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女子网购连退8单被封号900年:世道变坏,从人不要脸开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他曾经每天要打100多次110,现在撒手人寰,临终前才知原因!背后故事泪奔...

2017-05-06 余杭公安 余杭公安

从去年年底开始,老潘就经常打报警电话。


频繁到什么程度呢?每小时二三十次,一天有上百次。


这样对不对?肯定不对。


这样好不好?肯定不好。


不但浪费的110报警台接警员的时间,也占用了派出所的警力资源。


但是,他为啥非要这么干呢?




夫妻吵架是假的



这就要说说老潘报警的内容了。


是啥?“夫妻吵架!”


这还不够让派出所出警的,老潘其实挺懂法律的,他会添油加醋说,“打架了!老婆打我!” 


其实呢,从派出所民警第二次上门开始,他们就知道了,老潘说的不但不是事实,而且这是一种病态的执着。


一看老潘的情况啊,那真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老潘生了重病,瘫痪在家,连坐也不太坐得住,成天躺着,这么过了五六年。

长期心情苦闷,就靠打110出气


老潘的妻子也挺委屈,照顾这么一个病人已经很累了,老潘还跟一个孩子一样总是不讲理,任着自己的性子胡来,乱发脾气,丢脸都丢到派出所去了。


但是呢,老潘居住的辖区那儿,余杭公安分局仓前派出所并没有简单地直接对老潘进行依法处罚,却派了朱庙警务室的辅警小郑上门去了解,老潘到底为啥这么爱打110?



大丈夫也怕生病



去年11月,辅警小郑第一次上门,对老潘进行家访。


一看,就心软了。


“唉呀我就是见不得别人可怜。”小郑对同事说。

 

老潘的糖尿病已经很严重了,出现了一个尿毒症,总之生活不能自理。


但是老潘其实是一个生活经历很丰富的老大哥啊,上过大学,当过兵,办过企业。仅仅是因为生了病,见识了人情冷暖,不能适应这种变故。


老潘两口子都是杭州人,去年秋冬才从西湖区三墩街道搬到了余杭区仓前的合景瑜翠园小区。儿子工作很忙,老伴儿也要上班,老潘呢养了一条狗当精神寄托。


成天躺在床上,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人确实会焦虑的。


所以,这也是社区里出现的一个新居民带来的新情况。


 



35岁和53岁的友情



“潘老师,你以后别打110了,打我的手机吧,有事儿尽管叫我。”


辅警小郑决定,要当老潘的朋友。


小郑35岁,老潘53岁,他们俩算是忘年交。


为了让老潘安心,能随时找到自己,小郑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老潘。


除了给老潘陪聊,经常去拉家常之外,小郑早上去的时候一般都不空手,得给老潘带早饭。


老潘不能感冒,但是他又很容易失禁,小郑也不嫌臭,有空就走过去看看,给老潘清理一下身体。


家里的事儿,小到换灯泡,帮老潘的妻子杀甲鱼杀黄鳝,大到办年货什么的,辅警小郑都去搭把手。


很快,老潘就把家门钥匙都给了辅警小郑。


理由很简单,下半身瘫痪的老潘开门不方便呀,辅警小郑又是那么可靠的一个人,派出所来的!


小郑就一点也不矫情,他说:“我们朱庙警务室就在老潘家附近,才几百米的路,干啥都是顺便的。”


按照外国人的说法儿,辅警小郑简直就是居民老潘的“守望天使”啊!



不打110了,我打666




小郑对于老潘来说,确实像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好朋友。


但是小郑不这么想。他跟记者说:老潘这个人啊,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非常幽默的,心态也很好。


小郑说,老潘见识广,经历丰富,一肚子的故事呢。


小郑还说,老潘很热心的,也很跟得上潮流,还做直播,鼓励病友呢!


这个老潘,真的是曾经一天打上百个骚扰电话给110的老潘吗?


小郑说,是呀是呀。人就是这样,心情好了,身体就好,性格也会变好一点。

当然,这个时候,小郑这份耐心、真诚的陪伴,得到了老潘的信任和依赖,他俩确实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


老潘不打110了,改打666了!


在他手机里,辅警小郑就是亲情号666。(注:老潘自己是662和663,他老婆是665。)



最后一次想见你



老潘有什么事都愿意跟辅警小郑说,不骚扰110报警电话了,仓前派出所的接处警工作也恢复了正常。


但是,小郑这样很辛苦啊,他还有一份更辛苦的平安巡防大队的辅警工作。


由于过于劳累,上个月,小郑由于面部三叉神经感染,自己也住进了医院。


住院的时候,他还接到老潘的电话。


没办法,老潘实在太依赖小郑了啊。


不过,此时的老潘已经神志不清,话都说不利索了。


老潘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告诉小郑,自己可能马上就要走了。


小郑赶紧说:“我明天一早就跟医生请假,我来看你。”


第二天早上,就在医院门口等公交车的时候,老潘的夫人打电话来了:老潘脉搏微弱,马上就不行了。


情急之下,辅警小郑立即拦了一辆出租车,路上还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老婆,“你比较近,赶紧先过去看看。”  


辅警小郑到了老潘家,老潘已经撒手人寰了。


老潘的妻子一个人在,哎呀大学老师不懂民间习俗,什么准备都没有呢。


辅警小郑和妻子赶紧上街给老潘买了寿衣,还叫人帮忙给老潘净身、一层层穿上寿衣,摆好灵堂,让老潘干干净净、体体面面地离开人世。


老潘的追悼会那天,辅警小郑没错过,他又向医生请假,送了老潘最后一程。



△郑书标的捐献志愿书



角膜捐献志愿者



记者去采访辅警小郑的时候,他还为了没有见到老潘最后一面感到遗憾。


说起被老潘高度依赖的一段日子,小郑倒是没觉得哪里辛苦。


他说,“本身我做协辅警这个工作,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能够帮助到很多人。老潘嘛,也就是多帮他一下,不算什么。”


小郑的同事们都说,他不只是对老潘好,平时对所有人都好。


在社区里的困难户生病了,他会去问寒问暖、送点保健品。


看了一个盲人的才艺演出,他感动完了会“异想天开”,慢慢做通父母、家人的思想工作,登记了眼角膜捐赠志愿者。


但是辅警小郑的老婆有话要说。


“他做辅警这个工作以后,我们一起吃个饭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了。”小郑的老婆说起来,眼泪都能冒出来,“住院了,才能在医院里面一起吃个饭,感觉真是挺好的。”


老郑住院没几天就出院了,说是好了,其实是改成了门诊治疗。他老婆是又开心又难过,你懂的。


昨天,记者联系小郑的时候,他还告诉我,不好意思,我刚躺下,人有点不舒服。


 

△图片:郑书标和家人。


学会表达真实的感情



小郑接受采访的时候,死活不肯给我们提供老潘和他的合影,说从来没有拍过。


他也一再关照记者,“不要夸张啊,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小郑说,你送妈妈一束花,她可能心里乐开了花,但是嘴上会说你:浪费!又乱花钱!


爸爸很爱妈妈,但是可能一张嘴就喊她“臭老娘们”,也不好意思在家里每次擦身而过就抱一抱。


这都是用负面方式去表达正面的感情需求。


有的孩子为什么特别调皮捣蛋?教育专家可能会告诉你说:你们做父母的,给他的关注不够,他是为了引起你们注意,宁可挨揍也要搞破坏……这其实是呼唤关心和爱。


这样不直接的表达,或者说用负面方式去表达正面的感情需求,我们有时候是故意的,有时候是不自觉的,可能是大家都习惯了的。


辅警小郑,就是准确无误地读出了老潘别别扭扭表达出来的心声:我想得到关心和帮助。


嗯,最后隆重介绍一下,辅警小郑,大名郑书标,在余杭公安分局仓前派出所工作。


祝小郑早日康复!


悠着点,人生的路还长,以后还要多陪陪自己的家人呢!



(来源:钱江晚报)


温馨提醒

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办案调查,一律通过上门或者请当事人到派出所等公安场所的方式面见当事人,绝不会通过电话或者网络直接调查处理,更不会要求当事人汇款、转账。与此不符的,公民可视为涉嫌诈骗行为,可直接拨打110报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