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年初三祝福语,初三祝福图片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谁盗取了华人的基因?谁制造了非典?

快讯:湖北及武汉市官场地震!

武汉市长的水平,从政经历让人担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古籍文创,大有可为!

2017-12-22 白歌 古籍 古籍

从鬼谷先师到“考神” ,他经历了什么?


通天彻地、智慧卓绝的鬼谷先师,头上绑着“必胜”抹额,怀抱一支钢笔,坐在一张满分的考卷上,“沉迷学习”,是为“考神”。



空气不好,殷元帅也拓展了新业务


祛除邪魅、逢凶化吉的殷元帅,手持长枪大战PM2.5,“我想净净”,是为“驱霾神”。


关帝爷,我就问你某宝给了你多少钱?


精通理财、义薄云天的关圣帝,手持画着支付宝logo的玉如意,“你咋不上天”,是为“钱神”。


这三位“神”,将依其“功能”,分别出现在笔袋、尺子,口罩、活性炭包,钱包、卡套等文创产品上。


同一本书中的舞龙民俗白描图


他们的形象并非凭空而来,而是来自于1863年的古籍《中国建筑、民俗历史、神话人物白描图》。在经过二次创作、糅合当代流行元素后,最终呈现在文创产品上。


而来自古籍的图片,也远不止这三张——


2016年1月开始的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科技文化融合项目“古籍图典设计资源提取、开放及再开发平台建设”,让来自544种古籍的57043张古籍图片成功建库,并经过二次设计成为通用的设计素材,再通过文创公司的演绎转化为种类多样的文创产品,为京城文创市场添彩。


寻找古代“大触”


“我们2015年就开始准备做古籍图典资源库了,当时把社里30年来出版过的近4万种古籍进行了资源回溯,扫描成电子版,贾贵荣老师提出这些古籍里的图片没有一个专门库,我们是不是建一个。”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数字出版部副主任于春媚告诉北京晚报,图画与文字同为中华文明之源,从河图洛书到明清话本,图文互义极大增加了文化传播的力度和广度。


含图古籍主要集中在金石类、科技类、通俗文学类及类书等文献中,“比如《金石录》中的一些甲骨文拓片,比如《天工开物》里关于采矿冶炼的一些示意图,比如百科式的《三才图会》《古今图书集成》。”


建立古籍图典资源库最初是一个纯学术的项目,但上报至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后,项目评审认为,这个资源库可以与另外两个项目结合起来:


其一为“中国传统文化设计素材公共服务平台”的建设,其二为“北京礼物”等特色文化商品的设计与研发。


“我们觉得这个结合非常好,因为我们一开始想的是把这个库卖给图书馆、研究机构、艺术院校去做一些学术研究,没有想过设计界、文创界会对这个有兴趣。”于春媚说。


编辑们查询了3万余种古籍,从544种古籍中提取图片57043张,时间跨度从先秦至1911年。


于春媚介绍,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建立标引分类规范,“类别是有交叉的,例如叫卖的人物图,即可归入人物,又可归入世情,如何对它进行标引能使它被准确检索到,是比较费时费力的。”


在咨询过专家、参考了《古今图书集成》《中国古代名物大典》等古今类书的体系后,最终形成了13大类44小类的标引分类规范。




“一张图是什么朝代年份,来自哪本书的哪个版本,书作者是谁,图作者是谁,图的名字是什么,属于哪些类别。”


于春媚说,这样让每张图都有了身份和来处,“后续我们还有2万多张图,今年能做出8万张图的图库,对机构和公众销售,最终目标是30万张图。”


重绘:从图片到素材


古籍中提取的图片,能直接用来制作文创产品吗?


于春媚表示,30%的图可以直接作为产品的核心设计元素,比如《圆明园四十图景》中的《正大光明》直接成为一只手包的主图,30%的图需要进行重绘、简化、变形等二次设计后再使用,还有40%的图只能取其意重新创作。


视觉中国正是将这些古籍图片转化为通用设计素材、建立“中国传统文化设计素材公共服务平台”的一方。


“在国内外的视觉图片市场上,中国元素的市场是很大的,包括图片,也包括设计素材。素材,并不等同于简单的古籍图片。”


视觉中国副总裁魏林告诉北京晚报,古籍中有很多很美的图片,都是艺术品,但毕竟年代久远,在图像质量、满足当下审美方面有所不足,所以需要在原图的基础上再次创作。


“结合现在的时尚潮流,变成现代的矢量设计素材,便于人们去使用去接受,从而满足市场的需求。”


一副黑白的鸳鸯荷花图,三片荷叶两朵荷花一对鸳鸯,再设计为一片绿荷叶两朵粉白色荷花摇曳在淡淡灰蓝色背景中


一副苍松双鹤图,略去苍松,再设计为简洁的双鹤素材;


一副江天暮色图,远山大雁江水扁舟一一上色,再设计成的素材极具现代感。


“我们有一个设计师社区,同一张古籍图片,不同的设计师会有不同的再设计成果。”


魏林介绍,通过充分发挥设计师的个人特色,视觉中国将5000张古籍图片进行了再设计,形成了中国传统文化设计素材公共服务平台。

“我们图库里的中国元素素材不少,但梳理和分类不够精细,通过这个项目我们发现,传统元素再创作后形成的设计素材有着非常大的商机。现在我们设了一个小组专门收集整理这类设计素材,以期取得更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魏林说。


作为版权交易平台,视觉中国除了向下游两家提供这些设计素材外,也已经开始向其他客户销售素材库,“有一些作品已经用到了媒体和广告内容上,实现了300多万的销售收入。”


“既要寻根,也要创新”



经过重新设计的鸳鸯荷花图和苍松双鹤图,最终在文创公司华江文化的手中,变成了荷花水杯和鹤鸣茶具,还有更多的纹样被重新组合设计,出现在了瓷器、冰箱贴、钥匙扣上。



另一家文创公司元隆雅图,也研发出了形态功能各异的产品:

元杂剧图文帆布包,为古人配上了令人捧腹的现代语言“琵琶声停欲语迟,姑娘唠嗑有点直”“一种相思两闲愁,公子搭讪有点low”


《蹬梯子图》被做成了筒形灯具,倒置会变换色温


《颐和园八旗兵营图》被绘制在荣获中国好设计金奖的超薄插线板上,携带出差仿佛率领千军万马……

利用古籍图典资源及二次创作的素材,两家文创公司设计出“北京礼物”150款;外交礼品15款;北京2022年冬奥会产品研发储备样品30款;精品陶瓷餐具2套。


“我们在研发时,做了古今结合,比如中国古代的神大都比较狰狞,我们把它萌化,再加上流行语;也做了中西结合,融入一些科技元素,比如变色灯;有的是脑洞大开,比如把狮子头做成‘狮子大开口’自拍杆,就是希望能用大家喜欢的、实用的方式呈现古籍图片的传统内涵。”


元隆雅图设计研发部项目经理陈正峰介绍,元隆雅图参与了众多国际赛会、博览会的特许产品研发,也参与了中国国家博物馆等众多文博馆所的文化衍生品设计开发,在创作传统文化元素特色的文创产品上有着丰富的经验。


“我们参与这个项目的四家单位都是各自领域里非常优秀的,在互不了解的情况下都进行了科委的项目申报,科委觉得我们三个项目非常有连贯性,最终形成了一种新的模式,打通了上中下游的产业链,让科研成果有机会转化为产品、转化为生产力。”


华江文化副总经理吴晖表示,开发文创产品一定要寻找其来源,有了来源文化主题才有权威性、有深度,“不能做得太浅,更不能做错,所有传统文化元素的使用都要是地道的。”


作为全球最大的奥林匹克特许经营企业,华江文化自北京奥运会起就开始整理、挖掘传统文化元素,“从第一环第二环传递下来的这些素材,开发得还远远不够,以后会成为面向整个社会的素材库平台,未来还会有更多产品和应用。”


吴晖说,挖掘传统文化不是简单地复原古代的东西:


“你复原了清代的一个东西,过了一百年,后人再去看它依然是清代的东西,没有代表你这个时代的东西。你的创新在哪儿?你的时代感在哪儿?每个朝代的文化艺术品都有自己的特色,我们希望做到的是,在找到传统文化的‘根’的基础上,要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当后人看到我们做的文化产品,能看到我们这个时代的印记。”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点题北晚
点题北晚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