络舆情时,带节奏的,也有很多很多。最近呐网上出现了很多事儿,小编就不一一列举了,的确也有很多浑水摸鱼带节奏的大V在挑动矛盾。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舆论反击武器和组织。在这方面或许我们应该多都学习俄罗斯,然后学习敌人美国的做法,最后才能在网络舆论战中立于不败之地。


点击下方了解更多

①:往期经典      :支持我们     ③:了解我们


近期热文回放

平戎 | 俄军:大舰不造却造小舰装大炮

平戎 | 为啥以色列周边总是战火不断?

平戎 | 北大生击败人大学生后当上总统


今日平说 |  惊鸿 原创 侵权必究 转载需注明 
来自公众号:今日平说(zg5201949)

解读军情辛苦,只愿得到您的认同和帮助,把我们推荐给身边朋友,让真相广为传播。谢谢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