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励志!杨坤从穷困潦倒,到抑郁,到音乐导师再到歌手!音乐就是他的人生,他要来悉尼唱给你听!

喜欢毕竟不是爱,所以变心很快 ​​​​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8月11日 上午 4:0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香港隐蔽战线的惊心动魄较量

枫叶晚林 稻田报告 今天

来源:枫叶晚林

ID:fengyewanling

香港暴乱背后,是中国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据点的谍战较量!修订《逃犯条例》,戳中了美国哪个痛点?
修订前的《逃犯条例》事实上让香港成为全世界范围内为数不多的国际司法管辖孤岛,除了成为国际逃犯的避难天堂外,还使香港成为国际情报自由港。
香港一直以来都是国际情报活动中心,早在20世纪初,香港已是英国“远东情报中心”。全世界各方势力利用香港的独特位置,从事各种不能宣之于口的情报活动。
新中国成立后,香港更成为西方搜集情报重要据点,英方曾在小西湾等地设置监听站,令香港与柏林和伊斯坦布尔并列为“冷战三大特务中心”。
2013年,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逃亡香港,揭露美国监控全球通讯,震惊全球。斯诺登之所以选择逃往香港,就是看中香港全球情报中心地位,可以方便其进行情报交易,联络密布香港的各国特工并与其政府交易寻求避难。
修订前的《逃犯条例》使得各国情报组织机构以及情报贩子可以在这里方便地进行情报活动,而不用担心因间谍罪等被引渡到已经与香港签署引渡条约的20个不包括大陆、台湾、澳门在内的国家和地区。

同时,因为这20个已经签署引渡条约的国家和地区大部分隶属英美系国家,而香港政府司法系统同样是英系,导致英美澳等情报机构在香港具有天然的外交优势,即其他与英美关系不和国家的谍报人员一旦在香港被抓,因为不能引渡大陆,就只能引渡给英美系国家。
这天然限制了反美国家得在港情报活动,却又为中情局、军情六处等英美情报机构增加了优势。
此消彼长,香港已经成为西方情报机构对大陆情报收集的重要基地,也使得香港成为CIA在全世界最大的境外据点。谍报工作都是秘密进行,不过偶尔曝光的一些新闻故事,说明香港回归后,五花八门谍报活动依旧活跃。
内地破获军事情报间谍案中,很多有关军情资料都是经由在港中间人,交到外国特工手上。
 随着中国不断崛起,美国中情局为首的西方情报机构和台湾间谍组织不断加强对中国内地渗透。香港占中和本次暴乱昭示,香港已经成为全球各种势力博弈的世界战场,中美则是这个战场上对决的双雄。
香港作为美国对华情报最大桥头堡,由于现有《逃犯条例》可以确保他们不必顾虑会被香港遣返大陆或者被逐出境,美国以香港为基地,毫无后顾之忧地策反、培训内地颜色革命主力以及谍报人员,然后从香港辐射广东,再向全国范围内扩展。
改革开放以来,毗邻香港的广东特别是广州成为中国大陆危害国家安全案件最高发地区,原因即在于此。

本次香港政府修改《逃犯条例》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引渡的37项罪行以及是否破坏香港法治和立法权上,而没有注意到这次的修改《逃犯条例》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打通了香港不能对大陆移交罪犯这个司法隔断。
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9条规定:所有属于国家行为事项,例如国防、外交等,香港特区都无权处理,除非得到中央政府以文字授权处理,中央政府授权可由特区政府提出要求并以文字证明其得到授权。
对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立法,并不属于“一国两制”下香港原有法制权,而是属于国家立法权,不同于《基本法》附件中说到的特区立法会自行立法后到中央政府备存的权限与流程。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在近日的一个公开讲座会上明确指出,国家安全不在特区管辖权内,不属于特区自行立法范畴。

同理,既然特区政府无权管治国家安全事务,立法会也不应有权管治国家安全事务。有没有送中条例,香港人只要没有犯罪,都不会被送到香港以外任何地方。
但是,一旦逃犯条例修改,中情局或者台湾情报人员在香港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间谍活动,因为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香港特区政府无权处理,间谍就只能被移交给大陆受审。
而目前港美逃犯移交双边协议中,也没有列出间谍罪,虽然该协议有兜底条款,有可能将间谍罪包括在内,但目前《逃犯条例》却没有兜底条款,所以美国就不可能据此将间谍引渡回美国。
用膝盖想都知道美国是绝不可能允许此类事件发生,正是这一点结结实实地踩在了美国人痛脚之上。
同样,根据修改《逃犯条例》,如果发生类似华为高管途径香港被抓事件,那么中央政府就可以出面管辖,阻止美国将中方人员带离香港。
目前,香港已经成为中资企业中转其他国家重要节点,这样做无疑将再次防止加拿大扣留中国企业高管、打击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恶性事件发生。
而包括台湾地区、澳大利亚、英国等西方情报机构如果侵犯中国国家安全,那么中方亦可经由香港实施抓捕并移交大陆审判,这将极大的震慑国际反华集团。
台独和港独势力之所以要求修改《逃犯条例》时将大陆排除在罪犯遣返国家之外,而只将台湾纳入,就是要给美国留出退路,因为目前台湾和美国是一丘之貉,一旦被抓就可以通过引渡台湾释放。
而一旦修改《逃犯条例》将大陆纳入遣返地区,不仅台湾间谍会被移交大陆,美国中情局在海外最大的站点——香港分部的活动必将受到严重打压,中情局只能尽量压缩活动或者更多吸收香港本地人加入执行任务。

《逃犯条例》修改中第二项则是改动《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就是香港执法部门可以接受包括大陆在内其他国家、地区的要求,在香港开展搜查活动,冻结疑犯财产,把证据交供给提出要求的国家,用于他们的司法审判。
很明显,这条规定又堵住了CIA在港活动退路,除非CIA主动撤离,否则中国一定在香港将CIA在内的台湾和西方情报机构被连根拔起。
正是看到了这样严重后果,CIA才会立法会即将开始二读的时候大规模支持港独分子闹事,而美国及台湾蔡英文政府也立场一致地支持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动,为的就是保住CIA在全球最大的外部站点。
所以,这一次暴乱表面是修改《逃犯条例》而展开的法治斗争,私底下里却是中美在香港的谍战较量。重点不在于哪里的人杀了哪里的人,中国大陆在乎的是CIA根本已经把香港当作泛太平洋地区的总部,对大陆不断渗透,美国在意的是好不容易在香港建立的情报网即将被扫荡一空。
很显然,对中国来说,本次修改《逃犯条例》再次强化一国两制中“一国”,是为了直接打击境外谍报机构对华渗透,是为了让香港与大陆完美实现国家安全防御对接。

一旦彻底打击境外势力渗透,就可以打掉港独背后的境外势力靠山,釜底抽薪之后港独自然偃旗息鼓,这将从根本上保证香港稳定与繁荣。
而本次修订《逃犯条例》香港政府也必须再次看清,导致香港动乱的并非大陆,而是境外势力支持的港独,他们才是香港繁荣稳定的死敌。
香港暴乱背后美国死保CIA站点另一原因:
从2010年起,中国政府系统性地捣毁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中国经营多年的谍报网。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美国前官员表示,从2010年的最后几周起到2012年底止,中国抓获至少十几个中情局的线人。
据三位前官员的说法,其中一线人是在政府大楼院子里,当着他的同事眼前被击毙的,这是中国杀鸡儆猴,在给其他那些可能为CIA工作的人发出的严重警告。
谍报网被破获导致2015年中情局迅速撤走驻华使馆的职员,CIA以为是中方从政府电脑窃取了资料导致情报人员身份暴露。之后美国被迫扩充香港站点,也就是说,香港站点是中情局遭遇重创以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在华新总部,替代之前位于北京的内地总部。
香港站成为美国在中国领土范围最后一个大型据点,一旦《逃犯条例》修改,中情局只能撤离香港。
如果在台湾重建又需要重新编制谍报网,而且台湾明显没有香港这么便利的条件,退守台湾与台湾情报部门共同对付中国的话,因为间谍往往需要用外交官身份掩护,人员规模扩大以后就需要外交级别提升,这无疑将严重恶化与中国大陆关系。
而不扩大外交级别,仅仅靠台湾情报部门的臭鱼烂虾,根本做不成什么大事,毕竟2003-2005年中国就破获了台湾在华谍报网。所以美国CIA一旦撤离香港,美国在华情报工作将再次遭受巨大重创。
从北向南,从内地到香港,美国在华谍报网正在不断大幅后撤,这是中国长期坚持反间谍斗争的巨大成功。
香港《逃犯条例》修改早在2018年2月就已经提出,中国早就知道并预判到了修改条例可能带来的风险,却依然同意在这个敏感时间节点修法实则早有打算,所以那种认为本次修改条例引发暴动是美国主动进攻的说法是不成立的,香港暴乱后外交部立马剑指美国便是深意所在。
所以这次谍战进攻是中国长期以来反美国谍报战的延续,大陆看似防守实则主动进攻,而美国在不断后退。
而据美国中情局猜测,中国破获美国在华谍报网同样与香港有关。俄罗斯卫星网2018年1月22日刊文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雇员李振成的被捕以及有关最新资料的公布,让美国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初在华间谍网遭重创的经过初见端倪。
长期以来就中国在美情报活动,中情局形成了这样一种刻板印象——中国人利用的都是大量低水平的情报来源,主要是为了获得经济秘密和科技情报。但他们万万没想到到中国反间谍部门也有着非凡的能力。
如今中国情报部门已经证明,其早就拥有了苏联在美超级间谍艾姆斯(AldrichAmes)和汉森(Robert Hansen)这样高水平的情报源。美国一些媒体证实,正是李振成帮助中国破获CIA在华谍报网。
另外,中国还与俄罗斯分享了情报,就在美国在华情报网被毁的同时,在俄活动的几个美国特工也停止了联络。这说明,中国在反间谍情报侦查领域已经开始追上美国。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美中情局对中国的低估是如此严重的,以致于李振成离开中情局多年后就职的日本烟草公司的安全部门,反而比美国情报机构更快地弄清了他的身份。
而在2010-2018年的八年时间里,美国始终没有搞清楚到底中国是如何破获在华谍报网的,甚至在怀疑李振成以后5年才将之抓捕。
谍报战是最隐蔽的战线,中美斗争漫长较量大背景下更是如此,香港暴乱亦是中美谍战的一部分。
为了新中国建立和发展伟大事业,多少中华儿女默默牺牲在荫蔽战线上,有些牺牲后并不能得到立刻追授烈士,子女还要遭受非议白眼。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奋战于谍战一线的所有人,都是人民共和国当之无愧的英雄!
国家安全重于泰山,无数中华谍战英雄用行动证明自己无愧于我们伟大国家和民族。我们支持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修改《逃犯条例》,我们也相信大多数香港市民清醒而爱国。希望香港市民与国家同行,共同维护香港的稳定和繁荣。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