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25岁的你,依然是自在如风的少年

2016-11-22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最近,一则Be A Giver的广告

成为朋友圈的热门话题

内容大致是一些企业高管

挑刺匿名年轻求职者的履历




这些求职者包括了被高管们刷掉的

33岁前没正经工作的大导演李安

学历不高还没特长的知名面包师吴宝春

29岁时才工作不到一年的自己最好的兄弟

刚毕业却开薪水三万二的女儿

 


这些匿名时普通甚至很有问题的履历

在揭开姓名的那刻

让主管们大跌眼镜

其实都是或成功或有潜力的人

他们的才华和潜能被冰冷履历掩盖

 

 

不论是谁

都或曾经或正在或将要

处在一事无成的25岁

刚毕业踏入社会

事业刚起步薪水甚是微薄

或寄居父母门下

或漂泊他乡成为空巢青年

无房无车无对象

 


可是我们的25岁

真的只是这样吗?

所谓眼前的苟且

就真的那么不堪?

 

 

我们仍有爱情

 

青春期的冲动与天真逐渐熄灭

而立之年的相濡以沫还未到来

此时的爱情仿佛是笑话是谎言

《恋恋风尘》里的阿远和阿云

纵使一贫如洗

却在陌生而繁华的台北活得快乐

在裁缝店工作的阿云为阿远缝衣服



 

阿远下班后坐在裁缝店门口

默默地看着爱人

 


这样的美好却换不来长相厮守

阿远应征入伍回来后

阿云却已成为别人的新娘

在渐渐接近现实后

再痴缠的罗曼蒂克都成了捕风

 


但为什么要失望?

生活不是一部刻骨铭心的爱情片

青梅竹马爱到白发苍苍

生活也不是一首情歌

热恋分手唱到心碎

但依然会有这样一个人

也许不能一起看细水长流

却能一起在天桥上

看城市霓虹

看路人行色

 

 

我们还有友情

 

脱离了学校的集体生活

脱离了家庭的关怀爱护

25岁的常态也许是寂寞

下班后精疲力尽却仍要买菜做饭

加班到夜晚的寒风渐渐凛冽

回家后冷冰冰的单人床


 

但孤单并不是永恒

虽然已不再有人和你在课间手拉手

虽然已不再有人和你在食堂谈天

但那个人依然在朋友圈关注着你

敲小窗口对你嘘寒问暖

顺便抱怨自己的不如意

然后哈哈一笑互道晚安



 《观音山》里的三个年轻人

他们在各自的不如意中寂寥度日

在彼此的陪伴中相依为命

再迷茫再失意

依然有人陪在你身边

若深夜的被窝没有另一个温度

电话的另一端也会有人守候



 

 

我们还能做梦

 

陈绮贞唱过:

“在我知道什么叫做

真正甜蜜的爱情之前

早上醒来就要去上班”

纵然是如此无奈的生活

每个人依然有自己的骄傲姿态

如花儿般颀长而优雅地生长

 


崔健唱过: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追求、自由、愤世嫉俗

拮据、匮乏、一无所有

再一事无成的岁月

也是富有的浪漫的美好的

 



 

或许是十年二十年后

我们已实现了理想

站在人生的巅峰

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那句俏皮话:

“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

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文丨白

图片来自网络

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得授权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4”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十月”文章精华
作诗唱歌写小说,科恩干的一点儿不比鲍爷少
当够了王菲的配角,这次让我们来聊聊张亚东
你知道“墨镜王”的电影是用来听的吗?
新海诚用《你的名字》,还我们一场重逢
除了莫言,这些中国面孔也与诺贝尔文学奖有关
他在工体与崔健“对骂”,他叫大卫!
你来过那座城,没有爱上一个人
35岁的陈楚生,用一首新歌唱出他现在的生活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购买页面

卓越、京东、天猫、当当 及各大书店 限量发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