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人民日报: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离开了平台,你可能什么都不是

晏凌羊 晏凌羊 2019-12-20

戳右上方蓝字「星标」晏凌羊

与我一起做一个爱学习、愿成长的人


阅读全文约需7分钟



离开了平台,你可能什么都不是




文/晏凌羊


1


前段时间,朋友通过微信传给我一个短视频。


视频是关于官员跳楼自杀的。

 

那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从20多层的办公楼纵身跳下,身体呈自由落体运动状态,几秒内就与水泥地面亲密接触。


一声闷响后,围观群众尖叫不已。

 

这一幕牢牢刻在我的脑海,让我感到震撼和惊悚。

 

消息说,这位官员第二天即将被请去喝茶问话,头天却选择用这种方式结束了性命。有网友揣测,他是畏罪自杀。

 

的确,现实生活中,很多腐败案件是串案、窝案、案中案。为了避免被一锅端,官位次一等的问题官员识趣一点来个“杀身成仁”,既可“保护领导”,又能寻求“领导保护妻儿老小”。

 

事实上,很多问题官员自杀,也多在“出事”前夕。

 

每次看到这种新闻,我都忍不住在想:人这一辈子,最宝贵的就是生命,何以他们那么轻易放弃?即使真的有违法犯罪行为,也可以给自己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啊。

 

问题官员在出事前夕选择自杀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或许便是:在体制内谋生的人,一旦有了案底,再进体制难于登天。


原先拥有的所谓“能力”,只在体制内有市场。去到体制外,因为业务技能不强,加之原先拥有的人脉、资源因为自己犯事儿以后全部散尽,他们基本上找不到像样的工作。无法接受出狱后的这种心理落差,只能选择死。

 

进了局子的企业家(如褚时健、孙宏斌、陈九霖等等),出来后能东山再起的有许多。他们有些人进局子,多是因为整体经营环境对民营企业不大友善,一进去,同行“兔死狐悲者”多,出来以后人脉、资源都还用得上,能力也在。

 

就拿牟其中来说,他曾经做过“皮革换飞机”的壮举,后来又提出过很多非常惊艳的经济理论,过去又曾经那么有名气……他要是想东山再起,必定比现在那些落马的省部级官员要容易。商海有竞争,但更多讲求的是利益共赢、互惠合作;而官场,多算计,多落井下石,多互相倾轧。

 

体制内官员一进去,多是因为贪欲,同行落井下石的多,外行同情的少,想东山再起,很难。进过局子的官员,出来以后还能活得不错的,凤毛麟角,大多数人就此“陨落”了,沉沦了。

 

体制内一些(不是“全部”,麻烦别杠)官员,其实只是“道具”,并不一定具备真材实料,只是体制这个平台给了他们某种耀武扬威的资本,所以显得很威风。


人脉、资源等等其实是属于平台的,但他们“膨胀”了以后就误认为是自己的了。

 

我们说这话的意思,不是说体制内的官员都是草包。事实上,能进体制的都有两把刷子的,不是无能,所以我们没说“全部官员”,只说“部分官员”......但是,江湖那么大,哪个江湖都有滥竽充数的人。

 

公务员选拔有时候也是“矮个里挑高个”,并不意味着所有优秀人才都愿捧这个饭碗。进了某个门,并不意味着业务技能随着年限而增长,也许只是把溜须拍马重复了一千遍。再说了,体制内也有逆淘汰,能成为官员的有时不一定是最优秀、最具真材实料的。

 

一些问题官员,离开了那个平台,就真的“啥也不是”了。

 

2

 

离职之前有段时间我特别焦虑,我经常问镜子中的自己:离开了这个平台,你还是谁?

 

每每想到这个问题,就更加焦虑。在一个省级平台,每次去到基层单位,都比较受待见,但我也知道,人家是因为我所站立的平台而尊重我,未必是因为我个人有值得尊重的价值。

 

在老东家工作,对份内事的业务流程和操作细节,我已经熟悉,但我很清楚:我做出的成绩并不一定是因为我有这个能力,而是平台上各个因素共同起作用的结果。

 

我能把一件事情做好,是因为背后有平台的系统性支持。我作为甲方代表跟乙方打交道,受到他们的尊敬,也是因为我背后的这个品牌在起关键作用。平台拥有的资源、品牌,并不是我的。一旦离开这个平台,我可能什么都不是。

 

离职之前,我跟完了最后一个宣传项目,其实那是属于向乙方购买的项目,但全程我都有参与,一路统筹安排,跟进到细节,核心创意也是我出的。项目完成后,有同事跟我说“做得还不错啊,很给力”时,我会调侃着回复:“是平台给的钱给力,不是我给力”。

 

投资人蔡文胜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认为在大公司待5年以上的人基本就废了,进入眼高手低一群,成了温室里的小白鼠,生存能力退化,却又自视很高。这样的人一旦离开大公司的环境,身上的品牌光环去掉之后,会顿显能力缺失,要跌跟头的。”

 

他说的这话当然有失偏颇,因为不是所有在大公司待超过五年以上的人都会丧失学习力、创新力,但是,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有将近几年的时间,我一直在思考“平台上的我”和“真实的我”,到底存在多少差距。我很害怕离开了平台自己啥也不是,所以才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心。


那些年,我结交了不少系统外的朋友,看到了更宽广的世界,然后就觉得自己更渺小了。

 

也正因为如此,离开那个平台后,当我再遇到那些跟“平台上的我”接触过的人依然待我如初,往往心生感动和欣慰。感动是因为他们不会因为我离开了那个平台而冷落我,欣慰是我觉得自己还是有交往价值的。

 

永远不要因为平台给你的光环而忘乎所以,不记得自己是谁。


这是我的心得。

 

3

 

很多年前,我看过这样一则小故事:

 

二战结束后,社会上刮起了一股“白珍珠潮”,当时的“珍珠王”萨尔瓦多在“白珍珠潮”中名声大噪。

 

一天,萨尔瓦多发现了珍珠的另外一种品种——黑珍珠。他认为黑珍珠存在新的商机。于是,他打算将黑珍珠推向市场,起初他推给了珠宝商贩,但由于当时市场对黑珍珠的接受度不高,他屡屡受挫。

 

接着,他努力改良了一些黑珍珠的品种,并将它放到第五大道的橱窗里展示,标上令人难以置信的高价。几番炒作下来,默默无闻的黑珍珠,一跃而成稀世珍宝。

 

同样是黑珍珠,放在普通市集和放在第五大道最贵的橱窗里,会呈现出不同的价值。换而言之,平台直接影响了黑珍珠的价值。

 

人才也像是这个黑珍珠,平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电视剧《乔家大院》里的“孙茂才”原本是一个有才但不得志,最后只能依靠卖花生营生的穷书生,因机缘巧合与乔家二少爷乔致庸结识。


乔致庸成为乔家生意主理人后,孙茂才也慢慢成长为他的得力助手,对乔家扩大生意功不可没。

 


后来,孙茂才为了一己私欲,竟与竞争对手串通、包养青楼女子、克扣员工的工钱,并意欲轻薄乔致庸多年寡居的嫂子。乔致庸狂怒之下,把孙茂才赶出乔家。


孙茂才从天堂跌到地上,心有不甘,来到乔致庸的竞争对手崔掌柜家。


崔掌柜命人将他轰了出去,并跟他说了一句话:“孙茂才你要清楚,不是你成就了乔家,而是乔家成就了你!没有乔家,你至今还是那个在考场上卖花生的穷秀才!”

 

孙茂才的故事,在现代社会中每天都在发生,只不过换了行业、换了主角。很多人确实分不清楚哪些东西是平台给的,哪些东西是自己的能力给的。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对那些站在某个平台上耀武扬威、狐假虎威的人,我总能生出一些鄙视之心。


企业可能还好一些,毕竟企业是以“创造利润”为导向,养不起太多闲人。惹不起的往往是那些掌握权力的人,权力让他们滋生傲慢,滋生地位上的优越感,产生“高人一等”的幻觉。

 

这一点,上次我回老家,跟基层政府工作人员打交道时感受得特别明显。


不管是去帮我爸跑个社保报销手续,还是去哪里开个证明,我几乎处处受刁难。

 

据我观察,老家基层政府工作人员对待来访者的态度,一般是这样:

 

比自己阶层低的人找到他们,他们颐指气使、吆来喝去,一副大爷模样。对底层民众那种厌恶、不耐烦的神情,你隔他们几十米远都能看得到。

 

比自己阶层高的人找到他们,他们一脸不屑,全身的细胞都在努力保持优越感,脸上只写着几个字:你在我面前装什么B?你在外面混得再牛逼,回到老家还不得求我?

 

和自己阶层一样的人找到他们,他们认识对方,就给对方个好脸色,不认识就全程冷漠。

 

这种状况到了县市一级,就好太多。县市一级公务员像是受过专业训练一样,接人待物相对不卑不亢一些。

 

我揣摩乡镇一级公务员的群体画像是这样:学历不高,综合竞争力不强,好不容易靠考试或靠关系进入公家单位,却连县城都留不下,最后被安排进乡镇。

 

长期跟目不识丁、素质一般的农民打交道,农民奉他们为轻易得罪不起的官爷(哪怕他只是个小科员),让他们优越感满满,习惯拿着鸡毛当令箭。


在外面稍微混得好一点的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内心深处的自卑感立马被激发,恨不能处处高你一头。你打扮稍微得体一点、开的车稍微好点,就认为你是去示威的。

 

对自己现状不满,又找不到突围渠道。端了公家这碗饭,又觉得公家对不住自己(乡镇公务员是升迁最无望的一群),于是,就变成那个德性。

 

当然,这事儿不绝对,也是分人的。很多年轻大学生去乡镇工作,还是挺有情怀有激情的。时间久了,看不到希望又有本事的人纷纷跳槽,寻求另外的出路去了。看不到希望又没本事的一部分,就又变成了那副模样。

 

平台,对他们而言不再是栖身的大树,反而成为了他们的“令箭”和“虎皮”。大概,他们永远也不知道:人们对他们忍气吞声,是因为忌惮他们身后的平台,而不是他们本身吧。

 

今天说这些,不是鼓励大家通过“离开平台”来看清自己是谁,而是鼓励大家:珍惜你的平台,努力在选择了你的平台创造价值,利用平台实现自己的价值。如果你的平台不够珍惜你或者你和平台“三观不合”、注定要跟它分道扬镳,那就努力发展出“离开平台也能活得好”的能力。

 

怕就怕,“在其位但不谋其事”,自己不珍惜平台的声誉不说,反而借平台之势“狐假虎威”。

 

仗着大平台拿来的资源和权势,真没什么好炫耀的。离开了这个平台,你还是谁,还剩下什么东西,那才是真正属于你、能让你引以为傲的东西啊。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这是最好的鼓励



一点碎碎念:


累到不行,感觉身体撑不住自己的愿望。想做的事太多,能做事的时间太少。人到中年,感觉时间各种不够用,然后后悔年轻时蹉跎了太多的时光。不过,如果让我再走一遍青春的话,我估计我还是会把那些宝贵的时光都拿来蹉跎。感谢阅读,我们相约明天见。ps:微信又改版了,若担心羊羊的公众号被淹没,请记得加星标哦。按照以下这个动图操作就可以啦。



关注「晏凌羊」

在后台回复关键字“8”

可查看更多有料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点击标题可查看):

民国故事 |陈寅恪:那个活得伟大却死得可惜的学神

金庸人物 |倚天剑中“四美”谁最聪明?

金庸人物 |金庸小说里最“拧巴”的一对

金庸人物 | 黄药师是个能打到90分的单亲爸爸

社会观感 | 21岁大学生被狗咬死:狗永远是狗,但人不一定是人

文章已于修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