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才看两腿泥

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他的主要事迹:空白。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江宇:“放开”“躺平”将导致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风声|公共热点事件中,切记最大程度避免孩子受到伤害

李红勃 风声OPINION 2022-03-14

  凤凰网原创  当媒体的报道和公众的舆论纷纷散去,那些未成年孩子们该怎么办?

今日,期待已久的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关于“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终于发布了。除去事实通报和刑罚处置之外,还特别提及对杨某侠及其未成年子女指定监护人,落实低保、社保等政策和家庭生活照料、教育资助、关爱帮扶等具体措施。
从春节前到春节后,这一社会事件都陷于舆论漩涡之中。社交媒体的迅速传播让这件事情成为了极具社会效应的“影响性公共事件”。它不仅引发了公众的持续关注,还引发了拐卖刑罚的学术争论。
冷静下来,在类似事件的讨论和处理过程中,还有一个不应被忽视的视角就是无论如何,未成年的孩子是无辜的他们不是悲剧的制造者而是受害者对于他们来说,被挟裹进公共热点事件,被公众围观和讨论,是一种不幸和煎熬。
因此,在公共讨论中,他们应该被善意地“忽略”和“隔离”,并在事件的处理中得到特殊的照顾和保护,以免其身心成长遭到伤害。
公共热点事件中孩子可能面临什么样的困境?
在拐卖妇女、强迫婚姻等类似案件中,从涉案儿童的角度看,一旦案件成为影响性公共事件,都可能会给孩子成长带来不良影响,甚至令其陷入困境。
其一是公共讨论可能引发的价值冲突。
对于社会和法治发展来说,热点事件的出现提供了一个机会,使得我们可以发现问题,进行反思,推动制度或观念革新。不过,当具体事件涉及到未成年人个体时,则有可能将其推进舆论的漩涡,从而对其私生活和正常成长带来侵扰和伤害。
在涉及孩子的热点事件中,有时存在着公众利益和孩子利益的冲突。一方面是公众对于事件真相的知情权和表达自己观点的言论自由,这些权利往往通过数量、传播能量小不一的媒体来实现另一方面则是涉事孩子免于被打扰和被关注、正常成长不受影响的权利。
在这两种价值和利益发生冲突时,无论是人性的选择还是制度的设计,孩子成长的利益要优先于公众知情和言论的利益。
因而,在公共热点事件的讨论中,都要注意把孩子“隐藏”和“隔离”起来。换句话说,公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的实现,要以把对孩子的不良影响降到最低为前提,这现代社会的基本共识。
其二是案件处理可能带来的伦理困境。
在拐卖妇女、强迫婚姻等相关案件中,违法犯罪的一方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这点毋庸置疑。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案件的处理也可能对涉案儿童成长产生消极影响引发伦理困境:对肇事父亲的制裁可能导致孩子无人照料对被拐卖女性的解救可能导致母子分离。
一方面是父亲被监禁后孩子的照料问题。在不少精神和智力障碍女性被拐卖强迫婚姻中,妇女是无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或智力残障者,如果父亲因收买被拐卖妇女罪、非法拘禁罪而获刑入狱,那么,他们年幼的孩子谁来照护这会成为一个现实的难题。
另一方面妇女被解救后的亲情悲剧。妇女的自由与尊严不可侵犯、不可被物化、不可被买卖,这是文明社会的绝对律令。拐卖妇女或强迫婚姻不仅是人性之恶,还会让被拐卖妇女陷入难以摆脱的伦理困境。现实中,有多少女性是在被拐卖后因为有了孩子而选择了妥协,又有多少人即使被解救回家乡后,也要时刻承受抛弃孩子的心理伤痛。
因此,我们当然主张对买卖妇女这种人性之恶进行严惩同时,在惩治犯罪时也应尽最大可能去消除恶的后果,把案件对孩子的影响和伤害降到最低这既是为了无辜的孩子,也是为了悲伤的人母

如何把公共热点事件对孩子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

“儿童在一切情形之下应在最先受保护与救济之列”,“关于儿童的一切行动……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这两个原则分别在联合国大会1959年《儿童权利宣言》和1989年《儿童权利公约》有明确规定。
根据“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这一国际共识,在涉及孩子的公共热点事件讨论处理中,我们该如何选择和取舍呢? 
其一,在事件讨论中,媒体和公众应清醒地意识并树立尊重和保护未成年人权利的意识,坚守比例原则民主制度和信息技术,给每个人参与公共事件讨论提供了政治基础和技术途径,使得我们可以进入卢梭意义上的“通过讨论形成公意”的时代。
但公共讨论绝非没有禁忌,一旦涉及到孩子,则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就会对公共讨论形成起码的限制,也划出了基本的红线。
涉及未成年人的热点事件的报道和讨论中,媒体和公众应自觉尊重孩子的隐私权、生活不受侵扰权,要坚持用比例原则厘清报道和讨论的边界对涉案儿童的相关信息披露一定要必要和适度比如,可以使用化名时绝不出现真名可以报道城市时绝不出现街区可以只介绍基本事实时绝不出现案件细节等等总之,把涉案孩子“隐藏”和“隔离”起来,把对其健康成长的不利影响控制在最小限度,这是每一个新闻机构和公共讨论者的法律和伦理义务。
其二,在事件处理中,行政和司法机关在办理相关影响性案件时,要把保护孩子、避免其受到次生伤害等因素考虑进去。
从来没有绝对独立的执法和司法,尤其是影响性案件发生后,通过媒体引导和聚集起来的民意,多多少少都会对案件的处理、裁判产生影响案件处理或判决之后,媒体的报道和关注还有可能再掀起新一轮讨论。因而,执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在案件处理中,必然要考虑民意并予以回应,但在涉及孩子利益的问题上,则必须坚决贯彻“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
一方面,在案件的调查、审理、文书公开等各个环节,对舆论关注有所保留,把涉及孩子的信息进行必要的删减和技术处理。
另一方面,在案件实体问题处理中,比如在追究涉嫌违法犯罪的父亲的法律责任时,同时把孩子未来的抚养、照顾等因素考虑进去,既让有罪者受到制裁,又不至于让孩子陷入困境,从而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此外,在事件平息后,不能烟花散尽,徒留个人命运的飘零。那些在热点案件中受到影响的未成年人,要为他们提供有效保障和帮扶。
国家需要惩治违法者,公众需要了解真相而对那些无辜的孩子来说,他们最需要的则是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来自社区邻里的关怀,还有在地社会机构的心理辅导、教育支持和生活帮助。

| 电影《熔炉》剧照

唯有建立起有效的支持系统,才会让本已不幸的孩子感到安全和温暖,不再担忧与恐惧。我们可以看到,在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关于“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中,已经通报了医治救助方面的情况:省有关部门督促指导徐州市按照民法典、未成年人保护法和社会救助暂行办法给予供养,组建了“爱心妈妈”小组照顾其未成年子女,对杨某侠及其未成年子女指定监护人,落实低保、社保等政策和家庭生活照料、教育资助、关爱帮扶等具体措施。对此,全社会应予以支持,并期待它的一一落实。 
再汹涌的潮水,终究也会退去再火爆的公共事件,迟早也会被大众忘记。当媒体和公众纷纷散去,那些孩子们还在原地,继续自己的生活。
因而,涉及孩子的公共热点事件,为避免公众因过度“热情”和“正义”而伤害到孩子,为避免他们有一天可能会痛恨大人的复杂世界。媒体、公众和执法机关应牢牢谨记:不要给孩子生活带来太多的打扰,不要披露孩子过多信息,尤其是在父母的监护缺失时,他们需要的不是被怜悯和被讨论,而是被尊重和被理解,以及触手可及的关照陪伴。

李红勃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未成年人事务治理与法律研究基地执行主任。

本文系凤凰网评论部风声特约原创稿件,仅代表本文作者立场。转载事宜请联系风声君微信:formatkay

推荐阅读


作者|李红勃

编辑丨萧   轶

运营丨格   式

主编丨萧   轶

▽ 打开阅读原文,一起“就做不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