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很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2016-08-25 yuihannie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最近一打开微博

频繁上热搜的便是沸沸扬扬的宝宝离婚事件

而一纸言辞激烈的离婚声明也不禁让人感慨

相爱的时候甜言蜜语

不爱了,便是各奔东西

似乎把铿锵有力写进离婚声明

已逐渐成为一种趋势

这不禁让人想起唐朝时期的”放妻协议“

比起现在离婚时候的冷漠

那时候充满了温情和祝福




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为夫妇。

若结缘不合,比是冤家,故来相对;即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扫峨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

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和现代人简单粗暴的恋爱方式不同

古人似乎更偏重细水长流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两人若是相互有意

互赠信物,写几首诗词,学会吟诵

这样的爱情放到现在

变成我们羡慕的对象




小编今天带你们回顾一下

那些藏在诗词间的爱情故事

有遗憾,也有甜蜜


▽▼▽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 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一说起苏轼,首先想到的标签应该是豪放

是课本里“老夫聊发少年狂”的苏东坡

但是一身江湖气的他也不乏柔情的一面

苏轼把对亡妻王弗的爱都写进了《江城子》

王弗走的时候只有27岁

她把爱和回忆一并带走

苏轼在十年之后才写下这千古名篇

也许这中间的沉默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吧



唤鱼池边的苏轼和王弗雕塑


有人说,苏轼如此深情可后来也还是再娶了

但是,深沉的爱和娶妻次数没有关系

毕竟,他心里的某个位置为王弗一直留着



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世情薄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陆游和唐婉也算一对苦命鸳鸯

青梅竹马的他们本该是婚后甜蜜

却遭到母亲无情的反对

迫于无奈两人只好分手

陆游另娶,唐婉再嫁

十年之后当陆游来到沈园

再次见到当初爱过的唐婉

只有无限的悲痛涌上心头

在粉墙上奋笔题下“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的《钗头凤》


第二年春天,当唐婉再次来到沈园

忽然之间瞥见陆游的诗词时

顿时泪流满面,心潮起伏

于是她便在陆游词后

又题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



唐婉的《钗头凤》


一个是错错错,另一个难难难

也许两人都会永远记住沈园吧

毕竟这里也诉说着一段情



项脊轩志
归有光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高中课本里的项脊轩志是文言文的名篇

而最后一句也一度感动了很多人

魏氏是归有光的第一任妻子

原本也是养尊处优的富贵小姐

下嫁后却甘愿过着平淡粗糙的生活

但是这幸福的小日子

也随着魏氏过早的去世而结束

也许当归有光写下“亭亭如盖”四字时

把对旧爱无处可逃的心情也咽回肚里了吧




有人会说“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毕竟归有光后来又续娶了

对每一任似乎都情深意重

但我们毕竟不能用现代的观念

去衡量古人的爱情

斯人已去,留在心底怀念便好



画堂春
纳兰性德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纳兰容若和卢氏的故事也是一度感动了很多人

虽然从包办婚姻起步,但是在纳兰的心里

对卢氏的评价是很高的

也许陪伴真的是最长情的告白

温柔善良的卢氏用她的才华横溢

不仅给了纳兰生活上的帮助

更走进了纳兰的精神世界

所以卢氏死后,纳兰伤心欲绝




“知己一人谁是?已矣。赢得误他生。”

那时候应该会有多人羡慕卢氏吧

毕竟她完完整整地拥有过一个他



离思五首·其四
元稹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有人说,分不清元稹的“曾经沧海”

到底是韦丛、崔莺莺还是薛涛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元稹曾对韦丛付出过感情

虽然从一开始,两人的这桩婚姻

看似是政治联姻

但是婚后的感情极好

韦丛虽下嫁到清贫之家,但是无怨无悔

总是尽自己所能关心和照顾丈夫

所以随着她的早逝,元稹很是心痛

写下了一系列的悼亡诗




很多人怀疑韦丛只是元稹的白玫瑰

毕竟元稹也把温存给了不同的女人

但至少,写下这首诗的时候

韦丛完整地活在他的心里



现在的我们恋爱时常常会说

“我做好了要与你过一辈子的打算,

也做好了你随时要走的准备。”

而在小编看来,这样深情而不纠缠的爱情观

同样适用于古代的才子佳人们

不知这些诗词背后的故事

是否也打动过你呢?



文丨yuihannie

图片来自网络

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得授权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4”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七月”文章精华
胡德夫:听65岁的白头鹰唱感动台湾岛的故事
木玛:在酒吧点牛奶才是现在的摇滚精神
逼疯出版社和读者的书
谁教会了你“性”这件事?
天儿这么热,一起去剪个短发吧
安迪▪沃霍尔、鲍勃▪迪伦和她
人丑不如多读书,撩妹就要撩梦露
薛之谦:一个人能有多不正经,就能有多深情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购买页面
卓越、京东、天猫、当当 及各大书店 限量发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