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沉默的大多数背后才是真实的社会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恶意注册产业:黑产盗信息批量养号,百元回收微信账号供下游诈骗

李玲 隐私护卫队

你的微信号也值钱,一个注册三年以上的账号能卖到200元以上。近来,一些账号商人悄悄活跃在网上,大量回收闲置的微信账号。而你以为无用卖出的微信号,或可能成为黑产罪恶源头。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微信号买卖背后暗藏一条完整的恶意注册账号黑色产业链,黑产人员每年会为下游网络诈骗等违法犯罪提供源源不断的账号支撑。 


10月14日下午,一场“聚焦网络虚假帐号的‘黑与恶’——微信恶意注册打击与治理”的学术沙龙在广州举行。据腾讯相关专家介绍,目前约有12000个互联网平台受到恶意注册的困扰,该行为本身已对互联网秩序带来破坏,并严重威胁到个人信息安全。 

你的照片正在被别人用来诈骗

你正在酒吧或在小区里,有人通过微信摇一摇加了你。对方经常更新朋友圈,或晒美食或在国外旅游,似乎是一个热爱生活,充满正能量的年轻女郎。 


事实上,美女的身份和发布的信息可能是假的,在网上广加好友、与你热情交谈等操作也许是机器自动完成的。借助一台群控设备,黑产人员可以控制无数台手机,同时和上百人聊天,发布成万条信息。 

10月14日,在“微信恶意注册打击与治理”学术研谈会上,主办方现场搭建了一个“黑产实验室”,复原了恶意注册虚假账号产业链中的一环。当安全专家在一台电脑上发出“查找附近的人”的指令,旁边成排的手机屏幕开始不停跳动,执行操作。通过一套既定的脚本,这些连接到电脑的近百台手机设备还可以自动加好友,并发出聊天问候。 

恶意注册账号黑产设备视频。


腾讯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一旦锁定目标后,黑产人员会伪装成一个虚拟的人物,在聊天中发送套图里的“生活照”等给受害人,使对方认为是真实美女,并在获得信任后进行诈骗。而这些套图由专人采用自动化爬虫软件在社交平台上收集,包括大量网友晒出的照片、视频和动态言论等,随后以同一个人为单位进行打包销售。 


南都记者了解到,黑产人员常见的诈骗方式包括讨要红包、推荐股票、贩卖色情视频等,有的甚至通过免费赠送礼品,诱骗你填写个人信息进行售卖或骗取运费赚取差价获利。 

逃避平台监测 黑产模拟真人操作养号

除了大量回收账号外,在恶意注册虚假账号产业链上,黑产人员还会通过手机卡商购买大量手机卡,然后批量注册账号。 


在沙龙现场,“黑产实验室”展出了两台名为“猫池”的设备,上面插满了上百张电话卡。所谓猫池(Modem POOL)是指将相当数量的Modem使用特殊的拨号请求接入设备连接在一起,可同时接受多个用户拨号连接的设备。 


现场工作人员介绍,猫池连接到 PC端后,可通过软件对手机卡进行管理,主要的功能包括设置通道对应的手机号、自动读取短信、发送短信、拨打指定号码、批量设置呼叫转移等。而有了猫池软件后,黑产人员还需使用接码平台,为下游黑产提供验证码接收服务,才能完成批量注册账号。 


为了逃避平台监管,一些黑产人员还会将恶意注册的虚拟账号模拟正常用户行为,比如定期更新朋友圈、发布消息、加好友等,俗称“养号”,过程中借助到的黑产设备就包括上述提到的“群控”系统。 

长期关注黑产的腾讯网络安全与犯罪研究基地高级研究员姚理发现,目前恶意注册链条已表现出由单人发展到群体,呈规模化、全网流传的趋势,所针对的目标主要是社交、电商和短视频直播平台,并且开始涉及人工智能和人脸识别等前沿技术。 


姚理表示,使用虚假个人信息恶意注册账号是互联网违法犯罪的主要源头。2014年至今,恶意注册已经发展为一个完整而成熟的产业链,为下游诈骗、黄赌毒等大量的违法犯罪提供资源。 


以电信诈骗为例,不法分子可能利用恶意注册的虚假账号或信息盗取,编造公检法传票、中奖交税、奖学金等虚假信息“撒网”或精准“钓鱼”诈骗。而当意识到被骗后,虚假账号背后的骗子早已踪迹难寻。 

开始研究法律 犯罪分子既会武功又懂文化

不难发现,作为黑灰产链上游环节,虚假帐号恶意注册已经给网络安全造成严重威胁,但对这类行为如何定罪处刑成了困扰实务界的一大问题。 


在当天的学术研讨会上,部分来自公检法的嘉宾在发言中提到,以往办理该黑产领域案件,公安机关多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罪名去打击下游养号工作室,进而以共同犯罪的角度,对上游犯罪团伙实施打击。但由于网络犯罪的特点及其反侦查能力的提升,黑产团伙上下游联络不明确,犯罪合意证明困难,因此难以进行全链条的打击。 


具体而言,上游开发者设计出一套可以自动化批量注册的平台工具,被下游黑产人员使用,大大提升了黑产的作业效率,过程中如何证明在整个黑产链条中扮演重要技术角色的开发者和实施诈骗的黑产人员有共同的犯罪故意?有开发者可能辩解,在网上公开的工具只是为了交流技术,而不知技术被滥用,或从不过问下游的具体犯罪行为,从而规避“明知”的情节。 


主观明知的认定难点问题,同样适用于手机卡商,他们也是整个产业链最上游群体,为各大接码平台提供源源不断的手机卡,而目前尚未有明确适用的法律条款对卡商进行打击。 


对此,有企业界代表感慨道,现在犯罪分子已经开始研究司法,既会武功又懂文化。 

以限定数量或占比解决主观故意取证难

针对上述难题,在当天的学术论坛上,十几位来自实务界和高校的嘉宾结合工作实践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黄海锋表示,要分类研究恶意注册黑产链条的不同环节,找到相应治理办法。在他看来,微信恶意注册行为涉及上中下三层黑产链,上游的注册所用信息来路不正,常涉及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存在取证难;中游的批量恶意注册行为不轨,涉及的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犯罪存在鉴定难;作为下游的网络诈骗犯罪工具祸害不浅,作为共犯处理时又存在主观故意认定难。 


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周朝阳认为,恶意注册虚假账号破坏互联网平台正常生态、经营活动,除涉及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及计算机类犯罪外,甚至也可能因为严重影响电商平台正常生产经营,而涉嫌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针对主观故意认定取证难的问题,多位与会专家提到,限定数量或占比可成为推定相关黑产软件、工具是否是专门或主要用来帮助违法犯罪的依据。 


姚理表示,可结合客观证据、生活经验、工作背景与下游实际产生违法犯罪的程度等,概括性地推导出行为人主观故意的状态,要求行为人对部分事实作出解释,如果不愿意或不能给出合理解释的,可以进行相关推定。 


有专家建议,打击恶意注册虚假账号产业链应提高法律制裁的力度,提升犯罪份子的犯罪成本,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从严实堵住恶意注册源头的黑卡漏洞,并规范打码平台的行业管理。 


据南都记者了解,本次学术研讨会由腾讯网络安全与犯罪研究基地与广州市法学会、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智慧司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共同主办。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