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芦苇《善恶表达》

2014-06-20 芦苇 一席 一席


时光回到一九七六年,西安电影厂里偶尔会闪过一个不起眼的炊事员的身影,他叫芦苇,后来他做了这家电影厂的美工,再后来,他开始研究电影,先后创作了《疯狂的代价》、《霸王别姬》、《活着》、《狼图腾》等屡获国内外大奖的剧本。陈凯歌,张艺谋… …芦苇几乎和所有重要的第五代导演都合作过“中国电影的危险来自于环境,也来自于创作者。环境无法选择的,但努力方向可以选择。”编剧芦苇认为善恶有报是每个人的梦想,好电影应该拍出“善恶表达”。



  • 我那时候看一场电影是非常紧张的。我记得,那是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桥》。我不知道大家看过没有,那是七十年代后期的一个电影。我要拿一个速写本,我要画它的构图,我要记它的构图的位置,它的内容,我都要把它写下来,都要把它写在纸上。所以我看一场电影是特别累的,一般的话一场电影完了,一个速写本基本就就用完了。所以抱着这种学习方法和学习态度,它虽然很笨,虽然很劳碌劳累,但是它很有效。

  • 我的文化程度很低,我是初中二年级下乡的,下乡以后在农村里呆了好多年,再没有上过学了。我的电影所谓电影的知识,都是自学而来的,都是自己在这自己教自己,我也没有老师,也没有这个环境,全凭自己在这学习。这样的学习虽然笨,虽然很吃力,但是它有一个好处就是它了解这个事物,它对你这个研究的对象,对你关注的对象,你会把它吃的得很透彻。

  • 凯歌说,芦苇,我要找你来帮我写个剧本。我说什么剧本。他说有关京剧的,就是《霸王别姬》。我说哎,京剧的话,你还真找对人了,我说我别的不灵,但是对京剧我算是一个行家了,从小喜欢听,各家各个流派的京剧我都非常喜欢,对京剧的历史也是略知一二,总是比这个不知道的人要强。后来我就问凯歌,我说你为什么要找我来当编剧呢。凯歌说我看了你写的一篇文章,叫《说说周小文》,那个文章写得很有生气,他说我希望你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能把那篇文章里的那种生气,带到这个剧本里来。我说那我就明白了,没问题,只要你干京剧,我就给你写。到一九九二年我把剧本写完了,九三年的时候这个电影拍完了,当年得了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大奖,也是被世界电影史认为是声誉最高的一个奖项,这是九三年的事情。非常遗憾的是,凯歌自从得了这个奖以后,好像睡着了,从此以后,他不要说得奖了,让他再参加戛纳电影节入围都很困难了。所以这也是一个胜利可以剿杀一个人的才华,剿杀一个人的才能的一个例子。

  • 大家都看过《活着》这个电影吧。九三年我们把这个电影拍完了,到九四年的时候,葛优凭这个电影得了戛纳电影节的影帝,同时这个电影还得了戛纳电影节的评委会大奖,其中还有一个奖我特别自豪,叫最佳人道主义精神奖,我觉得评委们真是把这个电影真是看懂了。如果要问《活着》和《霸王别姬》里面渗透着什么精神,我觉得是人道主义精神,这是现在中国电影里面特别稀缺的一种品质。这也是我自己不停地在写剧本,是我努力的一个方向,是我的目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