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央行上海警示炒鞋风险!毒、nice等被点名,今夏最大泡沫面临破灭?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特稿:三名女性起诉自己的祖国侵犯人权!此案结局会怎样?为什么欧洲女权运动轰轰烈烈,但中国却反响一般?事情可能和你想象的不一样。

平局 今日平说

 平论  眼观世界、平心而论点名关注

百万国人订阅的深度解析号;全国时评原创前。揭示真相,解读内幕,值得关注~

今日平说 | 作者一岿、平局编校

 版权合作:zg5201949@qq.com


导读: 在欧洲,每天都有大量女性不得不向黑市借款高利贷前往黑诊做手术,或者趁着夜色悄悄登上一艘渔船,在漂泊的大海上,在简陋的集装箱里接受流产手术。因为,即便是被强奸或身体条件不允许生产,她们仍无法找到合法的堕胎渠道,甚至还会在术后遭到谋杀指控。


编者案:本文作者“一岿”是一名在欧洲从事法律援助工作多年的华人,以下是他从业多年来所接触到的典型案例。从本案当中三名欧洲女性身上发生的真实故事,可以看出欧洲人,权可能不是中国人想象的那样。有些人想当然地认为欧美女权运动轰轰烈烈,而中国女权运动反响平平甚至还存在很多争议,是因为欧洲人重视女权而中国人不重视女权。但事实,可能恰恰相反。


作者感叹:如果本案中的这些欧美女性能生活在中国的话,那么她们肯定会感叹自己是幸运的。以下为正文。



当一个国家的女性被逼无奈到起诉祖国,这是何等的悲哀。

 

这个案子是欧洲人,权法院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光是从这个案件的名称我们就可以看出一些不寻常的地方:三名女性起诉自己的祖国。这个案子是关于女性堕胎权的一个案子,由于涉及到宗教,人,权,个人的隐私,所以欧洲人,权法院把这些上诉人的名字分别用A,B,C来代替,因此这也说明本案有三个起诉人。中国人可能会疑惑:难道堕胎还需要欧洲人,权法院来审理吗?她们难道还生活在中世纪?

 

实际上,在爱尔兰由于信仰天主教的原因,堕胎是不被法律允许的。这里并不是指随意堕胎,而是包括畸形胎儿、被强奸后怀孕等等,都不被允许堕胎。无论怎么看,这都太荒唐了。

 

在爱尔兰,那些愿意帮助这些女性堕胎的医生都将被施以严厉的刑事惩罚措施。我所接触到的案例中就有一个母亲帮自己的女儿买了一盒避孕药,由于事先两人都不知道当时其实已经怀孕了,结果服用避孕药之后胎儿流产了。碰上这件事,母女二人本来已经很悲伤了,结果这名母亲都被当局警察逮捕最后判刑,由此大家可想而知爱尔兰对于妇女堕胎的限制有多么严厉。人类进入现代文明以来,此类事件居然还在上演,爱尔兰发生的这一切的确很反常。毕竟单看爱尔兰的经济水平和法律完善程度都是非常符合现代化国家标准,唯堕胎权除外。

实际上,爱尔兰这样的国家妇女堕胎问题产生的根源是当地的宗教,爱尔兰人普遍信仰天主教。在天主教的原教旨教义看来一旦胎儿受精形成胚胎,那么生命就已经开始了,生命是神赋予的,因此决定生命的只能是神而不能是人。人并没有裁决生命的权利,包括怀孕的妇女。在爱尔兰的传统观念里,胎儿是神授的生命体,只不过暂时存在于妇女的肚子里,因此怀孕的妇女无权处理胎儿(哪怕是强奸或畸胎)。所以在爱尔兰,女性一旦堕胎,就被视为犯罪。


 

虽然爱尔兰整体如此,但是毕竟每年都有一些意外怀孕事件,甚至在很多时候,这些意外怀孕的妇女又都是低龄少女,她们往往并不愿意被迫生育,所以堕胎事件就越来越多,因此被判刑的人也越来越多。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被判刑,但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反抗。因此堕胎问题就成为了爱尔兰今天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当地相关的女权运动也因此在年轻女性群体中越来越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当中国女性可以名正言顺地收走丈夫的工资卡,可以上网发爆款文章“爱生你生,别来逼逼我~”获得万人点赞的时候,爱尔兰的女性还在争取终止意外怀孕的基本权力。意外不意外?所以如果一个爱尔兰女权运动者来到中国的话,恐怕她会认为在中国搞女权运动,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随着女权运动的兴起,感到舆论压力的爱尔兰政府也颁布了一个变通的法令,那就是1992年以后,如果爱尔兰怀孕的妇女去别国做流产手术可以免于被其起诉。但这就在无形中给爱尔兰意外怀孕的女性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和财务负担,甚至导致了很多悲剧的诞生。

我今天给大家分享这个案子当中的三个主人公A,B和C,她们的堕胎案就发生在可以去外国堕胎”的大背景之中。

 

第一个案件申请人A,是一个拥有四个孩子的单身母亲,没有工作,没有丈夫,其中的一个孩子还是残疾(孕检就已经查出,但禁止堕胎,必须生)。生下残疾孩子之后,她的父母家人并不太接受她,所以她的生活非常艰难非常悲惨。更糟糕的是在她又一次意外怀孕之后,大麻烦来了。她的家庭和经济情况是决不允许让她拥有第五个孩子,而爱尔兰政府又要求她必须生,不生就要坐牢。这就等于是一个死局,生不行,不生也不行。她当然知道爱尔兰法律规定可以去国外做手术,但她很穷啊,几百块都拿不出来。走投无路之下她不得不从私人小额高利贷者手中拿了650欧元的利滚利高息贷款。她也知道这种可怕高利贷会让她的生活更加贫困,但她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

 

事实上,她借到的这点钱只够去英国的私人黑诊所做流产的费用,安全问题不得不让人担心,但生为爱尔兰人,她还有什么选择呢?


在英国的私人小诊所手术做完后,她就坐上了回爱尔兰的火车,毕竟多一天旅店她都住不起,这时候意外发生了,她发生了术后大出血。随后她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她流产的事情被发现了。命是保住了,但在医院里她遭受了很大的歧视以及更大的痛苦,她没有得到有效的医疗服务,此后一直不能治愈的并发症一直都在给她带来严重且长期的痛苦。随后走投无路的A在法律援助人士的帮助下,到欧洲人,权法院起诉。期间她意外怀孕了,这一次她再也借不起高利贷了,只好留在爱尔兰把第五个孩子生了下来,第五个孩子的到来使她的生活陷入了绝境,完全无法再继续。



第二个当事人B,她的遭遇略有不同。B在感觉自己有可能因为使用避孕药不慎而意外怀孕后立即联系了爱尔兰的医生咨询,但遗憾的是因为医生的疏忽与不确定造成了直到怀孕7个礼拜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怀孕了。而这时的她经济情况非常不好,她非常确定这个孩子自己根本不可能有能力抚养。于是她做出了去伦敦做流产手术的打算。可她穷的连去做手术的钱都没有,去伦敦的机票是她的朋友用信用卡帮她买的。做完手术回到爱尔兰之后,她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她不得不再次去了都柏林的英国诊所来咨询自己的病情,由于小诊所落后的医疗水平和混乱的管理带来的术后问题,使得她的病情开始加重,原本美好的生活变得苦不堪言。

最后一个当事人C的故事则更加悲伤。她是在2005年借款去英国做的流产手术。她的遭遇更具有代表性。因为在她意外怀孕的三年前就被查出已经身患癌症,主治医生告诉她正在抗癌治疗中的她,是绝对不能怀孕生产的,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然而在此期间她却意外怀孕了,这时候问题来了。她的病情并不允许她生产,所以必须堕胎,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但是由于爱尔兰法律的限制,她又不能堕胎,否则就要坐牢。

 

要么死,要么坐牢。这就是该案例中爱尔兰女性面临的现实困境。

 

在绝境中的她并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于是她只能借钱去英国准备堕胎。本来她是想做更简单的药物手术堕胎,但问题又来了,因为她不是英国本国居民,所以没有任何的合法手续,因此只能等待8个礼拜之后才能做外科手术。这一等,病情就拖严重了。结果做完这次手术回到爱尔兰之后她去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可能怀孕了。她已经因为耽误治疗而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力。



在爱尔兰,堕胎简直就是一场战争。摧毁一个人或一个家庭,只需要一次意外怀孕。由于“境外堕胎法案”的推出,一些走投无路的女性只能选择走进轮船,送入毫无保障的临时集装箱房子里,漂在大海上接受着来历不明的手术。


据国内媒体报道称:有一艘叫“海之变”号的专业堕胎船为爱尔兰而诞生了。这条长40米的船上建着一群由集装箱改造成的手术室。在这些集装箱里,每天可做20台廉价流产手术,专为怀孕未足3个月的爱尔兰妇女准备。他们的工作流程是:该船早上靠岸,把想堕胎的妇女接上船,然后把船开到公海上,再给妇女进行人工流产手术。晚上,该船把做完人流手术的妇女送回岸上。

但即便是这样的一艘船,也是女权组织和人,权组织捐助给爱尔兰妇女的。虽然条件有限,风险也很大,但好歹给了爱尔兰女性一条活路。


然而悲剧的是,当爱尔兰人听说“海之变”号存在的消息之后,爱尔兰反堕胎传统观念人群反而愤怒极了,纷纷举行示威抗议该船前来自己的国家。在这些人看来,爱尔兰女性可以死,但绝对不能堕胎,就连英国神父卫尔奇也公开批评“海之变”号。最后没办法,为躲避抗议示威,“海之变”号的行程只能高度保密。在这艘船上所有的医护人员都穿防弹背心,安保人员配枪,防止被爱尔兰男性枪击或暴力袭击,这样的事并非没有发生过;而设在船上的集装箱病房也很容易转移,避免手术中的女性被抢走而发生危险。



 这就是一场战争。


其实,就我的工作经验而言,不止是爱尔兰,在今天的许多欧洲国家,堕胎一向属于极敏感的问题。反堕胎的传统欧洲文化者坚持认为堕胎等同谋杀,他们的反堕胎行为非常激进。至于意外怀孕的女性,谁关心她们怎么想呢?


“海之变”号的故事还在继续,虽然这个船是在公海堕胎,但进入海之变的堕胎妇女仍面临在上岸后遭到法律制裁的危险。前不久马耳他副总理就曾公开警告说:“马耳他的妇女若是敢到海之变号去公海堕胎的话,回国后仍将遭到谋杀指控!”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欧洲女权运动总是闹得轰轰烈烈了吧。所以你这下知道,为什么中国女权运动总是带着一些欧美人所不能理解的成分了吧。在欧洲女性看来,女权运动才不是为了什么争取女性就要任性买买买的权利,而是要争取基本的生存权力和身体权力啊。

 

最后让我们回到此案本身。案件当事人A,B和C 感到自己的遭遇并不公平时,就在法律援助机构的帮助下,将自己的国家上诉到了欧洲人,权法院。

 

当事人A和B认为欧洲人,权公约所保护的第3条:“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使受非人道的或侮辱的待遇或惩罚。”第8条一:“人人有权使他的私人和家庭生活,他的家庭和通信受到尊重。”第13条:“任何人在他享有的本公约规定的权利与自由受到侵犯时,有权向国安当局要求有效的补救。”以及第14条:“人人对本公约列举的权利与自由的享受,应予保证,不得因性别、种族、肤色、语文、宗教、政治的或其他见解,民族或社会的出身、同少数民族的联系、财产、出生或其他地位而有所歧视的合法人,权遭受到了侵犯。”A和B认为正是因为自己在爱尔兰做流产手术的基本人,权被禁止了,因此才会导致此后的一系列灾难性后果。


而案件当事人C则认为自己受到的人,权侵犯情况更为严重,因为自己不仅遭到了禁止在爱尔兰堕胎的问题,更面临当自己因为怀孕导致生命危险不能解决的问题,所以在这方面爱尔兰的法律是缺失的。因此在当事人C看来除了当事人A和B所申请适用的欧洲人,权公约第3条,第8条,第13条和第14条外,她的情况应该还适用于欧洲人,权公约的第2条一、:“任何人的生存权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介绍完了案件的基本情况以及当事人A,B,C的上诉内容,那么我们就进入了本案真正的诉讼环节。首先我们需要探讨的就是诉讼程序的问题,根据欧洲人,权法院的相关规定一般情况下,只有在本国诉讼失败之后,才能上诉到欧洲人,权法院。所以,这时候爱尔兰政府出来了。政府表示认为案件的当事人A,B,C必须遵守这一规定,爱尔兰是有法庭的,政府并没有禁止她们在爱尔兰法庭起诉爱尔兰。所以说她们直接去欧洲人,权法院上诉,是不合理,不合法的。


 

而这些人,权案件的当事人则认为,她们的情况是很特殊的,众所周知爱尔兰对堕胎问题是十分严厉且不容置疑的,不论是宗教还是法律都不可能给她们任何胜诉的机会。在一个连堕胎都会被刑事惩罚的国家又怎么可能维护自己的合法人,权呢?显然是不可能,不现实的。


最后欧洲人,权法院综合各方意见认为,虽然说爱尔兰并不禁止这些案件当事人在爱尔兰上诉。从表面上看,案件当事人确实有在爱尔兰上诉的权利,这是单从所谓的法理分析上来讲。但是如果从深层次分析,她们的这种诉权其实是不存在的,甚至可以说她们的诉讼请求从来没有在爱尔兰等国家真正存在过。让她们花上万欧元去打一个基本赢不了的官司,这是大多数爱尔兰人无法负担的成本。

最后欧洲人
,权法院综合该人,权案件当事人A,B,C以及爱尔兰政府的意见认为虽然从法律程序上来讲爱尔兰政府的意见有些道理,爱尔兰政府确实没有禁止堕胎案件当事人上诉,但是从爱尔兰过往的经验,宗教对待堕胎的看法以及严格的法律来看,在爱尔兰进行堕胎案的上诉除了浪费金钱和物力之外,没有别的任何意义。所以欧洲人,权法院认为,该案件是可诉的,可受理的。

 

尽管案件已经可以受理,但是等待本案当事人A\B\C的,还有漫长的诉讼过程,她们还要面对来自国内反堕胎传统主流人群的压力以及爱尔兰政府的压力。谁也不知道,她们是否能坚持等到最后的曙光。而就在本案审理的同时,还有无数意外怀孕或身体条件不能允许生产的爱尔兰女性在意外怀孕之后,走上借款高利贷去国外黑诊所,或悄悄登陆集装箱海上医疗船的痛苦旅程。



作为一个在欧洲从事法律援助工作的专业人士,笔者认为让中国人真正了解欧美当前很多女权运动之所以轰轰烈烈的诸多起因,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每年回国的时候,都有很多人羡慕地问我,是不是欧洲那边的人,权特别好,大家都过得很幸福。每当被问到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我都觉得大家可能对外国存在太多误解。每个国家或族群其实都面临各自这样那样的问题,最后只能用适合自己的方式来解决。比如中国当下最应该解决的是中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社会经济不平衡不充分所带来的矛盾。

 

至于爱尔兰女权运动争取的那些权力,我们早在建国初期就实现了,而且我们的妇女儿童保障法,对女性权益照顾得更多更广。



PS:在处理另外一起案子的时候,笔者收到了关于该案的最新消息。本案的最终结局是欧洲人,权法院驳回了案件当事人A和B的全部诉讼请求,她们的主张没有受到欧洲人,权最高审理机构的任何支持。欧洲人,权法院仅支持了案件当事人C的关于欧洲人,权法院第8条的诉讼请求,其它请求也被全部驳回。支持第8条诉讼求情主要还是因为其当时的身体条件确实不能生产,强制要求生产会带来生命危险。——最后欧洲人,权法院判处爱尔兰政府赔偿案件当人C 1.5万欧元赔款。然而这些钱,远远不够支付其境外手术失败后带来的严重后果。


虽然好消息是最新的爱尔兰公投结果显示,应该废除反堕胎法案,也就是说堕胎有望合法化。但实际操作起来,可能还任重道远。要动摇当地根深蒂固的欧洲传统文化,还需很长时日。下面这张照片,就能说明一切。即便是爱尔兰女性,迄今为止仍有为数不少的人认为,堕胎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女人不应该堕胎。



本文完成是在2018年9月16日凌晨03点41分。平友认为有收获,值得一读的话,请扩散给更多好友阅读分享,并在文章右下角,给作者送上一个👍或点击进入商店购买所需产品支持一下团队发展,来自您指尖的支持,就是平局不断更新的动力~

近期10w+热文回放

平论 | 美国海湾石油来华卖出良心价?幼稚!

平说 | 苹果把台湾当“国家”,是因为它缺教训

平析 | 中美应对NGO的不同,就是差距所在


点击下方了解更多

①:往期经典      :支持我们     ③:了解我们


今日平说 | 独家原创 侵权必究 转载需注明 
来自公众号:今日平说(zg5201949)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