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刚刚,长春长生又复活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张强医生:我对中医的外行看法

2017-01-02 长城国际健康论坛 中国核医学医师 中国核医学医师

导语:张强医生出身于医生世家,五六岁时,他就开始翻阅外公的解剖书、爷爷的中医典籍。成年后,张强成为了一名纯西医外科医生,并逐渐在西医领域里叱咤纵横,获得了一系列闪亮亮的名片: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血管外科领域知名专家,中国医生自由执业的代表性人物,中国首家医生集团创始人,中国医生集团联盟主席,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


那么,这位自称是外行的人,对中医有哪些看法呢?2016长城国际健康论坛上,张强为我们一吐为快。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

谢谢组委会给我这个机会与大家交流。非常不好意思,因为我自己公司就在附近,也在开会,所以赶来晚了,只听到一小部分,前面更多精彩的部分没听到,太可惜了。


先跟大家谈一下今天我演讲题目的由来,也是特别有意思。黄局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问我:“你对中医感冒吗?”


我说:“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我当然对中医不感冒了。”


当然黄局的顾虑是有道理的,因为我是一名纯西医。但我为什么会对中医不感冒呢?我曾在微博发过这样一个场景:有一天我感冒了,我太太给我准备了一碗梨茶,里头还加了一点西洋参,我就觉得很温暖。帖子发出后大量西医就跟说,张医生你怎么也相信这个?我就说,我太太给的这种温馨我能不接受吗?这碗热气腾腾的汤端到你前面,病就好了一半。所以怎能说中医没有作用呢,对吧?(现场观众笑声、掌声)


然后从那开始,就经常有人@我,跟我讲中医(笑)。所以今天,我就来谈一下我对中医的外行看法。




我和中医的渊源


我和中医是有渊源的:


第一,我的爷爷是中医,我家里现在还有一个匾,上边有“中医张泽夫(音)”的字样。


第二,我小时候学医很早。因为我的外公是西医,我的爷爷是中医,家里面有很多医书,包括西医的解剖书、中医的草药书,我五六岁就开始翻了,因此对中医的书还是很有印象的。


第三,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大概三次中暑,中暑时我母亲就叫来一个邻居,一个懂中医的邻居给我刮痧:先在手指头上搓两针,然后在这个地方一拉,突然我感觉一麻,全身汗就出来了,就好了。很神奇的,三次中暑每次都找他,我印象极其深刻。


第四,我读大学时,浙江医科大学也开设中医课的,这类考试我都是满分100分。当时还学针灸,学口诀“针灸足三里胜过一只老母鸡”时,就跟同学每个礼拜都把自己的足三里用针灸弄一下,感觉精神状态是好一点。


第五,我是浙江大学中医药专业的硕士生导师,曾带出过几届研究生学员。这个可能外界都不知道,因为我从邵逸夫医院跳槽到杭州三院以后,三院是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我就从浙江大学的硕士生导师转成浙江中医药大学的硕士生导师,带的研究生中有两位就针灸推拿专业的,只可惜我对于中医的了解太少(笑)。但是,我与中医的渊源在,并且不可谓不深厚。




西医对中医的困惑


接下来分享一下我作为外行人对中医的看法。我觉得要解决西医脑眼中的一些困惑,尤其是西医脑子里固化的东西。我想把这个分享出来,可能会给在座从事中医工作的医务人员一定的借鉴作用。


我认为中医有时候太过于自我封闭。刚才主持人就提到了,你为什么要排斥西医的检查?中医有时好像过分强调自己的这一块,并排斥西医。但倒过来你想一想看,如果一名西医排斥中医,他是不是就很有局限?我们希望西医多了解中医,倒过来也需要讲中医必须多了解西医。目前情况是西医对中医不太了解,那我们就要加强沟通和交流。比如今天,我是一名西医,而且还是外科医生,照理说我是最不应该相信中医的。为什么?比如说血管断掉,血都喷出来了,你的中医推拿肯定不行,这时西医血管缝合肯定更有效,对不对?但是我今天特别愿意来到会场,因为我是抱着一种学习的态度,到中医这个领域来交流的。


以,西医看中医时的一些困惑问题,可能都是共性的。今天我拿出来跟大家一起讨论一下,看看中医同行的有没有来解释这些事情,让更多的西医也来关注了解中医的发展。


1、 循证医学VS个体医学


首先,我们的中医往往采取师傅带徒弟的模式,这种模式是自上而下的,这个徒弟如果很优秀,能学到师傅的99%很厉害。那徒弟的徒弟再学到99%,又算是最优秀的了。照这样下去,是不是徒弟越来越差?所以个体经验的传授,是不是都会存在这样的问题——徒弟只能学到老师的一部分,中医信息很难打通。这跟西医不一样,西医论文发表或者几个医生多中心的研究,就会克服某一位医生经验的错误,通过大样本得出的结论就应该这样做。但是中医就是师傅老大,师傅说了算,A就是A,B就是B,你也只能跟着他学一部分。这就是循证医学和个体经验之间的权衡。


当然循证医学也是有问题的。因为我们所谓的大样本,比如正常人的血压多少人是正常的,我们只取样正态分布的95%,还有的5%可能就不考虑了。但有些人天生低血压,正好落在5%里面,他也是正常的,可按照血压标准来讲它属于低血压。因此我们不能忽略个体的特殊性。中医在这方面就特别好,但它相对缺少循证医学的依据。我就这个问题也查了资料,看到了中医循证医学也有着非常早的记录,说判断一个人参到底有没有功效,就让两个人一个吃人参,另外一个不吃,然后让他们跑同样远的步,吃人参的人跑了后精气神很好,没有吃人参的人就气喘吁吁。这说明中医以前是有循证医学理念的。当然过去中医更多的是经验医学,可经验有时无法流传开,比如一个人吃了人参后精神好,但他可能忘记掉了,甚至他还可能会认为自己不吃人参精神会更好。所以这种情况下,怎么样让师父传徒弟的模式中,知识越传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这是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2、古代医学VS中医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的中医到底是中国的医学,还是世界上各国共同产生的古代医学?我想这里面其实有交叉的。最典型是放血疗法,它在世界各国都曾有过,不是中国独有。


在中世纪的欧洲,外科医生跟理发师都属于同一个职业、同一个协会——理发师外科医师协会。现在大家可以看看理发店的转灯,有没有注意到是红蓝白三个颜色?为什么?因为红色代表静脉,蓝色代表动脉,白色代表纱布。所以最早的外科手术是在理发店做的,理发店里做的就是放血疗法。所以那时的医生有三件法宝:一是放血,二是尿检,就是医生真的用手蘸着病人的尿去尝一尝有什么问题,三是灌肠。医生掌握了这三招后很吃香,当时的灌肠疗法也叫排毒疗法,是贵族太太们专享的,用灌肠来美容养颜。


所以,这里面很难说哪些是我们中国传统医学的传承,哪些是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有的古代医术。如果我们追溯到印度的古医学,我们也有相似之处。如何鉴别出有价值的并保留下来,要跟那些已经被现代科学所抛弃的疗法有所区别。

比如说放血疗法在欧洲中世纪维持了好久,但现代医学出来以后,它就被抛弃掉了。放血有没有效果?反正很多人放血后感觉舒服多了。但当时没有循证医学,放血到底有哪些益处和害处,是没有证据说明的美国总统华盛顿他当时得了咽喉炎,感染很重,按照当时美国的医学技术水平,是完全可以治愈的。然而,华盛顿却相信了当时社会上风行的“放血疗法”。最终,华盛顿将军在煎熬中死去。


那么我们的放血跟中世纪欧洲的放血有什么不同?中医的放血是不是更有特色更安全更有效?这也是需要回答的一类问题。否则中医在这一领域内很难经得起推敲。


3、辨证论治VS标准配方


辨证论治是中医的特点,但它跟标准配方之间怎么权衡?


记得SARS期间,卫生部给全国人民发板蓝根,说中医对抗SARS很有效。但问题是中医必须搭脉,看一下舌相,每个人热性寒性都不同,那么给所有人发同一个药,而且剂量都一样,这还是不是中医药?是不是有对于中医的误解?


标准配方跟辨证论治有没有关系?现在西医特别喜欢用注射剂,挂盐水一挂好几天,病就好了。这些西医从来没有搭过病人的脉搏,也没有看过病人的舌相,他只有标准配方。现在中医也有制剂,甚至中药注射剂,中医有没有标准配方?中医如何看待这种现代的固定包装标准化?这里边可能还是要很多的思考和探讨。


4、药性VS环境


中医里一个很重要的要素是草药。但是我们现在的土壤、气候和环境都发生了改变,我们的药材的药性是不是也随之而变?最简单的是,现在吃的鸡蛋跟以前的柴鸡蛋、本鸡蛋的成分都不一样了。那么我们如何能够保证现在跟李时珍时代的药材是一样的?假如药性已变,那么《本草纲目》还要不要参考?药的剂量该怎么调整?这也是中医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


据我所知,有人在山区里专门建设了中药种植厂,想种植出符合标准的药材。可是,我们怎么样检测土壤的变化、气候的变化给我们带来药材、药性的改变呢?


以上问题谨供大家参考,都是我很外行的想法。也许这些问题都已经有答案了,有人能告诉我答案就更好了。




中医多的是优势,无的是医闹 


我认为中医具有独特的优势,这些优势是西医无法比拟的。反正这里讲西医不好也没关系(现场笑声)。


第一,中医有整体性优势西医的起源是解剖学,是从尸体解剖来的,尸体解

剖时看到的血管神经跟一个活生生人的血管神经不同的。西医最早是通过零部件的拆分而发展起来的,所以到后来出现了生理病理、动态活体等。最早的西医学是把人看成一块一块的,头痛治头、脚痛治脚,不像中医认为脚底板是跟肾脏连在一块儿,头痛时有时合谷穴按两下就好了,中医是把全身连一起,这就是优势。西医则往往聚焦在某一个局部解剖,分科也是这样,比如肛肠科、消化科、心脏科。实际上西医后来发现很多问题,我们的心脏痛、胸痛有时候是胆囊引起的,心脏病、冠心病发作的时候有时候牙齿也痛,此时过去的解剖理论就用不上了,需要用神经反射来解释。西医的发展越来越复杂,从分子生物学到基因,而中医第一个优势就是整体化,它注重环境对人的影响。当西医研究这些时,中医早就有了。


第二,中医注重交流和人文关怀。中医确确实实把医学提到了一个高度,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医学本身就是一种交流,是一种关怀。西医的放血疗法也好、做疝气手术也好,大家可以百度上搜到图片,就把病人的四肢捆在床上,拿剪刀直接咔一下,血流如注。西医当年是无法顾及到人跟人的交流的。最典型的就是中医纠纷特别少。大家知道杀医事件,根本杀不到中医的。患者会说西医你把我看坏了,却很少说中医你把我看坏了。为什么呢?因为中医从看病开始就跟病人建立很好的关系,病人一进来,他的手就被握住了,医生搭脉时,用自己的体温来感知病人的脉搏,西医则是用冷冰冰的听诊器贴在胸口。当然现在西医也变化了,也会将手心的温暖传贴到病人身上,但主要器械还是金属,不像中医用自己的肢体接触病人。这种关系的建立是非常好的。此外,中医看病时要病人把舌头伸出来看一看,这也是一种关怀,信任感很快就建立了。西医不是这样,病人就是主动伸出来,医生也很冷淡,他可能还会命令你不要做多余动作,他做介入、做造影时,用仪器、用导管在身体捅来捅去,人跟人的关怀是没有中医这么明显的。


我相信未来的中医从业人员会越来越多,因为没有医闹(现场笑声)。我自己在杭州三院当硕士生导师时就向学生学习,每天早上至少看一个舌头有没有阴虚,看看有没有红,每次查房也就是说舌头伸出来看一看,病人感觉很好,觉得医生每天在关心他。不像西医,来到病房时,喊到几号,看完就走掉,没有交流的。


中医要纳新,不要排斥现代化技术手段


我想给中医一个建议,不要去排斥西医。我昨天参加了一个医疗健康产业的会,一名院士讲了一个观点我特别认同。他说中医不要把X光线或者B超看成一定是西医的东西,你一样可以拿来为自己所用,这些都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就像锅子,可以做西餐可以做中餐,你为什么就说锅子一定是西餐的餐具呢?这个观点一下子就把我的很多困惑打开了。


中医要发展要接纳,要利用一切的手段和资源,包括中医B超,用电脑看脉相,用色卡来对比舌相,甚至是看眼睛,这类现代化手段都可以为中医所用。所以中医不要排斥现代化的手段,它有着得天独厚的独特优势,怕什么呢?


当然中医的标准化正面临挑战,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很多中医生不会看病,那么我作为患者到底找谁?两位中医都坐在那,我该怎么判断?一定是头发发白、样子像寿星的那位好?不一定。配的药也是,闻起来都是草药味,怎么判断这个有效那个有效?所以中医面临着巨大的标准化问题,如果不建立起来未来中医就很难脱颖而出。因为届时大量的庸医涌进来,给你搭个脉、看个舌相、配点药,就坏了中医行业的名声了。



总而言之,我非常支持中医的发展。因为西医发展到最后也会进入一个死胡同、一个瓶颈,像现在西医也在反思循证医学给诊疗带来了什么益处或者坏处,所以又提出了精准医学,承认人是有个体化特征的。所以不管怎么样,虽然身为西医的外科医生,但我一定也会为中医事业去呼吁、去关注、甚至去学习的。


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本文为长城国际健康论坛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谢谢!根据现场发言实录整理,有删减,小标题为编者加。)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