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这才是当下中国,最惨不忍睹的内幕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严九元:2019,注定发生一连串事件

百度地图成色情重灾区,全是一条龙服务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长文解析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曾经吃不起的金钱豹现在吃不到了

2017-07-05 赵晓娟 袁晶莹 界面 界面


在追求奢华的2000年代,金钱豹作为大而全的高档自助餐厅代表一时风靡,却因没有跟上消费者变化而被淘汰。


作者 | 赵晓娟 袁晶莹


曾经的高端自助餐饮代表金钱豹门店已经全线关闭。继6月底北京最后一家金钱豹餐饮门店翠微店全面关停后,金钱豹上海门店也进入了休业状态。

7月4日,界面新闻记者走访发现,在位于延安中路的上海金钱豹餐饮总部,留给这座八层欧式酒店的是没有食物供给的自助餐厅、空无一人的宴会厅、枯坐着等待工资的员工们。

餐厅门口的暂停营业告示
黑漆漆的餐厅内部
过期发霉的面包在餐厅无人管理

“这里关停已经有十多天了。前一阵还有北京的供应商跑过来,堵在门口。后来实在见不到人,就索性睡在7楼的办公室里。”在上海金钱豹总部内,一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他已经3个月没有拿到工资,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没有高管的金钱豹大楼内等待。“我们有的人连回老家的钱都没有,都指望着金钱豹发工资。”

这座大楼已经人去楼空


他指了指一旁的公告牌,上面写着:因公司内部工程维修,今日百汇暂停营业。“都是骗人的。现在打电话到前台不会有人接,人都走了。”上述员工说。

6月底,北京最后一家金钱豹门店关闭,至今仍有几名供应商张罗着要召开“讨债新闻发布会”的事宜,希望要到金钱豹欠下的货款,自几十万到四百万元不等。

金钱豹供应商的维权书


金钱豹2003年由台湾人袁昶平创立,因其复合式自助餐迎合了消费需求,一时间金钱豹成了高端自助的代名词,公开资料显示,至2010年金钱豹在国内的门店数量已达到18家,营业额近9亿元。

2011年7月,袁昶平将未能成功IPO的金钱豹以15亿元的价格卖给了欧洲私募基金安佰深,后者接手金钱豹后,门店最多达到了26家,但自2013年金钱豹开始亏损,并于2015年被再次转手给香港上市公司嘉年华国际。

根据嘉年华的公告,金钱豹2013年营业额为9.57亿港元,税后亏损2.32亿港元,2014年营业额为7.14亿港元,税后亏损2.10亿港元。

接手之后金钱豹门店开始缩减,据嘉年华2016年年报显示,该集团在中国7个城市经营13家金钱豹门店,其中北京、上海分别拥有4家门店,该年度餐饮业务收入约为4.39亿元,餐饮业务业绩亏损约为7245万元。2016年底开始,仅半年的时间,金钱豹持续关店,报道中的北京和上海门店已是最后两家门店。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上海金钱豹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自嘉年华收购金钱豹后,“嘉年华想把金钱豹做好,到二三线城市开更多店,但实际情况并没有他们预计的那么好。盲目的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

金钱豹有喜宴和自助餐两块业务。喜宴业务较为随意,“有订单就接,没订单就不接。但是自助餐不是,自助餐要每天采购食材,没人来吃就浪费了。”

根据媒体报道,金钱豹每家店面的面积达到数千平方米,每家新店装修费用动辄上千万元。

高昂的成本需要足够多的消费者来支撑,但二三线城市有没有足够消费者能够承受如此高端消费对金钱豹的扩张是一个考验。 而且,随着国家限制三公消费,包括俏江南、湘鄂情在内的中高端餐饮普遍受到影响,金钱豹也不例外。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新兴餐饮也在抢走金钱豹的消费群。一位来自餐饮咨询公司的匿名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在其公司监测的餐厅样本库里,消费者在金钱豹的就餐记录次数越来越少。

这位餐饮界人士分析,最初金钱豹的定位是中高端自助餐厅,特色是大而全,但这一部分消费群体的餐饮兴趣是跟着潮流走的,全服务类型的餐厅这些年一直受到火锅、西式休闲餐厅、甚至外卖等威胁,加之餐饮越来越细分,将太无二、大渔等日式料理和西贝、云海肴等平价餐厅均以细分优势快速扩张,而金钱豹却一直没有跟着消费者需求变化而改变。

金钱豹衰落的同时与供应商的关系也逐渐紧张。

北京两位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界面新闻提供了此前金钱豹公司写给供应商的还款协议,该协议由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出具,列出了从2016年8月至2017年1月的还款明细,并加盖公章。

并未兑现的还款计划


之所以写还款协议,是因为2016年6月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及其相关子公司的6个银行账户被供应商以申请财产保全的原因冻结,如今在北京金钱豹的工商资料中仍可查询到北京鹏达万茂商贸中心、北京光盛吉团商贸、北京瑞安嘉兴商贸等公司曾对北京金钱豹朝阳分公司申请诉财产保全的记录,随后“公司的CEO蔡充给我们写了还款计划,因此我们撤销了申请”。

其中一名供应商告诉界面新闻,但这份协议只执行了一两个月就不执行了。一名供应商透露,在关门之前,金钱豹餐厅的月流水仅有百万元甚至不到,而2008年左右一家店最高可达到上千万元的月流水。但即便是百万元的流水,也到不了供应商的口袋里,7月4日,北京金钱豹翠微店门口仍然有供应商聚会维权。

7月4日,许多北京金钱豹供应商前来翠微店催款


在界面新闻记者采访过程中,不断有金钱豹自助餐会员前来询问。其中一位家住上海长宁区的王女士是携家眷一同过来,她告诉界面新闻,半年前她一次性充了1万元到金钱豹自助餐的会员卡中。而另一位陈先生则充了6千进入会员卡内。


上海延安路总部空无一人


北京翠微路门店,同样有很多消费者赶来办理退卡。熟悉此套路的供应商称,金钱豹根本没钱,“想要退卡的人一来,就给你个本子让你登记,但实际上并不给你退钱。”


 界面新闻致电金钱豹总经理杨炳煌和CEO蔡充,均未接听电话。嘉年华公告显示,蔡充为嘉年华执行董事、商业管理事业部总裁。

· END ·

这是一个认真研究营销和创意的地方

看你卖(kannimai)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