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社会敬老爱老,也需老人自爱——揭穿一个长寿老人的骗局

清华华裔教授劈腿事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8月2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违约进入下半场:从民营企业接盘到居民破产!这真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FMBA

作者:米筐三万@来源:米筐投资  

从民营企业接盘到散户接盘,这真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1

居民杠杆率飙升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表示:


 “中国家庭部门杠杆率高达110.9%,已经超越美国。截至2017年末,中国家庭部门的杠杆率高达110.9%,甚至已经高于美国家庭部门的杠杆率水平(108.1%)”    


但是我国居民杠杆率(48.4%)低于发达经济体的平均水平(76.1%),怎么能算是高呢?


陈副院长又解释道:“由于中国居民收入占GDP比重偏低,所以家庭债务/GDP的测算杠杆率方式会低估中国家庭部门债务问题的严重性。以家庭债务/家庭可支配收入测算。”


 “哦,原来是换了个算法。”老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继续低头啃馒头。


“这玩意儿还用分析?你就看咱身边谁家没贷款吧?咱邻居家的小刘,结婚都是贷款。”老王媳妇边吃饭边说道“咱儿子才多大,我见他这两天在研究信用卡,你可得防着点。我琢磨这事很危险。”


确实,中国这几年居民杠杆上升有些快。几乎到了无人不贷的地步,买车、买房、信用卡、花呗,手机支付伴随着提前消费大爆发。首付贷、信用贷、消费贷、经营贷、裸贷,“贷贷相传”。


截至2017年末,中国家庭部门杠杆率在过去5年上升了18.7个百分点。相比之下,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美国家庭部门杠杆率在5年之内的上升幅度也不过18.8个百分点。


虽然总体债务规模不高,但是,分布不均、增速过快,却怎么也让人乐观不起来。


毕竟危机的来临,起点都是渺小和势微的。


那么居民债务违约会爆发么?答案是肯定的。


2

居民违约的必然性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原因也非常简单:中国所有的违约主体,都和银行的放贷偏好息息相关。换句话说,中国所有的违约潮,都是银行放出来的。


不信,我们来一起回忆下银行的两次放贷轨迹。


2008-2010年的四万亿信贷狂潮中,银行追着企业营销贷款。 现在我们很难想象的到,当时银行放贷员几乎是追着企业主放贷的。


“1亿有点少吧,王总,3亿,我们利息给的特别低。”


企业主也几乎是做梦都要笑醒“嘿嘿,这便宜占得。”然而悲剧了,中国经济增速自2010年起,直线下滑,10%一去不复返。


经济下行叠加宏观调控,企业经营回款变差,无法偿还债务。


那时候银根紧缩,又使他们借新还旧难度加大,慢慢就发生债务违约了。


于是,一大波中小民企开启死亡之路。


银行经过这次教训,自然是吃一堑长一智。


2014年11月,央行突然宣布“降息+降准”,新一轮货币宽松启动。银行又要开始热火朝天地做业务了。然而找什么客户群体做业务呢?


宏观经济形势其实并没有显著好转,只是政府用基建、房地产等传统托底项目来支撑经济增速,以便实现经济软着陆,同时也启动了供给侧改革,对一些大型企业有较大帮助。


中小微企业并没显著好转,银行们也还没忘记过去几年中小微企业的痛苦回忆,不敢涉足这一领域,自然对它们 “惜贷”。


银行们变聪明了。不借给中小微,借给大公司吧。上一次小公司倒了,大公司应该不会吧。


于是乎,银行借贷部对大公司们授予了无限开火权。上市公司、国企城投公司等等拉开了疯狂借贷的序幕。


结果,也就是大家今天所看到的,今年发生了“违约潮”,绝大多数都是这类上市公司;爆雷的绝大多数理财平台,背后也都和地方国企、地方债务有关。相反,我们的民企违约很少。

    


为什么?因为经历过上一次银行送福利,民企2013年开始早就收敛多了。而国有企业,因为上一次的幸存者偏差,被各大银行追着加杠杆。


难怪有些银行内部人员开玩笑:“这些倒掉的企业,都是银行追着放贷喂死的。”


这是前两次放水的历史记忆。我们也已经都知道,所有债务都在往居民端成功转嫁。我们试着把自己放在银行放贷的位置:


当前民企杠杆率低迷,国企在主动降杠杆,雷已经在陆续爆了,企业端要收紧信用。挑兵挑将,请问整个社会,还有谁?


答案只有一个:居民。这个社会最小的经营主体。


当银行开始追着居民借贷的时候,已经注定下一轮违约主体是居民部门。


3

风险


当办信用卡的频频给你打电话,当额度短时间内快速提高,额度没有最大只有更大,你有没有感受到一丝凉意?


那么我们居民部门面临的风险,在哪里?很多人一张口就是房子,是房价要跌了。


事实上,我们太多人把精力放在了研究投资物涨跌上,而往往忽视了,我是谁?这个简单,而又饱含哲学问题。


要知道,一个完整的交易,不仅包含标的物,还包含你我他,投资主体。

   

 

所以,一次投资,所面临的风险,不仅来源于投资标的的风险,还来源于投资主体。也就是我是谁?我的能力如何?我承担风险的能力如何?


也正因为如此,同样在股市,同样的个股,同样的行情,有人亏损,有人赔钱;也正因为如此,同样的经济环境,今天有企业违约,有企业就活的好好的。


我们不应该把风险全部推给投资标的,而应该更多的关注我是谁。


同样的道理,同样是刷信用卡买车,有的人就真的浪起来了,有的人就浪两天被收回去了。同样是买房子,有的人就赚钱了,有的人就在15年暴涨前夜卖掉了。


我们在过去几十年里面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不是说资产价格下跌了,而是因为有人扛不住自己的危机而死了。


过去20年里面,中国房地产价格一直往上走。但是死了至少几百家中大型的房地产商。有跑路的,有跳楼的。难道是因为价格下跌而死的吗?


牛市里散户照样该怎么亏还是怎么亏,这跟行情,跟投资标的有关么?归根结底,还是和个人有关。


和很多人没有等来崩盘,先等来放水一样。很多人没有等来投资物波动,先等来自己坚持不住。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居民部门加了杠杆,谁生谁死,并不是由投资标的主导的,个人风险承受能力才占主导。


我们就拿深圳来讲,一年来终于不涨了,耗时18个月历史性大跌了1297元。我们就按这个势头,假如维持三年、五年。标的物并没有多少变化,但有些人注定是要悲剧的。


比如前不久惨遭降薪的金融从业人员,比如面临压缩成本的中小民企老板,比如因中兴事件惨遭裁员的众多码农,比如存款买了理财被跑路的很多人。


我,我是谁?这个哲学第一大难题,在投资中,才是投资者该解决的最大风险。


希望那时候,大家都好好的,毕竟天台很拥挤,风很大,就不要去排队啦。


更多阅读:

中国经济逃生之路

作者:米筐拾叶@来源:米筐投资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不断逼近深渊而后又退缩回来的体系中,险情降临所唤起的凝聚力一遇危险消退便很快地分崩离析了,接着这种过程又以不同的形式重现自己。


 ——索罗斯《金融炼金术》


1


如索罗斯先生所言,2018可能也是一个保护主义把国际贸易体制推向崩溃边缘而又不致于超越边界彻底崩溃的一年。


中国现在面临的挑战——外部压力与内部矛盾!


内部是众人皆知的高房价,伴随中国经济深陷需求萎缩之苦。


然而,更可怕的是,中国的产业资本竟然也一起陷入到流动性陷阱。


在中国经济调整结构的时候,受供给侧改革和环保风暴影响,大量企业关停。宏观经济看起来貌似陷入了一片寒冬。


在极低的利率环境下,产业资本对经济前景无法产生良好的预期,风险偏好降低,于是宁愿持有货币,也不愿扩大投资。


而在房地产与信贷产生螺旋背书上扬的时候,产业资本更乐意持有房产。


根据Wind数据,上千家上市公司持有超过9000亿货值的房产!



这仅仅是上市公司持有的房产,而中国还有两千多万家非上市公司,他们又持有多少房产呢?


所以,无论央行放多少水,都会被居民和产业资本储蓄起来,要么存房子,要么存货币,在货币“砖本位”的中国,其实都一样,只要不投实体,干嘛都行。


于是,CPI长期低位。


同时,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无法刺激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货币政策失效。


产业增速消失后,资本市场每天都如惊弓之鸟。


2


2013年之后,央行组织专家学者认真学习了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之后创设了多种结构性货币政策——短期流动性调节(SLO)、常备借贷便利(SLF)、抵押补充贷款(PSL)、中期借贷便利(MLF)……


终于,在央行和商业银行的努力下,资金在房地产里空转的更厉害了。


时至今日,内生货币阶段性的到了天花板。


几次想控制一下这种结构性货币,于是市场放了放风,资本马上一副死给你看的样子。


最近闹得汹涌的国开行PSL棚改叫停事件大家可以自行百度一下。


于是,各种“定向”汹涌而来。比如说,降准。


众人说,孔乙己你怎么又放水了!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定向不能算放水......定向!......调结构的事,能算放水么?"


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支持小微企业",什么"信贷资源合理配置"之类的,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市场上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3


在索罗斯的金融炼金术中,详细介绍过信贷与管制的周期。


如果大家对经济未来增长预期很好,那么资产的价值和未来收入现金流也会持续上涨。而后两者是银行评估信用时所依靠的重要指标。


所以在信贷扩张过程的早期阶段,涉及的信用金额相对不大,对抵押品(中国只有房地产)估价的影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过程在最初阶段,货币政策显得很稳健的原因。


但是,随着负债总额的累积,信贷总额增速开始对抵押品(房地产)价值产生了增值的效应。


换句话说,如果房地产不增值,那么信贷增量就出不来。靠新开工的房产去增加社融,太慢。


这个过程一再持续,直到总信贷的增加无法继续刺激经济,一切戛然而止。


此时,抵押价值已经变得过度地依赖于新增贷款的刺激作用。


这也就是为什么前几日新闻传出国开行一刀切叫停棚改之后,所有人都认为三四线房地产要终结的核心原因。


没有新贷款的加速增长,抵押品价值(房价)就会开始下降!


而抵押价值的侵蚀对经济活动产生了抑制的作用(也就是大家所讲的房地产挤压实体经济)。


反过来又加强了对抵押品价值的侵蚀(经济增速下行,居民收入增速无法赶上资产价格增速)。


到了那个阶段,抵押品已经用至极限了,轻微的下跌就可能引发清偿贷款的要求,这又进一步加剧了经济的衰退。这也是抛售形成的诱因。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繁荣萧条循环的过程。


所以,中国要竭尽全力保房价。


4


外部压力。


中美贸易战核心,是中美对全球利益的再次分配。


中国这一次要冲击第一层级国家地位。德国、俄罗斯已经若隐若现的与中国绑在了一个战车上。


美国孤立主义崛起,对全球加征关税。


然而,汇率又被人拿来说事儿。


还有很多吃瓜群众都嚷嚷着要中中国保汇率保外储。


外汇储备的基础作用就是弥补临时性国际收支逆差,应对国内外突发事件对外汇的需求。而现在,中美贸易摩擦你还保什么汇率?


人民币适当贬值有利于出口,对中美贸易摩擦来讲人民币贬值是我们的武器。况且我们有3万多亿的外储,中国现在要保的是房子,不是什么外储和汇率。


现在,外围压力越大,内部的就必须保持坚定的决心。内部如何稳定?就是抵押物资产稳定!


对内不能再挤压问题,把国内的主要矛盾转为对外扩大矛盾的转嫁。


内部稳定,政局经济都能安稳。


否则,一切湮灭。


2015年,中国房地产去库存拯救了全世界经济。


现在,没人帮我们,只有自己拯救自己!



百万用户都在读

高善文:中国杠杆表面上是金融问题 本质上是财政问题

这是今年最犀利的演讲: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

国家智库:警惕出现金融恐慌

李小加:我们负责把客观标准设定好、管公司披露,投资者必须买者自负

刘煜辉:在流动性收紧的市场,寻找有流动性的资产

至暗时刻,“不死鸟”照亮未来

证监会为啥要力推独角兽?

任泽平: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 为何市场人士集体误判

2018上半年的“冰冷现实”:GDP三驾马车全部沦陷,再把地产一起打下去?

财政部关于个税修改的说明:综合税率,专项扣除,起征点提升,调整结构

股灾三年祭:从狂热到崩塌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表态有什么玄机?

姜超重磅发声:做正确的事,永远都不晚!

大城市抢人逻辑:当农民工不再跨省

一行两会领导在陆家嘴论坛的讲话干货,了解下!

高善文:去杠杆民营企业成了背锅侠

浮亏47%?IPO上市,PE却亏钱......

金融圈男子图鉴

“人生只有3次财富机会,2019年可能是你的最后一次”

沃顿商学院院长万字长文:特朗普为什么总拿贸易说事?这才是美中关系问题的本质

沈建光丨2018:巨变前夜的中国房地产?

地产税,到底是不是倒退

叶檀:把房地产资产压到家庭资产的50%以下 这是纪律

宿命与反抗:房地产之殇和死亡之债

看一遍,胜做10年财务分析!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套路全在这

由FMBA历届校友推荐的文章集锦,版权属于原作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