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他在工体与崔健“对骂”,他叫大卫!

2016-10-20 许多年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每个人都有自身的使命




国庆节前一天,哦我指的是本月初那个。我受邀去工体看了崔健的“滚动三十”演唱会。


这个舞台上,有着最大年龄跨度的艺术家。从50、60后,到80、90后,都有。老崔一向是个爱与年轻人合作并且玩儿跨界的前辈。


他除了是中国摇滚第一人之外,同样也是中国摇滚的伯乐,窦唯与何勇成名前,老崔便提前看好了这二人。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有人说老崔身为大院子弟,在作品中利用对旋律和唱腔的打造淡化歌词的重量是“暗示式反抗”,不过是向父权隔靴搔痒的撒娇。字里行间还带上了到场的王健林、冯仑等人,仿佛他们的成功,是充分利用了体制内权力的原罪。

 

可老崔都说了:“这不是一场服务性的演出,而是表达性的。在你们喜欢和我自己喜欢的作品之间,我还是选择唱自己偏爱的。”

 

我想说,评人论事,要因地因时而制宜。学生固然能超过老师,但以今度昔,否定先行者的功绩,希望当年的“老炮儿”们与时俱进到关怀苍生疾苦,满足大众期待,都未免过于倨傲,且透着一股子屌丝期待“大救星”的酸腐味。


无论艺术家还是企业家,首先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配置资源发展个人的同时,还能保有内心情怀的独立,已是难能可贵。

每个人都有自身的使命,时代在变,他有他的阳关道,你该走好的,是你的独木桥。

 

所以,今天我不多谈老崔,谈谈一个初次踏上工体舞台,走在这时代独木桥上的年轻人——大卫。



 

新一代的表达很尖锐

 


如果说老崔是以旋律和唱腔,让人们在隐喻意味十足的词句中与一位思想巨人对谈的话,年轻的大卫,则像一把尖利的刀子,他的表达,让人胆寒。

 

大卫是个90后音乐人,诗人,导演,同时,也是对二十世纪历史,尤其是极权层面有深入研究的历史学人。他一脸络腮胡,常年身着西装礼帽,腰藏双截棍,以美国“咆哮二十年代”的教父造型出场。


这一次,他在工体舞台上与老崔对峙,乃至展开了一场比拼说唱功力的直接“对骂”。他在崔健工体演唱会上的演出曲目,是一段Freestyle(即兴说唱):


1986我们站了起来,2016我们依旧还在   

刚才哥们儿在出租车,对着自己唱歌

现在对着你们所有的人    

用这种摇滚去TM撒泼   

 

你们知道,你有朋友圈    

你们知道,你有那些微博    

让那些垃圾的信息,在洗你的脑袋壳  

 

他们问我你是谁?我们肯定不是卡拉OK

我们肯定不是春节晚会      

我们是尖锐,尖锐,尖锐! 

 

我的脸上写着让你难受的东西      

它是危险、清晰,那么有力      

那些个摩登的建筑物

总是让我变得成熟     

我的痛苦我的愤怒

他们都想要把它出售     

我很难受,我是一只野兽

我们在这里还是一无所有!

你的左手是一个Iphone6

你的右手是一个Iphone9      

 

你的灵魂,你的肉体

为什么还是那么腐朽

为什么还是他妈一无所有?


△崔健演唱会 大卫Freestyle现场

 

以含蓄为美的东方文化,很难接受这样的表达形式,但它确实尖锐地扎进了时代沉疴的腐肉之中。

 

——疼么?当然。

 

但是,年轻人的表达,本就该是充斥批判性与前卫,兼具思辨与无顾忌的正如大卫的微博ID:大卫大无畏

 

△大卫音乐影像作品《杀人》


有趣的是,大卫的Freestyle刚刚结束,我的手机就收到了房地产公司的广告。


那时,我仿佛看到了全民抢房那焦灼的面孔,仿佛听到了大卫作品《杀人》结尾处的独白:“疯了,已经疯了……”一种矛盾感和荒谬感油然而生。


你能否灭杀跗骨之蛆?

 


山外青山楼外楼,歌舞未曾休。一片“岁月静好”之中,危机往往在酝酿成形。

 

虚妄的繁华中总是酝酿着糜烂,在这温暖的糜烂中,一切罪恶的蛆虫都能以适当的形式在暗中蠕动。


而这时,以尖锐的姿态对现状进行批判与拒绝,甚至试图唤醒零星沉溺于糜烂中大啖血馒头的个体,在信奉中庸文化的东方人群眼中,显然是哗众取宠且不合时宜的。

 

但是,大卫这段Freestyle的确很直露地描摹了这个时代的精神污染:学校教育是目前教育形式的主流,但个体的自我教育,往往是悖逆照本宣科的普鲁士式学校教育的。


自我教育的过程,就是获取个性化信息,获取人格独立的过程,形式多样,主流包括文字、影像与音乐。

 

而当身为男人,却如一只柔情似水的蟑螂般非要在谁谁的整个卧室路过;一贯抄袭日本动漫作品却能堂而皇之圈钱还能形成热议话题;下岗女工母亲非要社会各界为自己干涉女儿婚姻评理这些烂事儿,成为我们每天“不得不看”的主流信息时


这种精神污染,便如跗骨之蛆时刻贯彻在你的生活之中。虱子多了不痒,“温水煮青蛙”虽然是个伪科学典故,但那种精神上的侵蚀,足以吞噬一个人的审美、人格、乃至灵魂。使之浑浑噩噩,菽麦不分

 

精神没了,粮食就是口饭。而这个时候,那句古话——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便已堪作为我们每日自省的圭臬。

 

当下的中国,整个社会在娱乐至死的氛围中,逐渐进入剧烈的社会分层,而自我教育差异,导致的思维与格局的分层,则会加剧、巩固这种分层。

 

但是,我们只能被动等待吗?


情欲、伤疤、被侮辱的人




崔健多年前在《时代的晚上》中唱:请摸着我的手吧,我孤独的姑娘,检查一下我的心里的病,是否和你的一样?

 

大卫的早期作品《玛丽莲梦露的腰有点粗》中则说:哦宝贝我可以带你走,但在公开场合请你松开我的手!

 

这两句歌词,鲜明显现了60后与90后在表达和价值观上的年代差异与共性。老崔与大卫这一老一少,不同时代的两位艺术家的两首歌的结尾,都有那句洞悉人性的——是不是我越软弱,就越像你的情人?

 

去老崔演唱会现场的观众年纪,大多数已近不惑。他们有着含蓄的矜持,无论是因为今时今日的地位,还是年纪渐长的顾忌。


虽然,他们后来情绪激昂地吹起了震天响地的流氓哨,那股凶悍劲儿是现在的孩子不具备的。但是,那也只是少数人,大多数人,他们已不太明白90后在说什么,也不想明白。他们变成了喜欢软弱者,喜欢“老实人”的“姑娘”。

 

这次演唱会老崔虽然很努力地热场。但他也说了“在你们喜欢的歌和我喜欢的之间,我更想唱点我喜欢的”。老崔同样是这种“个人式英雄”。他和大卫,像立于黑夜崖谷中呼喊的人,在彼此的音乐语言中找到回声。

 

他们从未叶公好龙,也从未迷失在曲线救国的曲线里;他们对于内心所坚持的自我,忠贞不二,没有变过。所以,根本不需要自诩什么“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混子》这首歌,老崔邀大卫合唱。这首1998年的作品所表现的困境毫不过时,几代年轻人都踯躅在同一种桎梏当中,清醒的挣扎伴随实在的痛苦。


△崔健、大卫、秋野、贾洪龙合唱《混子》


繁衍后代的情欲、娱乐的情欲,死于节育环和冰冷的手术刀;精神上的侵蚀与污染让你生来便带着耻辱的伤疤。


可人生短短几十年,当你从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成长为祖国的栋梁,你却发现,你一直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在群魔的飨宴中成为砧板上的血肉……

 

一个小插曲是:默默坐在内场的某位领导,在听完大卫的Freestyle之后,问了句:“不是卡拉OK也不是春节晚会?那他想说的是啥?”


老崔与大卫在演出中的这次握手,如同责任的交接。我不明白世界变化多快,我不知冰山何时融化,当然,我也并不期待在这时代听到巨轮与冰山撞击的巨响。


但我想,从大卫的唱词中,从他深邃如夜的眼神中,从他苦涩的微笑中,我可以读懂这个时代,也可以羡慕一个有知者旺盛的青春。大卫的作品与希望无缘,但我期待他更精彩的表现。

 



文丨许多年

编辑丨机器人马文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4”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九月”文章精华
专访逃跑计划|当你知道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做了十年音乐了!
拍《釜山行》的导演,他的动画电影更绝望
我们为什么沉迷于畸恋?
死去的少年,生活在别处
她被日本人奉为“未嫁女神”,却随小津安二郎消失于世
少女心爆棚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这些爱自虐的女演员,偏不靠脸吃饭
陶立夏:独自旅行的坚守与自由丨文周专访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购买页面

卓越、京东、天猫、当当 及各大书店 限量发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