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你可能错过了杜琪峰最满意的一部戏

2015-09-16 煎酿三婶 香港电影
点击上方“公众号” 可以订阅哦!


导演: 杜琪峰

编剧: 欧健儿 / 游乃海 / 叶天成

主演: 古天乐 / 郭富城 / 应采儿 / 梁家辉 / 陈小春 / 张兆辉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香港

语言: 粤语 / 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04-07-08

片长: 95 分钟


“我喜欢的电影为什么却没有人谈论呢?”


这是2005年杜琪峰在墨尔本国际电影节论坛上所说的一句话,可以从中得知杜琪峰自己是有多么偏爱《柔道龙虎榜》这部作品,只可惜市场却没人同意他的观点。


《柔道龙虎榜》是一部极不寻常的电影,他没有杜氏电影里经典的枪战场面,也没有《真心英雄》、《PTU》等的97情节,一部以柔道的名义,讲述爱与救赎的故事与银河映像的其他片子显得有些不搭调。


但《柔道龙虎榜》却赋予了杜琪峰与众不同的电影表现力。要把这部片子定义为动作片吧也非典型意义上的打斗,说他是文艺片吧,倒也不如《文雀》般浪漫。杜琪峰在拍摄《黑社会》的时候说:“在黑社会的历史上,他们不用抢,只用刀。”但是我们却看到老杜在拍摄黑社会题材时多数也是要用到枪,这正是他如Pierre Bourdiey一类的顽固艺术家一样,自己做自己作品的主人。从某种意义上将,《柔道龙虎榜》也就是杜琪峰影史上的一次大胆创新。不仅在叙事形式上,还在英雄主题的变奏上,以及他朝不同类型范畴的重新调整,这在香港电影产业里是颇为罕见的。



这里的小梦(应采儿)漂亮的出奇,

好像是张柏芝以后唯一能像《喜剧之王》里如此干净登场的女演员了


“那时候的我们很茁壮,来不及伤悲。”甘国亮说到那时候的杜琪峰与自己,这样形容。 而90年代后,无论是经济还是文化产业,香港都不断落寞,曾经坚强的人们开始伤春悲秋,不相信明天。

  

《柔道龙虎榜》是在寄语那个“来不及伤悲”的年代。




我叫阿正,我做姿三四郎,你做桧桓


司徒宝选择了一种慢性自杀的方法:饮酒,欠债度日,荒废正业,营营役役……直到遇到小梦和tony,两个一直不济,但却,不停奔逐的人。

  

“司徒宝”就是香港人的现在,他们忘了他们曾经不停奔跑,才创造出了光彩靓色的“黄金十年”。而此时的他们开始对命运表现出了一番束手就擒的妥协姿态。脸上黯淡无光,嘴上一言不发。小梦和tony,则是过去那个永远不知道失败为何物的青葱时代。

  

当香港人的现在撞到过去,就是那幕追逐的夜戏:小梦手上的钱撒花似得四处飞舞,蓝色的灯光映射在她的背上,衣裳飞舞,司徒宝的脸上渐露笑容……

  

看到过去,看到过去的那种笃定与莽撞的前进,看到那些勇敢不懈的“来不及悲伤”,现在的他们看到了一种“希望”,是不是恍然间对这字眼错过了多年?




在正式进入故事情节之前,这段开场时间为3分20秒。对比05年《黑社会》的“麻将馆”、06年《以和为贵》的“洪门规矩”,可以发现杜琪峰在《柔道》中开始放弃他之前一贯的开场模式,采用非主角和非主线来营造整个影片基调:连续的俯拍镜头,三段切换的声源把工业森林和亘古道场连在一起形成交叉的心理时空,且这个时空重叠在现实之上,可能是一个黑夜接第二个白天,也可能是无数个这样的黑夜延续着无数个清冷的白天。空旷的室外景反衬第三段中金色人造光笼罩中的道场,老人不动声色说,“阿正,不要玩汽水”。——没有确切的时空,只是一种氛围,一个状态。现实残酷,但,内心可以充斥阳光。


1943年姿三四郎的柔道精神,2004年杜琪峰的创作态度,开场在草原,尾场仍回到这个草原。形容某一种精气神的传承,一个情绪感伤而手法利落的开场。

  

别习惯了失望与悲伤。

  

“柔道要先教你摔倒。”杜琪峰说。对于这部电影来说,是要告诉人们:摔倒了,不要忘了爬起来。

  

杜琪峰初次拍电影,大阵仗地来内地取景拍摄,集邵氏电影与新时代武侠于一身的名字——《碧水寒山夺命金》。热热闹闹,大张旗鼓,结果却是——铩羽而归。在新浪潮的名单上,无论是导演还是电影,这部电影被放置在一个豆腐块一样不起眼的角落。



为躲避各自的邀约对象,老杜这里又来了一把幽默





回电视台拍电视剧,继续历练流水线的艰难作业,“如果没有学会怎么拍电影,干脆废在电视台。“一等就是7年。7年时光荏苒,小童也可以成长为少年,男女也已滋养难耐。”


《暗花》、《非常突然》,外界批评其风格太过剑走偏锋,难以入主流的眼。开始拍《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又被评论界大肆批评,认为他在向商业妥协。


三人叠罗汉取一只红气球


每一次可能的摔倒,失意的边缘,即便在真正的落魄与失落时,杜琪峰也像司徒宝一样,在一条穷街陋巷上仿佛看到前方一个人的身影,她不停地跑,不停地跑,不需要回头,行进在迤逦的灯光之下。

  

“那就是浪漫。”杜琪峰谈到了那个镜头,“电影是需要浪漫的一瞬间的。”

  

浪漫是一种不真实,是一种幻想。从当下看过去时,过去就是“幻想”,是小梦倔强的裙摆,是那些慢镜飘扬的钱币,是她相信一切的笃定模样,“我去左日本就会红”。她的脸上笑魇如花,没有悲伤,没有迟疑。


杜琪峰一直相信他的“浪漫”。这一点你可以从他近来的电影中看出来,他热衷于那种时间放慢的悠然一瞬,那种一切延长的视觉“浪漫”。




《柔道》标明“向黑泽明致敬”但杜琪峰自承没有刻意搬用黑泽大师的手法,只有“捡鞋”这一场仿的黑泽明处女作《姿三四郎》中三四郎为女主角绑鞋带的桥段。阿宝的鞋跑掉了,小梦帮他捡回来;后来小梦搭路去日本,又是阿宝给她捡回来跑掉的鞋子。影片里阿宝和小梦没有谈情的,但是有没有爱情呢?有——有缘以后再遇到;遇不到,那就没有了。期待和遗憾在“捡鞋”里面都讲了,很含蓄。

  
为了一只鞋,小梦又冲回到案发现场


《柔道龙虎榜》,这个不登大雅的名字,也曾经是某些人口诛笔伐的借物与指向。这样的失败,他并不在乎。这是杜琪峰自认的最大“浪漫”,浪漫到令他自己相信,那部电影的许多瞬间,是他最喜爱的,只此一部。

  

从这电影里能读到他的过去,他的现在,以及他对于香港的眷恋,比《文雀》要深情,比《放逐》要踏实。他的这种坚持与对于完美的执着,是他现在地位之所以一时无倆的原因。



怀着明星梦的小梦离别时写给阿宝的卡片



明日仍旧有阳光


  他可能资质未够,但他来不及犹疑,他一直在往前奔逐。

  

  他身后有多少张渐渐微笑的脸?——

  

  喜爱这电影的你们都算。

  


永远的香港的夕阳



一个人做香港电影就意味着要牺牲更多的时间

由于此号申请的早,不能享受“评论”“原创”及“打赏”功能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的话,请不要吝啬

丢个处女币给三婶买鱼蛋吃吧!





-


投稿邮箱:ilovehkmovie@163.com

或合作联系微信:longprosperanita

(煎酿三婶Anita)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