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哥终于在《言叶之庭》里讲了个好故事| 漫谈

2016-05-16 布丁娘 布丁动画 布丁动画



雨天,误闯窄巷子,两旁的梧桐长得特别霸道,好像要把我连人带伞全吃掉。


一位老爷爷坐在大黑伞下修鞋。伞上绑着灯泡,昏黄的光将他包裹。我路过,不小心踩起一片水花。他扶了扶老花镜,继续低头敲鞋跟。



那是一双黑色高跟鞋,款式老,皮质也旧。可他敲鞋的时候,却像钢琴师抚弄黑白键那样温柔。


雨,叶子,高跟鞋,如果这样的场景还没让我想起《言叶之庭》,那还算什么二次元文艺逼呢?



据说,《言叶之庭》改编自新海诚遇到的真人真事。反正我是信了。


因为第一次,量产“风景色情片”的诚哥,只用故事就打动了我。


旷远的天空,樱花翩翩的街道,或是溪水潺潺的草地,忘带脑子的男主,默默眺望着不可名状的未来。从《云之彼端》、《秒速》到《追逐繁星》,大概很多人从诚哥电影里截下的图都长这样:



这很可能跟他乱抢饭碗的习惯有关。作为导演,他不仅抢摄影师的饭碗,脚本、人设、背景、剪辑……除了配乐和声优,啥都一个人扛,简直业界全能。


但全能也是他的绊脚石。《言叶之庭》前,诚哥还不太会讲故事。他能把忧伤的情绪渲染到位。奈何整体的剧情比较单薄,他又喜欢用写意的空镜头或是大全景缓缓推进,这样就会显得没有高潮。


这就好比,你喝一杯不热又不冰的咖啡,知道用的是上好的罗伯斯塔咖啡豆,可豆子的香醇却不能在舌尖炸开。因为温度不对。



显然,《言叶之庭》的高潮是大雨滂沱时,女主雪野百香里冲下楼梯,紧紧抱住男主秋月孝雄的那一刻。雪野老师的眼泪,孝雄的臂膀,雨点闪烁间的彩虹,已经让人把持不住——



秦基博的《Rain》又适时插入!小清新瞬间泪奔泪流!



可是呢,没有前戏,就没有高潮。《言叶之庭》的前戏,什么背景、主题、对白,就是诚哥的拿手好戏了。这里就简单讲下。


首先是背景设定。故事发生在梅雨季节,拿贺铸的诗来说,就是“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种惆怅契合故事的基调,也能烘托男女主的心境。


再加上电影上映时,正好是日本的梅雨季……是诚哥的小心机吗www





下雨天和逃课更配,所以孝雄就果断出逃,乘坐JR山手线来到东京的新宿站。新宿站是新宿区最主要的铁路车站,每天都有364万人次进进出出。


地铁里浑浊的空气扑面而来,旁人的体温紧贴身后。越拥挤,越孤单,这是孝雄此刻的心情,相信也是诚哥选择这里开场的原因。



紧接着,孝雄走向新宿御苑,故事最关键的发生地。


新宿御苑是日本曾经的皇家园林,即使是在寸土寸金的东京,也仍然占了58.3公顷的土地。里面有日式、英式、法式等各种大名鼎鼎的庭院。



诚哥眼光独到,选了东屋,这个在新宿御苑地图上都难找的小凉亭。它静立湖边,位置偏僻,又被大片青枫遮掩,肥肠符合“世外桃源”的设定。


要是动不动就来一大爷大妈,性格内向的男女主还怎么勾搭?





男女主在凉亭初次相遇,连打招呼都含蓄得要死。这种好想急死你的套路,就是主题的体现:含蓄的“恋”,而不是“爱”。


其实在主题方面,诚哥缅怀的是“大河言叶”时代的“孤悲”,就是汉字刚引入日本时的爱情。


"孤悲“的意思是,在爱来临之前,因孤独而渴求着某个人的感情。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如果暗恋是一场梦,我愿不复醒来。


不论孝雄或是雪野,都很孤独。孝雄喜欢制鞋这种落伍的、无卵用的技艺,雪野作为老师在学校绯闻缠身……总之两个迷茫而孤独的人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剧情由此展开,诚哥开始玩有话偏不好好说的文艺对白,旁敲侧击地暗示男女主的情感进度。


比如就算两人心动,雪舞也只是对孝雄吟了一句短歌:"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于此。"




这句话出自日本最早的一部短歌和集《万叶集》中的《雷神短歌》。


当雪舞说出这句话,天空也开始打雷。在日语中,”雷“又被叫做”妻“,就是”神様の妻”,象征了雪舞是孝雄心目中的女神


晴天对男女主来说都是煎熬,直到最后像月老一般的雨终于下了起来,他俩才终于有了见面的机会。


紫藤架下,孝雄终于回复了雪舞的短歌:“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于此。”




这样含蓄的回答容易让人想到,夏目漱石给学生上课,把"我爱你”翻译成“今晚月色很美”。这种点到为止的美感,才能一举戳中文艺逼的小心窝啊!


而在东屋里,孝雄也让雪野看了一本夏目漱石的《行人》。正好,这本书讲的是知识分子自我怀疑时的孤独处境,也是孤独,诚哥在含蓄地点题啊点题:



雨下大了,两人从紫藤架奔向东屋时,雪舞说:”我们就像天鹅游过了河一样“。这句话出自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文艺青年常用来表达喜悦的害羞做法。


再回到主题,含蓄的“恋”。这部动画电影之所以叫《言叶之庭》,不只是因为有亭有叶,更多是因为“言叶”在日语中是“话语”的意思。


所以,绿叶即话语。男女主虽然对话不多,但凉亭外绿植遍布,特写植物的镜头连阴影效果都用了绿色,其实都是在诉说他们的恋爱物语。男女主之间的接触、了解和感动,恋爱的一点一滴都非常鲜活。


尽管含蓄,尽管“孤悲”,但故事终于不再单薄了啊,诚哥!



至于结局嘛,就不剧透啦。某位up主把孙燕姿的《遇见》和《言叶之庭》混剪,已经给了最好的解释。


某年某月,孝雄和雪野都已从孤独中醒来。他们遇见彼此,是最美丽的意外:




啊咧,没看够?

那就戳开往期原创文章吧

■ 《甲铁城》的OP你真的看懂了吗?

■ 泽野弘之:别总说他是新世纪的贝多芬

■ 这15部鬼怪向动画,玩的不止是心跳

诚哥终于在《言叶之庭》里讲了个好故事| 漫谈

诚哥终于在《言叶之庭》里讲了个好故事| 漫谈

2016-05-16 布丁娘 布丁动画 布丁动画



雨天,误闯窄巷子,两旁的梧桐长得特别霸道,好像要把我连人带伞全吃掉。


一位老爷爷坐在大黑伞下修鞋。伞上绑着灯泡,昏黄的光将他包裹。我路过,不小心踩起一片水花。他扶了扶老花镜,继续低头敲鞋跟。



那是一双黑色高跟鞋,款式老,皮质也旧。可他敲鞋的时候,却像钢琴师抚弄黑白键那样温柔。


雨,叶子,高跟鞋,如果这样的场景还没让我想起《言叶之庭》,那还算什么二次元文艺逼呢?



据说,《言叶之庭》改编自新海诚遇到的真人真事。反正我是信了。


因为第一次,量产“风景色情片”的诚哥,只用故事就打动了我。


旷远的天空,樱花翩翩的街道,或是溪水潺潺的草地,忘带脑子的男主,默默眺望着不可名状的未来。从《云之彼端》、《秒速》到《追逐繁星》,大概很多人从诚哥电影里截下的图都长这样:



这很可能跟他乱抢饭碗的习惯有关。作为导演,他不仅抢摄影师的饭碗,脚本、人设、背景、剪辑……除了配乐和声优,啥都一个人扛,简直业界全能。


但全能也是他的绊脚石。《言叶之庭》前,诚哥还不太会讲故事。他能把忧伤的情绪渲染到位。奈何整体的剧情比较单薄,他又喜欢用写意的空镜头或是大全景缓缓推进,这样就会显得没有高潮。


这就好比,你喝一杯不热又不冰的咖啡,知道用的是上好的罗伯斯塔咖啡豆,可豆子的香醇却不能在舌尖炸开。因为温度不对。



显然,《言叶之庭》的高潮是大雨滂沱时,女主雪野百香里冲下楼梯,紧紧抱住男主秋月孝雄的那一刻。雪野老师的眼泪,孝雄的臂膀,雨点闪烁间的彩虹,已经让人把持不住——



秦基博的《Rain》又适时插入!小清新瞬间泪奔泪流!



可是呢,没有前戏,就没有高潮。《言叶之庭》的前戏,什么背景、主题、对白,就是诚哥的拿手好戏了。这里就简单讲下。


首先是背景设定。故事发生在梅雨季节,拿贺铸的诗来说,就是“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种惆怅契合故事的基调,也能烘托男女主的心境。


再加上电影上映时,正好是日本的梅雨季……是诚哥的小心机吗www





下雨天和逃课更配,所以孝雄就果断出逃,乘坐JR山手线来到东京的新宿站。新宿站是新宿区最主要的铁路车站,每天都有364万人次进进出出。


地铁里浑浊的空气扑面而来,旁人的体温紧贴身后。越拥挤,越孤单,这是孝雄此刻的心情,相信也是诚哥选择这里开场的原因。



紧接着,孝雄走向新宿御苑,故事最关键的发生地。


新宿御苑是日本曾经的皇家园林,即使是在寸土寸金的东京,也仍然占了58.3公顷的土地。里面有日式、英式、法式等各种大名鼎鼎的庭院。



诚哥眼光独到,选了东屋,这个在新宿御苑地图上都难找的小凉亭。它静立湖边,位置偏僻,又被大片青枫遮掩,肥肠符合“世外桃源”的设定。


要是动不动就来一大爷大妈,性格内向的男女主还怎么勾搭?





男女主在凉亭初次相遇,连打招呼都含蓄得要死。这种好想急死你的套路,就是主题的体现:含蓄的“恋”,而不是“爱”。


其实在主题方面,诚哥缅怀的是“大河言叶”时代的“孤悲”,就是汉字刚引入日本时的爱情。


"孤悲“的意思是,在爱来临之前,因孤独而渴求着某个人的感情。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如果暗恋是一场梦,我愿不复醒来。


不论孝雄或是雪野,都很孤独。孝雄喜欢制鞋这种落伍的、无卵用的技艺,雪野作为老师在学校绯闻缠身……总之两个迷茫而孤独的人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剧情由此展开,诚哥开始玩有话偏不好好说的文艺对白,旁敲侧击地暗示男女主的情感进度。


比如就算两人心动,雪舞也只是对孝雄吟了一句短歌:"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于此。"




这句话出自日本最早的一部短歌和集《万叶集》中的《雷神短歌》。


当雪舞说出这句话,天空也开始打雷。在日语中,”雷“又被叫做”妻“,就是”神様の妻”,象征了雪舞是孝雄心目中的女神


晴天对男女主来说都是煎熬,直到最后像月老一般的雨终于下了起来,他俩才终于有了见面的机会。


紫藤架下,孝雄终于回复了雪舞的短歌:“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于此。”




这样含蓄的回答容易让人想到,夏目漱石给学生上课,把"我爱你”翻译成“今晚月色很美”。这种点到为止的美感,才能一举戳中文艺逼的小心窝啊!


而在东屋里,孝雄也让雪野看了一本夏目漱石的《行人》。正好,这本书讲的是知识分子自我怀疑时的孤独处境,也是孤独,诚哥在含蓄地点题啊点题:



雨下大了,两人从紫藤架奔向东屋时,雪舞说:”我们就像天鹅游过了河一样“。这句话出自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文艺青年常用来表达喜悦的害羞做法。


再回到主题,含蓄的“恋”。这部动画电影之所以叫《言叶之庭》,不只是因为有亭有叶,更多是因为“言叶”在日语中是“话语”的意思。


所以,绿叶即话语。男女主虽然对话不多,但凉亭外绿植遍布,特写植物的镜头连阴影效果都用了绿色,其实都是在诉说他们的恋爱物语。男女主之间的接触、了解和感动,恋爱的一点一滴都非常鲜活。


尽管含蓄,尽管“孤悲”,但故事终于不再单薄了啊,诚哥!



至于结局嘛,就不剧透啦。某位up主把孙燕姿的《遇见》和《言叶之庭》混剪,已经给了最好的解释。


某年某月,孝雄和雪野都已从孤独中醒来。他们遇见彼此,是最美丽的意外:




啊咧,没看够?

那就戳开往期原创文章吧

■ 《甲铁城》的OP你真的看懂了吗?

■ 泽野弘之:别总说他是新世纪的贝多芬

■ 这15部鬼怪向动画,玩的不止是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