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सूर्य活力170617】

花呗,正在摧毁中国年轻人的生活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Andrew Wyeth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趣闻 | 我的“淘宝”婚礼

2017-11-27 中青报·中青在线 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报

临近婚礼的那段时间,每个遇见我的朋友、同事都会关切地问一句:“怎么样?婚礼准备好了吗?”我总是无奈地答复:“大工程筹备得差不多了,但最终完成时间,还要取决于各位淘宝店的发货速度……”


听到这句话,大家都以为我在说笑。可我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们真相只有一个——我的婚礼,真的就是淘宝下个单。


是不是听起来非常草率?


视觉中国供图


如今淘宝到处充斥着你意想不到的人性化服务,购买到婚礼用品自然不是难事。但是,你敢把整个婚礼都托付给它吗?或者说,你有如此做主的机会吗?


在平日里,我并不是一个网购成瘾的宅女,自己的淘宝购物车也通常保持着理性的冷清状,非遇真爱绝不剁手。


一个对网购缺乏至上崇拜的人,却甘愿把人生的重大仪式交给素昧平生的网店卖家,而且抱以无限信任。如果非要分析这种奇特的心理,我想,也许多半是出于一种对“自我”底色的偏执吧。通过那些五颜六色的有趣网店,尤其是能提供私人定制服务的店铺,我总能找到符合个性和爱好的种种可能性。“淘宝婚礼”的乐趣在于,当我向那个世界输入几条关键词后,若干种组合的结果瞬间生成,又反过来延伸了我的想象力,激发更多灵感。


列下了清单,轰轰烈烈启动“淘宝婚礼”模式后,我果然收获了一段画风特别的婚礼筹备期。随着各项工作的全面深入,大大小小的麻烦接踵而至,连绵不绝……当然,这都是我自找的嘛。


明明在其他姑娘那儿不成问题的环节,到了我手上繁琐程度就翻倍了。比如选购喜糖和伴手礼,为了不落俗套,我耗费了不少工夫。我去淘宝上寻觅喜糖盒,几乎每一家都让你心水到不能自已。来回纠结了20家,最终荣幸入选我们婚礼的only one,是一种富有自然野生气息的手工喜糖盒。盒子如手工羊皮纸一般,自带粗粝、复古的质感,但外侧绘制的图案是清雅细腻的绿叶。喜糖盒表面还会用一张写着“thank you”的小纸片,紧紧包裹着一小束满天星花朵。


听我描述似乎还不错?好了,于我如此完美的喜糖盒,背后意味着两个人漫长的苦役。200个喜糖盒,需要一一亲手折叠、装袋;而最天然最动人的满天星花朵,需要用胶枪一一喷胶,粘贴。


工作之余,我们两个人好些天都哈欠连连,围着大餐桌,举着一把插电的胶枪轮番作业,这需要熟练和速度——胶一凝固便得返工。工业感浓郁的场景,好几次都吓到了造访的快递小哥,他们惊呼:“这哪里是自己结婚,分明像给别人办婚礼啊!”


至于伴手礼盒、婚礼请柬,我得不停和淘宝客服沟通构想、督促进度。有时候太困了,正和客服打着字就倒头睡着了。我们的伴手礼盒,是一只长方形带锁扣的木质盒子,里面盛放着一瓶蜂蜜、一罐花茶,还有两个城市气味香薰盒“北京”“上海”,纪念我们俩曾经分隔南北的异地恋岁月。在伴手礼盒内侧,贴着我们一起经历过的风景;礼盒外侧,则浅浅印着一行字“legend of fall”,这既是我最爱的一部电影的名字,也寓意了我们是在北京最美的秋日举行婚礼。


某个客服评价:“从要求来看,好像都能想象你们共同经历了很多很美的时间。”我说,美不美,不好说,但一定是特别的。


在网店订婚纱照、草地甜品台、婚礼道具、自己的头饰、婚房的气球…… 大日子临近,我们天天都会收N个快递箱,去和N个客服话痨。除了我俩的部分,婚礼上其他重要角色一样需要和网购挂钩。


两位伴娘是我在上海读大学时的同窗好友。我提前两个月拉了微信群,主题是“谈谈你对伴娘服的诉求”。两个姑娘瞬间情绪很high,一个希望穿长裙,走俏皮可爱风格;另一个希望带点仙气,最好是性感一字肩。


于是,我在淘宝看中了几家的伴娘服,把所有款式图片一张张扔进群里,正如大多数女生淘宝买衣服会经历幸福的纠结一样,我的伴娘们也不知不觉跃进这片“幸福纠结”的海洋中。


伴娘甲:“哎哟等等!我突然在想我选的这一款太像婚纱了,艳压新娘,岂不是你会打死我?”


伴娘乙:“我看这一家发货速度是不是很慢?真害怕衣服还没到,我的腰围又增加了。”


两个姑娘敲定款式,又特地关心地追问:“你那天会有靠谱的摄影师吧?”——看来,这家淘宝店会迎来一批相当走心的“买家秀”。


我盼星星盼月亮,两条订制的伴娘裙如期寄到了她们手中。岂料一位伴娘试穿后,发现自己对一字肩款hold不住,而距离正式婚礼的时日已经所剩无几。她当场叫来快递小哥,将衣服退还给卖家调换,紧张刺激如打仗,被我们好一通嘲笑。


总体而言,“淘宝婚礼”模式,并未令我的婚礼筹备轻松半分,反倒增加了好些工作量和压力。但整个过程,的确不曾令我萌生半分遗憾和后悔。市面上那些现成的婚礼全套服务套餐固然省心,固然因被无数新人实际体验过而极富安全感。但我不希望在这场属于自己的婚礼中,在起跑线位置,我就直接钻进别人的模板里,让所有事情“被决定”“被做主”。我更愿意以我和他两个人的真实内心诉求为地图,摸索着,走向真正值得期待的婚礼那一天。


每次父辈一聊起他们当年的婚礼故事,必定会乐此不疲地反复强调,当进入婚礼筹备倒计时后,他们是如何内心怀揣着甜蜜与神圣,辛辛苦苦挤了数小时的闷罐车,专程奔赴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采购美丽的物品。旧时家乡小城市物资匮乏,家家都盼望这一生一次的婚礼拥有最光彩照人的模样。


当下,地域不再绝对分割物质的高低优劣,只要手里抓着钱,任何有品质的生活触手可及。但是,很多人对婚礼仪式感的坚持仍是一如既往的。90后年轻人的父母更会抢先在前面冲锋,不惜重金,事必躬亲,办一场盛大风光的典礼。我们俩,想法很简单:一、只想自己亲手操办婚礼;二、只想遵循个人喜好。


婚礼当天,我和他自然是紧张得要命,几乎没好好注意流程以外的“作品”。直到一切结束,躺在沙发上猛刷朋友圈,看到宾客们晒现场照片,才终于得空,拼命欣赏关于这一场婚礼的所有付出。


是的,我们这两个90后的婚礼,说起来真的很“草率”,不过是淘宝下了单。但这就是我们最想拥有的形式,把所有奇奇怪怪的小构想,从无到有,一步步变成了可供余生回忆的现实。那一刻,感觉我选中的生活,和快递箱子们并肩站在一起,敲敲门,对我绽放出明亮的笑容:“您好,这是您26岁这年对往后人生的选择,请查收。”


沈杰群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11月24日 07 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