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中国民科,重新定义想象力

给我铅笔 Vista看天下

  


8月12日,德云社总教习高峰在舞台上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相声讲究四门功课,分别是说、学、逗、唱,一个人说的是单口相声,两个人说的是对口相声,三个人说的是群口相声。”


之后他稍稍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还有一个是公式相声”


言罢,台下笑声爆起。



高峰口中这个逗笑了全场的“公式相声”横空出世于2018年8月11日晚八点半的综艺节目《相声有新人》,创始人是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博士夫妻李宏烨和郑钰。


这对博士夫妻认为,只要套用了自己发明的公式,优质的相声便可以库叉库叉的量产出来,甚至能精确控制观众按秒来笑,为了论证这一公式他们写了三本书,平均定价约90块钱一本,豆瓣评分徘徊于4.0左右。


在节目中,李宏烨和郑钰表演了一段利用公式创作的相声并自认为效果拔群,不过评委郭德纲以创作理念不同对二人的作品产生了质疑,之后便引发了网络上公式相声一边倒的批评。


而对于网友“公式相声不是相声”的论调,李宏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出了分析,在他看来网友包括三种人——郭德纲的粉丝、李宏烨的粉丝和根本不看相声的人。


言外之意就是,所有批评公式相声的人要么是出于某种原因在维护郭德纲,要么就是不懂相声,只有李宏烨的公式相声才是真正的好相声。



对此,曾经和李宏烨夫妇同样在上海交大相声社研究过相声的微博网友@史炎nacl 是这样评价的——李宏烨有一点走上“民科”的路线了。


民科,是对自称民间科学爱好者的一类人群的简称,区别于广义上的科学爱好者和非专业科学家,民科身上都有一种极强的“拒绝属性”,用一段话来总结那就是:


“拒绝以现有学术基础为研究出发点,拒绝承认既有的专业规范,拒绝专业的基本训练,拒绝同行评议,拒绝专业领域的批评,只有自己是对的。”


很符合李宏烨解释“公式相声”为什么会被质疑时所设定的逻辑闭环。



然而,只是在文艺领域向传统相声和郭德纲叫板的“公式相声”和真正的“民科”相比起来还是太小打小闹了。


毕竟在民科的世界里,向大学教授发起挑战仅仅是入门级操作,



深度民科们都是直接向牛顿力学发起挑战的。



在百度贴吧的民科吧里以牛顿为关键词搜索一下,号称已推翻牛顿经典力学理论的帖子犹如汗牛充栋。




同样和牛顿力学定律这般备受挑战的还有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而除了进行理论研究,民科也一直在实践发明领域寻求突破,永动机就是他们的重点研发项目。


顾名思义,永动机就是指一种不需外界输入能源、能量或在仅有一个初始动力的条件下便能够不断运动并且对外做功的机械。


人类试图发明永动机有着悠久历史,据记载在公元1200年前后的古代印度就有人开始干这事了,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大地上迎来了一波永动机热,就连达·芬奇也曾参与其中。


根据达·芬奇永动机理论制造的模型,达·芬奇曾认为轮盘右边的重球比左边的重球离轮心更远时,在两边不均衡的作用下会使轮盘转动不息


可达·芬奇在折腾一顿之后这个机器根本不会永动,于是便放弃了研究。后来,等到“能量守恒定律”“热力学第二定律”被发现,科学家们终于明白了违反两条物理基本定律的永动机是不可能存在的,因此人类大规模发明永动机的时代才算过去。


不过在民科界,对永动机的研究却从没有停止过,不仅有理论著述图文并茂。



原理也从利用重力到利用气体包罗万象,



原料更是五花八门:有塑料瓶+木板,



还有水表+洗脸盆,



不过遗憾的是,我至今没看到有人去实践研究黄油吐司+猫之于永动机的可能性,希望有民科能来填补一下这一领域的空白。



除了自然科学领域,在社会科学领域“民科”也占有一席之地,这其中又以哲学领域为最,所以在“民科”之外又衍生出了“民哲”的概念。


最近我们就有幸邂逅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民哲研究成果展”


8月13日至8月20日,北京召开了一场名为世界哲学大会的国际盛会,在公开的新闻报道中,是这么形容这场盛会的:



提取一下关键词:121个国家、6000名代表、世界最大规模、百余年历史、首次在中国举办。


怎么看,这都是一场富有学术气息的严肃大会,确实在诞生至今的百余年来,世界哲学大会为全世界的哲学交流搭建起了一个宽广的平台,为哲学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但是,因为一些民哲的出现,今年的世界哲学大会却在某个角度为我们呈现出了一种非常喜感的反差萌画风。


首先,但看名片你会发现某些与会者就如同从漫威宇宙里中翩翩而来,带着魔幻的超能力气息。


比如这位“超时空催眠演说家”



对,你没看错,一个“演说家”却具有一说话就把人“催眠”的能力,而且还是“超时空”的,对演说家这个职业来说真不知是喜还是悲。


可无论悲喜,我相信这位演说家的催眠能力绝对是强大的,不信的话可以把名片反过来,一篇300字的小作文瞬间映入眼帘,文中所有字我都认识,但连起来却一句话都看不懂,绝对催眠。



早年间,听郭德纲在相声里说“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我一直以为是个段子。


但直到看见了这位获得了“国家一级运动员”称号,自封为“大元帅”的“国家文科状元”的名片之后,我才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艺术源于生活。



而最让我叹服的还是下面这位“人类历史上的第二个老子”



看到这张名片,我第一反应是敢自称“二老子”,那年纪怎么也得是花甲之年了吧,可当我循着名片上的网址打开了“二老子”的网站之后,却发现他最多也就二十出头。


可能是感到这种年龄与称号间的德不匹位,年轻的“二老子”为了加强和老子之间的灵魂连接,便在网站顶端的banner里,把自己的照片和老子的画像P在了一起,最后呈现出了一种极其魔幻的混搭气息。



而据我观察,这照片是“二老子”先生用PS魔棒工具从生活照里抠出来的,目测容差值在80左右。



名片已如此精彩,“民哲”们的“学术成果”更是夺人二目。


大会上,有人发表文章称自己一举攻克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世界难题,为人类做出了惊天贡献。并表示自己在攻克了这个难题之后,如独孤求败横扫武林那样,深深地陷入了贤者时间。



有人提出了哲学研究要“走出去”的理论,号召哲学家们要让目光走出地球进军天界,最终走出一条通天地大道。



这一构想可谓是通篇荡气回肠,自带BGM,看完就能听到2000年版央视《西游记》主题曲在耳边回响。



还有人把自己的哲学理论转化成了图像模型印在了T恤上。



不知研究到最后能不能修炼出个万花筒写轮眼什么的。



但最魔性还是下面这个“超文化网络”,纵横捭阖间似乎是正在下一盘大棋。



这些玄妙的理论对我等凡夫俗子来说实在难以理解,有时甚至连想理解一下机会都没有,就像下面这本《天下第一书》,翻一下就要收100块钱,一本书翻完就身无分文了。



2004年,北京大学的学者田松曾发表过一篇名为《民间科学爱好者的行为及心理分析》的文章,在文章里田松给民科画了一个像:


“民科”,指科学共同体之外进行所谓科学研究的特殊人群,他们或者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或者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如果在真正的科学家眼里“所见即是科学”的话,那在民科眼里就是“我就是科学”



在这篇文章里,田松还指出了民科在中国出现的原因。


依照田松的统计,“民科”们主要集中出生在1970年前后,当时的中国正在经历一个压抑科学的时代,人们难以接触到正规的科学教育,同时主流思想也认为科研的基本规则是可以忽略的,只要肯卖力气,就能取得突破性成果。


而到了1978年,中国开始逐步走上了正轨,大量缺乏科学训练的人也就这样突然迎来了“科学的春天”



在科学的春天里,科学家成为了偶像,犹如今天经纪公司塑造演艺偶像一样,当时的报道和宣传也在为科学家们打造人设,工作起来宵衣旰食、呕心沥血,不食人间烟火,一心为科学献身而忽略健康和家庭,成为科学家们的普遍形象。


而科学家们的学术成果,也成为了证明“中华民族的勤劳智慧可以超越西方”的一个个案例。1978年,一篇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让数学家陈景润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偶像科学家。



与此同时,华罗庚“只有初中学历,却靠自学成为了一代数学大师”的报道也是传遍全国,这一系列的报道中片面强调了华罗庚强大的个人能力,几乎完全忽略了他在自学过高中和大学数学课程后,又到清华大学和剑桥大学进行了系统化的进修,接受过当时最顶尖的数学家们指导的事实。



于是“缺失的教育”+“科学的春天”+“鸡血的宣传”=“民科的土壤”这一公式便悄然诞生了。


在这片土壤里,许多人靠听着科学家们的小故事,开始给自己脑补出“只要努力,高中学历也能成为科学家”的大力出奇迹戏码,并真的开始靠“拍脑瓜”的方式来搞科研。


而许多别有用心的人,也抓住了当时社会上人们“不懂科学又迷信科学”的民科心理,趁机大肆敛财。


1984年3月,哈尔滨普通司机王洪成宣布发明“水变油”,在四分之三的水中加进四分之一的汽油,再加进少量配置的“洪成基液”(或称“水基燃料膨化剂”)就可以变成“水基燃料”,一点即燃,热值高于普通汽油、柴油,且无污染,成本极低。


这一骗局在今天看来是极其的低劣,但在当年却唬住了全国人民,甚至被捧为了“中国第五大发明”。



和“水变油”类似的还有“蒙眼识字”,利用当时人们对各种“伪科学”的深信不疑,许多骗子打着特异功能大师的旗号,号称可以用科学的方法唤醒孩子们体内潜在的超能力。


甚至到了今天,这个骗局仍在流毒。


也同样是在今天,许多诞生于改革开放之初的民科们也仍在坚持着自己的妄想,他们把所有的收入积蓄都投入到了一个镜花水月的研究里,半生穷困潦倒。




不过也并非所有在民间研究科学的人都是一贫如洗,年一位出手阔绰的企业家便凭着自己的“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理论光明正大的在国内多所大学登堂入室。


而至于这个按“天命人是原生孙悟空,手持如意时间棒,对我们的多元宇宙发号施令”理论在运转的“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究竟是不是属于民科,大家还是自己判断吧。



我只想说,就算已经是2018年了,在中国真正的科普依然是任重而道远。


点击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文章已于修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