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徐志摩忘不了“翡冷翠”,冯唐“解开了裤裆”...

2016-06-24 高尚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一直觉得

翻译诗歌是一件比创作

还要困难一些的事情

除了要注意还原原文语言通顺外

用词的甄选

意境的表达

都是必须考虑在内的因素


译者也是读者

译文中也就难免出现

强烈的个人风格

所以徐志摩的弗洛伦萨

叫做“翡冷翠”

冯唐的大千世界

“解开了裤裆”


Rabindranath Tagore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

绵长如舌吻

纤细如诗行


-- 冯唐 译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

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 郑振铎 译

翻译要做到保留原诗的意境

也要能符合不同语言读者的阅读习惯

李银河说

冯唐的泰戈尔译本才是最好的

这大概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也许是锦上添花的耍嘴皮

也许是接地气的改编

但毫无疑问

郑振铎的版本才更像真正的诗


The Isles of Greece

George Gordon Byron




THE isles of Greece! the isles of Greece! 
Where burning Sappho loved and sung, 
Where grew the arts of war and peace,--- 
Where Delos rose and Phoebus sprung! 
Eternal summer gilds them yet, 
But all, except their sun, is set. 



巍巍西腊都

生长萨福好

情文何斐亹

荼辐思灵保

征伐和亲策

陵夷不自葆
长夏尚滔滔

颓阳照空岛

--苏曼殊 译


嗟汝希腊之群岛兮, 
实文教武术之所肇始。 
诗媛沙浮尝咏歌于斯兮, 
亦羲和素娥之故里。 
今惟长夏之骄阳兮, 
纷灿烂其如初。 
我徘徊以忧伤兮, 
哀旧烈之无余! 

--胡适 译


希腊群岛呵,美丽的希腊群岛! 

火热的萨弗在这里唱过恋歌; 
在这里,战争与和平的艺术并兴, 
狄洛斯崛起,阿波罗跃出海面! 
永恒的夏天还把海岛镀成金, 
可是除了太阳,一切已经消沉。

--查良铮 译


苏曼殊的才情

胡适的犀利

和查良铮的优美

在对拜伦的这一小节诗翻译中

都有所展现

如果不是看到过原文

甚至想象不出

这只是不同的译本

而不是三首不同的诗


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聂鲁达




挨近薄暮,我把悲哀的网 
撒向你深海的眼。 
我的孤独在最高的火堆那边 
蔓延并且燃烧,溺者一样挥动臂膀。 
我向你远在他方的眼发出红色讯号 
像海水涌向灯塔边沿。 
遥远的女人,你只守望黑暗, 
你的视野有时冒起恐惧的岸。 
挨近薄暮,我把悲哀的网抛向 
震撼你的深海的眼的汪洋。 
黄昏星为夜鸟所啄,闪亮 
如我为你迷恋的灵魂。 

黑暗跨着阴暗的马驰骋 
把蓝花穗洒满原野。

——赵振江 译


俯视着黄昏,我把悲伤的网 
撒向你海洋般的眼睛。 
那里,在最高的篝火上燃烧、蔓延着 
我的孤独,它像溺水者那样挥动着臂膀。 
我朝着你那出神的眼睛送去红色的信号 
像海水拍击着有灯塔的海岸。 
你一味沉默不语,我那远方的心上人儿。 
从你的目光里时时显出惊惶的海岸。 
俯视着黄昏,我把悲伤的网 
撒向撼动你海洋般的双眼。 
群群夜鸟啄食着第一批星星 
它们的闪烁如同我爱你的那颗心。 
夜神骑着他的黑马在奔驰 
在原野上播撒蓝色的花穗。

--佚名 译


俯身于下午我把我悲哀的网 
撒向你那汪洋的眼睛。 
在那里的熊熊烈火中我的孤独延长和燃烧。 
它的手臂旋转如一个溺水者。 
我发出一个个红色的信号,它们越过你那双 
迷茫的,移动如灯塔附近的大海的眼睛。 
你仅仅保存黑暗,我遥远的女性。 
有时候从你的视野里浮现畏惧的海岸。 
俯身于下午我把我悲哀的网 
撒向那击打你的汪洋的眼睛的大海。 
夜鸟啄起那些闪光如我的灵魂的 
初升的星星当我爱你。 
夜跨着阴影重重的牦牛奔驰。 
把蓝色的流苏洒落在辽阔的大地。

--黄灿然 译


由于原文是西语版本

小编就没有贴在这里了

其中不知出处的这一个

是流传最广的翻译版本


Someone Like You

Adele




I heard, that your settled down. 
That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r married now. 
I heard that your dreams came true. 
Guess she gave you things, 

I didn’t give to you. 
Old friend, 

why are you so shy? 
It ain’t like you to hold back or hide from the lie.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ButI couldn’t stay away, 

I couldn’t fight it.  
I’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that you’d be reminded,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Never 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yeah. 


已闻君,诸事安康。 
遇佳人,不久婚嫁。 
已闻君,得偿所想。 
料得是,卿识君望。 
旧日知己,何故张皇? 
遮遮掩掩,欲盖弥彰。 
客有不速,实非我所想。 
避之不得,遑论与相抗。 
异日偶遇,识得依稀颜。 
再无所求,涕零而泪下。 
毋须烦恼,终有弱水替沧海。 
抛却纠缠,再把相思寄巫山。 
勿忘昨日,亦存君言于肺腑。 
“情堪隽永,也善心潮掀狂澜。” 
情堪隽永,也善心潮掀狂澜,然。 

这首曾经席卷各大榜单的歌

也被翻译成文言文版本过

标题取成

“另寻沧海”
更是将与旧情人之间的那种

丝丝情愫表达得令人心疼

一个“yeah”的翻译

就足以让人叹服


Life and Death

Walter Savage Landor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我和谁都不争
和谁争我都不屑
我爱大自然
其次就是艺术
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了
我也准备走了

--杨绛 译


我不和人争斗,

因为没有人值得我争斗,
我爱自然,其次我爱艺术;
我在生命的火前,

暖我的双手;
一旦生命的火消沉,

我愿悄然长逝。

--李霁 译


我不与人争,
胜负均不值。
我爱大自然,
艺术在其次。
且以生命之火烘我手,
它一熄,
我起身就走。

--绿原 译


这首之前因杨绛先生缘故

而被广泛流传的

短诗《生与死》
其实也有多种不同的译本

小编精选了三种

让大家来体会

这生与死的美妙



不如你也来翻译一句诗?

期待评论区里的惊喜


微信编辑 | 高尚

部分文案来自网络

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得授权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4”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五月”文章精华

余秀华:“怎样的一次意外你才能抵达我”

与深爱的人结婚,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

总有一人,是你耿耿于怀的青春

那些比杜蕾斯直播更真诚的行为艺术

你曾经摆渡的那个人要靠岸了

他做了孟京辉想看濮存昕想演的戏

暮光女是谁?我只认识Kristen Stewart

如何文艺地表达“后来,我想通了”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购买页面
卓越、京东、天猫、当当 及各大书店 限量发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