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劝退了!!!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苏菲的世界》作者:为何诺奖得主很多是犹太人?

2017-05-29 徐娉婷 文化有腔调
点击上方蓝字可以订阅哦!




撰文 腾讯文化 徐娉婷

你是谁?世界从哪里来?生命怎样演化?人生意义何在?《苏菲的世界》曾提出这些灵魂之问,引领数千万青年进入哲学的神秘花园。


这本书的作者,65岁的挪威作家乔斯坦·贾德应挪威驻华使馆的邀请,于5月25日再次造访中国。十年前,也即2007年,他也接到过类似的邀请,作为挪威文化对外交流的使者,在北京、上海等数个城市做过交流。


《苏菲的世界》作者乔斯坦·贾德


虽然继《苏菲的世界》之后,他也写过十多部作品,有好几部(比如《玛雅》《比利牛斯山的城堡》)被引进中国,可是人们最感兴趣的依然是《苏菲的世界》。除了出版社,人们很少提到他的其他作品。


无论是在北大的演讲,还是媒体的采访中,人们问的最多的问题仍然是与此书相关的问题:“最喜欢哪个哲学家”“为什么鼓励青少年学哲学”等。从1991年这本书出版,并以4500万(还有不计其数的盗版)销量席卷全球后,他被类似问题狂轰滥炸了N次,显然有些厌倦。


在写作这本书之际,他曾任高中哲学教师十余年。这也许是为什么在那么多西方哲学史作者中,他能独树一帜的原因。他格外了解年轻人趣味,用悬念式的哲学故事紧紧抓住年轻人的心。


当被问到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哲学家还是小说家时?他果断地说是“小说家”。是的,如果是哲学家,应该会持续关注哲学问题。如今他说自己已经过了思考哲学虚无问题的年龄阶段。不再读哲学书,读的更多的是自然科学方面的书籍。


但是他仍然鼓励年轻人思考哲学问题,他说思考哲学能让人摆脱庸常的日复一日的生活,反思自己的生活,为如何度过一生做出更好的规划。


在为期三天的中国之旅中,他和中国读者及媒体聊了聊《苏菲的世界》以及哲学教育等问题。

 

再写《苏菲的世界》,保护生存环境是不可缺少的内容


问:《苏菲的世界》和苏菲这个名字是联系在一起的,为什么主人公是个女孩?


贾德:为什么不呢?它必须是一个女孩,因为苏菲这个词就意味着爱智慧。在希腊语中,苏菲这个名字代表智慧。对于年轻的女性,应该努力去理解什么是哲学。苏格拉底当时说过一句话,智慧来自一个女性,叫斯芬克斯,他说我一无所知,但是爱智慧,希望得到智慧,这就是一种哲学的探寻了,这可以解释说为什么《苏菲的世界》的主人公,我选择了一个女性。


另外,在中国可能不是这样,但是在挪威,在一个家庭当中,母亲可能更试图去理解她的儿女,而父亲更希望被儿女理解,所以当孩子对他的父亲说为什么的时候?父亲会说:我告诉你要这么做,因为我是你父亲,这不是哲学的论辩,这是权力的压制。而女性有的时候可能更谦卑一些。在我们国家,最早的女性学生是在十九世纪早期才有的,其实有一些女性哲学家,她们没有被记录到哲学史当中去,比如,有多少人听说过法国女哲学家德古日(Olympe de Gouges),她曾倡导女性跟男性平等的权利。


问:如果今天再写《苏菲的世界》这本书,跟26年前会有什么不同?


贾德:我觉得有两种不同,《苏菲的世界》现在已经翻译成64种语言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要把它重新改个名,把它称为《西方哲学史》。如果重写的话,我会把印度哲学、中国哲学,都写进新版里。当时我写这本书,只是给挪威人写的,没想到它会翻译成德文和其他语言。当时我跟太太说想写这本书,就是想让几个人看看,写出来挣点钱,我太太说前者比较现实。


第二是道德的冲击,几年前我重走了“苏菲的世界”,我觉得当下的一个哲学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够保持当今世界上的生存条件。我是一个非常忧虑的环保主义者,我们正在毁坏地球母亲,我不能够接受这个星球上人类全部消失,因为人类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物种,有宝贵的意识,我希望既保护这个星球,也保护人类的存在。


问:《苏菲的世界》的写作距离现在过去了几十年,对今天的“苏菲”有什么成长建议吗?


贾德:如果给现在的苏菲一些建议的话,可能是不要太多地想自己的责任,也要有机会让自己有点梦想,而且尽量去实现。要适度地自私一点,不要只是想着帮助别人,我们有时候给别人提供帮助,可能带来的好处不是很大,但是对自己的伤害往往很大,所以要有一种正常的自私想法,给自己留点空间。中华传统美德是听话,听话当然是个好事,但是15岁的女孩,要允许让她反抗或者说反思一下自己。

 

2007年,贾德夫妇在北京

 

诺贝尔奖得主很多是犹太人,和他们的哲学方式教学有关


问:提到挪威,所有学生无论是念文科还是理科,都要通过哲学的考试,是这样的吗?为什么会如此重视哲学教育,学校里是怎么教的?


贾德:在欧洲所有的大学,从中世纪开始有七大学科,包括天文学、哲学、数学、音乐等等,现在在波兰、挪威,仍保留哲学的基础学科,但是在其他欧洲国家,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废除了这一学科,比如丹麦废除了哲学作为大学的基础学科。1968年的时候,学生们抗议不学了,这是挺可惜的。


问:怎么进行人文和文学的教育,尤其是把文学和哲学放在一起来进行教育?


贾德:我相信哲学是非常重要的,不管你学什么,哲学都很重要。在挪威,我们有哲学传统。刚才提到,我们在学任何的学科之前,不管是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人文科学之前,都要通过一个考试,哲学史的考试。《苏菲的世界》由挪威人来写并不是巧合。人们天生就有很多好奇心,孩子们问很多关于哲学的问题,问关于宇宙的问题、自然的问题,什么是爱、什么是正义,这些都是哲学性的问题。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鼓励孩子们、年轻人问这些问题,永远不要停止问问题。即便我们长大了,也应该保持这种好奇心。


问:除了文学创作,还有什么更好的方式可以进行哲学启蒙教育?


贾德:其实最重要的是,老师们从小学开始用哲学的方式教学,比如孩子提出了问题,老师不是给出所有答案来,而是启发、提出更多的问题。自然科学里面获得诺贝尔奖的得主很多都是犹太人,这是为什么,一个获奖者就说,可能是因为我们上学的时候,同样的问题我们有三种不同的方式来提问,不光学生要以不同的方式来提问,老师也会提出更多的问题。举个例子,比如说学生问老师,你相信世界上有纯粹的坏人吗?老师可能会反问:你怎么看待自己?你是好人还是坏人。自己思考出来的东西往往更有意义。

 

人工智能战胜围棋大师一点也不意外,能否产生觉知才是大问题


问:在你的作品《玛雅》中,主人公渴望长生不老。现在有一些科技公司,像谷歌,也在研究长生不老的药,你怎么看这种努力?


贾德:我本人不相信有永生的事情,如果有的话,我觉得是我们这一代人非常自私的想法。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他们应该怎么办?我们整个人类实际上是在不同的时间空间存在的,我们之前有人存在,是占据了现在,未来也应该有人存在,他们同时都是我们人类中的一部分,也要考虑他们。


问:发明家库兹韦尔说人类将来可能是数字化的,完全会把自我数字化,没有时间和空间了,所以就可能就谈不上自私了?


贾德:死亡确实是一个很让人觉得悲伤的事情,如果通过数字的方式,把我们的思想全部保留下来,我不相信我们的后代真的愿意保留前人的所有这些思想。因为他们应该有机会重新来过,重新产生自己的思想。比如说像德国的哲学家尼采也警告过历史主义,他说我们和历史的关系,就像一条蛇吃了一只兔子后,太大了,蛇就不能再以自然的状态进行活动了。


问: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他写了《人类简史》,他在这本书里面说,未来的科技会使人类的自我设计成为可能,比如优化基因,优化人的结构,从而使自然进化被打乱,被智能设计取代,你怎么看?


贾德:确实我们现在看到生物医学存在长足的发展,比如说现在人要换一个心脏也能实现了,但是我不认为我们能够百分之百地控制生命,而且我也不相信现在看到了进化的终结。根据达尔文的想法,实际上在人与人之间是存在着很多差异化的,而且我们会不断地看到新的挑战和新的困难,比如说一些新的疾病会出现,有的人会对疾病有抵抗力,有的人没法产生抵抗力。《人类简史》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但是它可能对现代技术有一些夸张了。

 

1997年,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不敌电脑棋手“深蓝”


问:最近进行的人工智能和围棋高手之间的比赛,人工智能赢了,你怎么看?


贾德:很多年前(1997年)IBM的电脑棋手“深蓝”战胜了世界首席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现在我们看到人工智能有了很快很好的发展。但是人工智能它只是一个智能,还没有觉知,它到底能不能发展出人类的心智或者觉知这是一个问题。比如我在手机上搜索一个词,手机能把上面十亿的文章都给处理了,这是机器比我们人类厉害的地方。会不会未来有一天我打开电脑,电脑跟我有觉知性的对话。机器的觉知未来会不会发生,如果真的发生,我会感到非常惊讶。但是现在我们对人类的一些特性,比如记忆和觉知的研究和了解还是比较少的。如果把人类的大脑完全拷贝到机器上去,现在还是很难实现,还是很遥远的目标。


END



推荐阅读

华文好书5月发榜,10本好书上榜

“编剧教父”罗伯特·麦基:给中国电影提七个建议

英军焚毁圆明园,法军为何反对无效?| 知道明清史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