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金灿荣:我大胆推测11月份中美会结束贸易战,理由如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小扎“秒杀”了国会,可Facebook还值得信赖吗?

2018-04-12 Vista看天下 Vista看天下


10个小时,将近100名质问者——在过去的两天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经历了一场马拉松式的“以一敌百”。


美国当地时间4月10日和11日,扎克伯格连续出席了两场美国参众两院的听证会,针对Facebook用户数据被“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非法获取并使用引发“信息泄露事件”的问题接受质询。


4月11日,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众议院作证。(视觉中国图)


这一丑闻涉及8700万用户的数据被滥用,影响了美国大选、英国脱欧等重大政治事件,让Facebook陷入一场公关与政治危机。此次参议院听证也因此被看做扎克伯格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答辩。


在听证会上,每位参众议员有5分钟时间,可以向扎克伯格提出任何与Facebook有关的问题,可以随时打断、质疑扎克伯格的回应,而后者能做的只有乖乖回答。


然而,在这场看似实力相差悬殊的对决中,势单力薄的扎克伯格没有输。


都是“送分题”


扎克伯格深知这场战役的重要性。


位于华盛顿的国会大厦外,立着100个扎克伯格真人大小的纸板人。他们穿着标志性的灰色T恤,每件上面都印着“整顿脸书”(fix Facebook)的字样——这是公众在向Facebook施压。


国会山草坪上的100个扎克伯格人形纸板。(网络图)


由于没能保护好用户数据隐私,“泄密门”被曝出后,Facebook饱受批评。随着事件发酵,“删除Facebook”成为热门标签,公司市值累计蒸发590亿美元,扎克伯格本人也面临着“被辞职”的巨大压力。


而此刻在国会大厦里接受质询的小扎,放弃了标志性的灰T和牛仔裤,规矩地穿上了西装,打了领带——《纽约时报》将这身西装称为小扎的“道歉装”(I’m sorry suit)。


坐在立法者面前,身高1米7的小扎在椅子上加了个10厘米的垫子。《每日邮报》称这样做是为了让他显得更“突出”,凸显其“态度认真”;而Buzzfeed则认为这个做法让民众的焦点从严肃的问询对峙,转移到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上。


为让自己显得更加挺拔、诚恳可信,扎克伯格垫高了椅子。(网络图)


与如临大敌的小扎相比,对面参众议员的表现却让人汗颜。他们不但没能有效围攻“社交媒体隐私与用户数据滥用”等核心问题,反而花了很多时间来向扎克伯格“讨教”Facebook的一些基本功能。CNN记者将现场比喻为:“这就好比家里的老爷子买了一部苹果电脑,扎克伯格教大家如何用它上网。”


准备不足的议员们不断抛出“送分题”,不但让扎克伯格一次次轻松过关,更是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无知”。


比如完全不了解互联网运作模式的参议员奥瑞恩·哈奇问道:“Facebook不是免费的么?你们怎么赚钱?”搞得小扎哭笑不得:“参议员,我们放广告啊。”


内布拉斯加共和党人黛比·费舍尔问道:“你们Facebook收集来的数据会分类吗?有多少个数据分类(data categories)呢?”扎克伯格表示不能理解:“参议员,你能解释下你的问题吗?我不知道你说的数据分类是什么。”


就连刚开始气场强大抨击Facebook“用户协议太烂”的参议员约翰•尼利•肯尼迪,到后面也露了怯——“你愿意改进,让我有删除数据、分享数据、转移数据的权利吗?”面对他的“改进三连”,小扎只好回应三次:“您已经可以这么做了。”


这些被当庭打脸的参议员们也许该学习一下扎克伯格在质询中场休息时,或刻意或疏忽而摊开在会场的笔记。从密密麻麻的笔记上可以看到,有关“辞职”“公司分解”“回应苹果CEO库克对Facebook的评论”等许多关键问题,都在准备之列,却没有一个出现在参议院的问题中。


4月10日,记者拍下了扎克伯格留在听证会会场的笔记。(网络图)


据媒体打探到的内部消息说,事前扎克伯格安排了四次模拟演练,把所有可能被问到的问题都练了好几遍。反观质询者们,连自己要提的问题都没捋清楚。


在第一场质询进行了2个小时后,主席问扎克伯格是否需要中场休息。他微微一笑表示:“我还可以再回答几个”。


准备满满,诚意不足


当然并非所有议员都如此“傻白”。除去大量的“送分题”,两场听证会的“干货”主要集中在监管和信息安全两个方面。


虽然加强监管是共识,但是,如何监管?由谁监管?面对这样的质疑,扎克伯格反复表示,Facebook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自我监管措施。其中包括建立一支20000人的内容审查团队,以及用AI技术去识别那些色情、仇恨言论以及一切不合适的内容。


但是议员们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


多个议员提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Facebook这样规模的公司无法、也不愿意实行充分的自我监管。它们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它们必然会选择牺牲用户隐私去换取利润,唯一的解决之道是寻求立法。


“如果Facebook和其他的互联网公司不愿或者不能解决隐私问题,那只有由我们国会来做这件事了。”


面对监管诉求,扎克伯格无法反驳,但极力表明反对“过度监管”,“否则,美国互联网行业在面对其他国家对手的竞争时,就将失去自由发展的优势”。


针对用户信息泄露,来自加州民主党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问出了一个核心问题……


责任编辑:于蔬菜

资料来源:腾讯科技、观察者网、虎嗅网、微信公众号假装在纽约、CNN、《纽约时报》、《财经》、《大西洋月刊》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