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2017-01-26 桨一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大概,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很多错过

才有,“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似乎,并没有真的“百分百”

每个人都只是过客

但是

兜兜转转到最后才发现

一开始认定的

才是最好的


今晚来说说故事里那些

一生只有一次的重逢


红楼梦

“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

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


宝玉初遇黛玉时说

“这个妹妹我曾是见过的。”


茶花女

虐恋的殿堂级故事。

“相爱已是很难,相守更是奢侈。”

撒了一个爱情的谎

要用尽泪水和生命去圆


玛格丽特进来了

“我来了,阿尔芒”

“您希望我来,我就来了”

随后,她低下头,

双手捂着脸痛哭起



“您害得我好苦,阿尔芒

而我却没有什么对不起您”


“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吗”


“除了环境逼得我不得不做的以外

我什么也没有做”


“我什么也没有做”

却必须独自承担所有的遗憾


了不起的盖茨比

盖茨比的爱情是一场梦

绚丽如烟火

他像飞蛾一般扑向这场幻梦

为了这场重逢

盖茨比倾其一生




他们两人分坐在长沙发两端,面面相觑,仿佛有什么问题提了出来,或者悬而未决,一切难为情的迹象也都消失了。


黛西满面泪痕,我一进来她就跳了起来,用手绢对着一面镜子擦起脸来。


但是盖茨比身上却发生了一种令人惶惑的变化。他简直是光芒四射。虽然没有任何表示欣喜的言语姿势,一种新的幸福感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充塞了那间小屋子。


沥川往事

“幸福是会飞的鸟

一不小心就会飞走”

沥川突然的消失

让谢小秋的爱情成了一场笑话

再重逢该憎恨吗



“你好,”他迟疑了一下,“安妮。”

我觉得我的体温,降到了零度

涌到头顶的血,凝固了

我听见自己的回答无比冷静,无比专业

“你好,王先生。”


我知道

我们还有故事


来不及说我爱你

那么爱她,却不能护她周全

一辈子只求一人

如果不能得到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

匪我思存有一支带刺的笔

刺开心用血写字



这个声音一传到他耳中去,他觉得如同五雷轰顶一样,脑中嗡的一响,四周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连转过头去的力气也没有。


只听到自己的心脏,砰咚砰咚,一下比一下跳得更急,像是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那里。仿佛过了半生之久,才有勇气回头。


那身影映入眼帘,依旧如初清晰,记忆里的一切都訇然鲜活。如同谁撕开封印,一切都轰轰烈烈的涌出来。


他做过许多次这样的梦,一次定然又是梦境,才会如此清晰的看见她。


静琬一抬起头来,脸上的笑意才慢慢的消失殆尽,嘴角微微一动,最后轻轻叫了一声:“总司令。”


霍乱时期的爱情

“年轻的时候,以为是错过了一个人,

后来才发现,错过的是一生”

苦等五十年

终于等到心上人守寡

即使老如枯木依然深爱

“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佛洛伦蒂诺先生来了。”

真的来了。

费尔米纳的第一个反应是惶恐。


她想,这不行,让他改日找个合适的时间来吧,她现在无法接待他,也没什么好谈的。


但是她马上镇定下来,吩咐女仆把他带到客厅去,先送上咖啡,她收拾一下之后再去见他。


阿里萨在下午三时烈火般的阳光下站在门口等着,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


他心中清楚,连一分钟都忍不住啦。


倾城之恋

“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


张爱玲炸了一座城,成全了一对人。



铃一响,流苏自己去开门,见是柳原,她捉住他的手,紧紧的搂住他的手臂,像阿栗搂住孩子似的。人向前一扑,把头磕在门洞子里的水泥墙上。


柳原:"这一炸,炸断了多少故事的尾巴!"


流苏:"炸死了你,我的故事就该完了。炸死了我,你的故事还长着呢!"


柳原:"你打算替我守节么?"


他们两人都有点神经失常,无缘无故,齐声大笑。而且一笑便止不住。笑完了,浑身只打颤。


重逢

是悲剧

是喜剧

谁又说得清

命是天定的

只有爱情属于彼此


半生缘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热恋中突然消失

爱情如悬空的美梦

重逢时是否还有资格问

当时的悬案


先没看出来是曼桢,就已经听见轰的一声,是几丈外另一个躯壳里的血潮澎湃,彷佛有一种音波扑到人身上来,也不知道还是他自己本能的激动。


她憔悴多了,幸而她那种微方的脸型,再瘦些也不会怎么走样。也幸而她不是跟从前一模一样,要不然一定是梦中相见,不是真的。



"真是──多少年不见了?"

"我都不知道你在上海。"

"我本来也当你在南京。"

说的话全被四周奇异的寂静吞了下去

两人也就沉默下来了


雪国

一个虚无的人与一个无力的艺妓

还能指望什么

早知一切徒劳

才会爱上吧


在长廊尽头帐房的拐角处,婷婷玉立地站着一个女子,她的衣服下摆铺展在乌亮的地板上,使人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看到衣服下摆,岛村不由得一惊:“她到底还是当艺妓了么!”



梦里花落知多少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在马德里的一个下午,荷西邀请我到他的家去。到了他的房间,正是黄昏的时候,他说:“你看墙上!”


我抬头一看,整面墙上都贴满了我发了黄的放大黑白照片,照片上,剪短发的我正印在百叶窗透过来的一道道的光纹下。



“我从来没有寄照片给你,这些照片是哪里来的?”


“在徐伯伯的家里。你常常寄照片来,他们看过了就把它摆在纸盒里,我去他们家玩的时候,就把他们的照片偷来,拿到相馆去做底片放大,然后再把原来的照片偷偷地放回盒子里。”


“这些照片怎么都黄了?”


“是嘛!太阳要晒它,我也没办法,我就把百叶窗放下,可是百叶窗有条纹,还是会晒到。”


“你是不是还想结婚?”


三毛终于给自己的脆弱的一颗心找了安身之处。


神雕侠侣

十六年后再重逢,原来我们都没死。


他自进室中,抚摸床几,早已泪珠盈眶,这时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滚下衣衫。


忽觉得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抚着他的头发,柔声问道:“过儿,甚么事不痛快了?”这声调语气,抚他头发的模样,便和从前小龙女安慰他一般。


杨过霍地回过身来,只见身前盈盈站着一个白衫女子,雪肤依然,花貌如昨,正是十六年来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小龙女。


两人呆立半晌,“啊”的一声轻呼,搂抱在一起。燕燕轻盈,莺莺娇软,是耶非耶?是真是幻?


“龙儿,你容貌一点也没变,我却老了”

“不是老了,是我的过儿长大了”



重逢

是心灵的洗礼

是悬案的终结

是故事的开始

除了爱情

亲情友情也如此


牛虻

欧洲名著里的感情总是炙热得发烫

父子情也不例外

都如此固执

到最后只落得悲凉与悔恨

有什么能换父子情

都没有


以真实身份重逢时

“他们已经忘却了时间和地点

忘却了生与死

他们甚至忘却了他们是敌人”


“真的是你吗

你是从死亡那里回到了我的身边吗”


“从死亡那里——

而且您得和我斗,否则就得把我杀死”


“我们就像两个在黑暗之中迷途的孩子

误把对方当成了幽灵”

但他们却没有走进光明的世界


故乡

年少的我们想得不多,所以更快乐


这来的便是闰土。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闰土,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闰土了。


我这时很兴奋,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啊!闰土哥,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角鸡,跳鱼儿,贝壳,猹,……


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


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


我们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说不出话。


阶级一直存在,鲁迅能以悲悯之心看到阶级的可悲,现在大多数写作者却忽视了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那些猝不及防的重逢

见面时仿佛从来没有分开过

但已是沧海桑田

再回首,往事如梦

错过才会重逢

遗憾才成故事



文丨桨一

图片来自网络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4”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2016年”最热十佳
为了今晚他等了7年...因为你是范晓萱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狗血涟涟
没有人永远喜欢五月天

祝你们都不听李宗盛

HAYA到底什么来历?
与深爱的人结婚,是件非常残酷的事

金马不止影后和影帝,还有被禁的纪录片

别忘了热血无赖林宥嘉
时光会老,苍姐姐不会
少女心爆棚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