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最难忘 初恋脸上的那朵红云 | 豫记

周健
导读秀兰年轻时,是乡里远近闻名的一朵花儿。走在大街上,她常常不敢抬头,偶尔拿眼往四周一瞄,远近都是年轻小伙灼热的目光。打那时起,秀兰一看人,脸上就会飞来两朵红云。
豫记出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

周健 | 文


秀兰年轻时,是乡里远近闻名的一朵花儿。走在大街上,她常常不敢抬头,偶尔拿眼往四周一瞄,远近都是年轻小伙灼热的目光。打那时起,秀兰一看人,脸上就会飞来两朵红云。


有人追得不依不饶。一个是河这边的建军,另一个是河那边的国庆。国庆家底殷实,在县城中有房,见人就笑眯眯地掏出“大前门”,自己叼一根,有时也远远举起手,让让别人。他多次托媒人上门提亲,但秀兰就是不吐口。这让国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一次,他到街上的铁匠家打铁锨,一支小曲儿还没哼完,就瞅见小街拐角处一个人的长辫子飞旋起来了,辫稍掠处,一个男人正捂着腮帮子傻傻地笑,手里拎着一个花布包。




那个长辫子,正是秀兰;而那个笑得合不陇嘴的人,却是建军。国庆一下子愣在那儿,手里的前门烟撒在地上,被几个调皮的小孩捡了去。没多久,秀兰嫁给了建军,结婚那天,国庆呆在县城的房里,也能听到从窗户缝挤进的唢呐声。有人传出话来,秀兰看中建军,是因为他能识文断字、吹拉弹唱,在乡里的老师中多次当上“革命标兵”。这让国庆失落了好一阵子。


秀兰和建军过成了一家子,过去的事就似乎划上了一个句号。国庆后来娶了媳妇,搬到城里住了,他就和秀兰很少见面了;即使偶尔碰上头,秀兰也是侧身快步走过,国庆还没开口,就见面前的人影快速闪过。就像一个梦,伸手够不着。


就这样,一转眼就是20多年的时间,田中的庄稼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日子像村口的小河一样,平静而又安详,各自的子女都已长大成人。秀兰的长辫子早就变成了齐耳短发,眼角的皱纹密密地织了起来。




忽然有一天,秀兰为走亲戚,路过县城买饮料。她走进一家小超市,低头还没瞧上几秒肿,就见超市柜台后的一个人正冲她眉开眼笑,“哎呀呀”想说话。这不是那个人吗?一想到这,秀兰马上掂起提兜返身折出门去。国庆追出门来,脑中闪现出他曾十分熟悉的那两片红,拢起手掌大喊,秀兰,是我呀!咋急着走哩,回来说说话呗。秀兰走出好远,驻足,说,我还要串亲戚,有啥回来再说吧。


没过多久,秀兰来到郑州,照料做月子的女儿。女儿的肚子渐渐大了,她看着上面的妊辰纹儿,常常闷着头笑,说你妈年轻时也是这样过来的。这期间,国庆突然热衷于回老家了,他先后问了几个人,打听到建军所在的学校,就在一个下午急急赶了过去。他把建军叫到门外,开口喏喏地问,秀兰是不是出去了……她去哪儿了?回来……回来我让你看一样东西。


建军丈儿和尚摸不着头脑,拉着问什么事,国庆反倒慢悠悠点着烟,说,好事。及至到了第二次,国庆风风火火地来,建军就把他让到家里,宰杀了一只养了多时的老母鸡,用文火慢慢炖着,再拿出一瓶宝丰酒,摆上桌,盛情款待。接着问他什么事,建军仍欲言又止,吐出一个烟圈笑着说,能有啥?给你说,你又作不了主,我还是见了秀兰再说吧。




建军有些不高兴了。晚上,他给秀兰打了一个电话,话语中就有些醋溜溜。秀兰急道,你瞎想啥!我给你说,那只鸡是给咱闺女留的,你个傻货,咋不问问我,就杀了它??没过多久,家里秋收,秀兰抽空回了老家。她刚在屋里坐下,一碗水没喝完,就听大门吱纽一声,一个人影闪了进来。仔细一看,不是那个国庆还是谁?


落了座,泡上茶,东瞅西看之后,当着秀兰的面,国庆悉悉索索地从肩挎的黑方块包中掏出几张纸和一张名片,大着嗓门说:哎呀,终于等着你了,咱都老熟人,我来给你们说说,买保险可好了……你们家还有谁没有上保险?


晕!当即,秀兰将碗中的水泼在地上,而建军大笑不止。等国庆走了,秀兰开始跺脚:真亏了咱家那只鸡啊!



作者简介周健,郑州人,著名财经记者,曾担任《大河财富》5年首席记者,现任《企业观察家》杂志总编辑。


编辑:晓夏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 |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豫记QQ社群:365802781

来稿及合作:

电话:13137715575

邮箱:yujimedia@163.com

长按图片会出现"识别图中二维码",点击关注即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