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她拥有很多女生都羡慕的身材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7月2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多少个正部级学生能保护一个被性骚扰的女生?丨凤凰网评论

西坡 風聲評論 今天

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学生会又是学校的缩影。有正部级的大学,就会有“正部级”的学生。上梁不正,如何要求下梁不歪呢?


文丨特约评论员 西坡


中山大学又火了。上次是教授性骚扰女学生,这次是学生会任命干部。


一份名为《中山大学学生会2018-2019学年度干部任命公告》的文件显示,一大堆同学被任命为名目繁多的办公室主任、副主任、专职委员。不少人的头衔后面还郑重其事地标着“正部长级”“副部长级”。


这哪里是大学学生会,这分明是电影《甲方乙方》里“好梦一日游”的基地,为满足同学们的官瘾而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进过这样的学生会,大概人生都会更圆满一些。


性骚扰跟学生会有关系吗?表面上看没有,毕竟不是学生会干部骚扰其他同学,官威还不止于此。但仔细想一想,这两件事又未必没有关系。


学生会本是学生自治组织,既然取了这个名,其首要的任务就应该是保护学生权益。使女同学免于色狼教师的骚扰,本应是学生会工作的一项内容。可是,这么多“正部级”、“副部级”的学生,却没有保护住自己的女同学,是学生干部还不够多,还是级别还不够高?


另一方面,学生会是学生与学校之间的一个桥梁。纵使没能阻止性骚扰事件的发生,也应该成为受害者的依靠,帮助她们讨回公道。但事实上,在前段时间的张鹏性骚扰事件中,学生会完全不见踪影。



假如有中山大学的“正部级”学生正在阅读本文,他或许会感到不爽,“大家都这样,凭什么单说我们?”


他没说错,国内大学的学生会大都是这副模样,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中山大学的学生会之所以被揪出来,或许也是沾了张鹏老师的光。舆论场是有破窗效应的,哪里有了黑点,人们继续在这儿挖掘新的黑点。


说到这里,忍不住要回忆一下我当初竞选学生会主席的奇幻经历。


那是刚上大一的时候,年少无知,啥都敢信。突然有一天,寝室里塞进来一张传单,号召我们积极竞选学院的学生会主席,说是人人平等、公平竞争。我们宿舍也是奇葩,四个人里边有三个人都信了这个邪。我们仨煞有介事地写了演讲稿。


到了竞选的那一天,我们才发现事情有点微妙。原来竞选场面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热烈,除了我们仨全院也没几个人出来竞选。我们战战兢兢地发表完演讲,坐到台下才有人小声而善意地提醒我们,学生会主席的人选早就内定了,就是某一个学长。接下来到这位学长发表竞选演讲了,人家果然不同凡响,气场都比我们强出一大截,言谈之间已然胜券在握。


唱票结束,果然是这位学长高票当选。那一刻,我们仨就像走错片场的群众演员,恍然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真实规则,更明白了自己的位置。


大学的学生会早就不是一个纯洁的学生组织了。中山大学的这份任命公告不过是如实陈述了它的真实面貌。这就是我们的大学,这就是我们的大学生。我们实在没有理由故作友邦惊诧状,因为你正在上或曾经上的大学,也并不拥有比中山大学更单纯的学生会。


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学生会又是学校的缩影。有正部级的大学,就会有“正部级”的学生。上梁不正,如何要求下梁不歪呢?这么想的话,我实在不忍苛责出现在那份名单上的同学们。他们或许真的不是官瘾上脑,而是试图早一点抓住这个时代的本质。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从还原学生会的本色做起。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更多精彩内容

顾雏军案丨普惠金融|政府公报|马克思
|海南|霍金|李敖|Facebook|
|
保护产权|两会评论|政商沟通|


责任编辑:柯锦雄

版式编辑:汪   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