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他做了孟京辉想看濮存昕想演的戏

2016-05-04 郝永慧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戏剧总在表现生活

但有个戏偏要谈论“死”


《未完待续》

抛给观众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即将死去

你想带走什么


年轻女孩莫莉

被死神允许在离世前

带走自己觉得最重要的东西

可什么东西最有意义?

意义的概念又究竟是什么?




莫莉踏上追寻意义之旅

生命的最后一天不断轮回

面临44种分歧

做出22次妥协

陷入3种情感关系




她遇到千奇百怪的人

她狂笑 尖叫 哭闹

上蹿下跳

但兜兜转转

什么也没找到

……




《未完待续》的故事

是2005年

黄盈和室友王彩练

为排遣心中的焦虑

一起散步聊天聊出来的

剧本尘封两年

终于在2007年青年戏剧展演重见天日

同年在北京人艺首演

那些与生死有关的终极命题

让观众们笑着笑着

就流出了眼泪


2007年9月,《未完待续》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首演


演出一结束

就有许多投资人找到黄盈谈合作

其中一位甚至想把这部谈论死的话剧

搬上贺岁档

他说

“死不要紧的,关键要看是怎么死的。”




此后

黄盈带着《未完待续》剧组

开启了全国巡演

北京 上海 深圳 西安 苏州

乃至台北 高雄

场场爆满

2012年

《未完待续》在北京 上海双城开演

创造了“双城百场”的记录


直至2016年4月

十周年复排版本

已经有四分之一的戏和07版不同

包括结局



2016年《未完待续》巡演剧照


十年过去

从舞美设计到演员阵容

经历了很多变化

但黄盈说

他丝毫没有物是人非的感觉

“新的伙伴加入

你和他们分享历史

他们也给你带来未来

他们让这个戏有了新质感

我很喜欢”


以下内容选自《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



黄盈,十几年前作为青年戏剧导演走进大众视野,现在已经是京城乃至全国戏剧圈里不可不提的一个角色。他做《黄粱一梦》,也做《只因单身在一起》,做“京味三部曲”,还做《麦克白》。“新京味导演”、“一戏一格”、“奇才导演”,人们将无数的标签贴在他身上。(冯景怡摄)



京味儿怀旧


生长在这个城市,黄盈笑称自己“不承认自己有对北京这个城市的情结都不行”。


十几年前创作的《枣树》,透过一个北京的杂院看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人情味儿,以及距离感;《卤煮》,看这个城市飞速发展的时候人们价值观的变化;《马前马前!》则是从一个历史演变的视角,看北京从古代建都到后来一步步的发展变迁。


中国社会正在经历一个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飞速发展时期,而北京就是中国历史进程的一个缩影。

 


《枣树》剧照(柴美林摄)


正如2013年夏天,黄盈带着《卤煮》去上海演出。首演当天,空调坏了,现场的高温能有四十度。很少上台的黄盈在台上向观众解释,请观众谅解。


“我当时能做的最诚意的事儿,就是我把带到上海的长裤子穿上,因为我也要坐在观众席里记场记单,只能跟观众一起热。当时坐在最后一排,看着观众们一直在拿着节目单扇风。很让人感动的是,两个半小时的演出,几乎没有人退场。相当于台上、台下把这个戏火热地演完了。”



《卤煮》剧照(郭小天摄)


黄盈说,“演出之前,觉得两地价值观不太一样,当时也不知道观众能不能接受,后来发现虽然接受起来有细微的差别,但三十年都市成长的记忆是相通的,包括价值观念、道德观念的变化,这是全中国人都体会得到的。”


《文周》:你现在仍在持续创作京味题材的作品。

黄盈:我觉得任何创作者他自己所处的土壤是很重要的,我们很难离开这个土壤去做什么事情。所谓的京味传统文化,从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旗人文化。


今天北京城的生活和以往很不同了,所以在继承以往传统的基础上,有必要根据今天生活的形态找到现在这个时代的表达,这是一个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我记录这个时代,植根于所生长的土地来做戏,其实本身也是在记录中国的变化。



《马前马前》剧照(田雨峰摄)


《文周》:很多观众因为“怀旧”而走进剧场看这类作品。

黄盈:我觉得这里有一个误解,一提到京味好像就是怀旧。北京从历史上就不是一个土著型的城市,很多人来到这里,也有很多人离开,后来的人慢慢的也都成为了北京人。


我觉得这个城市的品格是在不断变化发展当中走到今天这个形态的。站在这个角度来讲呢,如果要一直做所谓老北京生活的戏,以后恐怕没什么机会看到了。而且其实没人是真正愿意回去的。人对过去美好的感觉迷恋时,恰恰非理性的扔掉了它当时带给我们的很多不适。大家可能更多怀念和珍惜的是当时人们相处的方式。



《枣树》剧照(柴美林摄)


我觉得大家坐那儿看戏不是在看80年代的北京,而是看道德伦理观念的变化。一提北京戏,一提北京这个地方,不要过于狭隘的认为它就是那个样子的。我觉得中国也好,北京也好,咱们在寻求一个问题的答案的时候应该更包容一点。北京有一个特色就是包容,我希望在新的作品中有更多包容的元素。

 

不为“互动”而“互动”


没有固定座位的《马前马前!》让观众感受北京八百年变迁的过程;观众帮着说台词的《西游记》让成年人重新回到了童年;真的是一堂课的《语文课》浓缩了一代人十二年间的成长。在黄盈的戏里,有时候很难说出哪里是台上的演员,哪里是台下的观众。甚至在《只因单身在一起》演出的时候,观众席里坐满了拿着手机决定剧情走向的“导演”和“编剧”们。这样的设计,给整个创作团队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但我觉得在每次的挑战中,既带给了观众很好的审美体验,又让自己整个的创作往前迈了一步,非常开心。”

 
《语文课》剧照(艾立群摄)


《文周》:一直以来,你的作品中都有创新的互动环节设计。

黄盈:创作者给自己新的挑战是一种常态,而不是每次都只是很顽固地坚持固有的经验。作为一个导演来讲,不应该害怕这件事超出了我原来的经验范围。为什么会选择互动,是因为我特别希望观众不是隔着东西看故事,而是有切身感受的。

 

《文周》:接下来有什么新的想要尝试的方式吗?

黄盈:尽管我的戏风格样式很多,互动算做得非常好的,但其实我很少预先从形式上定义一个未来。我觉得每次选择某种样式的动因都不是我要选,而是我觉得这个作品其实特别适合这么去发生。我做《西游记》的时候没想到会做《只因单身在一起》,我做《语文课》的时候,选择上课这种形式也是不断磨合出来的。



《语文课》剧照(艾立群摄)


相比预设一个表达形式,我认为应该更关心你要说什么。比如《马前马前!》和《语文课》是要求观众参与互动的,但像《卤煮》或者《枣树》这样的作品,恐怕互动就不是一个好方法了。


我觉得因为艺术手段或者形式上的不同而要坚守什么,其实蛮可笑的。“我一定要砸碎什么”或者“我一定要怎样怎样”,有人确实是这么做的,但是对于我来讲,这么做其实是有点本末倒置的。

 

风格?现在给一个答案是不负责任的


回忆起多年前跟孟京辉的一次聊天,“老孟说没有定下风格其实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因为这个定下风格意味着你已经熟透了,快烂掉了。”

 

《文周》未来会继续“一戏一格”还是会确定一个风格去创作?

黄盈:我觉得其实很多人定下一个风格,可能是一个被迫的决定。比如说觉得只有这个风格做得好,所以只做这个风格。其实比这个更悲惨的是,因为做了这个风格,就相当于给自己贴了一张商业的标签,比如我是卖衣裳的,贴了耐克的标,大家买正装的时候绝不会进这家店。



《马前马前》剧照(田雨峰摄)


戏剧的创作其实是活人和活人的一个相遇,我觉得没有必要那么的被消费主义所吞噬,给自己的生产定一个样式规模,找到自己的受众,以便更好地售卖。


说到我自己的风格,我觉得其实现在给你一个答案也是挺不负责任的。我更愿意根据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感受来创作。也没准有一天我会觉得我要专心的做某一个表达领域的事儿,也有可能直到我死的时候,也还没有固定下来一个风格。有谁知道呢?当你不做经济考量的话,这件事是没有必要想的。

 

 

“做戏剧,过早现实,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文周》:现在你被称为“青年导演”,你怎么看更年轻一代的戏剧人?

黄盈:做戏剧这件事需要有理想、有热忱,如果过早现实起来的话,那么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有不少进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很有才华,但他们很多人是一睁眼就欠着人钱的,就没法坚持下来了。


现在的年轻人会比我们有更大的压力,有的时候是生活促使他做一个选择。所以我觉得做戏剧这件事可能跟创作者的才华无关,而是跟怎么坚持下来有关。

 

201310月我们采访黄盈的《卤煮》时,他曾说:“四十多个人的团队去上海演出,每次演两三场,其实从算账的角度、放量的角度来讲,这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但四年之后,时间开始给每个和这个戏一起成长的人予回馈。这部戏坚持的本身,也似乎是用实践给出了戏里的问题一个答案,更像是向戏里的老掌柜致敬。“作为一名戏剧创作者,其实更应该关注文化上的有所作为,在历史和现代之间作一个连接,这样,你所做的才是值得的。”

 
《卤煮》剧照(郭小天摄)


《卤煮》里的很多人物都脱胎于演员本身。黄盈说:“随着创作的进行,我觉得自己从心境上来讲可能会跟老掌柜有一点像。因为做戏剧就好像在固守一件不合时宜的事情,尤其我,我也有商业制作,但是很少。我好像一直在强调手艺的概念。目前戏里没有一个人跟我的想法完全一样。我觉得,时代在发展,你要保持老掌柜的精神,就要在做法上找到一个恰当的方式让它更有力量。

 

无论黄盈的戏怎么变,他身上始终如一的,是那种热乎乎的手艺人的执着。


本文选自《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

记者∣郝永慧   

采访图片由黄盈工作室提供,其余来自网络

微信编辑丨亏亏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周》招募
-回复“3”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四月”文章精华

还记得中国摇滚的颜值担当吗?

当冠希哥遭遇“禁片之王”娄烨

够震撼!2016普利策摄影奖公布

那些驴唇对马嘴的翻唱

谁说野马们都嫁不出去?

唱五环,找钥匙,你竟是这样的合唱团......

总有一首歌,让我在春天里想你

我们将文艺圈180°平摊在你前面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购买页面

卓越、京东、天猫、当当 及各大书店 限量发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