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刚刚,长春长生又复活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医生太累了,让他们歇歇吧

2017-08-27 中国核医学医师 中国核医学医师

短短几天内,两位年轻的医生相继在工作岗位上猝死,一位38岁,为上海新华医院的甲状腺核医学科吴震宇医生,另一位年仅26岁,为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刚入职1个月的年轻医生。正当盛年,生命戛然而止,令人唏嘘之余,也引发我们的疑问:为何猝死缠上年轻的医生?答案就是——过!劳!死!而加班、晋升、防医闹,则是导致医生过劳的“三座大山”。


永远没有尽头的加班

加班几乎是中国的医生的常态,上班8小时几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美梦。2014年,中国医师协会就曾调查过中国医生的身心健康问题:九成以上的人每天的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26%的人工作时间为10~12小时,13.5%的人每天超过12个小时。八成的医生没有双休日的概念,84.71%的医生最近一年都没有带薪休过假。


动辄数小时的高风险手术,全天候的负责所分管的患者,时刻准备着处理紧急状况,电话24小时开机……这就是中国医生的日常。


无法摆脱的晋升压力

有调查发现,猝死医生多为大医院的繁忙的科室,如急诊、外科、心内科、儿科、妇产科等科室,年龄大都在35岁至55岁之间,为科室的业务骨干。这意味着,这些医生的猝死部分归因于激烈的职场竞争。


据了解,不是研究生进不了医院的门;没有博士学位当不了科主任。作为医生,调资加薪唯一的途径就是职称晋升。职称就似套在医生脖子上的枷锁,从毕业之时一直伴随到职场生涯结束。同时,医学知识更新速度快,医生不得不在临床工作之余不断学习,以掌握最新的诊疗方法,不被时代抛弃。


洪水猛兽一般的医闹

如今,杀医伤医事件层出不穷,使许多医生总是处于“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状态:今天的手术有没有失误,手术记录时有没有疏漏,交代的话有没有把柄……唯恐一句话或一件事就惹上官司甚至招来杀身之祸。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即使不忙,内心也难得轻松。


2002年,在医疗纠纷的处理中实施“举证责任倒置”,更是让医生感觉头悬利剑,即只要患方认为医方有过错,医方就要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此后法院对医疗纠纷的判决也确实验证了这一点。医方即使不存在任何医疗错误,但因病历书写不完整,或一些检查没做拿不出客观证据,法院就判医方承担责任。从那以后,医生的工作量中的1/3是为了规避风险的无效劳动。


愿不再有英年早逝的“工作狂”医生

由于工作压力大,医患关系紧张,医生的健康问题也日益凸显。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约有半数的医生都存在心血管疾病风险,35岁以上男性医生高血压患病率已是健康人群的两倍。不少医生在手术前都会出现彻夜失眠的情况,长时间给身体带来极大负担。


医生太累了,让他们好好歇歇吧!愿社会多点理解,多点感恩,多点关爱。愿不再有英年早逝的“工作狂”医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