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大陆和台湾的真实差足巨,看完惊呆了!

女子开劳斯莱斯堵医院应急通道还怒怼交警!微博视频全删了,新京报都删了!

财产公开提案,表决鸦雀无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南方人到北方的澡堂,就像走进了白花花的酒池肉林

2017-07-01 贾小凡 Vista看天下 Vista看天下

前两天我们的推送聊了聊对北方人而言就像物种变异的南方奇幻大虫子,不仅吓得北方人鬼哭狼嚎,南方人看了都鸡飞狗跳(分贝180的后台留言就不给你们展示了)。


可是你知道能让南方人战胜对大蟑螂恐惧的是什么吗?是北方大学里那种有隔间跟没有一样、大家赤身裸体坦诚相对的公共澡堂子。



要说曾经流行的公共浴室,人们会笑称它是中国最早的社交网络,街坊邻居的大事小情都在悠哉悠哉的池子里互相交换;它也像二十年前的创业咖啡馆,无数年轻人、中年人脚下打着水花吹过的牛逼,也都早随着下水道滚进了历史。


《我爱我家》里,浴室是皮包公司“环球公司”的据点,这也是时代的一个缩影


公共浴室是没落了,可是大学里那种大家脱光光、排排站的公共浴室还生龙活虎啊!有些南方朋友怕它怕到什么程度呢?有妹子放出豪言,宁可徒手抓蟑螂一只,不愿人前露胸脯二两,因为真的……太羞羞了。



这样的评论是出现在前段时间这样一条新闻底下:青岛工学院女生澡堂顶棚,在女生洗澡的时候坍塌了……



结果吃瓜群众的关注点全被这两张图吸引走了,又开启了年经争论:连个隔间都没有?就湿乎乎、赤条条地站一排洗?卧槽北方的澡堂子装个隔间是能怎样啊!



emmmm……猜测这些设有公共澡堂的大学的心理活动会是这样:不能怎样,但就不给你独立卫浴,略略略。


说真的,习惯了中学宿舍有独立卫浴的南方同学来了北方之后,被我家大门常打开的公共澡堂吓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甚至江湖上的口耳相传,都成了影响北方一些大学在南方招生率的bug——



而且被集体式洗澡惊到的人群,也绝不仅仅靠地理的南北来划分。有人从四川跑到上海,有人从浙江跑到山东,有的人从福建跑到江苏,都被大学里没有独立卫浴的状况吓呆了,甚至有些北方人看了北方大学里过分热情的澡堂都想打人。



说白了这是两种洗澡习惯的冲突,跟大学的设施规划也有关系,但总的来说在东三省、北京、山东这些典型北方省份的大学里,公共澡堂对那些普遍更习惯独立洗澡的南方学生来说,一吓一个准儿。


别怕,我们这就向即将到北方上大学的南方小朋友伸出青春的手、友谊的手,聊聊大学公共澡堂生存指南。



北方城市和部分南方城市(比如江苏扬州)有公共澡堂的泡澡文化,和大学的公共澡堂还是两码事:不喜欢泡澡不去就好,可是在大学里生活,你基本没得选啊!


对于习惯了澡堂文化的北方人来说,一开始听说南方人居然不好意思洗澡可能会满心鄙夷:大家都一个脑袋两条腿的,咋就你羞耻心那么强呢?



带着这种不解,南方人初到北方大学被澡堂吓出的种种保命大法在北方人眼里就更不可思议了——


第一计:逃。有人没做好调研就屁颠儿屁颠儿去洗澡了,到了才发现两眼全是白花花的肉体,吓得衣服都没脱就夺门而逃。



第二计:躲。有人一听到室友说“洗澡去吧”就像屁股涂了502一样粘在床上,我不去我不去我就是不去,擦干辛酸泪后自己去打水,偷摸跑到厕所解决问题。



第三计:遮。有人实在熬不住了,眼一闭心一横,穿着护体战衣终于去了澡堂——男穿内裤,女穿泳衣,就这么洗吧……



其实设身处地想想,这种恐惧也完全可以理解。


洗澡这种事嘛,明明就应该是自己一边在浴室对着镜子问出“魔镜魔镜谁最美”这种中二问题,一边疯狂地捏自己白花花的小肉肉,要么就是引吭高歌撒个没人看得见的疯,让第二人格出来透透气儿……


结果!这么蓬头垢面的邋遢时刻和所有的身体隐私要被几十号陌生人看个精光!唯我独尊的公主感消失殆尽,顿时感觉自己像脱了毛待检的小肥猪。八成还是排着队的。



更尴尬的是这种尴尬是双向的,被别人看遍了不说,自己的视线里还突然涌入一大片光溜溜的肉体,这视觉冲击就好像一个从没见过淫乱场面的人突然到了海天盛筵一样,只有惊吓没有惊喜,恨不得把黑眼珠子转到眼眶里……



更更尴尬的是,澡堂里大家都谈笑风生、走来走去,留澡堂恐惧症患者一人承受着所有膈应:


一会儿被隔壁湿乎乎的屁股蛋子顶到,一会儿被隔壁擦头发飞来的水珠溅湿,一会儿又在拥挤的储物柜门前和别人肉体交错……喷头不够的时候大家还互相谦让,盛情难却地跟别人挤在一个喷头下,傻乎乎地顶着一头泡沫等别人冲完……


啊,每个人都在温暖的水汽中四季如春,没人留意到南方人在澡堂的角落里大雪纷飞。



然鹅朋友们,就是这种爱谁谁的冷漠才是澡堂生存之道的真正奥义啊(敲黑板)!


以为别人眯着眼睛打量你的size,其实他只是摘了眼镜后进入半瞎的世界,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水汽中连自己亲妈都认不出来;


以为别人落在你身上的眼神很诡异,其实他只是在暗搓搓地盘算“卧槽只剩那个喷头最好用了这家伙看起来挺弱鸡的应该抢不过我”。


洗澡者的心理总结下来就是三个字:who TM cares!这种冷漠,就好像你去医院看乳腺科,羞得恨不得钻地底下去,而医生老大爷神情冷淡地摸着你的胸,心想这孩子别是个傻子吧。



别看澡堂里有那么多裸体和那么多双眼睛,其实只有一件事会让大家真的把注意力放到你身上,那就是——真的穿着内裤去洗澡。


知乎@雨夹雪:以前学校浴室有人穿内裤进去了,所有人都看她。更尴尬。


安静如鸡地默默洗澡,啥事儿都没有。


至于怕看别人裸体的问题,除了慢慢习惯,这里还有一个小秘密告诉泥萌:


没事儿,澡堂这种地方是有保护的特殊结界,看了别人的肉肉也不会长针眼,啾咪。



如果你慢慢克服了和同学在澡堂坦诚相见的羞耻感,那么恭喜你,是时候把南北方人民之间的情谊上升到新的境界了。


在澡堂子里,打破文化差异、交流感情的方式无他,就是——那位同学请放下手里的肥皂——一项北方地区特有的澡间娱乐(划掉)体育(也划掉)活动,搓澡



对于刚到北方的南方同学来说,如果没有专业讲解,搓澡从外表来看实在是一个很奇怪的活动,仿佛某种当代行为艺术:


知乎@路沿石:……墙边上隔一段就有一个一丝不挂的人手上套着搓澡布(那块奇怪的抹布)在墙上的莲蓬头下“搔首弄姿”(请原谅词汇库贫乏的我)


哪怕网上已经为北方搓澡、南方不搓的分歧吵吵了好几年了,依然有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不了解搓澡的动作要领——



没人讲的话,南方人也基本搞不懂那个砂纸一般粗糙的彩色手套到底是干吗的——



然而可歌可泣的是,无数深厚的大学情谊就是在这样的对话中建立起来的:


(小心翼翼)“你拿的这个手套是什么呀?”

(一脸懵逼)“你没用过?来来来你站好了,我让你感受感受!”(两眼放光)


随后就是一阵沙沙的摩擦声,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和一段“搓过澡的交情”的开始。



北方人免费为南方同学提供搓澡试用服务的豪爽热情,一般会带来两种后果。


第一种: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前十八年的澡都白洗了!天啊这一地的灰泥真的是我身上的吗我不听!怎么会有搓澡这么神奇的操作!



第二种:……什么都没搓下来!劳资皮都破了!再见!



(嗯根据小编的观察,确实对搓澡巾有抗体的人也是存在的,北方人也不要爱同学爱得太凶残了)


不过呢,敢于接受北方人的搓澡邀请,南方同学就又在适应澡堂的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


因为社交才是澡堂子的精髓呀!


对于习惯公共澡堂的北方同学来说,洗澡这事儿就跟女生爱结伴上厕所似的,要有人陪才有意思,一般都是室友之间搭档澡伴儿。


不然你想啊,出门去澡堂就够烦的了,拖着大盆小筐大瓶小罐孤零零地冒着烈日或者顶着寒风走向大澡堂,心情估计能绝望得像个要去投河的老妈妈,结个伴心情还能好一点。



而澡堂里能发生的人际关系,也绝对不是忘带洗发水了管隔壁同学借一下那么单纯(那位同学不要再把肥皂拿出来了好吗),像之前说的互相搓澡就是一种典型的澡堂社交方式。


猴子还互相抓虱子增进友谊呢,人类的友情在互帮互助中迅速升温,搓掉一层泥儿后离彼此的心灵更近一点,没毛病。



不过对搓澡技巧不太熟练的南方同学请注意给北方同学搓澡时的力道,力道不足软绵绵的,会很像色情的抚摸,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跟同学混熟之后,澡堂里的看和不看就是另一个问题了:虽说没人会刻意带着想偷看别人身体的愿望去洗澡,可是“看到该看的并用恭维的语气说出来”,却是女生澡堂社交的重要原则。



尤其是在澡堂里碰见那种比较熟又没那么亲密的同学,简直就是一场你来我往的战斗:


80斤小A:“哇,你又瘦了啊!”

120斤小B:“哪有啊,比你差远了……”


A罩杯小C:“哟哟哟没想到你发育得这么好……”

D罩杯小D:“没有啊我才羡慕你呢,腿那么长……”


白雪公主1号:“哇你的头发好黑好直啊!”

白雪公主2号:“没有啊一般啦,你皮肤好白啊!”


里面有多少分是睁眼说瞎话,说话的人心里自己清楚……



至于男生在澡堂会聊点儿啥,小编也带着满满的好奇心去问了几个男性朋友,得到的解答如下:


A、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B、我们男生不管穿衣服还是光着都表里如一



C、攀比?不存在的



行吧行吧,我姑且信了,广大读者信不信我就不知道了。


说白了,大学公共澡堂这种东西,确实很侵犯身体隐私,会让不习惯它的人觉得不适,但如果当你别无选择、情势又无法改变的时候,不妨就拿它当日常生活中的一个异次元空间,除了要脱掉衣服,和其他场合也没啥区别。


大大方方地洗,事了拂衣去,相忘于澡堂,完事儿了。


和城市公共浴室的消逝一样,随着将来大学基础设施升级、学生生活质量提高,大学的公共澡堂也总有一天会退出历史舞台。但是那些不堪回首的澡堂往事,肯定会退场更早,窘迫也好,享受也罢,不过是大学时光里的一点点水花。


反正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想不起第一次进澡堂的尴尬和最后一次的习以为常。 


P.S.欢迎南方朋友来北方的澡堂体验搓澡和打奶呀!别想歪了!


点击关键词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奇幻南方 | 手贱恶果 | 去火咒语 | 杭州惨案

嘻哈大神 | 泡面江湖 | 大学诨名 | 国产恐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