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突然出兵伊朗,不为开战,只为维护世界和平!

高官的女儿!

我市“60后”女厅长搞权色交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投资“狠人”赵本山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全面婚俗改革来了!向“天价彩礼、低俗婚闹”说不!

河北发布


一场婚礼,照出了多少恶俗的陈规旧习。


针对当前一些地方天价彩礼、奢侈浪费办婚礼等问题,民政部日前要求,全面推进婚俗改革,倡导简约适当的婚俗礼仪。


针对婚俗陋习,民政部要求,要鼓励和推广传统婚礼,积极倡导和组织举办集体婚礼、纪念婚礼、慈善婚礼等格调高雅、内涵丰富、特色突出、文明节俭的婚礼形式。


反对利用婚姻敛财,抵制天价彩礼、铺张浪费、低俗婚闹、随礼攀比等不正之风,推进社会风气好转。要积极推广人性化的颁证服务,用庄严神圣的结婚登记颁证仪式代替大操大办的婚礼仪式。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副巡视员杨宗涛成称,利用农村基层组织,把办婚礼这个流程、数额等等,通过村民公约的形式来固定下来,通过农村的红白理事会来给予规范。


天价彩礼曾酿血案


在有些地方,天价彩礼层出不穷,而且经常成为好事变坏事的导火索。《法制晚报》报道的这起案例就非常典型。


2017年春节,对家住汤阴县付道镇的陈老汉来说,本应是他们全家最幸福的欢聚时刻,结果却过得冷冷清清。就在那年,陈老汉的儿子陈冰涛结婚,这本来是一桩喜事,但是就在新婚之夜,陈冰涛却用锤子杀死了自己的新婚妻子。


陈老汉是个憨厚老实的庄稼汉,儿子陈冰涛中等个头,相貌堂堂,但由于家里条件困难,“没房没车,条件不硬气”,相了多次亲最终都无果。


眼看儿子娶不到老婆,陈老汉便在亲友的帮助下,给儿子在汤阴县城买了一套二手房,首付16万,贷款近20万。


有房之后,陈冰涛找对象便有底气了,媒人也找上门来。在给一名乡村媒人充话费、送烟及请吃饭后,这名媒人给陈冰涛介绍了李晓晓。



“当时女方家提出的彩礼是11万,确实太高了些,但是考虑到孩子确实不小了,万一一直娶不上咋办?我们也只得狠狠心认了。”陈冰涛的亲属表示,在初次见面后的一周里,他们四处筹借到了11万元,“亲戚邻居们一听说是孩子结婚,啥都不说,都很帮忙”。


就这样婚事算是定下来了。之后,就是两家走动,发红包,买礼品、衣服、化妆品等,连同办婚礼、喜宴等,短短的两三个月,一共花去了18万元。


为给儿子娶亲,陈老汉不仅耗尽了家财,还背上了20多万元债务。可谁会想到,在洞房花烛之夜,一场激烈的争吵后,新郎竟然用锤子砸向新娘的头部致其丧命,给家庭及社会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痛。


事后了解到,双方争执的竟是已支付的11万元彩礼,令人不禁扼腕叹息。其实,对多地农村适龄青年来说,越来越高的彩礼正成为他们最沉重的负担。“儿子娶媳妇,爹娘脱层皮”,动辄几十万的彩礼,给本应喜庆的婚事,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低俗婚闹,触目惊心


在网络一些“婚闹”的视频里,参加婚礼的宾客对新人极尽“恶搞”之能,而新人往往碍于面子,不好反抗,这就让婚闹者变本加厉。而在下面的这起案例里,“低俗婚闹”就成为了一对新人挥之不去的噩梦。


据上观新闻报道,2009年11月22日,贵州遵义市湄潭县,青年曾凡旺将迎娶新娘,可厄运接踵而至。接亲途中,闹婚朋友将油漆泼了新郎满身,随后突发意外,他全身烧焦。妻子李静没有等来蜜月车票,却收到了市里最好一家医院的病危通知。


在曾凡旺请人拍摄的婚礼视频中,新郎站在一辆皮卡车后车厢,头上缠着帕子,上身赤裸,穿着撕烂至大腿根的牛仔裤。车下,朋友们嬉笑着向他身上喷油漆,余下的是一圈看热闹的,没有人上前劝阻。


根据经验,要洗掉油漆,最好的办法是用香蕉水或者汽油。情急之下,曾凡旺托人去加油站,盛了满满一烧水壶汽油,提着径直跑到租住房的洗手间。“火突然从客厅方向冒到身上,一下子全着了,还有爆炸的声音。”


直到现在,曾凡旺因全身结疤,大面积毛孔受损,汗腺无法正常排汗。温度稍高,汗都在头上。打麻将时,别人总要笑他:“你这是输怕了?”


2010年10月20日,缠满绷带的曾凡旺,将参与婚闹的11位朋友全部告上法庭,引起关注,被一些媒体和律师称作“全国首例婚闹案”。


对簿公堂,婚闹者开始推卸责任。曾凡旺听到有人朝自己嚷:“别人怎么没有受伤,就你伤了?”


法院最后判决:被告每人补偿原告曾凡旺各项损失26396.92元。


2018年年初,同样在遵义,一名夏性男子把3位从小到大的玩伴推上被告席。结婚那天,闹婚者用胶带捆绑他的手脚,他拼命挣扎时脸部朝下,从车上砸向水泥地,下颌面部多处骨折,导致十级伤残。



据中国新闻网, 2018年11月25日中午,新郎艾某在迎接新娘的路上,遭好友、同学用鸡蛋、啤酒、墨汁“欢送”,还有人用胶带将他固定在电线杆上,用竹条抽打…


“我看着都疼,后来他被围在高速公路边一处死角里,无路可走。”艾某的三姨说,但这些朋友仍没有放过他,艾某为摆脱朋友的“婚闹”,突然转身跑上高速——只要穿过高速公路就能到他的家,朋友们就拿他没办法。


由于艾某跑上高速非常突然,一辆汽车躲避不及,急速的刹车声和沉重的撞击声之后,艾某被撞倒在地上,一只鞋飞到数米外。


家人介绍,事发后,参与婚闹的朋友也来到医院看新郎官,并没有推卸责任。他被车撞伤后,亲友们又凑了6000多元钱给他垫付治疗费用。


海外网评论员孟庆川曾表示,每次低俗婚闹发生后,人们无不谴责参与者的恶劣行为,强调要取消婚闹,让婚礼回归温馨浪漫。抵制低俗婚闹俨然达成了社会共识。然而,每次事件经过舆论的喧嚣后,事件大都不了了之。舆论风头一过,低俗婚闹又会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招摇过市。


低俗婚闹屡禁不止,有很强的现实因素。很多受害者碍于情面,对低俗婚闹着采取容忍的态度,即使婚闹者一再做出出格行为,也是听之任之。这在某种程度上纵容了低俗婚闹的发生。然而,更为严重的是,很多人并没有认识到低俗婚闹是一种陋习。这便是低俗婚闹一再发生的土壤。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自觉抵制低俗婚闹,道德、法律等也在规范民俗中发挥作用,但只有公众文明意识的彻底觉醒,低俗婚闹才能绝迹。



推荐阅读

2019年度国考今开考,最热岗位的竞争超过4000:1

12月起试点!手机不换号,三大运营商任你选



出处|河北发布微信综合自央视财经、每日经济新闻、中国经济网

编辑|吴潇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