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2021年“露奶装”火了,又纯又欲太好看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口述 | 我的DIY阴蒂高潮体验大公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灯谜很小也很快乐:记忆中的上海滩那些谜事(龚蓓文)

2016-03-16 喜爱灯谜的就点》 微谜会 微谜会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猜灯赏谜”可快速关注            



右一为上海谜家龚蓓文。


记忆中的一些谜事


文‖龚蓓文

 

(一)

 

1981年我上初二,在上海市向明中学读书,平时同学之间总会出点简单的智力题目一起玩玩做做,其中也有一些灯谜。我也常去青年宫(就是现在的大世界)玩,一般直奔底楼的大厅,那时候那里总有化学、数学知识的有奖竞猜。一个老师站在台上,把题目写在黑板上,然后下面的人举手抢答,对的人,获取一份小奖品,奖品很小,但是对于那时的学生,真是有很大的吸引力。要是周三呢,就会碰上江更生老师、朱育珉老师主持的“周三谜会”了。那时的谜会穿插很多知识的问答,就是猜不出灯谜,也可以通过回答知识问题,获取奖品,感觉非常的开心。由于每周三都去,日积月累,也懂了一定的灯谜知识,算是入了门了,每次总也有斩获,回家找了个铁的饼干箱,把奖品放里面,珍藏着。

 

“周三谜会”里我认识了许多谜友,如:管同钦、袁杰、刘茂业、施黎刚……为了猜谜,我平时也做了很多功课,比如:抄写射虎必备,看各种古文篇目和小说。当时的“周三谜会”用空前热闹四字来描述,也不为过,江浙一带的灯谜爱好者也会赶来。因为当时年龄小,也不知道是哪儿的,后来才知道有像汪永生这样的灯谜大家。

 

就这样,灯谜成了我第一爱好。当时的上海谜坛非常热闹,周二有市工人文化宫的谜会,主持的有:二苏(苏才果和苏纳戈)、陈以鸿、金寅、陶宽汝、季国虎、周修荣、张文元、程国泰等,周三是青年宫的周三谜会,徐汇、黄浦、虹口、浦东、卢湾都有谜会。因为还在读书,我一般就去青年宫和市工人文化宫猜射。猜得多了,也就开始试着做起了灯谜,拿出以前的一个奖品,一本塑料面的笔记本,把创作的灯谜记下来。

 

(二)

 

1983年,我在向明中学读高二,那时已经是“周三谜会”的常客了。记得有一次,七点开始的谜会,七点过了江朱二位老师还没到,大家议论纷纷,因为习惯上两位老师六点半就会到,还和我们交流交流。我因为还在读书,基本上是以听为主,也因为年龄小,两位老师在发奖品的时候也挺照顾的。“来了,来了,来了……”朱老师走在前,江老师跟在后,两人都背着旅行包,朱老师一上台,就拿起话筒,和大家说对不起。然后告诉大家,两位刚从南通参加“紫琅谜会”回来,家都来不及回,一下火车直接来的,台下报以热烈的掌声,为两位老师的敬业精神鼓掌,那天两位老师还把一些“紫琅谜会”的灯谜给大家猜,使我第一次接触了外地谜家的作品,以后竹西谜会、庐山谜会等,二位老师也会把灯谜带回来,给大家欣赏、猜射。依稀还记得,如:摇橹打浆(打食品一)甩水面,这样的佳谜。

 

“周三谜会”的台上,有两块大黑板,左边一块是江老师写的擂台谜,难度适中,一条猜出,再换一条,直到九点谜会结束;右边一块黑板是重奖谜,俗称硬骨头谜,难度大点,没提示,猜中者可以上台任选一样奖品。当时周三谜会是发实物的,奖品算是当时上海最好的,所以也是人气最足的谜会。记得有条重奖谜是这样的:太公(打水浒人名二),谜底为:史进、时迁。这条悬挂了半小时被人猜中,猜中者上台选奖品,还会受到两位老师的表扬,台下的我,真是羡慕不已。还记得一些重奖谜,如:炎症(打成语一)有感而发,恕你无罪(打成语一)不过尔尔。

 

(三)

 

1983年中秋节,青年宫举办大型的“中秋赏月谜会”,那年大世界上上下下都是灯的海洋,谜的世界。这次谜会有很多花式谜,比如二楼有一间教室里面全都是一些著名画家画的画,画就是谜面,画家都有:唐云、王个簃、朱屺瞻、沈迈士、谢稚柳、陈佩秋、程十发、应野平、孙仲威、张雪父、俞子才、乔木、曹简楼、申石伽、郁文华、曹用平、颜梅华、陆一飞、吴野洲、陈家泠、杨正新等。还有书法谜,书法家有:胡问遂、钱君匋、赵冷月、任政、徐伯清、周慧珺、林仲兴、张森等。印章谜方面,陈巨来、叶路渊、韩天衡、钱茂生、童衍方等大家都提供了作品。记得有幅画,画中是个花木兰牵着一匹马,打古诗一句:千里共婵娟。那些画到现在,也算是一笔巨富了。那次谜会最有趣的还是声像谜,放一段录像剪辑,猜谜底,由于方式新颖,几百人的大厅,座无虚席,又是江老师主持,所以我也喜欢坐在那猜谜。有几条谜是这样的:放了一段中国女排主力二传杨锡兰在比赛中的录像,打京剧一:杨排风。放了一段黑夜里在客栈激烈的枪战,打书名二:夜店、苦斗。

 

这次谜会开幕前,我父亲帮我搞了一张贵宾票,票子很精美,上面金光闪闪是周谷城的题字:中秋赏月谜会。每次进青年宫,因为是贵宾票,也不收掉,也不撕票,拿圆珠笔在票面上打个勾,算是用过了,我回家后用橡皮一擦就把这勾来个“一笔勾销”,第二天又可以用了,直到谜会结束。

 

(四)

 

1983年的青年宫“中秋赏月谜会”,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评选上海青年十佳灯谜,我也把自己的灯谜邮递到组委会,当时根本就不知道是否会有谜作入选。开幕的那天,我来到青年宫,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挂着入选的五十条灯谜,一一张望,我居然有两条灯谜入选。其一为:祖国大地永壮丽(打外国排球运动员一),谜底为:中田久美。其二为:山谷回音(打作家一),谜底为:梁信。当时很高兴。然后游客评选出自己喜欢的十条,旁边有个投票箱。最后我的那条“中田久美”获得了第三名。

 

获得第一名的是刘茂业的那条:刘胡兰、向秀丽、赵一曼……(打评弹篇目)女排英豪。这里还有一段有趣的事,茂业的那条谜,原来的谜面是:“花木兰、穆桂英、梁红玉……”最初大家都觉得很好,但是“英”字露面了,评委们都疏忽了,直到后来编书时才改了回来。


那时候的奖品好像是一些精美的笔记本,获奖的青年灯谜爱好者,后来都进入了青年宫灯谜组,师从江更生、朱育珉两位老师,这也是我的第一个加入的灯谜组织。灯谜组的青年宫负责人是:深度近视的可爱的王祖偆老师。灯谜组每月都有活动,两位老师近距离地和我们交流、授课,灯谜组让我的灯谜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也再不用买门票去周三谜会了,以后元宵谜会和第二届中秋谜会,灯谜组做了一些有关春和月的灯谜,那是后话了……

 

(五)

 

自从参加了青年宫灯谜组以后,在江、朱两位老师的熏陶下,谜艺有了很大的长进,同时也认识了一批朋友,有:刘茂业、郭海龙、兰成扣、吴伟忠等。因为那时我还在读高中,算是最小的一个。我就读的向明中学,是一所重点中学,同学们在休息时间,有时都会互相做些智力题目,我就把我看到的有趣的灯谜给同学们猜,大家都很感兴趣。我们高二(2)班的黑板报,每期都留一个小块,叫:灯谜园地。我做了些和学校同学有关的谜给大家猜,猜中的同学就可以获得奖品,当时的校团委书记是杨建荣,就建议学校的黑板报留一块给灯谜,并由校团委拿出奖品,一时也非常的热闹。我也把自己创作的灯谜投给了《新民晚报》,居然登了一些,很多同学和老师都给我很大的赞许和鼓励,当时《新民晚报》的稿费好像才3元一条,但是可以喝10杯咖啡。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到邮局拿好稿费,请同学喝咖啡,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我们的语文老师叫沈鹏麟,还叫我到低年级的同学班里上灯谜课,普及灯谜知识。我的一个学弟叫康伟,也是猜谜高手,也常光顾“周三谜会”,现在还和江更生老师有联系呢。

 

下面是1983年和1984年我发表在《新民晚报》“今宵灯谜”上的一些作品,来源于上海灯谜网:

 

辅助农工(打外国足球运动员一)佐夫/1983.11.30

 

空中楼阁(打湖北地名一)房县/1983.12.8

 

人间四月芳菲尽(打乒乓球运动员一)谢春英/1983.12.21

 

大智若愚(打物理名词一)内能/1984.1.5

 

古为今用(打明朝人名一)史可法/19841.17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打摄影名词一)感光度/1984.1.29

 

伤心桥下春波绿(打疾病一)流感/1984.2.8

 

(六)

 

1985年夏天,我从向明中学毕业,考入了上海工程技术大学金属材料系,开始了我四年的大学生涯。1986年的夏天,我去武夷山游玩,巧的是我们这个团的导游正好是袁杰,老朋友一见如故。袁杰比我大几岁,问了我最近的情况,特别是灯谜方面的。

 

当时在大学,流行学生组建各种社团,我们学校就有:桥牌社、武术社、拳击社等。我也曾经和校团委的老师商量过,准备成立灯谜社,正好同届学友潘迎皓也喜欢灯谜。以前他常去浦东文化馆猜谜,有一定的灯谜基础。还有一些其他的灯谜爱好同学也愿意加入。现在碰到袁杰,谜社顾问人选也有了着落。

 

在袁杰的撮合下,南京的陆滋源,太仓的汤健安,上海的苏纳戈、苏才果、申立峰,成为了我们谜社的顾问。时逢那年上海举办“春申谜会”,我们的谜社也在“春申谜会”结束后隆重成立。成立的那天,五位顾问在袁杰的陪同下,来到了我们学校,和同学们见面,接受了我们学校颁赠的荣誉顾问证书。陆滋源老先生还带来他的专著赠与我们。老师、前辈们还和同学们互动,场面十分热烈,全国第一个高校灯谜协会就这么诞生了。

 

(七)

 

1986年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灯谜协会成立后,陆滋源老先生、汤健安老师经常给我写信,鼓励我们。特别是汤健安老师经常从太仓来我校,帮助我们灯谜协会开展活动,和我成了莫逆之交,我也以大哥对他相称。当时上海复旦大学有个灯谜社,主要是以猜灯谜为主,负责的同学叫杨清奇,福建龙岩人。我专门去了复旦大学和杨清奇碰面,本想商讨成立上海高校灯谜联盟之事,但是由于灯谜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在高校很难普及,四年的大学时间有限,学业任务又很重,高校灯谜联盟的事也就搁浅了。在复旦灯谜社里有一位老朋友,上海人黄静敏,以前在青年宫的周三谜会常碰到他,那时他是复旦研究生,后来毕业后去了华东师范大学做了老师,我们也经常保持着联系。那时我们学校的食堂旁,校团委给了我们一块黑板,还资助了我们一些奖品,每周我们出五条灯谜,灯谜基本上都是谜协同学自己创作的,黑板旁有个信箱,猜的同学把谜底投到信箱里,猜得好的同学可以得到一定的奖品。我还依稀记得那时同学们的一些创作,比如:劳动本领强(打高校简称一)工技大,何必稀罕个父母官(打越剧名一)胡图青天,二个勇士合个影(打出版用语一)英汉对照,佳丽愁眉终不解(打称谓一)女老板。

 

(八)

 

大学灯谜协会成立后,我和协会的同学们都积累了一定的创作,就萌发了出一期谜刊的想法,和学校团委申请后,得到了很大的支持。学校提供我们200份谜刊所需的纸张、油印设备,我的同窗贺炜同学有一手好字,就负责刻蜡纸,还帮我们设计了封面,一只威武的老虎。经过两个礼拜左右的努力,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灯谜协会第一本谜刊《谜苑》,终于印好了。虽然印刷水平有限,但是我们还是感到无比的骄傲。谜刊第一期的内容包括:灯谜概述、猜灯谜简介、谜协作品、有奖猜谜、与虎谋皮、射虎必备、灯谜杂谈等,还报道了灯谜协会成立的隆重场面。我还写了一篇创作随想,文章主要是关于我的一条谜“伤心桥下春波绿(打疾病名一)流感”的创作经过。

 

当时特别要感谢我的哥们袁杰。因为他和全国很多的谜家和谜协有联系,我们给他50本谜刊与外界交流。通过他的帮助,很多谜家和谜协都写信给我们,建立了一定的联系,当时我们灯谜协会的信件是学校所有协会中最多的。我们收到了很多谜刊来和我们交换,说真的,我们的谜刊在当时的环境下,还算不错。

 

郭海龙也是我的一个好友,由他主编的上海闸北区职工谜刊,还特意给我们谜协留了一个版面,发表我们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灯谜协会的作品。

 

在大学里,也有很多同学要我们的谜刊,灯谜在我们大学里得到了一定的推广,我们还应邀参加了“春申谜会”的打擂活动。

 

(九)

 

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打擂台,是小时候的一个梦想,现在居然实现了,满是欢喜,虽然第一次登台有点紧张,但还是挺了过来。还记得有两条谜得到了大家的好评:1、小蛮樊素听差遣(打三字口语),谜底:乐天派。2、良驹安能受缰缚(打外时人),谜底:杰马耶勒。


打擂台的好处是使得谜社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也交了更多的谜友。二十多年后,我重回海上谜谭,戴英獒兄还记得我那条“乐天派”的谜。

 

大学毕业后,换了很多工作,也成了家,有了儿子,逐步远离了灯谜。但平时也做些灯谜,直到前几年看到上海市职工灯谜协会在网上有个“海上谜谭”的网站,就去浏览了一下,并且加入了QQ群,算是找到了组织,又和大家一起玩谜,不亦乐乎。每月一次的雅集都积极参加,还主动负责起活动的摄影任务。转眼雅集已经百期了,每次雅集大家谈笑风生,温暖如家。有时大家也缅怀一些沪上先逝的谜友,袁杰、郭海龙、金寅、许传福……

 

记得那次袁杰发短信我,说在南京路世纪广场主持灯谜,叫我去玩,我去了,还猜出条谜,得到一副农民画,谜会后还一起寒暄一番,谁知道竟成永别,真是遗憾,痛心。

 

记得有一次我在QQ群设了一个擂,奖品是一瓶红酒,最后许传福高“中”。

 

在常熟谜会碰到郭海龙,他已是苍老很多……

 

江更生老师说得好:灯谜很小。是啊,我真心希望身边谜友永远健康,永远快乐下去!

 

初稿:20123月至12

定稿:20141212




值得再读

 可点击以下链接,

查阅相关文章和资讯:


—海派灯谜—


海派灯谜大家江更生著述谜书一览:35年平均一年出版一本


“海派灯谜”今昔谈(江更生、刘茂业)


为什么海派灯谜十有七八是自撰谜面?(朱育珉)


—重要谜论—


谜书收藏一瞥:从四大要素看灯谜书刊的收藏投资价值


张起南的灯谜理论贡献及其灯谜思想(《橐园春灯话》研读札记)


【武骝灯谜作品集即将出版】杨耀学作序:虎啸天地间,曲吟云水中


《莫志刚灯谜作品集》即将出版(附俞涌、刘二安、王伯安序)


热点谜事


“品牌之都”国际校园灯谜精英赛30支代表队公布:福建江苏各有六队


福建农信社农商行花3万元搞了一场“伪灯谜”竞猜,不只震精了谜界


矫正“伪灯谜”是灯谜普及的一部分:不忘娱人复自娱


福建诏安激励普及灯谜文化:奖给南城中学6万,拨给县灯谜协会7万




了解更多灯谜信息

长按下面二维码可关注微信公众号猜灯赏谜

………………

微信搜号码:dadengmi

查找公众号:猜灯赏谜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