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崔健、魔岩三杰和那个绝无仅有的乌托邦

2016-06-13 yuihannie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纪录片《再见 乌托邦》



“如果说西方的摇滚乐像洪水一样,

那么我们中国的摇滚乐就像是一把刀子”


2008年 盛志民导演拿起摄像机

重新找到了中国第一代摇滚乐手

通过纪录片的方式

对中国的摇滚时代做了一次大回顾




《再见乌托邦》这部片子原拟的名字是《寻找小珂》

电影中也以寻找“失踪者”吴珂为主线索

其他两条线索分别为“魔岩三杰”的前世今生

和录影棚打工的男孩小畅

这部纪录片

记录的是一代人无法复制的集体回忆

是对过去辉煌摇滚年代的一种纪念


●    ●



1996年的9月

有一位才华出众的吉他手

从北京的摇滚圈朋友视野里神秘消失

他曾经是做梦乐队的吉他手

他是个英俊的帅小伙儿

他喜欢模仿日本“视觉系”摇滚的造型


他叫吴珂,周围的人都喊他小珂

他最终因为吞服过量的镇静剂“曲马多”而去世

他走的时候还不到24岁

“本命年,还差几个月”

小珂的妈妈说道


●    ●



关于吴珂的资料很少

但是这个16岁就跟父亲说要做摇滚乐的少年

对摇滚有着执着的热情


影片中除了采访崔健、张楚、何勇

张培仁、张有待等一众音乐界的大腕

也从吴珂父母和朋友的口中

了解了更加真实的吴珂


马培说:

“珂爷的吉他弹得是比较天才的”




余伟民说:

“珂是一个挺个性的乐手”




张楚说:

“他们的音乐特别洋”




1991年底,离开“黑豹”的窦唯组建了“做梦”乐队

吴珂成为他们的吉他手

然而就在一年后,“做梦”乐队解散

直接原因是唱片公司只签了窦唯


随着乐队的解散

对于年轻的吴珂来说打击巨大

所以吸毒,抑郁,自杀成为他后期的标签

马培在影片里提到说

“我最后一次见他,他很正常,

但已经完全不是那个

有头脑有思想的人了,

完全是一个空壳”




也许盛志民导演希望的

是通过寻找吴珂

来为那些摇滚乐中的无名者立碑



“中国人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理想主义的十年”




1990年

当张培仁第一次看见崔健

蒙着双眼唱着《一块红布》时

他抱着柱子失声痛哭

因为他突然发现 在北京

在那个一无所有的环境里

还有年轻人在唱着摇滚

那是崔健、窦唯、何勇等一批人的时代

也可能是中国摇滚最好的时代


在那之后的十年

张培仁说

“那是中国人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理想主义的十年”




关于理想主义,马培说:

“我们可能是最后一代

受理想主义教育的”




从一无所有,到冷暖自知,到黑色梦中,

中国大陆的第一代摇滚乐手

创造出如此振聋发聩的理想年代

然而随着愈演愈烈的商业文化的入侵

唱片公司不恰当的运作方式

当初坚持的理想主义也不复存在了

所以有人说摇滚不再了


●    ●


何勇说:

“我们是魔岩三病人,

张楚死了,我疯了,窦唯成仙了”



属于一代人记忆的“魔岩三杰”

如今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何勇再也不是当年那个

穿着海魂衫 系着红领巾

高唱着《姑娘漂亮》的小伙子了




纪录片中的何勇

已变成了一个中年发福的大叔

有长期服药的习惯

而当初魔岩三杰的其他两个人

日子似乎也过得并不如意




张楚97年出版《造飞机的工厂》之后

自闭了整整八年




窦唯则更是不接受访问

片子里虽然写着受访人窦唯的名字

但他却只给了盛志民他的影像资料和音乐

他用沉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并不是一部谈摇滚的影片,

这其实是一部讲述改革开放三十年代价的影片”


上世纪80年代 摇滚乐传入中国

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发展

摇滚乐仍旧站在主流文化的边缘

而且生存艰难

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时相比

摇滚似乎在逐渐没落


●    ●

崔健在片子里说的一些话

让人印象深刻 一针见血


“说白了,摇滚乐的审美根本就不被接受

批判不是美,在中国的历史里面。

人们不接受你,不像那个时候

大家渴望批判。”




电台DJ张有待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候

人们首先在精神上需要找到

一种安慰,一个方向

所以那时候人们很容易感觉到被启蒙

现在 没有人要启蒙”




也许摇滚之于那时候的人们

是一种精神上的信仰

是一种启蒙

是批判和反抗

是那时候的年轻人

对社会的反思和反叛


而现在

躁动的心选择了妥协

人们更喜欢软绵绵的情怀和小清新

粗粝和放荡不羁逐渐被驯服

张扬和个性也逐渐被磨平

那份属于过去独有的摇滚精神

也成为了一个乌托邦


就像纪录片中何勇对张有待说的那句话

“现在不是那日子了”




  纪录片的结尾

17岁的小畅和朋友们

在乡下的工棚里弹着吉他

唱着Beyond的《真的爱你》

礼花在夜空中静悄悄绽放

也许这是对过去最好的怀念

也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知乎上有网友说

“真正意义上的摇滚,

是从未离去没落的”


过去的那个辉煌时代结束了

也许摇滚并不温柔

但它的确足够真实

也足够能带给我们

直指人心的力量

晚安

 

文丨yuihannie

图片来源网络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4”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五月”文章精华

余秀华:“怎样的一次意外你才能抵达我”

与深爱的人结婚,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

总有一人,是你耿耿于怀的青春

那些比杜蕾斯直播更真诚的行为艺术

你曾经摆渡的那个人要靠岸了

他做了孟京辉想看濮存昕想演的戏

暮光女是谁?我只认识Kristen Stewart

如何文艺地表达“后来,我想通了”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购买页面

卓越、京东、天猫、当当 及各大书店 限量发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