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妻

2016-11-26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前段时间,某圈太乱

夫妻之间,难道就不能矢志不渝?

看看这古往今来咱们文人大家

给自己妻子写的文章

就像在寒冷的天儿

抱了一把柴,点燃了一堆火





归有光

《项脊轩志》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 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看过《项脊轩志》的人们

无不被最后一句感动

妻子亲手植的树苗儿

如今繁茂如车盖

然而,妻子已经看不到了

归有光写妻子向他问起小阁的事

句读之间,无不体现夫妻温情

可以把细节写得如此动人的男子

不难想见是多么一往情深

 


沈复

《浮生六记》

“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惟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


 

有人说,看《浮生六记》

只要看前三记就够了

因为芸姑一去,沈复的笔调都变了

他愁绪万千,久久不能放下

看芸姑与沈复之间的

生活闲趣,风雅逸事

想着,浮生有你,便是全部了

 


巴金

怀念萧珊

在那些年代每当我落在困苦的境地里、朋友们各奔前程的时候,她总是亲切地在我的耳边说:“不要难过,我不会离开你,我在你的身边。”的确,只有在她最后一次进手术室之前她才说过这样一句:“我们要分别了。”


她非常安静,但并未昏睡,始终睁大两只眼睛。眼睛很大,很美,很亮,我望着,望着,好像在望快要燃尽的烛火。我多么想让这对眼睛永远亮下去!我多么害怕她离开我!我甚至愿意为我那十四卷“邪书”受到千刀万剐,只求她能安静地活下去。


 


失去妻子萧珊之时

已近古稀之年

六年后才提笔写下这篇文章

有一句话叫做

越是重要的人,越是不知道如何落笔

有一种爱是我写其他辞藻华丽

我写你,朴素又严肃

 


钱钟书

壬申年秋杂诗四首

缠绵悱恻好文章,恋香凄足断肠;

答报情痴无别物,酸一把泪千行。 

依穰小妹剧关心,瓣多情一往深;

别后经时无只字,然惜墨抵兼金。

良宵苦被睡相谩,猎风声测测寒;

如此星辰如此月,谁指点与谁看。

困人节气奈何天,煞衾函梦不圆;

苦雨泼寒宵似水,虫声里怯孤眠


 


钱钟书曾经为杨绛写过不少情诗

上面这首是最著名的、他本人最骄傲的

两人的伉俪情深早已是妇孺皆知

《围城》的问世少不了杨绛的鼓励

这位被钱钟书赞为最贤的妻

德才兼备,蕙心兰质

前几月,也总算他们仨团聚了

 


朱自清

《悼亡妻》

你虽不是什么阔小姐,可也是自小娇生惯养的,做起主妇来,什么都得干一两手;你居然做下去了,而且高高兴兴地做下去了。菜照例满是你做,可是吃的都是我们;你至多夹上两三筷子就算了。你的菜做得不坏,有一位老在行大大地夸奖过你。你洗衣服也不错,夏天我的绸大褂大概总是你亲自动手。你在家老不乐意闲着;坐前几个“月子”,老是四五天就起床,说是躺着家里事没条没理的。其实你起来也还不是没条理;咱们家那么多孩子,哪儿来条理?





读过《背影》,背过《荷塘月色》

看过朱自清悼念亡妻的文

才发现,没有这位体贴温和的妻

朱自清又如何能安心沉浸纸笔

如何能背着手在月色下思考

曾有人说《荷塘月色》中最后一句

写回到家妻子已经熟睡是

表达了妻子不理解他的苦闷

  如今看来,真是一种曲解

 


季羡林

《我的妻子》

在文化方面,她就是这个样子 。然而,在道德方面,她却是超一流的。上对公婆,她真正尽上了孝道,下对子女 ,她真正做到了慈母应做的一切;中对丈夫,她绝对忠诚,绝对服从,绝对爱护。她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孝顺媳妇,贤妻良母 。她对待任何人都是忠厚诚恳 ,从来没有说过半句闲话。她不会撒谎,我敢保证,她一辈子没有说过半句谎话,如果中国将来要修《二十几史》,而其中又有什么“妇女列传”或“闺秀列传”的话,她应该榜上有名。


我活到了八十多,参透了人生真谛。人生无常,无法抗御 。我在极端的快乐中,往往心头闪过一丝暗影: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们家这一出十分美满的戏,早晚会有煞戏的时候。果然,老祖先走了。去年德华又走了。她也已活到超过米寿,她可以瞑目了。


 


纵然是父母之命成就的婚姻

妻子的文化水平也不能与季老

进行精神交流、灵魂沟通

但不会影响季老与妻子

相敬如宾地度过美满一生

妻子去了,美满的戏结束了

但还在他心里咿呀排着

 


老舍

"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像个日本少女,你不爱吭声……你我都是满族人,生活习惯一样。你很好学,我对外国名著、外国地理、历史、文学史也很了解,彼此有共同语言,能生活到一起。" 

老舍还在信中提出"约法三章":第一,要能受苦,能吃窝头,如果天天想坐汽车就别找我。第二,要能刻苦,学一门专长;第三,不许吵架,夫妻和和睦睦过日子。 

老舍还说:"我没有欧洲人的习惯,出去时,夫人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打伞,我不干。如果心里有气,回家就打太太我也不干。我愿建立一个互相友爱、和和睦睦的家庭。"


 


老舍追求妻子时

一天写一封信,连续写了一百多封

婚后约定要和睦相处

决不能吵架拌嘴

两人果真共同生活了35年

从没有红过脸

有一种天长地久的感情叫

我绝不与你吵嘴


文丨溦

图片来自网络

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得授权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4”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十月”文章精华
作诗唱歌写小说,科恩干的一点儿不比鲍爷少
当够了王菲的配角,这次让我们来聊聊张亚东
你知道“墨镜王”的电影是用来听的吗?
新海诚用《你的名字》,还我们一场重逢
除了莫言,这些中国面孔也与诺贝尔文学奖有关
他在工体与崔健“对骂”,他叫大卫!
你来过那座城,没有爱上一个人
35岁的陈楚生,用一首新歌唱出他现在的生活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购买页面

卓越、京东、天猫、当当 及各大书店 限量发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