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规就处罚,口水太掉价

2016-12-04 闲言毛 凯迪猫眼看人 凯迪猫眼看人



正在热恋的一对男女,由于是异地恋,两个人聚少离多。后来,男方有了新的朋友,提出想中断关系,谁知一往情深的女方无法接受。深情的女方冲动之下,从两人的新房窗外跳下。


    本来是一段爱情悲剧,痴情的女孩让人感动与遗憾,而寡情的男孩让人鄙视。在某种程度上说,只要警方调查不是人身伤害后,事情也就到此为止。而对造成悲剧的男方,有且只能进行道德谴责了。


    但是,当这位悲剧的女孩是京城的女记者时,事情就有了更大的风波。从网络上得知,京城竟然有200多位的媒体记者联名致电男方所在的“单位”,要求将这位男方和“小三”开除。如此,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有点超出了道德谴责的边界,有点高举道德大棒打人的嫌疑了。


    法律的归法律,道德的归道德,这是不能混淆的。很显然,仅仅因为是京城的女记者,就引来诸多同行的道德大棒挥舞,也算是奇葩事情一件了。


    其实,现实中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今天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一番慷慨陈词,就让人大跌眼镜。看完刘主席发言的文字稿,不由得感慨,这哪里是一个证券行业管理者的语言嘛?尤其是脱稿所说,充分展示了刘主席的内心真实想法与判断。不明白的是,如果说资产管理者有违规,那就按照相应的法规严格处罚就行了,至于用那么多的“形容词”来声张正义,标榜道德情怀嘛?


    “在这里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最近一段时间,资本市场发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现象,你有钱,举牌、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是可以的,作为对一些治理结构不完善的公司的挑战,这有积极作用。但是,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


    这是刘士余主席在今天召开的,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上,发言时脱稿所讲的。很显然,刘主席对这段时间发生的“野蛮人收购”事情很是恼火,如此一改往日的低调,一脸严肃,公开表达自己的想法。而最后,他甚至说“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将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刘主席的发言内容明显是有所指的。今年以来,以万能险为代表的保险资金,包括宝能系、安邦系等等频频现身资本市场并举牌,引发了市场广泛关注。而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宝能系举牌万科和格力了。


    按照刘主席的说法,宝能系就是“土豪”,就是“妖精”,就是“害人精”了。我不明白的是,这样的定义与说辞,身为证监会主席是有什么样的证据嘛?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明明白白的公开涉嫌侮辱了。


    在这里,刘主席认为这宝能系用的是“来路不当”的钱来举牌。问题是,刘主席是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些资金都是来路不明的钱?要知道,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团队所做的研究中,并不如此认为。其中,研究报告专门对宝能资金来源违法违规的问题进行了澄清。他们研究认为,整个杠杆过程应该说是基本在合法合规框架内运作,其利用了目前资管产品层面早已混业大行其道,但监管仍然是三会严重割裂的局面,通过不同渠道设计杠杆。


    从保险系统到银行系统,再到证券系统,宝能系的资金运作相当的复杂,但是按照吴晓灵教授团队的研究,是符合所有的规定。尽管研究报告用的是“基本符合”。其实,真的如果违规的话,保监会、银监会或者证监会完全就可以,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处罚嘛。


    而至于,因为举牌收购,用刘士余主席的话来说,就是由行业的“陌生人”到“野蛮人”,再成了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


    不明白为啥不可以?如果宝能系没有违法违规的话,如果宝能系资本的收购符合证监会的相关规定。比如说5%就必须举牌公告,或者信息报告要求的话,不明白合法的收购为啥“不可以”?难道宝能系收购万科以后,就成了房地产行业的“强盗”。要知道,宝能系也是“真金白银”,也是冒着足够的风险。同时,宝能系的负责人肯定不是“疯子”,也肯定不是刘主席口中的“妖精”,他也会对哪怕是高杠杆的资金负责的。


    再者说了,合法的举牌收购,咋就知道宝能系不能充分认识到万科管理团队的重要性?咋就会不考虑万科的发展与壮大?即就是用格力电器的董事长董明珠女士的话来说,“他们不行,他们会毁掉中国制造的未来”。这样的判断不知道是有啥依据呢?


    董明珠女士在2012年5月以前并不是格力的“掌舵人”,格力如今专注于制造业和深耕空调业的战略,那可都是朱洪江先生多年来确定并坚持的。从2012年成为格力新的“掌舵人”之后,格力也只是“萧规曹随”而已。如果说董明珠女士有创新的话,也许只能说是“格力手机”了。问题是,格力手机雷声大雨点小,至今也只是在格力内部使用,并没有上市。如此,咋就认为宝能系就不能搞好格力呢?咋就会毁了中国制造呢?


    否认宝能系资本发现市场的机会,否定宝能系能够发现市场上优质企业,否定宝能系投资蓝筹股的眼光与判断,用臆断的“妖精”或者“来路不明资金”来评判,这纯粹是道德大棒横扫,道德情怀滥用的“掉价”行为。是否是金融创新,这不是刘主席能够判断的。只要充分发挥杠杆的作用,符合所有的法律法规,这样的金融行为是不是创新无所谓的,只要能够达到收购优质蓝筹股的目的,让资金增值就足够了。而这个金融活动,要是真的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只能说明宝能系等度把控的很好而已。毕竟只挑战而已嘛!只要在底线以上,只要不是破坏了或者打破了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这就是很高明的金融活动。


    话又说回来,创新本来就是打破常规,打破人们思维观念上的“陈规旧律”。否则的话,咋可能会有进步会有发展呢?对宝能系、恒大系或安邦系的金融活动,如果有违法违规处,那就直接处罚。否则的话,只是用口水“抨击”,那就显得太掉价了。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违规就处罚,口水太掉价

违规就处罚,口水太掉价

2016-12-04 闲言毛 凯迪猫眼看人 凯迪猫眼看人



正在热恋的一对男女,由于是异地恋,两个人聚少离多。后来,男方有了新的朋友,提出想中断关系,谁知一往情深的女方无法接受。深情的女方冲动之下,从两人的新房窗外跳下。


    本来是一段爱情悲剧,痴情的女孩让人感动与遗憾,而寡情的男孩让人鄙视。在某种程度上说,只要警方调查不是人身伤害后,事情也就到此为止。而对造成悲剧的男方,有且只能进行道德谴责了。


    但是,当这位悲剧的女孩是京城的女记者时,事情就有了更大的风波。从网络上得知,京城竟然有200多位的媒体记者联名致电男方所在的“单位”,要求将这位男方和“小三”开除。如此,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有点超出了道德谴责的边界,有点高举道德大棒打人的嫌疑了。


    法律的归法律,道德的归道德,这是不能混淆的。很显然,仅仅因为是京城的女记者,就引来诸多同行的道德大棒挥舞,也算是奇葩事情一件了。


    其实,现实中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今天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一番慷慨陈词,就让人大跌眼镜。看完刘主席发言的文字稿,不由得感慨,这哪里是一个证券行业管理者的语言嘛?尤其是脱稿所说,充分展示了刘主席的内心真实想法与判断。不明白的是,如果说资产管理者有违规,那就按照相应的法规严格处罚就行了,至于用那么多的“形容词”来声张正义,标榜道德情怀嘛?


    “在这里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最近一段时间,资本市场发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现象,你有钱,举牌、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是可以的,作为对一些治理结构不完善的公司的挑战,这有积极作用。但是,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


    这是刘士余主席在今天召开的,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上,发言时脱稿所讲的。很显然,刘主席对这段时间发生的“野蛮人收购”事情很是恼火,如此一改往日的低调,一脸严肃,公开表达自己的想法。而最后,他甚至说“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将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刘主席的发言内容明显是有所指的。今年以来,以万能险为代表的保险资金,包括宝能系、安邦系等等频频现身资本市场并举牌,引发了市场广泛关注。而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宝能系举牌万科和格力了。


    按照刘主席的说法,宝能系就是“土豪”,就是“妖精”,就是“害人精”了。我不明白的是,这样的定义与说辞,身为证监会主席是有什么样的证据嘛?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明明白白的公开涉嫌侮辱了。


    在这里,刘主席认为这宝能系用的是“来路不当”的钱来举牌。问题是,刘主席是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些资金都是来路不明的钱?要知道,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团队所做的研究中,并不如此认为。其中,研究报告专门对宝能资金来源违法违规的问题进行了澄清。他们研究认为,整个杠杆过程应该说是基本在合法合规框架内运作,其利用了目前资管产品层面早已混业大行其道,但监管仍然是三会严重割裂的局面,通过不同渠道设计杠杆。


    从保险系统到银行系统,再到证券系统,宝能系的资金运作相当的复杂,但是按照吴晓灵教授团队的研究,是符合所有的规定。尽管研究报告用的是“基本符合”。其实,真的如果违规的话,保监会、银监会或者证监会完全就可以,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处罚嘛。


    而至于,因为举牌收购,用刘士余主席的话来说,就是由行业的“陌生人”到“野蛮人”,再成了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


    不明白为啥不可以?如果宝能系没有违法违规的话,如果宝能系资本的收购符合证监会的相关规定。比如说5%就必须举牌公告,或者信息报告要求的话,不明白合法的收购为啥“不可以”?难道宝能系收购万科以后,就成了房地产行业的“强盗”。要知道,宝能系也是“真金白银”,也是冒着足够的风险。同时,宝能系的负责人肯定不是“疯子”,也肯定不是刘主席口中的“妖精”,他也会对哪怕是高杠杆的资金负责的。


    再者说了,合法的举牌收购,咋就知道宝能系不能充分认识到万科管理团队的重要性?咋就会不考虑万科的发展与壮大?即就是用格力电器的董事长董明珠女士的话来说,“他们不行,他们会毁掉中国制造的未来”。这样的判断不知道是有啥依据呢?


    董明珠女士在2012年5月以前并不是格力的“掌舵人”,格力如今专注于制造业和深耕空调业的战略,那可都是朱洪江先生多年来确定并坚持的。从2012年成为格力新的“掌舵人”之后,格力也只是“萧规曹随”而已。如果说董明珠女士有创新的话,也许只能说是“格力手机”了。问题是,格力手机雷声大雨点小,至今也只是在格力内部使用,并没有上市。如此,咋就认为宝能系就不能搞好格力呢?咋就会毁了中国制造呢?


    否认宝能系资本发现市场的机会,否定宝能系能够发现市场上优质企业,否定宝能系投资蓝筹股的眼光与判断,用臆断的“妖精”或者“来路不明资金”来评判,这纯粹是道德大棒横扫,道德情怀滥用的“掉价”行为。是否是金融创新,这不是刘主席能够判断的。只要充分发挥杠杆的作用,符合所有的法律法规,这样的金融行为是不是创新无所谓的,只要能够达到收购优质蓝筹股的目的,让资金增值就足够了。而这个金融活动,要是真的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只能说明宝能系等度把控的很好而已。毕竟只挑战而已嘛!只要在底线以上,只要不是破坏了或者打破了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这就是很高明的金融活动。


    话又说回来,创新本来就是打破常规,打破人们思维观念上的“陈规旧律”。否则的话,咋可能会有进步会有发展呢?对宝能系、恒大系或安邦系的金融活动,如果有违法违规处,那就直接处罚。否则的话,只是用口水“抨击”,那就显得太掉价了。 

Read more
View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