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文周专访 | 陈粒:“你国唯一老公”

2015-04-06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陈粒

独立音乐人、唱作人,原空想家乐队主唱。2015年2月2日独立发行个人首张音乐专辑《如也》。




仿佛是在一夜之间,一位名唤陈粒(嗯是真名)的女新人火了。她的歌在微博、朋友圈里被大家争相转发,《走马》《历历万乡》《性空山》《绝对占有相对自由》……当然还有“一人一首成名曲”——《奇妙能力歌》。没赶上趟的朋友们也立马跟上探问,咦,这妮子是谁?


其实这一切的最初也吓了陈粒一跳。作为主唱与“空想家”乐队相携3年,这其间她也一直在网上发表着个人的作品,但陈粒这个名字也并未广为人知。可就从去年10月起她开始出乎意料地发现,自己的作品竟开始荣登豆瓣音乐排行榜,“怎么会有这种事,不花钱也能上!”再往后,一首首“陈粒制造”的热单在各大排行榜接力出现;今年2月1日首张个人专辑《如也》发售后,“陈粒”更是成为独立音乐圈最“易燃易爆炸”的话题;3月7日北京Mao Livehouse陈粒“第一张自己的专辑的第一场演出”开唱,狭小的场地竟挤进六百余人,大中午(演出是下午)的门口就排出了长龙,让她自己都无法再把很多前辈“塞”进去。而往回溯,1月订场时陈粒还想着自己“反正哪儿演都装不满,顶天三四百”;去年10月跟着乐队来北京演出时台下也只有二百多观众,其中还包括她朋友拉来的七十多人。


而现在,台下的粉丝们正齐声喊着“老公”,表达着对陈粒的爱。这个本该专属于她女友对她的称呼,现在似乎已经成了陈粒与歌迷们心照不宣的情话,出现在陈粒的微博、签名、采访等等各个角落。“我第一次成为豆瓣热门音乐人第一之后就截了个图,发微博说‘叫叔叔’,下面就有人叫‘老公’;然后第二次上我就又截了个图,说‘叫老公’,于是大家就都开始叫‘老公’了。”




老公写歌很怪很妖,有乐评人说“她的歌声里掺杂了巫气、鬼魅、冥想,像一杯明晃晃的妖艳毒酒,明知有毒你也会一口气喝下去解渴”;老公谈天很贫很逗,看她微博,晒字,爆照,当然最关键的——炫妻,还和歌迷打得好不热闹。但讲真,不“私约”一次老公,仍然无以真正感受90年生人的她的……嗯网友们怎么说的来着,对,“江湖英气”。在Mao演出之后的第二天,“三•八”妇女节,我们与陈粒约在北锣鼓巷的Spring Cameras,未曾想她人未现,专辑先“到”,就那么旁若无人地被放在面对胡同口的窗台上,全然不怕陌生人顺手牵羊。我们几个聊天聊了好一会才发现专辑的存在,诧异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不是陈粒已经到了,再打电话,方知先到一步的陈粒已在临处吃包子:“对啊,专辑就是我放的!”


“谁喜欢被人管?”


在陈粒的豆瓣个人主页上有这么一句话赫然在目:“不签经纪约,不签唱片约,不参加选秀节目,谢谢各位大侠前辈老师。”在这个处处需要“抱大腿”的时代,即便头顶“独立音乐人”的盛名,恐怕敢放出此话的歌手也是凤毛麟角;其中艰苦,知者自知。陈粒你何以如此笃定?我们问。她答,谁喜欢被人管?


“也有要签我的公司,我就是不想被安排。他们要是跟我签就会让我最好签个三年五年,因为我比较新,就要有一个完整的规划,要演多少场,出多少首歌给人家选。我一听到这个就觉得很吃力,很难受,我不想被人控制这种速度。”




那些曾向陈粒伸出过的“橄榄枝”,其中之一其实就有《中国好歌曲》。节目组曾向陈粒发出邀约,让她唱《我只去过东南亚》参赛。虽然也已经排练了两次,但《中国好歌曲》还是在临录像前的一晚“失去”了陈粒:陈粒说她像“问题学员”一样被逮去谈话,“那个歌确实比较‘电视’,也不是我故意写出来的商业歌曲,但是我后来又觉得选那个歌我又不愿意上去唱,上那个台纹身要遮起来,还要穿个长裙,差点还要戴个草帽,我就没法接受那个形象匆匆忙忙地代表我。”于是深夜一番长谈双方最后决定,第二日的录像还是不必了为好。


甚至于被问及昨天在Mao的演出有没有和场地方签约,她的回答都率性得很,“Mao,要签吗?都要签的吗?(毁约了怎么办?)骂他们!他们不怕人骂吗?有些场地会有合同,有合同我就看一下,我以为都是走个过场。”




决定了“一个人在战斗”的陈粒于是自己出钱做专辑,最穷的时候卡里只有200块,火了之后才赚回来;尽可能地自我宣传,充分利用互联网,还拉身边的朋友帮她吆喝,一片一片慢慢积累。不过在所有没有商业约所带来的弊端中,有一点最让陈粒忧心,甚至都可能已成为她心中的软肋:“我专辑确实是编曲和混音很烂,就像个demo一样,因为都是我自己搞的。马頔还笑我:‘是自己弄的吗?’,我说:‘是啊。’‘是就拉点混响调一点声吗?’‘是啊。’我有请朋友做过一些,但也不是特别厉害的朋友;我挺怕找人编曲,老前辈贵嘛,怕又赔了钱又赔了尊重,自己又不喜欢。我不是不喜欢技术,没有谁不希望自己的东西好好的,我很惭愧的,肯定要改进。”陈粒现在就盘算着能在她现在所在的广州附近找个吉他手,到16年她能带着乐队演,有一个鼓、一个键盘、一个吉他。


不过即便有难题恼人,陈粒还是坚持着自己对“商业签”说出过的“NO”:“它会给你更多帮助,但好处没有坏处大。” 倒是就在采访的前一天,传来了这样的好消息:在陈粒Mao的演出中,马頔宣布,陈粒正式成为麻油叶的新员。马頔对陈粒说,“你要找棚什么的,我帮你找。麻油叶是个家,你是家人了。”


“一个完整的生命过程,我都在空想家经历”


陈粒成长于远处西南的贵阳,成长环境也没什么压力,渐渐性格也便“比较飘”起来。虽然为读大学来到了“清醒、快”的上海,学了一个“挺正经的”行政管理专业,她的性格似乎也并没有被上海带跑(在她眼中,上海音乐的特点也是“不好听”,“看起来很热热闹闹、一派繁荣的样子,其实不好玩,没灵气。”)。她参加大学里的十佳歌唱比赛,唱到大二觉得学校里不好玩了,在The Pretty Reckless的My Medicine的启发下发觉玩乐队应该不错,于是上网搜索,正好找到校外正在寻觅主唱的“空想家”乐队,跑去试音,一拍即合;而实际上,陈粒是在入团后“才知道中国有地下乐队、live house这回事,从前从来没听过,都是自己乱听”。就这么阴差阳错,陈粒一直唱到了现在,也就从未“参加过工作”上过一天班。




去年10月,陈粒退出了“空想家”乐团,开始单飞。“退队的时候感觉像分了个大手一样。我在上海没什么寄托,我的牵挂就是乐队那几个人,就觉得要过渡一下,不愿意呆在上海了。”陈粒曾经在退团后发布了一篇长微博,谈到7点她退团的理由,里面曾说“我要更自由,更极致”,“我要好的状态,好的状态就是:市场讨厌,我就脱离市场;约束讨厌,我就挣脱约束”。她自己也对我们说,乐团的“歌没有特别打动我。歌是我们一起写的,先出乐器,再出人声,所以会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一遍遍改,也会有觉得满意的,但我就觉得一般,限制挺大的。”


但陈粒也在那篇长微博的开篇直言,“相当于,相遇相爱,受精,怀孕妊娠,出生养育,陪伴,教育,成长,成家。一个完整的生命过程,我都在空想家经历。”当年她跟“空想家”的吉他手学了两节课吉他,“我俩就都觉得我没什么前途了。我又懒又贫不好好练琴,就不学了。”可就凭着学会了的那几个和弦,没过多久陈粒就开始自己写歌,在家拿话筒录,发到网上,从12年开始直到现在,她觉得这个比练琴好玩,“虽然我自己弹琴非常非常烂,但是没有限制会自由多一些,于是把技术流这一块都撇掉了。”她还自嘲自己定演出场地的标准就是要有背投,她说她的歌歌词多,有个背投大家能看到歌词,好看一点,更关键的是背投可以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就不会注意到她弹琴弹得很烂了。在我“质疑”她的大金曲《奇妙能力歌》的和弦跟许多歌都一样的时候,陈粒一把拿过吉他,“是啊,我就会那几个和弦,那几个和弦可以唱好多歌呢!”说着说着她就唱了起来,从王菀之到陈珊妮到tizzy bac,都在那几个简单的和弦里唱出来了,而且,唱得那么陈粒。小小的房间里被她这一唱瞬间热闹了起来,记者,摄影师,店老板,顾客,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被这个个子并不高大的“老公”逗的。



“给自己报幕:接下来一个节目,女声独唱”


《文周》:大家都挺惊叹你很高产,而且单曲质量还能很高。这次新专辑《如也》也只收了六首你以前发过的歌。那你的歌是随写随发,还是也会刻意有挑?

陈粒:挑啊,我不可能每首都发,发出来的都是觉得还行的,觉得不行的很多唱两句就不写了。我又不缺歌,没发出来的非常多,很早以前在豆瓣我还发了又删了十多首,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不过民谣好写嘛,不都是高产。


《文周》:说到民谣,大家最早通过《奇妙能力歌》认识你,就觉得你是民谣歌手,那你觉得你是么?你现在风格好像也蛮多变的。

陈粒:我有写出很多风格嘛?我觉得已经开始有很像了。随便吧,你们爱说什么是什么,流行也行。我虾米上填的是“反民谣(Anti-Folk)”,因为做的已经有一点不民谣了,就不好意思再称民谣了。你们也会觉得不分类好吧。我给自己报幕都是:接下来一个节目,女声独唱。




《文周》:大家还觉得你的声线很特别,于是就会做一些联想,说像王菲、张悬……

陈粒:可能真的像吧。因为从小就喜欢王菲,可能就会有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也摆脱不了,也没有必要刻意去回避。而且我也喜欢王菲喜欢的那些歌手!Cocteau Twins的那首Heaven or Las Vegas简直是第一名!


《文周》:然后就是你的歌词,大家也觉得很诗意。好像都是出自你或你朋友?

陈粒:对,朋友都是粉丝。不太熟的粉丝是发我一篇词,我根据词编唱;熟了之后我写出一首某种风格的demo,我就会把它给我觉得适合为它填词的人。投稿的人非常多,你们是没有看到没有用的那些;用的都是根据我自己的品味选的,所以肯定跟我的风格像。我的歌词有些是根据生活经历写出来的,但是没有那么具体,比如Fuck the rest。


《文周》:还有人说你的声线、歌词甚至旋律,让你的歌很有江湖气,比如《历历万乡》《性空山》《正趣果上果》,你觉得呢?

陈粒:江湖气,这我也不知道哪学来的。我是喜欢陈升、伍佰,还喜欢白水,他那张《雨来》我听了半年,吃饭喝水洗衣服跑步全在听,着了魔一样,他要有专场一万块我也要去!


《文周》:那再说说别的你喜欢的音乐或音乐人?

陈粒:田原是我女神!三年前我在西湖音乐节听她的She,第一句出来我就哭了。她昨天来看我演出,演出前发微信跟我说“我来了,外面好多人排队”,我说“要不要我来接你?”,她虽然说“不用不用”,我还是想都没想不顾一切就冲出去了。她还会帮我拍《奇妙能力歌》的MV。我还喜欢trip-hop,昆汀电影的原声,Nova Heart,祁紫檀,喜欢电子但自己做不出来(插播:当采访开始不多久,她发现记者的ipad上贴了香料的贴纸就聊了起来,结果发现她就是香料的经纪人后,随即也酝酿了一个关于陈粒与香料的小计划)……




最后,送出文末彩蛋!对,没错,关于“老公”的“老婆”,已经成为陈粒一首名曲的,祝星:“去年10月份在一起的。她94年的,在广州,所以三个月前我从上海到了那里。她是学设计的,我认识她朋友,她朋友在朋友圈帮她发了一条免费帮音乐人做海报的消息。我一看‘免费的?’,有好过没有嘛,就加了。之后看她朋友圈微博,就觉得她好玩,就喜欢这个人,就去追,然后就追到啦!”


那让我们也把童话故事里的那句名言送给陈粒吧:从此以后,老公与祝星、与爱她的歌迷们,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编辑|小粉 记者|小粉、奚牧凉

文|奚牧凉、小粉 摄影|何脑斯、哈云鹏

本文刊登于《文艺生活周刊》NO.130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独家专访 前沿资讯

回复“2”了解《文周》最新刊详情


回复“三月”阅读三月精华文章


乞力马扎罗的幻觉
文周专访 | 陈粒《如也》巡演:你是我房间的月亮,无聊时候找你借光芒
柏林电影节:二月才是柏林最好的旅行季
如何用iPhone拍出大神级别的摄影作品
十年,朴树去哪儿了?


获取本期或往期杂志请移步官网:http://zhoukan.cc
合作联系:m@zhoukan.cc/15910932819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