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她拥有很多女生都羡慕的身材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5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今天我们该怎样讨论“性侵”丨凤凰网评论

寇庄 風聲評論 2018-10-13

当受害者承受二次折磨站出来控诉,我们也希望社会能逐渐配得起这种勇气,让更多人接受这个信号:社会不全是盲的,反击不只是司法的,也可以是道义的。


文丨特约评论员 寇庄

最近几天,性骚扰、性侵害等事件波及某些公益人士和前媒体人,这些不同程度的性暴力事件激起了广泛的谴责,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在愤怒声讨施暴者的舆论中,出现许多相反的声音,把强奸看作“顺奸”,指出受害人“醉酒”,不晓得反抗,诘问为啥不早揭露?

这些对受害人处境的另样理解,对受害者揭发的举动抱着怀疑态度,责备性暴力的受害者动机,并非这一次舆论才出现。在此前,性暴力揭发风波蔓延北上广高校时,同样出现过类似的言论。但因为高校的封闭性,这些言论的能见度远不如现在这么显著。

质疑受害者在性暴力场景下的无措,推敲她们事后检举揭发带着阴谋,其实有很多原因。一个是观念上的,认识不到熟人强奸的情况下,受害者因为震惊无助而导致反抗无力,也无法理解性侵害对受害者的心理摧毁,站出来发声前,她们经历了艰难的心灵重建。

除了观念上的模糊,还有一个原因是利益上的。迄今为止,公益圈有三名中青年代表被揭发有性暴力前科,但公益群里充斥着许多针对受害人的“荡妇羞辱”,从动机到行为到过程,统统怀疑否定,这些人与被揭发者有着各种形式的利益关联,这么说并不奇怪。

这些年来,公益界内部的生态建设,发展出许多小型的公益组织群,他们之间共享一个自上而下的资助流程,公益领袖掌握着这些人的利益,性暴力的检举揭发不仅会粉碎公益领袖的光环,也会毁坏他所在的公益小生态。这时候,对性暴力文过饰非,其实是利益的统一战线使然。

无论是观念上问题,还是出于利益上的精明算计,小圈子的亲亲相隐都会爆发出同一个症状,那就是追求一个“完美的受害者”。比如,受害人必须在遭到性侵犯时反抗,如果反抗不成那一定是“心里有鬼”,不在事后揭发而是等待时机,一定有阴谋,是为了陷害施暴者。

这种“完美受害人”理论并非第一次出现在性暴力舆论中,在以往多个社会事件中,比如小贩刺杀城管,都有类似论调。这种“完美受害人”理论从抽象的舆论原理,逐渐为一般大众掌握,从官民冲突中逐步侵入所有舆论,为反转制造动力,试图颠倒是非,早已是舆论场的常态。

我们相信,即使在社交媒体时代,仍然存在着舆论领袖—一般用户的信息传输规律。所以,当大小不一的舆论中人祭出“完美受害人”理论,为施加性暴力一方辩护洗白,舆论中的部分声场也会发生变异,接受这种混淆,导致是非感下降,反过来让受害者承受更大的压力。

性暴力尤其是被强奸的受害人,不是活在真空中,而是要面对人数不等的社会群体的眼光和评判。因为众所周知的文化积淀,对性暴力受害者的不宽容、苛责受害者等比比皆是。即使在认知与传播品质都有提高的今天,性暴力受害者受到的歧视和攻击不会比从前更少。

性暴力、强奸等发生在失衡的权力框架中,而权力本身决定着利益分配,所以为性暴力施加者开脱罪责也就在所难免。如果考虑到舆论传播中各怀心思的信息截流、扭曲,责备“完美受害人”的错误认知就会成行成市。类似高校、公益圈和媒体圈中出现的性骚扰,与这种观念“土壤”大有关系。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即使施暴者被揭露出来,迫于公众压力,需要一个解释的时候,他们依旧可以沉默、可以颠倒黑白、可以将性侵害现场描绘为纵酒的失误,甚至将强奸扭曲为你情我愿的男女情事。这些人之所以敢这么说,除了自保的算计,也是吃定了“完美受害人”的社会风气。

迄今为止,无论是高校还是公益圈或涉及公知圈,性侵害事件都处在走不出校园、走不出圈子的处理范围,没有法律介入,司法基本是围观。无论是举报给大学党委纪委,还是举报给舆论大众,都说明性暴力事件尚无有效的法律约束,这也是舆论批判盖过法庭审判的尴尬所在。

但话又说回来,既然强奸文化、性骚扰文化的成因中大部分肇始于观念问题,即使司法跟不上举报,司法不下大学、不入朋友圈、不进公益圈,受害者勇敢发声揭露,掀动舆论,也是对旧观念的冲击。观念的事,也许只能靠观念去涤荡,这是性暴力受害者及其支持者的价值。

但在另外一方面,当受害者承受二次折磨站出来控诉,我们也希望社会能逐渐配得起这种勇气,让它在司法力所不逮之处产生积极作用,在现实的某些方细节上引发响应,让个案所牵涉的那些施暴者遭受挫折,让更多人接受这个信号:社会不全是盲的,反击不只是司法的,也可以是道义的。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更多精彩内容

顾雏军案丨普惠金融|政府公报|马克思
|海南|霍金|李敖|Facebook|
|
保护产权|两会评论|政商沟通|


责任编辑:柯锦雄

版式编辑:汪   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