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豆瓣9分国产推理小说《遗产》:凝视难以触及的人性深渊

2017-12-19 李晨阳 Vista看天下 Vista看天下

家族企业即将上市,最大股东却和妻子双双遭遇不测,巨额遗产的分配陷入争端。但对死者的女儿郑淇来说,来自血缘、精神,甚至历史的遗产,却有着更为沉重的分量。


这就是前资深媒体人、新晋编剧黄广明的新作、社会派推理小说《遗产》要讲述的故事。

 

案中案 局中局

 

郑淇是个即将大学毕业的法律系女生,聪慧靓丽、家境优渥。她最大的苦恼,似乎只是两个追求者间的情感抉择。


雨夜下的高级会所,灯火璀璨、衣香鬓影,郑淇的父母正在举办他们结婚22周年的庆典,同时宣布家族公司“天盅药业”即将上市。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然而就在当夜,郑氏夫妇在豪宅中遇难,警方调查后很快得出结论:郑母意外被雕塑砸死,郑父不堪精神刺激,突发脑溢血成了植物人。


案件尘埃落定之际,一个关键线索浮出水面,让郑淇和身为律师的小姨宋兰芳,以及刑警许飞,重新踏上了寻找真相的征途。自此。案中案、局中局,接连不断的反转,一遍遍刷新人们对权力、财富、欲望、情感和人性的认知。


对推理小说爱好者而言,以“诡计”为核心的故事是最大的诱惑。在《遗产》中,虽然有一条调查郑淇父母罹难真相的主线,但全篇格局,绝不限于一条谜题的解谜。取而代之的,是一群人从各自的立场和利益出发,导演的一出出诡计连环的荒诞剧。你方唱罢我登场,原生家庭、童年阴影、女性困境、官场生态、医药黑幕、法律与道德的龃龉、安全与自由的博弈……这些常常见诸报端的社会议题,都以无比具体的面貌向读者冲击而来。


这正是社会推理区别于本格推理的独特魅力。



 

虚构中窥见真实

 

《遗产》的故事是好看的。给它一个悠闲的下午或是不眠的深夜,就能换来一段酣畅淋漓、欲罢不能的阅读体验。


但是,真正优秀的社会推理小说,不仅要讲述扑朔迷离、激动人心的案件,更要展示真实的,甚至是隐秘幽微的世道人心。而这一点,正是《遗产》脱颖于诸多同类作品的地方。


在写作上,作者选择了一条“硬碰硬”的路。也就是用“硬”知识对撞“硬”问题。这本小说的矛盾冲突,并没有停留在个体的爱恨悲欢上,而是一路狂奔,从家族纠纷牵连出商业、医疗、法律甚至官场的种种阴谋、黑幕、潜规则。书中人物所面临的困境,很多正是我们存身于这个现实社会时,不时会遇上的“结构性”矛盾。


大多数人不会像郑淇那样,在短短时间里,遭遇这么多荒诞离奇、锥心刺骨的事件,但只要我们生活在此时此地,就总会对书中的某些危机和困扰,感同身受,会心一“哭”。


别小看这份真实,这对创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遗产》中的很多叙述和对话,都颇具信息量和含金量。


“法律学习的最高境界是体察人性、深谙法理,最终有能力判断什么是良法、什么是劣法。”

“官场没有先来后到,只有上下级。”

“在你人格刚成型的那段时间,你的种种体验和相应的反应,就决定了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

“检测血液中有无特定物质成本是很高的,如果没有明显的怀疑,一般不会做定向检测。”

……


这些精彩的表述,不仅对情节发展起到了推动和解释的作用,更如实展现了不同学科的知识、不同领域的常态。当小说中出现真正的知识、真正的问题时,也就与现实世界产生了真正的联系。这既是对读者智力和经验的尊重,也是对作者知识面和洞察力的挑战。


在虚构的故事中建立起真实的社会环境,也就更容易在虚构的人物身上挖掘出真实的情感心理。不必说主人公跌宕起伏的爱恨悲欢,就连小人物不经意的一句台词,也往往精彩迭出。


医生为自己抽烟的不良嗜好辩护:“你说一块肉,是鲜肉保存的时间更长,还是熏肉保存的时间更长?”


姑娘俏皮地解释自己选择做法医的原因:“因为法医的医患关系比较稳定。”

 

洞穿虚妄的女性视角

 

令《遗产》备受瞩目的,还有它的女性视角。有评论指出:“推理、犯罪小说通常有着浓烈的男性向气息,甚至不乏直男炎的弊端。但《遗产》却将真正的一号二号都给了女性角色。”


对男作家而言,女性角色的塑造可能是一个永恒的难题,常常摆脱不了“仙女”和“妖女”的二元形象。这也导致很多试图建立女性视角的作品反而陷入了尴尬。而在这部小说中,作者不但挑战了创造复杂的女性形象,更毫不回避地将女性的社会困境和身份觉醒作为创作主题之一。


在夫妻两方亲属的遗产争夺战中,小姨宋兰芳对郑淇说:“记住,你不仅是郑家的女儿和孙女,也是宋家的女儿和外孙女。”如此显著的事实,在现实生活中却常常被忽略。


有人调侃,女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承担哺乳和绝大部分养育任务,不过是得到了一个“长得像爹,还跟爹姓”的娃。不论法律如何定义,在普遍的社会规则中,都默认这个孩子“属于”丈夫的家族。


而这只不过是众多不平等规则的冰山一角。


《人类简史》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人类“虚构”了规则和观念,却当这些规则和观念是自然的、颠扑不破的。性别不平等,正是一种被“虚构”出来,并被一系列社会风俗和语言表达一再固化的规则。


因此,为女性主义和女权运动写作,绝不仅仅是铺陈性侵犯、潜规则、性别歧视等悲惨际遇,更需要一支锐笔,挑破人们习以为常的“虚构”肥皂泡,揭示出被人忽视的荒诞真相。


有趣的是,尽管《遗产》收获了诸多好评,但很多读者还是对其中的爱情描写略感遗憾。窃以为,许飞和宋兰芳的爱情桥段,恰恰还是少了几分女性视角。许飞对宋兰芳的迷恋,始自“一见钟情”;而宋兰芳对许飞的垂青,则始终缺少足够的理由。如果能减少对宋兰芳女性魅力的“男性凝视”,增加宋兰芳芳心暗许的细腻描写,也许会收获别样的效果。

 

总之,《遗产》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本土社会派推理佳作。一方面,作者黄广明多年的记者生涯,让他对社会百态、世道人心有极其深入的体察;另一方面,小说体裁也给了作者更多机会,去挖掘诸多社会事件背后,那些新闻报道难以触及的人性深渊。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