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金灿荣:我大胆推测11月份中美会结束贸易战,理由如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朝鲜逆子金正男:被一句“反对世袭”注定的离奇死亡

2017-03-01 Vista看天下 Vista看天下


年幼时,金正日常带他到位于劳动党办公楼的办公室里,把他放在桌子上说:“这就是以后你要坐的位置。”



一次,机场成了金正男的灾难之地。


47岁的金正男已开始谢顶,身材很胖,若有人想跟踪他,即便在机场这样人流密集的地方也并不困难。


2月13日上午九点多,他来到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第二航站楼,打算搭乘亚航AK8320班机飞回澳门。据机场监控画面显示,他右肩背着一个书包,站在大厅中央停顿片刻,径直走向登机手续办理处。当时他身旁并无保镖和贴身随从。两个东南亚女子很快出现在他两侧,相互配合,将有毒的液体喷洒在他的脸上。


这一切发生只用了不到三秒钟。措手不及的金正男看着两人离开,又愣了一会儿,才找到机场工作人员求助。据媒体报道,当时他已经感到不适。监控画面中,他跟着两名警卫不急不缓地走向机场急诊室。那里的医生显然无法处理这种状况,随即将他送往当地医院。但在送医途中,金正男便已死亡。


据新华社2月16日报道,马来西亚副总理扎希德证实,遇刺身亡的男子确系金正男。


金正男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哥哥,外界曾一度视他为金正日的接班人。自从上一次在机场遭遇“突发事件”几乎断送了政治生命后,金正男大部分时间一直在海外。他过着奢华的生活,马来西亚也曾来过数次,而这一次,却在机场丢了性命。一场国际政治风波更是因此而起。



有嫌犯自朝鲜来?


金正男是2月6日从澳门飞到马来西亚的,搭乘的同样是亚航航班。他随身带着多本护照,但入境时使用了名为“金哲”的那本。


在他抵达前后,至少四名朝鲜人分别赶到马来西亚。据警方资料显示,已经确认他们分别于1月31日、2月1日、4日和7日入境。一场以金正男为目标的谋杀行动就此展开。马来西亚全国副警察总长诺拉昔证实,共有11人涉嫌参与了这场行动。


这些人显然经过周密策划,并且分工明确。一周后,金正男打算离开马来西亚回到中国澳门时,谋杀行动正式执行。据媒体从马来西亚官员处获得的信息显示,越南籍和印尼籍两名女子用毒液发动袭击前,四名男子已经到机场内的一家餐厅监控金正男行踪。随后,其中一人离开餐厅,向两名女子下达攻击指令。得手后,他们迅速撤离,两名女子离开机场,朝鲜籍男子则乘机飞离马来西亚。


嫌犯西蒂艾莎(印尼)与段悌香(越南)


“(两名女子)不像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前朝鲜女特工金贤姬接受日本媒体书面采访时分析,这更像是一起“雇用东南亚女子的杀人事件”。在她看来,利用女人下手是为了让目标对象放松警惕。1987年,她曾以日本女性的身份,在伊拉克飞往韩国的大韩航空公司航班上安放炸弹,造成115人死亡。警方在其咬碎毒药胶囊自杀前将其控制,并把她引渡回韩国。1991年金贤姬获得特赦。


遭到攻击的金正男在机场诊所接受了治疗,吉隆坡国际机场所属地区警方负责人阿齐兹向新华社记者证实了这一事实,并称他随后被送往普特拉贾亚医院。金正男并没有挺到医院,送医途中就已不治身亡。整个过程不足两个小时。


嫌犯李忠哲(朝鲜)与莫哈末法立(马来西亚)


很快,马来西亚警方相继抓捕了其中四名嫌犯,包括执行谋杀行动的29岁越南籍女性段悌香、25岁印尼籍女子西蒂艾莎,以及26岁马国男子莫哈末法立和47岁的朝鲜籍嫌犯李忠哲。马来西亚媒体报道称,李忠哲是一名化学专家,来自平壤,2000年毕业于朝鲜一家大学的科学与医药专业。


2月19日,在马来西亚全国警察总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马全国副警察总长诺拉昔公布了涉案11人的信息,至少有6人拥有朝鲜身份,另有两人身份未能确认。诺拉昔说话非常谨慎,甚至不愿说出“金正男”三个字,只以其出入境护照上的名字“金哲”相称。“警方对任何国家的政治都不感兴趣,将努力对事实和证据进行调查”,诺拉昔说。


但金正男的特殊角色以及嫌疑人的身份,已经决定了这不可能是一起简单的谋杀案。一场涉及多国的角力,在吉隆坡这个湿热的城市里展开。



接班人失宠



金正男此番现身马来西亚,很可能并非偶然。早在2014年,金正男就曾被确认滞留在马来西亚境内。当时国内媒体转引多名消息灵通人士的话说:“金正男离开了被外界盛传是他安身之地的新加坡,本月去了马来西亚,在首都吉隆坡市内的韩国餐厅现身。”至于原因,则是因为金正日去世后,金正男在张成泽劝说下,主要住在马来西亚。


张成泽是金正日的妹夫,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姑父。2013年12月12日,朝鲜以从事颠覆国家阴谋活动为由,依照朝鲜刑法第60条对张成泽判处死刑。据媒体报道,张成泽与金正男关系一直很好,甚至可能是他的保护人,并一直提供资金支持他的海外生活。


与绝大多数朝鲜人不同,一直以来,金正男的活动范围就非常广。中国、法国、泰国、俄罗斯、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等国家都曾有他或旅游,或常住的痕迹。尤其是日本,据曾多次采访过他的日本记者五味洋治描述,金正男对日本印象很好,曾多次赴日游玩,在新宿的餐馆吃烤肉,在赤坂地区的高档韩国夜总会喝酒。2001年,他还曾伪造多米尼加护照,试图进入日本,结果在东京成田机场被当地警方扣留。那时候他刚刚30岁,身材已经开始发胖,但并没有谢顶,留着寸头,戴着眼镜。在那本假护照上,还留有他2000年两次进入日本的记录。


“当时的朝鲜,非常流行使用伪造的护照去海外旅行”,金正男向五味洋治解释道,这主要是因为使用朝鲜护照能去的国家实在有限。


但如果一个人早就被盯上,这种假护照的伎俩也很容易被发现,正如他后来在马来西亚很容易被打算谋杀他的人发现一样。据日本媒体共同网报道,2001年的时候,他仍然被外界视为朝鲜最有希望的接班人,一直受到美日韩等国情报机构的监控。每一次金正男入境,日本安全部门就会出动一个数十人的团队对其进行完全秘密的跟踪。之后,日本会将其情报信息与美韩共享。2001年春,当金正男打算从新加坡搭机去日本时,韩国就将其行踪告知日本,并希望日方能如以前一样掌握其动向,只是没想到,日本入境处却直接揭穿其身份,并将其扣押。


谈到去日本的原因,金正男说是为了带家人去东京的迪斯尼乐园游玩,而日本媒体则抛出各种猜测,诸如武器交易,考察日本的电器街等。由于日本与朝鲜没有建立外交关系,金正男的移交工作并不简单。最终中国同意接收后,他才被送上飞机遣送到北京。


2012年,五味洋治将采访金正男的内容结集出书,名为《父亲金正日与我:金正男独家告白》。《南方周末》曾摘录其中部分内容。据五味洋治在书中记载,金正男是在三名日本外务省官员全程“护送”下抵达北京的。除了金正男外,同行的还有两名女性和一名男孩,四人乘全日空班机头等舱,为安全计,三名外务省官员包下了航班整个二层的公务舱。


整个过程给金正男留下很深印象。“承蒙负责我的案件的日本外务省人士关照”,金正男向五味洋治回忆道,“从茨城县的设施出发至机场,搭乘巴士,一路上他们一直为我拉着帘子,直到最后才曝光于媒体。但作为民主主义国家,日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吧,我是理解的。”


这件事情终于被媒体发现,成为惊爆世界的大新闻。金正男在机场最后移送的画面,不断被日韩等媒体转播。据媒体分析,大儿子的这次机场风波,令金正日大为不满,加之之前金正男的一些言行,使得他逐渐放弃了让金正男接班的想法。



父与子


这张照片摄于1981年的平壤,照片中坐在金正日身旁的是其长子金正男。身后三人分别是金正日前妻的姐姐以及她的两个孩子(@视觉中国图)


2012年,金正日逝世几个月后,金正男曾经返回朝鲜。此时,其弟金正恩已经接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青年参考》转引日媒报道称,当时张成泽劝告他,不要再向外国媒体批评朝鲜的体制,也不要再对朝鲜人民军等朝鲜体制核心势力作出负面发言。


在很多方面,金正男表现得都与朝鲜的制度格格不入。他对媒体很友好,不时会接受西方媒体的采访。采访中,甚至会流露出对朝鲜制度的批判态度。“如果按正常方式思考,很难容忍三代世袭”,《青年参考》转引日媒称,金正男曾发邮件给《东京新闻》,表示“真怀疑(只接受接班人教育)2年左右的年轻世袭接班人要如何继承(父亲)37年的绝对权力”。


同时,金正男不否认,自己也曾被金正日视为接班人进行培养。据他回忆,年幼时,金正日常带他到位于劳动党办公楼的办公室里,把他放在桌子上说:“这就是以后你要坐的位置。”


金正男是金正日与朝鲜电影演员成蕙琳的孩子。但这段感情当时遭到金日成的反对,因为成蕙琳遇到金正日前已经结婚且育有一子。金正男出生后也是如此,虽然得到金正日宠爱,但为了瞒着金日成,金正男甚至无法公开身份到学校就读。成蕙琳后来要去莫斯科治病,金正男则交由张成泽夫妇照顾,并深得这对夫妇喜爱。


金正男长大后,金正日将其送到瑞士等国留学。据金正男回忆,他第一次赴瑞士留学时与父亲分别,金正日甚至一度潸然泪下。在海外留学时,每逢生日,金正日也会给他打电话。


也是在这段时间,金正日的二儿子金正哲、三儿子金正恩相继出生,这自然分掉了金正日对金正男的精力。“父亲大人的感情好像开始向弟弟妹妹们倾斜”,金正男回忆道,再加上长期的海外生活,“我完全成长为资本主义青年,回到北朝鲜时,父亲似乎对我有所警惕”。


有分析指,直到1990年代,金正日都一直将金正男作为接班人在培养。1980年代末,刚十多岁的他就担任国家保卫部海外部门负责人。1994年金日成去世后,金正男也回到国内,并在1995年被金正日授予人民军大将军衔。他留学时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从此成为一个“典型的电脑迷”。金正日大概也是看到这一点,在他15岁时,就让他担任朝鲜计算机委员会委员长的职务。后来,他还曾在朝鲜劳动党中央护卫总局担任要职,直接由有“金日成的忠诚卫士”之称的护卫总局局长、军队元老李乙雪元帅亲自帮教。


“北朝鲜若想生存下去,只能在维持社会主义体制的同时,推进经济上改革开放的中国式做法。”金正男后来向五味洋治说。2000年前后,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平壤市中心成立了“光明星总会社”,尝试推动朝鲜进行中国式的改革。


年轻冲动的金正男没想到的是,很快,他身边的改革派遭到整肃。2001年,他在日本机场又发生全球瞩目的假护照事件,更是令金正日打消了让他接班的计划。加之在朝鲜国内受到另一股势力的排挤,金正男决定和家人移居海外。有报道称,2002年,金正男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俄罗斯度过的,陪伴和照顾生病的母亲成蕙琳。之后,逐渐把中国作为其长期居住地。



流浪的批评者


金正男之子金韩松(IC图)


金正男的儿子金韩松,遭遇了和他小时候类似的命运。


“事实上,我在等他,直到他去世。我希望他来找我,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的存在。”2012年10月,金韩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指的是金韩松的爷爷金正日。因为父亲失宠,很少回国,据他说,直到金正日去世,他都没有见过爷爷的面。


金正男和家人最长的一段时期似乎是住在澳门。2007年1月底至2月初,日本《读卖新闻》与韩国《朝鲜日报》分别报道了金正男与妻儿长居澳门十数年的消息。2011年6月,韩国媒体又在澳门一家酒店门口拍到金正男,他身穿牛仔裤和白底黑纹衬衣,头戴白色贝雷帽,脚踏天蓝色休闲皮鞋,和有钱的公子哥儿无异。


金正男在澳门确实过着有钱人的生活。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金正男一家在澳门拥有3套豪宅,以及一套澳门市内的住宅。他喜欢喝法国葡萄酒,经常喝单价3000港元到6000港元的法国葡萄酒,也经常去日韩的料理店,偶尔还逛逛咖啡厅,和当地的韩国人相处融洽。


虽然出身领导人之家,但很多接触过他的人都觉得其性格相对随和。五味洋治是在2004年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遇到金正男的。当时他和其他四名记者趁金正男钻进出租车打算离开之际,递上自己的名片。没想到,两个多月后,五名记者都收到了金正男的问候邮件。五味洋治也因此才与金正男建立了联系。之后在邮件交往中,得知五味洋治生病,金正男会致以问候。日本核电站发生爆炸事故后,他也会提醒五味洋治注意食物的安全。


在海外,金正男过着奢靡的生活。关于资金来源,有消息指来自其姑父张成泽。也有媒体分析称,金正男在2000年前后担任朝鲜政府要职时,接触了国外一些政商大佬,并与其进行商业合作,赚了不少钱。甚至有传言他曾参与军火买卖,但他向五味洋治否认了这个说法。


金正日主政朝鲜时,金正男偶尔还会回国。虽然他知道自己在政治上失去了金正日的支持,但觉得“父亲的感情仍在。孩子与父亲的关系,原本就是时坏时好”。2008年,金正日因中风病倒,金正男亲赴法国,在巴黎一家医院为父亲请了一名脑外科医生,并通过朝鲜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他接到朝鲜为金正日治病。


金正日健康问题让接班人的猜测甚嚣尘上。2009年金正男曾公开表示自己对接班没有兴趣,但这时候,他也已经不在金正日的接班考虑范围内了。2010年,金正日开始进行了一系列活动,安排金正恩接班。也就在这一年,金正男开始明确反对金家继续世袭,“我个人反对三代世袭,”金正男在接受朝日电视台访问时说,“但我想应该存在某种内部因素,(那样的话)也只能如此了。”


这是他首次公开反对世袭制。这之后,在接受五味洋治采访时,金正男也曾表达对世袭制的不满。“我觉得他说出了真心话。”朝鲜问题专家、中央党校教授张琏瑰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分析,金正男表示反对世袭制,反映出他被排挤出竞争后失落的心情。


金正日去世后,金正男变得很低调。有消息指,他曾在父亲去世后回过朝鲜,但很快离开。这之后,外界再也没有其返国的消息。而在其姑父张成泽被处决后,金正男更是鲜有露面。



死后风波依然在



事情告一段落前,金正男的遗体一直躺在吉隆坡医院法医鉴定中心里。马来西亚方面决定通过解剖来判断金正男的最终死因和毒物的成分。


但这起谋杀事件中,最困难的不是这些技术问题,而是背后的政治风波。2月15日,朝鲜大使馆工作人员就赶到法医鉴定中心,表示反对尸检。17日,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姜哲更是公开批评马来西亚方面的尸检行为是无视基本国际法和领事法的表现,也是对朝鲜公民权利的限制,而且“我们会坚决拒绝承认这份马方单方面进行的尸检结果”。


马来西亚政府却似乎铁了心,要按照自己的法律一板一眼处理这个问题。他们不但要进行尸检,还表示除非提供死者直系亲属的DNA,否则无法认领尸体。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也下达命令,彻查这起明显的暗杀事件,同时有关部门要做好部署,以防验尸工作受到干扰。


马来西亚政府官员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曾透露,“韩国也一直想介入进来”。因此,这起事件已经演变成一场至少由朝鲜、马来西亚、韩国参与的外交战。


实际上,马来西亚与朝鲜在1973年建交后,关系一直很好。最近十几年,两国高层经常互访。马来西亚还曾为朝美、朝日的一些谈判提供机会。马来西亚还是全球唯一对朝鲜实施部分免签政策的国家。同样,一些马来西亚的国民也享受无需签证即可前往朝鲜的全球独家待遇。据美媒报道,“马来西亚和朝鲜2000年签署协议,商定相互间就一个月一次的短期访问,实施部分性免签证制度。”也因此,在马来西亚,常能见到朝鲜人的身影。


这种友好关系被金正男的死亡打破。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姜哲发表声明,坚持将被杀害的朝鲜男子称作“金哲”,而非金正男。“为何韩国媒体在我们了解所有情况前就已发布带有‘另一个名字’的男子死亡报道?”姜哲反问,并由此认为马来西亚与韩国政府合谋,试图将事件政治化。


这种指控也引起马方不满,马来西亚外交部认定自己是按照正常程序进行尸检和调查,一切公开透明。据央视记者报道,马来西亚已经召回驻朝鲜大使协助调查。


金正男一定也曾考虑过自己的安全问题,也想过自己也许会有这一天。《郑州晚报》曾转引一位朝鲜消息人士说法,2011年就有人试图暗杀身在澳门的金正男,幸好有保镖拼死保护,金正男才免遭不测。只是这一次,他没能躲过。


金正男遇刺后,很多媒体都刊登了据称是他在机场急诊室的照片。照片中,他躺在一张扶手椅上,头歪向右侧,手搭在扶手上,无力地下垂着,似乎整个人已经失去知觉。这位曾经差一点执掌一国权柄,拥有巨大财富,过着声色犬马生活的朝鲜大公子,最后就是这样孤零零一个人,走向了死亡。 


● 资料来源:新华社、央视、国际在线、海外网、《新京报》、《青年参考》等



看天下375期封面故事


《Vista看天下》团队出品

做最好看的新闻故事

微信公众号搜索“看天下”添加关注

商务合作请联系QQ:2798493263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