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新冠疫情带来的制度思考

资中筠:不要和不思考的人争论

刚从台 湾传来视频,全世界都懵了。。

今天在意大利,我看到了真正的人间炼狱!看看咋回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草根网剧名导五百 | 网剧导演新势力

2017-09-25 综艺 综艺 综艺



作为国内目前首屈一指的网剧操盘手,五百“误打误撞”找到自己立命之本,凭年轻人喜闻乐见的作品闯出名堂;互联网影视发展初期门槛不高,为众多新人导演提供了梦想照进现实的机会;而新人导演在创作领域的突破,亦为网络剧、影视剧的发展带来了新启发。



写在前面


网剧导演新势力

文/陈丹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真的有些看不过来了。”一位网友如此评价今年的网络剧规模。这边厢,《河神》与《鬼吹灯黄皮子坟》做出了网剧的电影质感;那边厢,《白夜追凶》与《无证之罪》在罪案剧领域实现了新风格的突破。除了这些头部内容之外,中小成本的网络剧亦出现了一批制作精良的作品,如《杀不死》《一起同过窗》《热血长安》等。


这批精品网剧背后,崭露头角的还有一批新兴导演。他们中既有70尾80后甚至是90后的年轻导演,也有入行十几年的“行业新人”。互联网影视发展初期门槛不高,为众多新人导演提供了梦想照进现实的机会;而新人导演在创作领域的突破,亦为网络剧、影视剧的发展带来了新启发。


网生代导演个性与共性


吕行(《无证之罪》导演)、毕鑫业(《一起同过窗》导演)、十一月(《镇魂街》导演)、王骏晔(《热血长安》导演)、李洪绸(《杀不死》导演)等人都是专业院校出身,他们通过微电影、电视电影项目受到关注,并获得了执导长剧的机会。而非科班出身的五百(《心理罪》《画江湖之不良人》《古董局中局》导演)、王伟(《白夜追凶》导演),他们在行业中摸爬滚打,或通过一个个小项目累积经验,或从场记、剪辑等基础工种做起,最终成长为导演。成长背景不同,行业经验各异,这批“网生代”导演风格鲜明,其作品亦有强烈的个人烙印。但在不同风格的背后,却是他们对于类型化创作以及视听语言的共同探索。


没有任何剪切,仅仅通过场面调度,《白夜追凶》开篇的7分钟长镜头将主要人物、案件交代得清清楚楚,随着故事推进,矛盾层层展开,其情节愈加引人入胜;社会派推理剧《无证之罪》则用现实主义风格区隔于当下市场的众多网剧产品,无论是对于哈尔滨社会环境、社会氛围的描绘,还是黑白两道人物的刻画,都入木三分;《镇魂街》探索了二次元与三次元风格的融合可能,并在特效领域积攒了自己的经验。



无论是情节、节奏、镜头的调度还是演员的表演,今年出现的这批网络剧作品几乎都没有明显的短板,新人导演们的创新为观众带来了新的视听享受。

“年轻的团队,他们是热情而纯粹的一拨人,他们想把所有的想法和理念都展现给观众。”爱奇艺版权管理中心副经理李笠樱在一次采访中告诉《综艺报》。在她看来,影视行业的传统工作者入行时间长,虽然作品质量能够保证,但创作上容易变得中规中矩;而新人们不见得每一个创意都是对的,但是他们不怕输,敢于尝试与挑战,这一点很关键。


除了创作的执着与激情之外,对于用户需求的把握是平台方、制片方选择新人导演的另一个重要原因。相比电视观众,网剧观众成长于网络,自小的生活方式、行为习惯甚至是信息获取的方式都跟网络息息相关。年轻导演们与年轻观众有着天然的接近性,他们更能理解当前网络用户的喜好与口味,而且他们中的很多人从一开始就有拥抱市场的商业抱负。


平台的孵化效应


新人导演们有想法、有热情,但资金、影视工业的其他资源问题,仍是横亘于他们面前的大山。一般情况下,一个导演的成长路径为场记-副导演-导演,在独当一面执导作品之前,他可能需要10~15年时间积累资源与经验。但互联网的崛起,将壁垒分明的影视行业撕开了一道口子,新导演的成长周期被大大缩短。


五百、王伟、毕鑫业等一批导演都曾是优酷“青年导演扶植计划”的受益者。而在网生内容繁荣的今天,各类青年影视人才的扶植项目更是层出不穷。2016年腾讯影业加入“青葱计划”,同时执行“NEXT IDEA”计划扶持青年影视人才。2017年腾讯影业联手爱奇艺、工夫影业推行“比翼新电影计划”培养10位青年导演。2017年爱奇艺在其举办的世界·大会上公布了其围绕“超级网剧”展开的“海豚”“幼虎”“天鹅”三大计划。其中,“幼虎计划”将在资金以及平台资源层面上支持制片人,帮助有制片能力的导演和编剧进行创业。“天鹅计划”则针对有潜力的艺人进行重点培养,爱奇艺将联合“天池表演工坊”共同设立“爱奇艺天鹅明星训练营”,择优选拔这些艺人出演爱奇艺出品的剧集。



虽然机会遍地,但随着传统制作公司和影视行业大佬的入场,网络剧正在由一片蓝海转变为红海。而由今年的几部高质量网剧可见,网剧制作分水岭已经出现,行业门槛进一步拉高。“不要认为网络剧的制作有什么取巧空间,最重要的还是创作者要认认真真把自己的题材类型找好。每个团队能在这个行业里立住脚,一定是找到了适合他的人群和方式。”今年上海网络视听季之网络剧沙龙上,骨朵传媒创始人、CEO王蓓蓓如是说。


柠萌影业联合创始人陈菲预测网络剧真正实现精品化还需要3年。“这取决于三个维度,一是网剧平台的高度整合,视频网站与传统电视博弈如何,未来3年会见分晓;二是,目前视频网站还在2B端、2C端相互结合的过渡期状态,未来能不能迎来真正的付费阶段,也需要3年时间观察;第三,人才的汇聚也需要时间。只有当行业顶尖人才进入,或者说新兴创作者们能够大范围地崭露头角,网剧才是真正迎来了它的大繁荣。”



五百 草根网剧名导

文/祝媛莉


五百,1980年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中国内地导演、编剧。2009年,执导喜剧片《贱男日记》,开启导演生涯。曾执导微电影《电影!电影!》《刷车》,2015年转战网剧,执导《心理罪》《画江湖之不良人》《灭罪师》。2017年,监制《白夜追凶》,现执导传奇悬疑剧《古董局中局》。


狮子座的五百说,自己做事后知后觉,全凭直觉。作为国内目前首屈一指的网剧操盘手,五百“误打误撞”找到自己立命之本,目击网剧业诞生与发展,凭年轻人喜闻乐见的作品闯出名堂。一路走来,励志、传奇。

“问题少年”非主流入行

五百已是当今网络剧领域响当当的人物,被称作网剧“爆款”制造者。《心理罪》《灭罪师》《画江湖之不良人》(联合执导)、《白夜追凶》(监制)……作品口碑爆棚,品质精良,在类型剧领域独树一帜。


身为“网剧红人”的五百很忙,刚从西安执导的新项目《古董局中局》片场归来,就被各种项目、平台、媒体追着走,“没办法,他一进组就是好几个月,难得回来,各种事情都找他。”五百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出生于1980年的五百,成长于中国社会剧烈变迁的年代。五百从小与众不同,不喜欢束缚,不服管,总觉得自己比别人特殊,曾是令家长和老师头疼的问题少年。大学时,五百剃了光头,一身长袍挂衣,一双老式片儿鞋,在人群中格格不入。



“我问题太大了,我自己都讨厌当年的自己。”五百讲话带着东北人与生俱来的幽默感和戏剧感,“小学留了一级,初中留了一级,高中留了一级,我所有的老师都跟我爸妈说,你儿子将来不进监狱就算你们有福了。”


五百说自己从小喜欢“讲故事”,每个故事都不重样,每个故事都有具体的时间、地点、人物,以及事件的前因后果,逻辑清楚、构思精巧。 但擅长讲故事的五百当年却并未想过会投身于影视行业,成为“职业讲故事”的人。


 “之前没想过往这方面发展,也不是我主动去选的这条路,总之就是命。有时候,上帝就把你推到了这个位置,推到这个环节领域 ,你竟也觉得太适合了。”

从小学习美术,五百对视觉画面感知力强;爱讲故事,成就了他的叙事天分;大学组过乐队,对音乐节奏很敏感。“这些或多或少都会有影响吧。直到现在,公司所有网剧项目,从拍摄到音乐、到海报我全程把关。”


大学毕业后的一年多里,五百曾在广告公司做后期剪辑,为了解前期工作到底什么样,五百辞职下了剧组。一进剧组,如鱼得水。“怎么判断你的事业选择是正确的呢?很简单,第一你做这事儿的时候永远不会感觉累,第二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永远比别人快而且不费力。”


第一次跟剧组,五百就伺机看剧本。作为跟机员,本来没有资格看剧本,他就“跟着主创混,将剧本拿到手再研究”。在剧组,每天只有五六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五百收工后打着手电筒也一定要把剧本看完。记住了剧本内容,他再观察一场戏一场戏怎么拍。跟第二部戏时五百已经知道机位怎么摆,演员怎么走位。


跟组两年多,五百参与了4部电视剧、13部数字电影,很快从跟机员上升到副摄影师。此际,五百觉得是时候拍摄原创作品了。

创作思维模式是核心竞争力

从剧组出来,五百赶上了第一批视频网站的爆发期。当时,倡导用户分享模式的视频网站如雨后春笋,优酷、酷6网均是那时候成长起来的。五百打电话一一联系各家视频网站,推销自己的视频作品,最后找到了激动网的原创视频板块纠客频道。


随后,他拍摄了一部情感喜剧片《贱男日记》,首执导筒。该剧制作成本7000元,但激动网给的价钱只有3500元。五百意识到要想接着拍下去,必须控制成本,一直租设备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于是五百只身来到北京,用10万元买了一套设备,一个高清摄像机,还有拍摄杆,回到长春花了1500元找人焊了六节轨道,做了板车。第二部作品的成本迅即下降, 2500元,卖了12000。


一直自己打拼的五百非常务实,那时就以生意人的角度考量问题,要把拍片子利润最大化。“直到现在,我都没拍过赔钱的片子,一个都没有。”五百说:“道理很简单,拍片子要么为自我表达,要么为赚钱,两者必须占一个,如果都不占,这活儿我一定不干。”


经过几部微电影的磨砺,五百在一年之内迅速做到激动网首席导演,拿到了平台的天花板价格,一部片子卖了50000元。那个年代,视频网站内容创作有如潮涌,但潮涨得快也退得快,大浪淘沙,大部分业余拍客逐渐退场。激动网巅峰时全国有3000多个导演,五百是为数不多坚挺下来的导演。


再后来,五百离开激动网,在长春老家成立了嘎雅映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自己拍短片,再把片子放到公司网站。五百给公司定的Slogan(标语)是“为中国电影事业奋斗终生”。


当大部分拍客还在用手持DV拍视频时,五百已采用高清摄像机,还自己做了摇臂。“我拍出的影像质感在全国都不多见,业界觉得很专业,各种专题片和广告纷至沓来。”


2010年,五百30岁。网剧业还未成气候时,五百就在互联网内容制作领域打开市场,并在东三省地区小有名气。


“《论语》说要‘三十而立’,意思是人到三十岁时候,你要找到自己的立命之本。很幸运,我那时候就已经找到了,我知道我会一直在网上(做网剧),我太适合做这个了。”


2011到2012年间,五百凭借网络微电影《电影!电影!》《刷车》《新年的葬礼》等风格鲜明的网剧崭露头角,加入优酷发起的“青年导演扶持计划”。随后,五百转战北京。


2013年开始,五百由微电影领域转向网剧。从《心理罪》到《灭罪师》,五百为悬疑推理网剧开拓新边界。同年,五百根据人气国产动画改编的古装武侠剧《画江湖之不良人》上线,“定义网剧2.5次元概念”。2017年,他监制的《白夜追凶》成为另一款“现象级”网剧。


五百在“破”与“立”之间疾行,热衷于“做到极致”“树标杆”。在他看来,开公司也好,拍片子也好,必须有核心竞争力,要是其他公司、其他人难以超越的。


制作过多部成功的悬疑推理网剧后,有人给五百创立的五元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贴上“悬疑剧公司”的标签。那么,“涉案悬疑剧是你们的核心竞争力吗?”记者问。“当然不是,核心竞争力不在那儿,是创作思维模式。”五百说。

导演的情商与格局

自内容创作者如野草般在互联网野蛮生长时起,五百亲历并目睹了几番行业“洗牌”,见证了视频网站从百家争鸣到巨头鼎立。大约从2014年开始,网剧呈井喷态势,全国一度有上千家大大小小的制作公司“淘金”网剧,势头不逊于2006-2008年间视频网站的潮涌。市场迅速扩张后对制作人才的需求空前高涨,内容制作团队和创作者缺口很大,人才成为网剧市场最具价值的资源。


五百刚涉足网生内容时,就想过要成立内容创作团队。毕竟影视制作不是单枪匹马能够解决的事,需要很多人按照工业化流程进行艺术加工创作。“那时候我内心总有一个乌托邦式的想法。”


2015年乌托邦成为现实,五百发起成立“弧光联盟”,集结了一群年轻的影视制作人才。“发起弧光联盟就是想把生态链上重要环节的兄弟们聚在一起,互相帮扶、成长。”就像“弧光联盟”的标语“友谊不是相互取暖,而是成就伟大的工业”。


“弧光联盟”现有二十余人,涵盖了导演、制片、编剧、摄影、作曲、预告片制作、海报设计、灯光等影视工业化流程中各个工种的人才。其中,导演王伟等人与五百合作近十年之久。


五百笑言自己没梦想没目标,但愿意呵护年轻人的梦想。对于有梦想、有能力的年轻人,五百乐于帮助他们成长。


在业务上,五百通过“老带新”方式为新人导演护航。比如《心理罪》和《画江湖之不良人》是五百带着王伟拍摄,《灭罪师》带出了新锐导演杨苗,如今《古董局中局》由五百和余庆联合执导。


五百除了多给年轻人机会,还教他们如何与人打交道。“只要涉及技术,没有学不出来的人。我更在意的是年轻人心的成长,而不是表面的技术成长。”五百说:“新导演上手最大的难点不是他们创作能力有问题,而是跟整个剧组融合的问题。新导演在拍摄执行中总是一步步妥协,没办法坚持。”


“剧组不是单纯的技术性团队,剧组最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是‘人事’,导演拍的也是人与人的事,社会亦然。拍网剧对技术的要求占50%,剩下的50%要看社交能力,就是所谓的情商,这个比较重要。”


因此,带新导演拍戏,五百首先帮他们把人际关系处理好,让导演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在创作上。


“导演到最后拼的不是技术,而是格局。你心里能容下世界,你就能拍世界人民都能看的东西。你心里如果只能容下自己,那你只能拍完自娱自乐。”



对话《心理罪》《画江湖之不良人》《灭罪师》《古董局中局》导演五百:网剧是咱的根 创作没有天花板


《综艺报》:你见证了国内网剧从无到有的过程,这期间有何深刻记忆?


五百:网剧发展有其历史必然性。互联网一介入,无数种可能性已经存在了,只是时间问题,说白了只是硬件设备的问题。我很早就知道网剧是我永远不能放弃的东西,所以我一直在网上。网剧是咱们的根,我对互联网内容太敏感了。


但是我不太喜欢回忆过去,因为那是无效的,我们穿越不回去。所以我手里没留下之前拍过影像的任何痕迹。因为那些都是过去时了,从拍完那刻起就跟我没关系了,它有自己的生命力,有自己的发展方向,不用总去关注它,应该关注的是当下和未来。哥儿几个可以在情感层面上回忆一下过去,但就个人发展千万不要回头看,年轻人一定要往前看。


《综艺报》:未来,你有没有拍电影的打算?你是一个对拍电影有情怀有执念的人吗?


五百:电影也会涉及,但不是非拍不可。电影永远都在那儿,不会消失,什么时候想拍去拍就好了。我没那么重情怀。好多人说“你拍电影把自己冲到一个高峰”,我说“冲不冲都行”。有的人是拧着这股劲,说白了就是太把电影当艺术了。我很清楚电影是个工业产品,必须有其工业体系,不像弹琴、作曲、绘画等艺术创作是个人表达。我倒是希望年轻导演有情怀,我还是想保护一下他们的这个情怀。


《综艺报》:你拍了多部涉案剧,是你主动选择的吗?是否担心题材方面有局限性?


五百:误打误撞拍了涉案题材,现在也有很多公司找我来拍,主要是驾轻就熟了。犯罪题材非常庞大,而且会越做越大,关键看你怎么拍。


和新人导演聊剧本时,我会说“一定不要考虑题材,也不要考虑市场热度,这些东西统统不是你们需要想的,你们要考虑的是如何讲述故事。总有一种讲故事方式是令自己兴奋的,那就快速抓住那个点,至于讲述什么故事不重要。”


其实,信任是慢慢建立起来的,你想得到市场的信任,就得左一步右一步地去尝试不同题材。然后市场才会发现,原来“弧光联盟”擅长的不单单是犯罪,那时候选择自然更多了。


《综艺报》:现在接手一部新剧,你是否还有兴奋感,有没有创作天花板?


五百:每个项目都激动,所以我说我适合干这行。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给每个人身上一个发光点,但是这个发光点需要你自己来发现。为什么叫三十而立呢,不是说人到三十岁就成熟了,而是到三十岁,应该找到立命之本。


对于内容创作,我感觉是无穷无尽,从来没在创作中感觉疲惫,而且每次我都能想到新鲜的点子。


特别策划 | 网剧导演新势力

《白夜追凶》导演王伟:我们赶上了网剧黄金发展期


《无证之罪》导演吕行:网剧市场向好 金字塔头部内容增加


《杀不死》导演李洪绸:早知道网剧市场一定会火起来


《一起同过窗》导演毕鑫业:真实人性  把握人物的AB面


《热血长安》导演王骏晔:不能抛开观众自娱自乐


《镇魂街》导演十一月:创作的诚意很重要


推荐阅读

艾美热门剧集主演们聊演戏那些事儿

“国产”团队操刀 《昆塔:反转星球》定档

首届编剧嘉年华开幕


如需转载请在文章开头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更多资讯请登录手机版“综艺+”m.zongyijia.net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