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份流调报告读出中国打工人的勤劳与坚韧

太原市警方,请回应一下网友对媒体人胡新成的关心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字节跳动裁撤投资部门,深度揭秘张一鸣的投资往事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王兴丢了金箍棒

2017-07-24 B座12楼

本文约2888字,阅读大约需要3分钟

作者 | 唆麻

来源 | 科技唆麻(ID:techsuoma)


2011年,美团年会。华东华南华北各个大区的线下经理齐聚一堂,为了明年的业绩谁能拿第一,这些平日里风里来雨里去的地推经理互不服输,竟然在大堂里斗起酒来,王慧文在台上问王兴:“你有想过有一天会跟这样的同事一起共事吗?”


这个问题如果放到现在,王慧文应该这样问王兴,你想过有一天会因为清真箱的问题而被人黑吗?

 

王兴大概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创办的公司熬过了百团大战,现在又和阿里掐,和携程掐,但却有一天,会因为清真箱的问题而惹“众怒“。


经过&真相‍


美团最新发布的一条微博说:经调查核实,美团外卖在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的代理商私自制作非官方配送箱和扇子,目前仅在甘肃临夏一地少量出现。感谢大家的关注,我们会加强对代理商和物料的监管,严格要求代理商和商家只使用官方物料。

 

比起上次黄泛区事件,美团官方这次的措辞,要平静很多,先是在微博里指出了事件的时间地点——其实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另外也没有像上次那样“通报批评”,而是“加强对代理商和物料的监督。”

 

整个事件的起因经过,无非是美团的区域代理商为穆斯林用户制作了清真的配送箱,而一张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宣传物料则成为部分网友攻击美团为穆斯林搞特权,歧视汉族而落下口实。

 

为一个少数民族聚集地提供分箱服务,这本是一种技术进步和人文关怀的体现,但在网上,却迅速演变成对穆斯林的特权,对汉族的歧视和呼吁“卸载美团”?

 

连app store上都充斥着对美团的攻击。



首先要明确一点:美团的清真分箱并不是针对全国,而仅仅是临夏回族自治州,这个自治州60%以上的居民是少数民族,包括回族、东乡族、保安族等,这些民族均信仰伊斯兰教。

 

为一个超过半数人口都是穆斯林的区域提供符合其餐饮习惯的服务,好比商城里里为女性提供妈妈房,本身是一种人文关怀和精细化运营的体现,要知道,残疾人占中国人口的6%左右,真正没办法走路的只有少数,政府在公共设施建设中,也都考虑到这些少数残障人士出行的特殊需求,因此专门建造了盲道、残疾人厕所等等,像北京地铁里基本都配有专门的通道和标志,方便残疾人士,这本身就是文明进步的一种体现。

 

所以我就日了狗了,这个怎么能叫特权呢?

 

别的不说,像神州专车和叮当快药之前就联合做了一个新妈妈的活动——为那些怀孕备孕中的母亲在专车上提供绿色通道和小药箱,且不说备孕的妈妈占人口比例到底多少,光坐专车这么短的时间出现用药需求就是一个极其小概率的事件,但不妨碍这个活动备受好评,所以这到底是噱头,浪费资源还是为用户提供极致服务呢?

 

我们换一个思路,如果清真箱这件事变成了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一天为用户提供印有彩虹色的饭盒声援LGBT,或者是在父亲节这一天父亲们点外卖免费,这一下子就政治正确了,大家不但觉得不会觉得美团垃圾,还会觉得美团很有爱,不光是政治正确,还会变成商学院里经典的营销案例。


一小撮和一大撮


关键就在于穆斯林这个G点,惹到了国内的一群民粹分子。

 

穆斯林在中国的舆论场里面,一直属于偏负面的形象,这和国际难民潮有关,我国的民族政策是直接照搬苏联模式,所以一直是倾向于少数民族,加上穆斯林在大家眼里好像就喜欢打打杀杀没事弄个人肉炸弹,导致现在中国滋生蔓长了很多野生穆黑。

 

穆黑的逻辑很简单:只要是穆斯林的我都反对,只要是汉族的我都支持,虽然他们连回族和维族的区别都分不清楚,也没见识过西宁周五封街做礼拜的场景,但只要是触动到他们那颗脆弱敏感的神经,他们就受不了了。

 

微博和知乎上活跃着很多穆黑,比如这次爆料的“老缇骑”,我观察了一下他的粉丝和他发表的内容,看上去头头是道,其实是一团浆糊,键盘侠是一种怎样的人呢,就是表演型人格居多,内心戏太多,一到人多的时候就“控几不住我记几”,本身就是人来疯儿,爱的就是颜射中出霸王弓。吃瓜群众一多,不知道又给自己又加了多少戏。

 

这些极端穆黑当然是少数,但是当这些人去煽动舆论的时候,就会把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带进沟里。

 

这背后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媒体议程设置的能力正在失控。

 

长久以来,传统媒体之所以能在议程设置上拥有垄断话语权的能力,是建立在它对于信息来源的垄断权上。而这一信息来源的垄断,又来源于渠道的把控。

 

在过去,媒体对公众舆论拥有绝大的把控能力,而当到了社交网络时代,这种议程设置能力的优势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活跃在互联网舞台上的KOL,个人博客,垂直媒体,UP主和明星们。

 

而信息的复杂维度和碎片化时代获取信息的特点,使得大众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也在不断退化——取而代之的是极具煽动性和迷惑性的只言片语,就像这次美团清真箱一样——那些在网上造谣的人,绝不会告诉你这是在一个穆斯林比例60%的地区推广的活动,故意混淆区域和全国的概念,然后又在里面夹了穆斯林搞特权的私货,最后煽动用户卸载美团。

 

民族、宗教、地域歧视,都是非常敏感的话题,在知识分子统治的精英话语体系里,避免在这种话题发表评论是一种政治正确的选择,而美团所代表的商业形态,它的内核驱动力是数据、服务、用户,追求是实用主义和超出用户期待的服务体验,清真箱本身是美团精细化运营的产物,任何一家数据和用户驱动型的公司,都不可能无视这种需求和趋势,只不过商业和民族宗教碰撞到一起,最后民粹主义占了上风。

 

生活在东部沿海富庶城市的白领可能永远没有去过一千公里之外的广袤西部,甚至从未吃过清真食物,但不影响他们也觉得自己的权益受到了“冒犯。”

 

民众不理智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比如汶川地震王石不赞成捐款,立马被网民骂成狗,像马云,王健林这种富商,一到天灾就被网民逼捐,跟他们讲道理,没用的。

 

王兴的金箍棒,就是他那颗无比聪明睿智的脑袋,这颗脑袋就像一个永不停止的永动机,时时刻刻都在思考人,思考商业,思考管理,思考未来。

 

理智稳健以及无时不刻的思考,帮助王兴在美团在团购大战中胜出,帮助美团在餐饮、酒旅、团购、电影、打车等各条业务线上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就连烧钱的外卖行业,美团也取得了胜利——美团外卖日完成订单量已经超过1300万,这个数字直逼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加起来的总和,这个市场已经见分晓了。

 

美团战斗力极强,在互联网领域能和阿里、携程、饿了么、百度同时作战并取得胜利,但却没办法在这种民族宗教这种社会公共话题上保持优势,甚至被民粹分子弄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就像孙悟空丢了金箍棒,任凭他拥有再大的能量和本身,在这样的情境之下,也是百口莫辩,施展不开来拳脚。

 

最后我还原一下事情的经过。

 

首先爆料的“老缇骑”,的个人微博,每篇微博转发、点赞数量均在个位数字,但“双箱盛放”事件,却在短短2小时得到了超过10000个转发,而评论数量却只有1条。

 

然后电商报、王冠雄、互联网科技榜、青青虫的微博、金融八卦女等诸多大号跟进,清一色将事件定义为“民族歧视”,“交宗教税”,有意思的是,电商报以及金融八卦女还使用了一模一样的文案内容和配图。


 

紧接着微博上#美团清真化#的话题标签被建立起来,把种族隔离、清真泛化等敏感话题的脏水,往美团上泼。

 

紧接着就是App store恶意刷评和那个冒充美团的员工在知乎上继续挑逗民意。


 

看到什么了呢?是不是互联网同行撕逼的套路?都是相同的配方,都是熟悉的味道,最后我就想问(阿里携程饿了么)一个问题,这个策划你们花了多少钱呢,下次搞美团,我能不能也去竞个标比个价呢?


*文由科技唆麻原创,授权B座12楼转载。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B12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20170724  No.1614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猛戳「阅读原文」,看你没看到的文章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