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新冠疫情带来的制度思考

刚从台 湾传来视频,全世界都懵了。。

资中筠:不要和不思考的人争论

今天在意大利,我看到了真正的人间炼狱!看看咋回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艾美颁奖在即 几大疑问马上揭晓|独家

译/高倩 综艺报

今年艾美奖到底有没有的聊?


“无聊,毫无惊喜”几乎已经变成每次艾美奖颁奖礼结束后的老生常谈,不过,形容的倒不一定是3个小时的颁奖礼直播内容,恐怕指的是总能猜到的奖项归属。


今年的入围名单中也有不少应该是实至名归的选择,特别是表演类中,许多演员都是各种大奖的“宠儿”。


不过,随着投票进入尾声,还有几个备受关注的问题,仍要等9月17日当天揭晓了。 


谁将成为最佳剧情类剧集?


过去几年里,《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都是这场竞争游戏的霸主。虽然首次提名费了番力气,但自从第一次胜利以后,这部从水平到制作都与其他竞争者不在一个量级的史诗片,就基本没让奖项旁落。然后,《权力的游戏》去年未参加艾美角逐,给Hulu的《使女的故事》留出了机会,结果《使女的故事》不但成为当年热门,也将奖项收入囊中。这次,两部剧集狭路相逢,分别获得了22项和20项提名。哪部剧最终能够胜出呢?《使女的故事》刚刚结束第二季,评委、观众的印象正是鲜活,而去年夏季档结束的《权力的游戏》留下的印象可能相对模糊一些。不过,《使女的故事》第二季虽然有尖锐的政治指向,但有些观众认为过于黑暗。也不排除一些投票人会等着《权力的游戏》最后一季播完再行颁奖。另外指得一提的是,《美国谍梦》(The Americans)本季正式完结,剧终集相当引人思考,能否成为黑马?

谁将成为最佳喜剧类剧集?

FX新剧《亚特兰大》去年输给了艾美奖的“种子选手”《副总统》。今年《副总统》因播出时间未能入围,但唐纳德·格洛沃这次又有新的竞争对手:亚马逊的口碑新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The Marvelous Mrs. Maisel)。到目前为止,《亚特兰大》和《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还没正面“交手”过,后者赢得最佳剧集的金球奖和PGA都不是《亚特兰大》的“竞技场”。与此同时,两部戏的主演——格洛沃和雷切尔·布罗斯纳安——都在各自的表演类奖项竞争中一马当先。不过无论是哪部剧赢得最后的大奖,都将创造历史,要么是第一部流媒体平台喜剧获奖,要么是基本有线台第一次拿回这一奖项。


“乔恩·哈姆效应”会否再现?

有时,投票人也有某种拖延症,总要等到最后一次机会再把大奖奖给实至名归的入围者,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乔恩·哈姆(Jon Hamm)。哈姆直到最后一季的《广告狂人》(Mad Men)才获得了剧情类最佳男主角奖,而当时他已经凭借这部作品入围过8次奖项角逐。这一效应是否会应验在今年的《美国谍梦》上呢?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这部口碑极高的小众剧集似乎总是不对投票人的胃口,甚至直到第四季才获得第一项艾美奖主要类别的提名。这次,《美国谍梦》的最终季不但赢得了口碑,似乎也获得了投票人的青睐,共拿到4项提名,包括最佳剧情类剧集、马修·瑞斯的最佳男演员和凯丽·拉塞尔的最佳女演员等。考虑到这是剧集最后一次参与角逐,投票人是否会因此给其嘉奖呢?

本尼迪克特会再创奇迹吗?

四年前,比利·鲍伯·松顿(Billy Bob Thornton)凭借《冰血暴》(Fargo)剑指最佳男演员。结果颁奖礼当晚,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化身“黑马”,靠《神探夏洛克》(Sherlock)中的表演拿走大奖。今年,康伯巴奇出演了Showtime的限定剧《梅尔罗斯》,在这部几乎是他一个人的剧中,康伯巴奇再次奉献教科书级别的表演,演绎出了主人公自我救赎的历程。不过这次他的对手也都是“大腕”:安东尼奥·班德拉斯、杰夫·丹尼尔斯、约翰·传奇、杰西·普莱蒙和出演《美国犯罪故事:暗杀范思哲》的达伦·克里斯。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康伯巴奇历史重演也是有可能的。

艾美奖是否考虑感情分?

艾美奖的颁奖礼上最令人感动的无疑是“纪念”环节,而今年也有几位有才华的人离世,比如CNN的主持人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和作品丰富的制片人克雷格·查丹(Craig Zadan),这两位在今年都有提名。然而,艾美奖有没有感情加分可不好说,提名者离世似乎也不是总能获得特殊对待。虽然英格丽·褒曼、奥黛丽·赫本和劳尔·朱力亚是在去世后拿奖,但也有菲尔·哈特曼、法拉·福塞特和约翰·瑞特这样终身与大奖擦身而过。波登的《未知之旅》入围7项类别,查丹的《万世巨星现场音乐会》也获得了13项提名,无论二人谁最终拿奖,估计现场都难免一片唏嘘。

今年艾美奖能否继续创造历史?


去年,艾美奖创造了多项历史:丽娜·维特(Lena Waithe)成为第一位拿到喜剧类编剧大奖的黑人女性;唐纳德·格洛沃成为第一位拿到喜剧类导演大奖的黑人男性;里兹·阿迈德(Riz Ahmed)则成为第一位获得表演类大奖的伊斯兰教信徒。再来看今年,艾美奖的提名名单中有不少能够创造历史的机会:《杀死伊芙》的吴珊卓有可能成为第一位获得剧情类最佳女演员的亚裔女性;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的《今日秀》(The Daily Show)也许会成为首个由非裔美国人做主持的获奖节目;萨曼莎·碧(Samantha Bee)的《面对面脱口秀》(Full Frontal)则有望成为第一个由女性主持的最佳综艺访谈类节目。在真人秀方面,如果《鲁保罗变装皇后秀》从节目到主持都能打败蝉联三年的《好声音》,也将创造历史。

#MeToo和Time’s Up运动

是否会对投票产生影响?

由哈维·韦恩斯坦开始的反性骚扰运动对各大奖项的提名有所影响是不争的事实,此次,《透明家庭》(Transparent)的杰弗里·塔伯(Jeffrey Tambor)甚至没有递交入围申请,他在《发展受阻》(Arrested Development)中的表演,也未能获得配角提名。与此同时,凭借《喜新不厌旧》4次入围的安东尼·安德森(Anthony Anderson)在今年获得提名后也被人指控性侵,丑闻曝光于7月底,正是投票前夕。虽然格洛沃在《亚特兰大》中的表现很有可能已经锁定大奖,但有这种事情加身,安德森这次恐怕是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了。此外,与这些爆出丑闻的男性共事的女演员,是否会受到此类事件的影响,现在也未可知,比如与路易斯·C·K(Louis C.K.)共同拍摄《更美好的事》的帕梅拉·阿德龙。还有《王冠》的女主角克莱尔·福伊,她有关性别片酬差异的话题引发了不少争议,也在行业内掀起了改变的风潮。

哪家能获得最多奖项?


7月份提名公布, Netflix获得112项提名,比HBO多4项,就是这4项之差打破了HBO垄断20年之久的地位。但提名上的优势能否转化为最终的奖项?去年HBO的111项提名收获29座奖杯,Netflix则是91项提名最后拿走20项大奖。HBO在获奖数量上的统治也已经长达16年,如果今年Netflix能击败HBO,又将创造艾美奖历史。


推荐阅读

总局最新职能配置和内设机构出台,想知道变化在哪儿看这儿!


2018艾美奖:Netflix提名数量碾压HBO


如需转载请在文章开头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更多资讯请登录手机版“综艺+”m.zongyijia.net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