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有一种会“杀人”的恶魔,叫假装合群

贾小凡 Vista看天下


想提高与异性说话技巧的人,请一定不要错过最近这部动画。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虽然名字很劝退,但却获得了豆瓣9.0的高分。



由于男主情商奇高、实在太会讨妹子欢心,弹幕里出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师父,受徒儿一拜!


当你以为这是男主开挂、阅女无数的后宫番,没想到弹幕出现第二多的话却是:


“太真实了。”


真实?乍一看,这番简直玄幻得不能再玄幻——开头就是穿着兔女郎服装的妙龄少女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却没人看她一眼,这合理吗。



太不合理了好吗!


但是这奇幻设定背后想说的东西,却是每个人生活中都逃不开的扎心问题。


这位被无视的兔女郎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真的没有人能看见她,除了男主。



她无意中发现,小店的售货员,街上的陌生人,都看不到她的存在。所以她才会穿着惹眼的服装走来走去,以测试到底谁还能看得见她。


可是兔女郎以前的人生完全不是这样的。


她曾是童星出道、人气爆棚的女艺人樱岛麻衣,在无数人的注视下长大。


后来她来到了男主所在的高中上学,成了男主的学姐,走在人群中也永远是目光的焦点。



可是,越是耀眼的人,越是容易因为独特性而成为被议论、被观赏的“局外人”


就像学姐在搜索引擎里的关联词一样,一个比一个不堪入目。



学姐在学校里的生活也异常艰难。


由于高二才入学,班级里的小团体氛围已经确定下来,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人”很难打破既有的圈子,融入进去。


更何况,由于她的特殊和耀眼,一举一动都会成为别人议论的中心。稍有显眼,就会招来各种非议。



于是,樱岛麻衣,一个漂亮、有名、学习成绩又好的女同学,反而在学校的社交氛围中存在感为0。


久而久之,学校里谁也不敢向她搭话,因为不想在这个大家默认的氛围中,让自己因此变得显眼、出格。



有些人并不真的对她有什么意见,却由于察觉到别人都在无视学姐,也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种很不正常的状况,成为氛围的一份子。



学姐自己也很会“阅读气氛”,她接受了这种被无视的状况,自行扮演空气。



这样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有很多人受到的校园暴力不是侮辱和殴打,只是简单的无视。


2017年,中国青年报发布一组数据:在对1999人进行的调查中,86%的受访者认为身边存在校园“冷暴力”,60.1%受访者认为校园“冷暴力”会在当事人内心留下阴影。


我们曾以“被排挤”为主题向读者发起一次征集,许多人都讲述了自己被无视、被孤立,成为“透明人”的不快经历。


@在*:最近室友莫名排挤我,不说话,真的是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得罪他们。

@苹果*:高中的时候因为突然想好好学习了,然后莫名其妙的被班里的人说,努力也没有什么的闲话。然后某个人带着全班出去玩,只有我和几个同学在班里学习。


这部动画把这个问题放大了——不被在意的“透明人”,真的会从世界上消失。


长久以来如空气般透明的樱岛麻衣,渐渐真的变得透明,越来越多的人看不见她,除了真正在意她的男主。


不仅如此,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被抹除了关于樱岛麻衣的记忆,就连拿她当摇钱树的亲妈都不再记得自己有个女儿。



她在世界上留下的痕迹,也都被诡异地抹除,仿佛这个人从没以任何形式存在过。



片中男主的物理鬼才闺蜜解释说,这也许是因为樱岛麻衣不再被观测:


“观测理论”认为,世上的东西只有被人观测到、其存在才会被确定。被所有人主观无视的人,便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不管这是量子力学还是主观唯心主义,动画片实际上是用艺术手法,把冷暴力对人精神上的影响可视化了:


悄咪咪的孤立和排挤,威力不输公开的敌对与讨厌。漠视也是一种极刑,它能抹杀一个人存在的意义。


被孤立的那个人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因为扎眼,就自然而然地成为被大多数隔绝的那一个。


这种氛围中的人,抱团和多数人保持一致,没人规定它形成了就必须一直封闭。可是,只要身处其中的人不愿意接纳与改变,它就是最难打破的铜墙铁壁。


至于为什么氛围中的人总是紧密地抱在一起——

因为,如果你没有跟上别人的步伐,下一个被踢出去的就是你。


动画片中,男主的妹妹就是这样的受害者。



妹妹本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却仅仅因为群聊时没有及时回复消息,就被小团体的头目嫌弃,被同学们欺负辱骂。



动画片再次将这种“青春期综合征”的困扰可视化:


被排挤、被带头嫌弃、被言语暴力,这些伤害真真切切地成为人身上会流血的伤口,让人疼痛。



正是出于对这种后果的畏惧,很多人都因为害怕成为氛围之外的那一个,拼命勉强自己去做合群的事。


甚至都没来得及仔细想过我为什么一定要和别人一样,身体上已经做出了反应。


如果说学姐的故事是关于被氛围孤立的艰难,另一个角色——男主的学妹——讲的就是身处氛围之中的艰难


青春期的少女,最大的困扰是被朋友喜欢的男生告白了。



她本可以直截了当地拒绝,却迟迟犹豫不决,因为不敢让其他同学知道自己竟然被朋友喜欢的人表白了,还拒绝了人家。


仔细想想,其实学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她却顾虑自己会因此被其他人讨厌。



更夸张的是,好像学妹生活的意义就是追上小团体的步伐,获得其他“朋友”的认可。


因为大家都没睡,所以自己也不好意思睡,要在群聊里搭腔熬到夜里两点;


因为大家都看过了时下最流行的视频,所以自己也得赶紧看完并一起讨论才行;


生病了都不敢不来学校,因为女高中生的氛围严苛到,哪怕一天不在都会错过小团体的话题。



学妹是从小地方来到大城市的,她一直很担心自己会被大城市人另眼相看,会融入不了集体。


因此她对自己整个人的大改造,都是基于最主流的审美、爱好、取向喜欢什么样的人。



费这么大劲“合群”,真的是因为害怕一个人的寂寞吗?


其实未必,而是“一个人”、“不合群”的状态会遭到审判,被认为丢人。这样的羞耻感对于十几岁的人来说,比独处的寂寞更难以忍受。



淹没在人群里,的确会获得一种自保的安全感。


不管是和别人做一样的事情也好,还是和别人一起孤立谁也好,成为主流的一份子,就不会成为那只被枪打的出头鸟。


仔细想想,我们现实中的生活又何尝不是常常被主流氛围绑架?


类似的事情可大可小。


小事,有时可能只是和同学、同事相处的氛围。


比如一个工作群里,所有人都默认了互相奉承、过分热情的虚假氛围,不这么做的人就会显得格外扎眼,还不如虚伪保平安;


班上同学都在看一个很火的剧,有的人明明没什么兴趣,但是为了有话题可聊,还是会强迫自己看一看;


大,也可以大到关乎整个社会风气的事情。


主流社交文化认为酒是最好的交际工具,于是上至50岁富商下至20岁学生,不喝酒就好像在饭桌上没有立足之地。


图片来自网络,网友吐槽学生会强迫大家喝酒的风气


前段时间一些韩国女性发起“扔掉化妆品运动”,因为韩国社会对女性美的标准已经变得单一又僵化。


在已经固定的认知中,韩国女生都要有白到透明的皮肤、平眉小尖脸才算美;如果做不到,女性就会在这种氛围中自发地感到焦虑,浪费太多时间来担心自己不够符合那种“漂亮”的标准。


本意追求美好的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也可以变成对人的束缚。



亦或是像结婚生子这样的人生选择,我们花了这么久依然没能达成共识:那些没有和主流氛围选择同一条路的人,不是不正常,也并不应该承受非议。


可是口号式的绑架依然在吓唬人:你不这样做,你就是异类。


对离群的恐惧,势必会诱导很多人迫于成为异类的压力,而假装自己也过着被主流认可的生活。



这种严苛的、排除异己的氛围是无数人的默许而形成、强化的,却没人觉得自己该为此负责任,甚至不能意识到这是一种枷锁,没有意识到仅仅因为“人言可畏”就违心地向它靠拢,就是对它最大的滋养。


人人都能察觉到这道无形壁垒的存在,感受到壁垒一头给另一头施加的压力,但不是所有人都会采取行动。


就像动画片中,男主一开始的态度。


他本身也是个被流言冤枉的倒霉蛋。明明什么都没干,却被传把三个同学打进医院,成了全校风评最差的人。



男主完全不想为自己伸冤辩解。他认为流言也好,抱团排挤也罢,那种强大的氛围都是无法被战胜的。


于是他抱着一种不想和氛围作斗争、随它去的心态:


反正那种认知和氛围牢不可破,干脆站得远远的不去管它。



他劝解自己和别人没有必要那么在意非议,也是因为看透了自己又不是钱,不是为了被所有人喜欢而存在的。



但是,眼看着学姐消失,一个活生生的、可爱的人变得不存在,才真正让他意识到,太“事不关己”是不行的:


因为太过霸道的主流氛围,会“杀人”。


男主的转变,也是众多旁观者可能会经历的觉醒。


或许我们小时候都曾人云亦云地觉得哪个人讨厌,或是学着集体里其他人的样子臧否他人,长大之后才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仅仅因为大多数人都这么做,某个个人就理所应当遭受被孤立、被非议的痛苦?难道许多人步调一致就代表一定正确?


后来才明白,做一个有独立判断力的人很耗费心力,也需要阅历的支持。会亦步亦趋地躲在人群中获得安全感,恰恰是因为心智的不成熟和怠惰。



动画片中的男主为了救回消失的学姐,不再消极抵抗,不再默不作声。


他是用一种极其激烈的方式,向学校里所有人宣告学姐的存在,宣告她有多么重要(这里就不剧透了),打破那个抹杀人存在意义的顽固氛围。


这或许是在暗示屏幕外的人,如果意识到一种被默认的氛围不对劲,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强烈的勇气和意愿去打破它。



其实从以往的经验,我们早就知道,旁观者的力量有多重要。


那霸道的、排除异己的主流氛围像是一个圆,圆心的位置最偏执顽固,而这个圆能辐射多大,是取决于站在外围处的人。


如果为了顺应主流而唯心依附,面向圆心,便是一层层地背对着圈外被压迫的少数派;


如果能松动一点,转而面向氛围以外的人和事,其实便是理解和宽容的开始。


就像反对校园暴力离不开旁观者为正义声援——如果良知使人看不惯那些欺凌和霸道,那么不沉默地做“共犯”,就是一种反抗。


走入社会,如果对那些束缚人的陈腐观念感到不对劲儿,虽然一个人的力量没法推翻什么,至少可以选择不做又一根压在少数人身上的稻草


人心里是有恶魔的,胆怯和怠惰是它最好的养料,可是阻止它和同类同流合污也没有那么难——


不用多么激烈地主持公道,能用一点同理心发现“主流”的霸道,能在所谓的对错分明中不去为虎作伥,就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微小却珍贵的正义感了。


【全文完 欢迎留言互动




《Vista看天下》2018年第31期现已上市

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下载官方APP,抢先阅读精彩文章



点击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