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谁是废青?

为什么外国公司集体辱华?原因找到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江疏影:综艺只是我的一道甜点

2017-07-07 李莎 Vista看天下 Vista看天下



疏影接过了装钱的信封,开始计算旅行的预算,“15乘以1000除以2?”“15000除以8……”她算不出来,越算越乱,身边围绕着七位明星、上百个电视台工作人员,江疏影紧张得脸都红了。这是2月22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湖南卫视的旅行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第三季正式启程,江疏影所在的大部队将前往南美,与将要飞往非洲自驾游的陈柏霖分开旅行。事先没有任何设计,江疏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团队里的会计。但显然她的数学并不是十分灵光。


这一段后来在第一集节目中被完整播放出来。江疏影立刻成为了争议焦点,“小学数学都不会”“明星的文化素质都太低了”“她还是经济学硕士,学历怎么来的”……江疏影的心算水平与经济学硕士头衔的强烈反差,被网友大肆议论。


经过前两季节目的积淀,《花儿与少年》几乎形成了一个传统——互撕。明星嘉宾之间互撕,观众之间互撕,明星和观众之间互撕……旅行中每一个细小的互动,都被摄影师、剪辑师,也包括观众的眼睛几倍放大,网友甚至为其想了一句广告语:“无互撕不花少”,足见这档节目的火药味之浓。


这样的“传统”也成为了《花儿与少年》的最大看点,是制造并维持热度的不二法门。看似被舆论“加害”的明星嘉宾,从某种程度上说,其实还是获益的一方,热搜榜上的前几名、社交论坛上的高讨论度便是明证。但尺度的把握尤为关键,他们需要争议,但争议又不能太过强烈。


“团队可能会想得比较多一点,会顾及各方面,考虑因素比较多。”江疏影指了指身边的宣传人员,“他们就怕我太颠覆了,不知道大众的接受度有多少。”她坐在经纪公司的大茶水间里,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我没有概念,没有参加过这样的综艺节目,我就是带着一种觉得好玩的心态。”



“花少”中没有人设



“刚开始也给她想了一些人设什么的,但后来她完全就放飞了。”江疏影的宣传沈杰对本刊记者说,事实上,《花儿与少年》录制期间,每位嘉宾都会有自己的随身工作人员,他们被统一安置在旅行地附近的城市,以防嘉宾出现临时状况,无法解决。但如无意外,他们被禁止与自己的艺人联系。


旅行最终在新西兰结束,接到江疏影的一刻,沈杰说还是“有点心疼,看她人也瘦了,很累的样子”,但江疏影自己却只觉得不舍。湖南卫视的工作人员将她的随身话筒收走的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真的结束了。“怎么我们说的话,他们听不见了,怎么没有人跟着我们了,可能会有这种感受。”也是在那一天,她有了“一种不同的人生的感悟”。


她对团队中的两个95后女生说,“不要老是拿自己的缺点去跟别人的优点比,其实每个人身上的闪光点都不一样,那才是属于你的东西,你不要去纠结‘我为什么没有,我也要这样’,那你就不是你了,你一定要珍惜你自己身上的闪光点。这个其实是我在整个旅程中的收获之一。就像我觉得我会计做得挺好的,但他们觉得我会计做得不太好一样,需要一些阿Q精神。我觉得阿Q精神很多时候是我们会忽略掉的一点,但是在我们这么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中,是非常需要的。”



从小不听话



江疏影在节目中引发的争议不只是“数学不好的会计”这一点。在陈柏霖结束了独自7天的自驾游,终于与大部队会合的当晚,想要活跃气氛的江疏影开起了玩笑,说陈柏霖“吃火锅不付钱”,但这句玩笑并没让当事人觉得好笑,在播出的版本中,陈柏霖甚至用了“口舌之争”四个字。玩笑以尴尬收场,而比不好笑的玩笑更尴尬的是江疏影的一句“他怎么这么认真啊,我都不敢开玩笑了”,播出当晚即被网友解读为“江疏影暗讽陈柏霖开不起玩?笑”。


“江江是从头到尾一直在怼人,但是无论她怼谁,都会被怼回去。”《花儿与少年》开播前,同行的张若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江疏影在节目中“非常精彩”。


按照真人秀的规律,精彩往往伴随着极强的戏剧冲突,进而引发矛盾、争议。在播出陈柏霖与大部队会合的那集后,围绕江疏影的争议持续了至少两天,江疏影的微博下涌进了一万两千多条评论。很大一部分是网友的批评,“说话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不要再给自己加戏了,明明是你把气氛搞得那么尴尬。”“‘最好的教养,是不让人难堪’这句话送给你。”


江疏影和她的工作人员是在拍广告的途中看到这些批评的。工作人员很紧张,担心这会损害艺人的口碑,进而影响广告商的判断。但江疏影自己却十分平静,“什么事都交给他们(工作人员)就行了,他们会替我篓住?的。”


采访中,江疏影不时看向身边的工作人员,笑着问“是吗”“对不对”,看上去像是那种被经纪团队保护、照顾得无微不至,以至于失去独立思考和行动能力的明星。沈杰否认了这种看法。“刚开始带她的时候,她就说不用你们照顾我,我来照顾你们。”有着5年艺人宣传经验的他,在今年年初成为江疏影的宣传人员,“我的习惯是不让艺人有后顾之忧,在各方面都照顾好他们。但是江疏影非常独立,真的是我带过的艺人中事儿很少的一个。”


江疏影本人也喜欢用“独立”来形容自己的个性,她认为这种个性来自童年的运动员经历。上小学时,她曾是上海市艺术体操队的队员。“坚持了七年,七年每天都要练,基本上没有不练的时候。”江疏影说,她并不是非常听话的队员,“很调皮,东蹦蹦,西蹦蹦。”每次压腿时,别的孩子都是抓着地毯强忍着痛,只有她会放声大叫,“唯恐别人不知道我在压腿。”


回顾自己的经历时,江疏影总是带着自嘲的语气,她声音不大,说着说着便低头笑笑,看上去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和《花儿与少年》中喜欢大声怼人的形象还是略有出入,“其实练了(艺术体操)之后,你说带给我什么收获吧……现在劈叉也劈不下去,有时候四肢也不是那么协调。”她抬起头,收敛起笑容,“但是更重要的是你真的是觉得运动员出来还蛮坚毅的,那个毅力还蛮强的。”


图个快乐



江疏影不喜欢为每段经历总结出实用的功能。“你说花少能给我带来什么,我要是抱着这个目的去,那我一定是不快乐的,它不真实。我一定是抱着一种我去享受整个过程的心态,是图个快乐。”她用自己的留学经历作论证来进一步阐述,“文凭对我其实没有什么用,那段经历反而更重要”。


2008年,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江疏影并没有急于拍戏。她选择了一条表演系学生很少会走的道路——出国留学。她后来在很多采访中重复这段故事:毕业后去英国践行自己的留学梦;选择了对雅思成绩要求相对较低的传媒经济专业;英语、经济、数学几乎全部从零学起;克服种种困难终于拿到文凭;学成归来进入娱乐圈时已经26岁——这似乎已经不是一个新人女演员的黄金年龄了。有行业内的资深老师跟她说她离开的几年,中国很缺演员,可她回来得太晚了,年纪太大了。“我特别不认可,我更加坚定了这段经历带给我的收获,它让我和其他人不一?样。”


2012年,她被赵薇选中,出演了《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的阮莞,这是她正式走上演员道路的第一步。阮莞的温柔安静,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观众对江疏影的印象,此后几年,她并没有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直到去年的《好先生》播出。根据CSM35城收视数据显示,《好先生》播出期间曾连续15天夺下双台收视第一的成绩,单日网络播放量最高达6.3亿,总播放量突破100亿,仅次于《芈月传》《欢乐颂》,是去年的大热剧集。


红唇华服、个性极端激烈,《好先生》中的江疏影不再是白衣飘飘的校花阮莞,成为了满身伤痕,爱恨分明,激烈极端的江莱。“一下子就被打动了。”她向本刊记者说起初看剧本时的感受,“因为她每一场都是重场戏,这个人物太浓了。我比较喜欢这种暗黑系、重口味的角色,所以她很合我的胃口。”去年在《好先生》播出期间,她曾在采访中说比起阮莞,自己其实更像江莱。“我可能就是暗黑系的人吧。”坐在记者对面的江疏影重提旧话,低头扯了扯身上的黑色T恤,“你看我穿?的。”


她讲起新戏《恋爱先生》,这一次又是演一个和自己的个性很相近的女孩,“属于那种看上去风风火火,有点二,特别飒的一个女孩,看上去很坚强,很独立,但其实内心有特别脆弱的一面,但不会轻易示人,所以更会让人心疼。”


讲起新戏,江疏影连说了5分钟,一一说到角色的背景、重头戏,“这个角色非常完整,所以挺难演的,我觉得也是一个挑战。我能够把这个角色拿下来,对于我自己来说是跨出很大的一步。”她显然很享受创作角色的过程。但是作为演员,以自己本人的形象出现在综艺节目中,不会影响观众的印象吗?


“不会埃”江疏影脱口而出。就在采访的当天中午,《好先生》的导演张晓波向她问了同样的问题。江疏影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我很分得清我是演员,我的本职工作是演戏,综艺节目只是一个偶尔的甜点,不是每顿饭都需要,但是有时候也需要。”


看天下387期娱乐

点击关键词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双宋恋情 | 手贱恶 | 奇葩专利 | 杭州惨案

嘻哈大神 | 澡堂奇遇 | 大学诨名 | 缠足洗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