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谁会把节目当真?”中国式综艺的另一面

2018-01-01 王一博 Vista看天下 Vista看天下


演员章子怡哭了。


12月19日,她和宋丹丹、刘烨一起,照常参加《演员的诞生》录制。这期录的是总决赛上半场。因为演员袁立指责节目造假,这一次,节目组不但请来了全国50家媒体,更是邀请到两名公证员,多次对现场观众投票器进行检查。


在导师发言拉票环节,章子怡眼中很快有了泪水。“过去一段时间我一直想说话,但是不能说。”章子怡并没有解释为何不能说,只是进一步诉苦,“微博上各种谩骂,丹丹姐都被骂哭了,连彩排都没能参加,一直躲在房间里哭。我特别心疼她。”


普通人哭,或因委屈,或因感动,但演员的眼泪,要更为复杂。在业界有“哭戏是检验演员演技的重要标准”之说。很快,“章子怡哽咽落泪”就成为这档节目最新的媒体传播点。


只是,很多人并不买账。有自媒体调侃,“恐怕最受感动的,只有她自己了吧”;网友也在贴吧里说,“完美演绎了戏精是怎样诞生的”。


这档节目从一开始就具有“热搜体质”,自10月28日播出以来,几乎期期上微博热搜。截至12月22日,电视台收视率最高仅为1.187%,相比《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和《中国好声音》第一季收视率动辄破5,《演员的诞生》还担不起“现象级综艺”的称号。但是,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引发的持续争议绝对称得上是当下难得一见的。


袁立的炮轰,更是把它推向风口浪尖,也迎合了观众对综艺内幕的诸多想象。虽然节目组一再否认相关指控,但不信者恒不信。此前人们对诸多综艺节目乱象的猜疑,因为这场风波来了一次总的爆发。


“谁会把综艺节目当真?”



12月11日,有位叫“海风日记1983”的网友私信袁立:“现场观众的投票器,都是模型”。私信里,该网友附了一张投票器的照片。袁立很快通过微博公开了这张照片。


“晋级果然是内定的”、“愚弄观众”等批评随之而来。更有网友说,“这就是我不看娱乐节目的原因。都是剧本。”


虽然很快就有网友认出,袁立晒出的是另一家电视台的投票器,袁立也删掉了相关微博,但这场乌龙之所以能迅速扩散,也因为它契合了很多人对当下综艺的认识。


2015年,《南方周末》就曾报道过,综艺现场很多观众是“假的”,职业观众已经形成产业链,仅北京2014年市场规模就有1.8亿。花了钱,观众自然会听从节目组安排。节目开始前,导演会事先给一些观众说戏,列出嘉宾说到哪些内容时,这些观众需要配合,鼓掌,或举起做拍照状——不是真拍,很多节目会限制观众拍照,防止闪光灯干扰拍摄。


假观众,只是综艺节目中最容易暴露的一个问题。作为当下综艺最热门的形态,“真人秀”崛起之后,清华大学教授尹鸿曾做过如下定义:“由制作者制定规则,由普通人参与并录制播出的电视竞赛游戏节目”。这句话直指问题核心,制作者永远主导话语权,规则可以“私人订制”,真实也可以。


《中国好声音》中,每届决赛都变成了没有悬念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今年号称最真实的《中国有嘻哈》,一群地下歌手diss来diss去,最终还是和平接受了“双冠军”。《爸爸去哪儿》的“下期预告”总要发生点矛盾冲突,《花儿与少年》到了第三季突然不“互撕”,网友反倒觉得不对劲了。


就这样,这些综艺在真真假假之间,通过默认的游戏规则,再赋予节目欢乐、悲伤、愤怒、激动等情绪,让一切变得既合理又合情。大部分明星愉快地接受了游戏规则,导演一声Action,每个人都露出得体的微笑。


《演员的诞生》中,舞台上被章子怡训斥的26岁的郑爽,一如既往地瞪着双眼、咬着嘴唇,一脸无辜,直到章子怡说出“19岁的我肯定不如她”;还有怎么演怎么哭不出来,被点评就泪如雨下的刘芸,最终还是顺利晋级。无论过程怎么坎坷,冲突如何激烈,结局总是要皆大欢喜。节目组、演员、观众,各取所需。


袁立对节目的炮轰,让人们认为她好像是个不谙世事的搅局者,非要打破固有的平衡。但她和艺人统筹应易璐之间的微信,暴露她也曾是安于游戏玩法的一员。只是平衡被打破了,有人不甘心,才上演一场戏外比戏里精彩的论争。


这样反转来、反转去的剧本,电视观众见过不少。有了摄像机,一切就像加了一层滤镜。电视里展现的真实,只能算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明星们找到合适的角色,电视台剪辑出漂亮的故事,观众在一场场游戏中获取笑声、围观了热闹,不忘记下一期继续追看,收视率和播放量回馈了投资方和广告商,真人秀就已经完成所有的任务了。就连歌手刘若英以前接受采访时,都曾大声质问:“谁会把综艺节目当真?”


造星捷径



演员郑爽笑着举起右手,对坐在左边的许晴说:“我先问!晴姐你上一季玩得开心还是这一季玩得开心啊?”


井柏然依偎在许晴肩头,许晴没有犹豫:“上一季。”


笑容凝固在提问者郑爽的脸上,她有点不知所措。坐在对面的杨洋抬头看了看许晴,年纪最大的毛阿敏继续保持微笑,没有说话。井柏然坐直身体,追问:“为什么是上一季?”


许晴撩动头发,答道:“因为上一季的人都正常。”


气氛尴尬到极点,没有人接话。陈意涵发出标志性的笑声,试图打破沉默。伤感的音乐适时响起,画外音是许晴的独白:“因为我觉得人和人之间是有距离的,说一句你真不想再说第二句,这怎么交流?我实在受不了面上的这种……”


 这是发生在2015年《花儿与少年》第二季的一幕。许晴参加了两季节目的录制。在本季中,她因不适应集体生活,多次情绪崩溃。这期节目播出后,许晴发布微博:“不因现实的乌云,而背离戏剧的光彩;不以世界的复杂,而背叛内心的纯粹。”


时至今日,这条微博依然不断被网友翻出,评论量已接近20万。有人吐槽:“你所表现出来的文化素养,只是你想让别人看到的这样。”还有人支持:“谁是真实做自己,谁又是虚情假意,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两种声音也是节目播出后,大众对许晴持有的普遍态度,前一种认为她有“公主病”,后一种认为她很真实。


在此之前,公众对许晴的印象还停留在《笑傲江湖》中冰雪聪明的任盈盈,以及《建国大业》中温婉端庄的宋庆龄。一档只有12期的节目,彻底推翻演员在观众心中的固有形象,并被贴上新的标签。这再次解释了为何明星们开始看重真人秀的舞台——它的造星能力和毁星能力实在太强大了。


专栏作家毛利曾在文章中记录一则亲身见闻:一位忙着拍戏的香港男演员感慨道,该回家生两个小孩,出来上上亲子节目了,这是大趋势。随着真人秀的火爆,明星们的“工作重心”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以前,明星们的形象是靠影视作品建立起来的。说到忧郁潇洒就联想到张国荣,英气十足就是“教主”林青霞,市井小民就指向“星爷”周星驰。明星和他们塑造的角色天生就该联系在一起。演员如果没有一部经典作品,哪敢妄称是明星。但是,通过影视剧强化人设、提高知名度,成本实在太高。真人秀的出现,给明星们指了一条捷径。


一切为了人设



2014年10月,现象级真人秀《奔跑吧兄弟》开播。节目收视率自首期1.132%一路飙升,从第三期开始稳稳保持在2%以上,最高值甚至达到4.116%。随着这档国内从未出现过的户外竞技类真人秀蹿红,几位固定嘉宾也进入流量巅峰期。现在,邓超、鹿晗、陈赫、郑恺等常驻嘉宾的微博粉丝量均破千万,数量最多的Angelababy达到了8400万。节目播出前,郑恺、王祖蓝等人的粉丝数都只有几百万而已。


节目的制胜方法是为嘉宾打造专属人设:“学霸”邓超、“女汉子”Angelababy、“天才”陈赫、“小猎豹”郑恺、“大黑牛”李晨、“捡漏王”王祖蓝。这是国产综艺第一次在节目中为明星设计形象,成功地提升了他们的知名度。尤其是唯一的女成员Angelababy,在节目里从“女神”下凡为“女汉子”,下泥坑、撕名牌全力以赴,不时被其他队员吐槽“不够温柔”。她依靠节目迅速建立起接地气的邻家形象,提升了国民热度。


聪明的明星们很快把节目中树立的形象延续到节目之外:邓超把浮夸风格带到电影《分手大师》和《恶棍天使》中,戏里戏外用力标榜“我最搞笑”;陈赫在后续作品、节目中强化贫嘴、“贱萌”的气质,恨不得一出场就响起背景音“我是天才”。明星们在真人秀中尝到了甜头,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和综艺绑定在一起。


另一档爆款综艺《极限挑战》,在明星人设的运作和消费上更为成熟。节目成功打造了“三精”和“三傻”的明星群像。值得一提的是年纪最小的张艺兴。1991年出生的他于2012年在韩国出道,2015年参与《极限挑战》录制。这个刚从韩国男团转战国内的男星,当时的影响力只辐射到关注韩娱的年轻群体。第一季节目播出前,张艺兴的百度指数(网民行为数据)最高值为66718。节目播出后,这个数字在2015年8月9日飚至当年的峰值123847。那一天刚好是《极限挑战》第一季第九期播出,这期节目也是第一季收视率最高的一期。明星被真人秀捧起来,赚得高流量再反哺真人秀,一场双赢就此展开。


令人玩味的是,张艺兴最初的节目人设是“无害小绵羊”。他在节目里被孙红雷骗得团团转,跟在黄磊后面喊“师傅”。三季过去,他顺利转型成“狡猾小狐狸”,连黄渤都自叹不如。随着明星年龄的增长,出于开拓戏路等事业需求,他们甚至要借力真人秀完成人设转型,为之后的发展铺路。


“综艺咖”



刘烨出道后,走的原本是忧郁小生路线,几部文艺片拍下来,拿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但在综艺中,他变成了另一种人设——《演员的诞生》里,他是总打圆场、不说狠话的温柔男导师,表演时总是“脱线”,不着调,衬托出章子怡的严厉与敬业。节目下,他是微博上动不动贩卖“逗比”人设的“社长”,随便一句玩笑话就有数万的评论。如果再带上儿子闺女,点赞数甚至能达到二三十万。年轻时脆弱、敏感的好演员苗子,人到中年,彻底释放天性,带着这种讨好观众的人设,刘烨相继参加了《花样爷爷》《爸爸去哪儿》《我们的挑战》《演员的诞生》等综艺。


英国学者理查德·戴尔在《明星》一书中说,默片时期的演员和观众保持着距离,按现在的话来讲,就是神一样的存在。随着声音和特写镜头的出现,演员和观众的距离拉近,明星们跌落凡间,他们再也不神秘了。真人秀和社交媒体的兴起,加重了这种趋势,甚至使情况走向另一个极端:明星们开始在节目和网络上打造介于真实和虚假之间的“自己”。目的,当然是为了讨好观众。


“女神可以一秒变女神经病,女汉子,资深宅女,世面上流行什么款式的女孩,女明星立刻就可以变成那个样子,有个女明星自称自己为二姐,傻没关系,只要观众喜欢,痴呆都行。”毛利在文章中讽刺道。


人们给这些在综艺舞台上如鱼得水的明星起了个名字:“综艺咖”。随着真人秀队伍壮大,综艺咖们也成了顶梁柱,甚至有媒体总结过“综艺圈四大天王”。据自媒体“冷眼看电视”统计,江湖人称“南薛北张”的薛之谦和大张伟仅在2016年上半年就参加了40多档综艺,名副其实的综艺“屏霸”。还有媒体统计,薛之谦曾在两个月内,上遍了所有一线卫视,顺利实现职业生涯大满贯。


薛之谦在真人秀中呈现的人设是搞笑浮夸。但他也曾在微博上自曝压力过大。真人秀《我们的挑战》中,节目组以“你还好吗”为主题,对六位嘉宾进行了心理健康测试,结果薛之谦被测出有抑郁症倾向。这种人前开朗、人后痛苦的性格,以前多见于喜剧明星,现在也出现在综艺咖的身上。粉丝们把这称为:“一个人有多不正经,就能有多深情”,立刻让浮夸的人设立体丰满起来。


今年薛之谦和网红李雨桐之间的负面新闻吵得沸沸扬扬,直接击碎了一切人设,甚至引发一波关于明星人设崩塌的探讨,也构成了一幅当代综艺咖的生存图景。


影视营销专家李泽清曾对媒体说:“明星们在节目中的角色都是经过设计的,明星只是根据台本的设计来临场发挥。”袁立声讨《演员的诞生》,最直接的不满便是节目组把她剪成了“神经脖,这恰好是明星最介意的事情——参加了节目,不仅没有美化形象,反而毁掉了形象。


只是,袁立对节目的几乎所有指责,都遭到了对方的否认。犹如罗生门,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很难有准确答案。真与假,就这样贯穿舞台上下。这场风波,也因此成了当下综艺节目的一个缩影。


点击关键词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2017回顾 表情包集 | 年度神曲 | 学霸妈妈

凯歌新作 | 老公大赛 | 油腻男星 | 考研泄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