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她拥有很多女生都羡慕的身材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7月3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从“平坟”到“砸棺”,基层治理为何总爱走极端丨政能亮

斯远 風聲評論 今天

政府治理应该主动寻求民众同意,并最大可能形成共识,以提高政府在社会领域的控制能力。如果不管不顾,还是抱着过去自上而下封闭运行那一套,不仅会灼伤民众感情,也会导致政府行政有违法嫌疑。


文丨特约评论员 斯远


这个夏天,红色老区江西的很多农村颇不宁静。不少地方成立了殡葬综合执法工作组,他们进村入户,强行将村民备下的棺材抬走,成百上千副棺木,密密麻麻地在空地上堆积如山,然后是挖掘机一锤一锤捣毁,一口口的棺材瞬间化为碎木,场景甚是“壮观”。

 

这一行动,在当地被称为“绿色殡改”。锋芒所指,不只抢活人的棺材,连死人的也不放过。

   

今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在江西弋阳,有老人已经下葬,当地官员下令强行掘墓,把棺材撬出来,将尸体抬出火化,当地政府还提出表扬,称成功处置一起违规土葬,“整个处置过程进展顺利,家属情绪平稳”。

 

7月29日,一篇微信文章《各地都在抢人 江西“抢棺材”》开始广泛传播,愤怒的情绪在朋友圈发酵。这样的人间悲剧,让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难以平静。

 

很多人都在指责江西地方官员的野蛮、粗暴,无法无天。谁给了他们抢走老百姓棺材的权力?又是谁允许他们肆无忌惮的砸碎那一口口寄托着老人们对人生终点美好想象的棺材?

 

棺材首先是老百姓的私有财产,未经当事人同意,任何人不得强行掠夺,每一口棺材都对应着相应的价值,都应该受到尊重。政府擅闯民宅,搬走私产,这无疑违背了宪法和法律的规定。

 

有人说,当地“抢棺材”也向当事人支付了1000元的补偿,且不说这一补偿远低于一口棺材的实际价值,即便钱货两抵,至少也得村民们同意才好,无视民众意愿,横冲直撞,直接抢走砸碎,这样的行为无异于市井无赖。

 

 而从文化心理的层面看,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人的一生,就像是一个环环相扣的链条,惟有每个环都不脱节,则人生才会绵瓞久长、垂之久远。生与死,也在一茬茬的祭念中得以完满。一口棺材,是死人的容身之所,也是中国人对祖先的一个基本态度。“终”于此,而“远”则惠及后代子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移风易俗,变土葬为火葬,民众也并不是不愿意听从政府的号召,只不过应该顾及大家朴素的情感,以及通过循序渐进的方法加以改进。然而,地方官员无视民众私人的财产,无视行政运行的渐进规律,下任务、定指标,强行推进,冒失躁进,不是说服,而是以恶人之心揣度民众,直接打烂棺材、摧毁棺材产业,此举无疑扬汤止沸,除了激起民愤之外,并无任何治理的价值。

 

这样的基层治理,已经完全扭曲了治理的含义。没有双向的交流互动,也没有相互的制约规范,只剩下单向的打压与摧枯拉朽的侵凌,每一步都在走向悬崖,每一步都令人深恶痛绝。

 

类似的行政行为并不鲜见。早在2012年,河南周口平坟运动就曾闹得沸沸扬扬,几百万坟头被平,也引发民众强烈不满,最后,国务院于2012年11月16日颁发国务院第628号令,要求自2013年1月1日起,违规土葬、乱建坟墓将不再允许民政部门强制平坟。

 

河南平坟的风波刚刚成为记忆,江西又出现了抢棺砸棺的事件,为什么在一些地方总是会出现极端化行政行为?

 

一者,在很多地方,指标导向的政绩诉求并没有绝迹。层层传导的压力机制之下,各级官员只求完成任务,根本不去考虑行为的边界与尺度,“不顾一切”、“不择手段”,也就成了基层治理的唯一准则。

 

据披露,2012年周口市的殡改目标是,“平坟扩耕由年初确定的3年完调整为年底完,火化率年底达到100%,并彻底遏制偷埋乱葬现象,确保不再出现新坟头”;而江西一些市县则要求,在2018年9月1日零点起,要求不管身份,不管地区,丧葬100%火葬。

 

在一个依然讲究“入土为安”的国度,动辄就是百分百的火葬率,在这样的“大跃进”趋势下,只能采取非常手段逼迫百姓。

 

再者,以搞运动的方式推动工作,也表明当下的基层治理决策体系中,并没有预留意见商讨、观点博弈的空间,只要一声令下,各种行政机器迅速启动,先干了再说,哪怕以后被叫停、被批评,也一往无前。

 

这显然不符合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现代政府应该主动公开信息,激发企业和居民积极参与治理,努力建设“开放和分享型政府”。这就要求,政府治理应该主动寻求民众同意,并最大可能形成共识,以提高政府在社会领域的控制能力。如果不管不顾,还是抱着过去自上而下封闭运行那一套,不仅会灼伤民众感情,也会导致政府行政有违法嫌疑。

 

特别是,基于公共服务的政府行政,如果其行为被质疑与商业利益存在勾连,则更是会出现信任崩塌的可怕后果。据披露,江西去年就成立了一个注册资本在2亿元的江西省殡葬投资集团,称将在省民政厅指导下,打造中国殡葬改革和殡事业发展的江西样板。将成立殡葬投资集团与强力推进抢棺砸棺行动结合起来看,人们不免会心生疑虑:这样的大手笔集团化运作,是公益还是生意?是公共服务还是与民谋利?

   

当代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一书中写道:“在一定程度上,政府是自愿协作的一种形式,是人们选择的用来实现某些目标的一种途径;之所以选择政府,是因为他们认为政府是实现那些目标最有效的途径。”

 

如果基层治理总以侵犯民众利益手段实施,则这样的治理显然谈不上现代治理,也与政府治理现代化有着不短的距离。惟愿江西省能及时改变施政思路,叫停当下这种惨烈的抢棺砸棺运动。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更多精彩内容

顾雏军案丨普惠金融|政府公报|马克思
|海南|霍金|李敖|Facebook|
|
保护产权|两会评论|政商沟通|


责任编辑:柯锦雄

版式编辑:汪   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