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在上海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朝鲜如何在72小时内从“新冠零病例”增至120万例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绝大多数人的婚姻不过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晏凌羊 晏凌羊 2019-12-19

戳右上方蓝字「星标」晏凌羊

与我一起做一个爱学习、愿成长的人


阅读全文约需7分钟



金庸小说里那些二三流的爱情




文/晏凌羊


1


金庸小说中主角们的爱情,要么荡气回肠,要么缠绵悱恻,要么轰轰烈烈,要么哀婉凄绝,为人津津乐道。

 

小说主角们的爱情,几乎都能算是一流爱情,相互陪伴和相互滋养。比如说郭靖和黄蓉、令狐冲和任盈盈,就是互相成就、成全、扶持、滋养的良伴。

 

金庸毕竟是男性,他笔下的爱情,终究是女性为男性付出多一些,但若是女主角无怨无悔,这样的夫妻搭配倒也算是一场良缘。

 

金庸江湖里的爱情也是分等级的,一流爱情只属于主角们,占比终究是太少,小说中的配角们大多拥有的不过是二流爱情、三流爱情。

 

所谓“二流爱情”,说的是“凑合着过的爱情”。

 

第一对能上“二流爱情”排行榜的夫妻,便是《鸳鸯刀》里那对说不上三句话就开始吵架的任玉龙和林飞燕。

 

他们把吵架吵出了水平,吵出了境界,甚至吵出了人生哲学,说什么“不吵架的夫妻不是真夫妻”。好端端的“夫妻刀法”,被他们俩使得乱七八糟。

 

若不是为了退敌,他们把这套刀法传给了萧中慧和袁冠南,恐怕这套刀法将来会绝于江湖了。

 

第二对能上榜的夫妻,是《倚天屠龙记》里的何太冲和班淑娴。

 


何太冲年轻时英俊潇洒,深得班淑娴这位师姊的欢心。为了帮师弟夺得掌门之位,班淑娴也是用尽了全力。何太冲继任掌门之后,出于感恩之心娶了师姐班淑娴为妻。

 

妻子一老,他就借口妻子没有子嗣,大肆娶妾。每娶一个,就惧怕妻子三分,越惧怕,他就越想娶。班淑娴后来想毒死他最宠爱的宠妾,他知道是谁下的手,也不敢发作。

 

这对夫妻感情不大好,但因为两个人共同利益一致,每次遇到大敌时,还是会相互照应,夫妻双双使出两仪剑法来,护卫彼此的安全。后来,两人被成昆杀死(三联版中是说被三僧杀死),也算是“生不同眠但死同穴”了。

 

第三对能上榜的夫妻,是《笑傲江湖》里仪琳的爸妈。

 

仪琳的爸爸“不戒和尚”原是屠夫,喝酒、赌钱、杀猪,啥都做,后来他遇上漂亮尼姑——仪琳的妈妈后,堕入情网,死缠烂打地追了好一阵,追不到以后削发为僧,决心与梦中人相伴,这才终于感动了她。哪知仪琳的妈妈是个大醋坛子,看到不戒和尚与别的女人多说了几句话,竟然连女儿都不管了,离家出走了。

 

不戒和尚走遍天下去找她,一找就是十几年。其实,仪琳妈妈只是乔装成聋哑婆婆的样子,守护着仪琳。


令狐冲很同情不戒和尚,“治”了哑婆婆一回,把她吊了起来,贴上“天下第一醋坛子”的标签......这一“治”,让她与不戒和尚破镜重圆。


把半辈子的时间花在吃醋和怄气上,仪琳的妈妈也算是个奇葩。

 

跟哑婆婆有得一拼的,是《倚天屠龙记》里的王难姑。

 

王难姑与胡青牛乃是同门师兄妹,两人一个学医,一个学毒,一个救人成瘾,一个下毒上瘾。两人想在医术和毒术上一分高下,看看到底是救人的厉害,还是下毒的厉害。


胡青牛一见到疑难杂症就想治,他屡次将妻子毒害之人救活,把妻子惹得很不高兴。

 


深爱妻子的胡青牛为了妻子,决定不再与之较量,进而立下重誓“非明教之人不救”。结果他这一发誓,就给自己招来了灾祸。

 

明教总教的黛绮丝,来到中土明教,立下大功,被封为“明教四大法王”,但她爱上了明教敌人韩千叶,不得不退出明教,乔装打扮、隐姓埋名,随韩千叶游荡江湖,闯出了“金花婆婆和银叶先生”的名头。


韩千叶身中剧毒,金花婆婆找胡青牛医治,胡青牛迫于誓言,见死不救,银叶先生毒发而死,金花婆婆便记恨在心,誓死复仇。


 

金花婆婆来寻仇时,王难姑正在跟胡青牛较量。为了测试胡青牛到底有没有尽全力解毒,她竟向自己下毒,逼丈夫使出全身本领。



胡青牛为了躲过金花婆婆,将计就计也跟着服毒,把王难姑吓得魂飞魄散。其实,他早已将解毒秘方留给了张无忌。

 

胡青牛侥幸躲过了金花婆婆,活了过来。

 

经过这生死一役,这对夫妻终于想好好相处了,决定驾车离开蝴蝶谷,却不想在路上遇见了金花婆婆。等张无忌再次见到他们夫妻俩时,两人已经变成尸体了。

 

王难姑“作”到这种份上,终于把两人的性命都给“作”没了。

 

2


所谓“三流的爱情”,就是张中行说的“不可忍”的爱情。金庸给小说中的很多配角,都编排了这样的爱情。

 

这种爱情,就是传说中的“孽缘”。

 

比如《连城诀》里的戚芳和万圭。

 


戚芳自幼和男主角狄云青梅竹马,某年跟着戚长发去了一趟叔伯万震山家,两人的命运也因此被改写。


狄云因了中了万圭之计,被冤枉偷了东西、强奸了万家小妾,戚芳见铁证如山,也跟着误会狄云,随后与万圭结为夫妇。婚后多年,她才发现当初万氏父子的秘密,却因为心太慈、手太软,最终死于丈夫万圭之手。

 

戚芳从一开始就是被利用的,在万家人看来也不过就是一个相夫教子、繁衍后代的工具,她有纯善之心,所以在发现丈夫和公公恶毒的一面之后,依然要讲“情分”。只是,这种纯善若是遇上了“穷凶极恶”,就只有被屠宰的份。

 

《笑傲江湖》中,把婚姻过成了“不可忍”的夫妻,还有岳不群和宁中则、林平之和岳灵珊。

 


这两对夫妻,起初对彼此都有感情,但后来,随着男方盯上“辟邪剑谱”,性情大变,将好端端的婚姻过成了“无性婚姻”。宁中则受不了丈夫变成那副样子,羞愤伤心之下自杀;岳灵珊则被完全丧失了人性的林平之亲手杀死,“小林子”终究还是辜负了她。

 

第三对结了“孽缘”的夫妻,是康敏和马大元。

 

康敏堪称是金庸小说中“最淫荡的女人”。她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体和娇媚。谁对她起色心,她就利用谁。

 


段正淳的情人们,大多是安于一个情人的位置,最大的愿望不过就是跟段郎双宿双飞,只有她敢于觊觎王妃的位置。

 


在众人面前,她装无辜,到了某个特定的男人面前,则瞬间变成“浪荡女”。


她能把女性的狐媚劲儿发挥到哪种程度?连乔峰这样不近女色、不怎么正眼看阿朱以外其他女人的豪爽汉子,听了她发嗲的劲儿都会脸红。

 


乔峰为了探寻自己被冤枉的真相,跑去康敏家外面听墙根,不巧正遇到康敏“设计”段正淳。书中是这样说的:

 

“萧峰只觉她的说话腻中带涩,软洋洋的,说不尽的缠绵宛转,听在耳中当真荡气回肠,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消。然而她的说话又似纯出自然,并非有意的狐媚。他平生见过的人着实不少,虽与女子交往不多,却也真想不到世上竟会有如此艳媚入骨的女子。萧峰心中诧异,脸上却也不由自主的红了。”

 

康敏嫁给马大元,是因为段正淳不肯娶她,而马大元作为丐帮副帮主,在江湖上也算是有点地位,对她而言也是一个依仗。


康敏嫁给马大元,跟甘宝宝嫁给钟万仇一样,多多少少都有点“屈身”的味道。见到乔峰后,康敏心猿意马,但乔峰对她不屑一顾,她顿时产生了报复心。为了报复乔峰,她竟合同白世镜谋杀了马大元,可见马大元在她心里毫无地位。

 

康敏和马大元的婚姻,跟潘金莲和武大郎的婚姻很类似:男人娶了一个自己配不上的女人,女人觉得自己嫁得委屈,一遇上别的诱惑,女方就毫不犹豫把男方给毒杀了。

 

还有一对夫妻的婚姻,已经不能用“孽缘”来形容了。这对夫妻便是裘千尺和公孙止,他们向我们展示了啥是婚姻最恐怖的样子。

 

任玉龙和林飞燕只是爱吵架,遇到仇敌时两人还是一起抗敌的,而裘千尺和公孙止这对夫妻,则是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关系。

 


裘千尺是铁掌帮帮主裘千仞的亲妹妹,跟公孙止算是“女强男弱”配。跟哥哥吵架后,她离家出走,走到绝情谷时,认识了公孙止,两人结为夫妇。

 

随后,裘千尺帮公孙止提高武功,帮公孙止退敌,保住了公孙止的土地、房屋,还把他的衣食住行打理得妥妥帖帖。或许就是因为她太能干了,她常常以功臣自居,把公孙止管得死死的,结果公孙止出轨了。

 

裘千尺一怒之下,逼公孙止杀死了情人……这对夫妻,就这样结下梁子,对彼此的迫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裘千尺在枯井中靠吃枣生活了十几年,被杨过和公孙绿萼所救,然后开启了复仇之旅。最后,这对恨不能把对方碎尸万段的夫妻双双跌落枯井中,摔成肉酱。

 

3


乔峰和阿朱、郭靖和黄蓉、杨过和小龙女、令狐冲和任盈盈、张无忌和赵敏等的爱情,太过没有烟火气,看来总觉得离自己太远,只适合存活在小说里,倒是配角们的婚恋其实更接地气,更像是现实的反映。


 

现实生活中,像任玉龙和林飞燕一样天天吵架,但怎么吵也吵不散的夫妻有之;像何太冲和班淑娴一样,老公出轨养小三,老婆虽然生气,但睁只眼闭只眼的,有之;像仪琳爸妈、胡青牛和王难姑一样,要么醋劲儿大,要么连吵个架都非得跟伴侣一决高下的夫妻有之;像康敏和马大元那样的政治婚姻、利益婚姻有之;像裘千尺和公孙止那样相处得水火不容,恨不能将对方置于死地的婚姻,也有之……

 

太阳底下,从来没有新鲜事儿。真正和和美美、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的夫妻,可能十对当中只有两对,有百分之六十的婚姻属于“可忍”范畴,剩下百分之二十则属“不可忍”。

 

你拥有的婚姻是好是坏,是能体现在你脸上的。好婚姻让人容光焕发、眼神柔和,坏婚姻让人愁苦满面、眼神阴郁。

 

好婚姻能彼此成就,能激发人性中善的一面,夫妻双双化身为天使;而坏婚姻会让人堕入泥潭,让人在不经意间变成狠戾的魔鬼。

 

身处好婚姻的两个人,就像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令狐冲任盈盈夫妇一样,举案齐眉、琴瑟和鸣,让老天看了都妒忌。

 

身处坏婚姻的两个人,就像何太冲和班淑娴、康敏和马大元,他们的不快乐隐藏在忙碌平静的生活底下,稍不留神,就变成“裘千尺和公孙止”。

 

婚姻的不幸,如同一根扎在心头的刺。只不过,有的人疼得清醒,而有的人已经疼得麻木和绝望了。

 

“可意”的好婚姻以及“不可忍”但没离婚的坏婚姻,终究只是少数。大多数人的婚姻,是介于好与坏之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用赵本山在小品中说过的一句台词来形容,便是:“凑合过呗,还能离咋滴。”

 

就这样,大部分人还是会凑凑合合地过了一辈子。有吵有闹,有起有落,有不满和厌烦却又承担不起离婚的成本,比“可忍”多一点,比“可意”少一点。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看点离谱的电影、电视剧。看到好婚姻,咱羡慕一下;看到坏婚姻,咱幸灾乐祸一下。

 

一想到自己不是最幸福,也不是最不幸,或许就都心理平衡了吧。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这是最好的鼓励



一点碎碎念:


此刻,羊羊在杭州机场,困到眼睛都睁不开,还强打着精神编辑公号后台,推出这篇文。最近写作状态不好,很想跑去深山老林里躲起来,然后写长篇小说,写得把自己感动得泪流满面那种。感谢阅读,我们相约明天见。ps:微信又改版了,若担心羊羊的公众号被淹没,请记得加星标哦。按照以下这个动图操作就可以啦。



关注「晏凌羊」

在后台回复关键字“8”

可查看更多有料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点击标题可查看):

民国故事 |陈寅恪:那个活得伟大却死得可惜的学神

金庸人物 |倚天剑中“四美”谁最聪明?

金庸人物 |金庸小说里最“拧巴”的一对

金庸人物 | 黄药师是个能打到90分的单亲爸爸

社会观感 | 21岁大学生被狗咬死:狗永远是狗,但人不一定是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