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临毕业学校没了?中国留学生:5年,凉了

2018-04-10 陈春利 于舒畅 Vista看天下 Vista看天下


有些时候,Cora Kang巴不得立马回国,尽管她的签证要到4月25日才过期。


“我不会再推荐任何人到新西兰留学”,经过一番“抗争”后,中国留学生Cora显得有些疲惫。近来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自己被骗了。


今年1月,正在等待毕业的Cora得知,自己所在的新西兰国家学院(NZNC)被新西兰学历认证局(NZQA)注销,进而关闭。此前,她已经在新西兰生活了五年。这场变故使得她读了一年的7级课程成绩、文凭都没了着落,下一步求学或工作计划被彻底打乱。


据学历认证局提供的数据,该校被关闭前,正在教授7级商科、预科、英语语言等课程。学校在校生共379人,其中7级179人,约半数是中国学生。近些年,国际教育已成为新西兰第五大出口产业,中国是主要的国际生源国之一。


今年1月,新西兰国家学院(NZNC)被新西兰学历认证局(NZQA)正式注销,学生们求学或工作计划被彻底打乱。(网络图)


这并非中国学生首次在新西兰遇困。上一次影响较大的事件发生在2003年,两大私人培训机构奥克兰新时代及卡丽施语言学校被关闭,导致1000多名学生陷入困境。彼时,中国政府就对有意赴新西兰学习的中国学生做出提醒。


时任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陈明明说:“一些私人培训机构明显不达标,只是为了牟利。”中国方面强烈要求新西兰彻查这类学校,提高标准。


旧事重演。这一次,身在异国他乡的学生们经历了什么?新西兰留学市场又是否会因此遇冷?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就此采访了受困学生、留学顾问及学历认证局相关负责人。



噩耗传来:一年白费了?!



3月20日,中国学生Eihanna带着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一年的学生签证,踏上飞往新西兰的航班,为26日开学做准备。


“一切重来,还是读7级课程。” 和Cora一样,Eihanna此前念的同等级课程白费了。


噩耗在2018年1月传来。彼时学校已经放假,等着拿7级毕业文凭的学生们收到学历认证局官方邮件,通知他们当月16日10点在一个酒店开会。


会议上,该机构当场宣布,新西兰国家学院被取消了教学资格,7级学分不被认可,无法转往其他学校,但承诺全额退还学费。


该机构质量保证副首席执行官格兰特(Grant Klinkum)事后向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解释,由于教育质量问题,学历认证局曾多次介入该校调查,认为其在教学绩效和合规上存在严重问题。7级的学生评分中,一些校方评定“合格”的学生作业或论文,学历认证局认为不该给合格。也因此,学生无法凭借得到的学分来获得相应文凭。而且,学生们被告知,原来的签证在1月底终止,需尽快转换签证。


彼时的与会方还有公共信托机构,这要说到这个学校的性质。该校是所私人培训机构(Private Training Establishment,PTE),经由学历认证局批准办学。据7级的学生介绍,他们学制是一年,之后可以申请转学分入大学。


新西兰留学顾问姜汀向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分析,学生选择这类私立学校可能有几个原因:本身素质不具备读公立学校的条件,比如雅思成绩不达标;可能受到了学校、中介等方面的蛊惑;以及经济上的原因,私立学校比公立学校便宜一些。


为保护学生学费、规范学校行为,“学校会和学生签一个协议,把他们的学费存到政府的公共信托账户里。之后,根据学生入读的周数,由学校从账户里拿钱出来。”姜汀透露,“举例来说,如果一个学生交了两万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9.2万元)的学费,读了一半时学校倒闭了,理论上讲,他还有一半学费在这个账户里。他转读其他的学校的话,这个钱就可转到新的学校去。”


新西兰劳工部发表的数据显示,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中国留学生数量走势与新西兰国际生数量走势基本一致。(新西兰劳工部报告图) 


这和近年来新西兰火爆的留学市场密不可分。越来越多的国际留学生,使得新西兰政府难以监管。曝出问题后,政府才开始采取一些措施,信托账户即是其中之一。


从数据看,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中国留学生数量走势与新西兰国际生数量走势基本一致。据《新西兰先驱报》报道,2002年,出口教育已是新西兰第四大产业。“2002到2003年时,留学生人数剧增,新西兰是个很小的国家,其政府各方面都没有准备好接受那么多留学生。所以,每年都会有恶性事件发生。”姜汀认为。


前述2003年留学生遇困事件发生后,新西兰政府曾设法努力挽回形象。


不过,很快,在新西兰就读的中国学生数量从当年超过四万人的高点一直下降,2010年时只有两万出头。之后几年又开始回升,2015年时超过三万,2016年超过3.5万。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学生成为新西兰国际生源主力军,占比最高,基本维持在三成左右。


1月16日的会议进行了约半个小时。Cora的疑问还是没能解开,她在现场找到学历认证局发言人询问,“我之前完成的课程怎么办?”后者称:“如果你可以找到学校批你的作业,你就可以转学分,不然没办法。”


除学分、文凭外,受影响的还有签证。Eihanna对本刊记者透露,由于签证取消,一些回到国内的学生已经无法再“回到”新西兰了。



“主要怪政府贪婪”



愤怒的中国学生们终于走上了街头。


2018年2月一个周五的下午,新西兰国际大都市奥克兰主街之一皇后街,人来人往。


国家学院和新西兰移民局(INZ)都在这条街上,两者相距不过几分钟的路程,抗议人群从移民局一路走到学校楼下,Cora也戴着帽子和墨镜加入其中。


“怕被中介和学校打击报复。”接受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采访时,她如是解释自己当时的装扮。据她透露,也有学生因为这一原因没有参加抗议活动。


当天中午十二点,Cora就来到了活动组织方联合工会(Unite Union)帮忙。


这位东北女孩出国之前就读于辽宁医学院,做医生的父亲希望她能接受西方教育。由于遭美国拒签,而新西兰留学因“费用不是很高,是个人文、环境都不错的畜牧业国家”,成为了第二个选项。


2月23日,新西兰国家学院学生抗议现场。(网络图)


学校倒闭后,失望的Cora在第一时间寻求当地麦克莱蒙移民律师事务所帮助,希望学分、文凭得到认可、可低价格转换签证等。


抗议那天,当地记者发现校门紧闭,进不去了。而此前的2月20日,中国农历大年初五,Cora、Genie最后一次走入了这所学校。


学校内空空如也。在昔日的教室里,Genie坐在Cora旁边,手放在胸脯上,颤抖着声音对新西兰当地媒体Newsroom说,“我们需要帮助。”说完这句话,她的眼睛湿润了。


Genie心仪的留学地本是加拿大。由于英语不过关,而新西兰暂时没有语言要求,她选择了后者。初到新西兰时,她先是被送往一个偏僻的小镇学语言。后来,通过学校内部考试,Genie拿到了国家学院的录取通知。当时中介的说法是,这个学校不错,与新西兰八大名校之一梅西大学有“合作”——可在成绩满足一定条件时申请该校。综合学费较低等因素后,Genie选择了国家学院。


Cora也是冲着梅西来的。“有好几个上一届的同学,和我们也一起上过课,他们已经拿到梅西大学的通知书了。如果和梅西没关系,我说什么都不会选这个学校。我已经来新西兰5年多了,对各方面也比较了解。如果是新西兰本地人来这个学校,也会被骗。


早在去年,坊间就流传起学校要关门的说法……


责任编辑:陈春利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
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