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妻子假装女同学加老公微信,结果万万没想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爱是什么 | 小鹏

2014-10-07 小鹏 一席 一席

背包十年的小鹏,是一席第位讲者!


10月6日,小鹏在束河的客栈“背包十年青年公园”正式开业。


“我们做到了!历时整整十个月,309天!背包十年青年公园正式营业,感谢所有和我一起奋战的小伙伴们!我们做到了!”


大冰:“年轻时勇敢的去当个理想主义者,年长后才会安心成为一个现实主义者。一年前的今天,@背包客小鹏 站在雪山下的荒地上对我说:‘我要倾家荡产造一座乌托邦,专门收留浪荡天涯的小孩’……一年后的今天,我来到他的国——背包十年青年公园。”


以下是当晚小鹏的演讲全文。



「爱是什么」小鹏 20141006


本来我早就为今天的开业演讲起好了名字,叫做面朝雪山,花开不败。这名字实在太符合这个青年公园的主题,如果你站在我们家的天台,就能跟玉龙雪山脸对脸,而且在丽江,一年四季都能看到鲜花,说花开不败一点儿都不过分。除此之外,这八个字还能让人一下子想起海子的那句著名的流浪者宣言,拥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然后再顺藤摸瓜地想到自由啊青春啊梦想啊。



可我为什么放着那么切题的名字不用而换成 45 33178 45 14939 0 0 2850 0 0:00:11 0:00:05 0:00:06 2850是什么 这个有点儿大而空旷的题目。这还要从上礼拜的一件事说起。那天我去丽江的三义机场去接远道而来的爸妈。在机场出口看到爸爸的一瞬间,我差点儿都不认识我爸爸了,怎么两个月没见,头发都白了。我妈还是那么瘦,我握着她的袖子,总感觉里面空空荡荡的。回这里的路上我就特别难过,尤其当我妈不知因为什么说了一句“我们来就是给你添麻烦”的时候,我就再也不敢跟她老人家的眼神对视了,我怕她看到我的不坚强。



还好我的注意力很快被微信上的聊天内容转移。在微信上我有一个微群,群里只有我,安楠和杨静三个人。今天杨静也来了,谢谢你。我们三个都曾在北京生活,平常大家都很忙,但每个星期五晚上都会雷打不动地出现在三里屯一家现在已经倒闭的咖啡馆里,聊聊最近干的事儿,爱的人,和一些有的没的。无论聊什么,都百无禁忌,直白得袒胸露乳。后来我和杨静相继离开北京,于是聊天的主战场就转移到微信上。


那天是安楠首先挑起的话题。他说那天早晨他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葬礼,在回家的路上,陪他一起去的姑娘特别认真地跟他说,愿意陪他走到人生的最后。他说他一下子就动情了,然后就开始想,爱,到底是什么?杨静客观地分析,感情开始的时候都是好的真挚的热烈的,但就算你给它贴个标签,坐实这就是爱的事实,也不代表什么。当时我的眼睛跳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身边的爸妈,然后就在微信上打字,我说爱是陪伴吧,就像我爸妈,年轻时磕磕绊绊,现在也白头到老了。然后我就再也没有关注微信上他俩聊天的动态,而是望着车窗外怎么也抓不住瞬间的风景,开始认认真真地思考起爱,究竟是什么?



我觉得爱,首先应该是一种坚持。所有人都知道我爱旅行,一走就是十几年,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条路并不是一帆风顺,大家看到的都是阳春白雪,却很少有人知道一路上我被偷被骗被抢还差点在鸟不拉屎的地方被谋财害命。但比这些现实的危险更让我沮丧的是内心的不确定,我不知道这条无人指引的道路是否能走通,不知道越过一个山丘之后是否还有一个更大的山丘,还未如愿看到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记得几年前当我把自己的困惑跟朋友们说起的时候,他们说,你必须坚持,你是在肩负着我们大家的梦想在旅行。既然你爱着旅行这件事,那坚持就是这种爱的最直接证明。



后来我实现了环游世界的梦想,慢慢停下了脚步,开始建造这间背包十年青年公园,从去年12月1日破土动工,我开始在微博上直播整个青旅的建造过程,我记录下每一天的进度,记录下每一个小小的成就,记录下每一个沮丧的时刻,从第一天到第三百多天,几乎从未间断,这也是一种坚持吧。



第一天:鞭炮响起,标志着俺的青年旅馆正式就要开工兴建了。在今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将用我全部智慧与精力去完成这个作品。我不敢说它是最好的一家,但我敢保证它一定是做得最用心的一家!它在束河古镇,明年等你来!今天我可以骄傲地说,我兑现了当初的承诺。


第116天:75米的彩绘墙刷了一层白,然后就可以在上面彩绘了,最后的样子将会变成什么样?我自己也不知道,就请大家跟我一起拭目以待吧。而现在这道75米的彩绘墙已经成了束河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第145天,刚刚坐在自己的新院子里发呆,开始想的还是很实际的东西,窗子大小,楼梯摆位,想着想着眼前就出现来来往往的人,就像一场白日梦。而现在这个白日梦已经成了眼前的车水马龙。


第150天,今天开工整150天了,本来是个喜大普奔的日子,却没想到自己心情low到爆.上午又在工地灰头土脸地忙了半天,跟各工种沟通,说得口干舌燥,今天还下了雨,体感很冷.这让我有了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放着好日子不过,纯属自作自受!那一天我一定很失落,但开工没有回头箭,那就学做走钢丝的人,不看脚下,只望远方。



爱,除了是一种坚持,也是一种熟悉。我知道这里每个房间的面积,我知道投影仪和我背后这面墙之间的距离,我知道池子里的水有多深,我设计了每一张床和每一样家具,我甚至认真研究过灯泡的亮度,花洒的高度。我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如果这都不是爱,那爱又是什么?


爱,还应该是一种托付。我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全部放在这里。我喜欢看电影,于是我就做了一个400英寸的大屏幕;我喜欢读书,于是我做了一个24小时的图书馆,睡不着觉的夜晚你可以在这儿读书到天亮;我喜欢看地理杂志,于是我做了一个地理咖啡馆,把我收藏的将近500本国家地理杂志摆在里面,让大家随意阅读。我喜欢各种类型的音乐,我就让音符飘满青年公园的每个角落。作为一个职业旅行者,我为每个房间都设计了不同的旅行主题,亚马逊,撒哈拉,安第斯山脉,都是一些曾经让我灵魂一颤的地方。你看我把自己的整个生命都交托在这里,这能不是爱么?



在背包十年青年公园筹建的三百多天时间里,我也感受到了许许多多来自朋友的爱。


杨佳是爱我的,十年前我们俩就结伴去越南旅行了,这次专门从北京来束河帮我画彩绘墙,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细节是,在她帮我画画的那几天时间里,竟然都没踏进这个院子的大门,每天都是从早画到晚,一直画到完全没劲儿才离开。


南开师弟刘楠也是爱我的,请假飞来丽江帮我做了咖啡馆里那个漂亮的沙盘,他认真地跟我探讨非洲河流的颜色,怎么摆放动物既符合逻辑,又能呈现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紧张感。他把每个细节都做到极致,让我甚至怀疑他是处女座的完美主义者。


三胖大将军也是爱我的,彩绘墙上的格瓦拉是他画的,那页描绘云南特有植物的One page of Yunnan也是他画的,他还帮我用碎瓷片拼出任何我想要的图案。



那些曾经在背包十年试营业期间工作过的义工也是爱我的,否则他们不会自掏机票去而复返,雪娇从贵阳回家了,小郑和宇涵从重庆回家了,今天也来了许许多多我们以前的客人,梦莎、龙博、亚楠,你们在哪里?还有小画家邓煌,谢谢你们今天能回来。不过在这儿我可不敢独占这份爱,与其说你们爱我,不如说是因为爱着这个青年公园,爱着这里的氛围。


我也相信这的每个员工也是爱我的,在这儿上班,钱少活儿多离家远,还生生把每个人逼成多面手。比如店长小崔不仅要担负起背包十年的运营工作,他还是专职司机,骑行团长,搬砖的,扛木头的,修自行车的,卖破烂的,总之哪里缺人,你都能立马看到这个已经被丽江阳光晒黑了的东北小伙。


素曦也是多面手,她在我们这儿是会计,可她做饭和缝纫的本事都远超本行。当然她还是人来疯,每次搞活动,她一定是唱得最大声跳得最high的那个。还有王小贱同学,关注客栈发展的每个细节,帮我完善每一项制度,夜班上的也最多,你的认真我们大家都看得到。


还有任劳任怨的小猪,高冷的岳师傅,乌鸦嗓的利健,安静的老蒲,减肥永远不成功的小红,自认是个大美人的小梦,还有曾经的小美,小蕊,小彤,小薇,小明和毛毛,感谢每一个和我并肩战斗的小伙伴,你们看,我们把这个家建得多么漂亮!



对了,爱还应是一种信任。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几个合作伙伴,我表哥我同学和曾经提携过我的大姐,你们除了在我资金链快断的时候马上给我打钱,其他什么都不管,让我可以胡作非为,去做一个完全不用妥协的梦。


当然以上提到的各种各样的爱加在一起也不及父母对我的爱,这种爱就是唠叨归唠叨,但还是给我最想要的自由,这种爱就是当我经历人生风雨的时候,家永远是让我觉得最安全的地方。



我曾经在《背包十年》中写过一个故事。说的是在法国山区迷路被当地的好心人帮助,当时帮助我的老太太说了一句话,她说,love is a circle,既然爱是圆的,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传递者,让更多人感受到爱的力量。


我要让住在背包十年的每一位客人感受到爱是一种温暖,无论外面的世界风再大雨再疾,只要踏进我家大门,你就会看到热情的笑脸,你就会有个温暖的被窝,你就能痛痛快快地洗个热水澡。如果你在这儿呆久了,说不定会忘记还有一个世界。


我要让这里的每个员工感受到爱是一种保护与支持,无论你们在感情工作或者人生的道路上遇到什么难题,小鹏哥就是你们的雨伞,别看我比你们大了一轮还拐弯,但这不妨碍我跟你们知心交心。


我要让来丽江陪伴我的父母感受到爱是一种报答,以前不太懂事的我让你们操了不少心,白了许多头发,我希望今后的日子我能陪着您们,一家人,在一起,随便聊点什么都好。



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在欧洲旅行时,知道有的青旅不允许年龄超过35岁的人入住,因为按照国际标准,35岁之后就已经不再属于青年,也就没资格住在青年旅馆。


现在是2014年10月6日晚上八点,距离我36岁的生日还差几个小时。这也是背包十年青年公园选择在今天开业的原因,从今以后,我想住在哪个房间就住在哪个房间,因为这里就是我的家,而我就是这里的国王。



最后,我想告诉每一个仍在为梦想奋斗的年轻人,人,是可以永远年轻的,只要你相信有梦,并且深爱着你的梦想。




小鹏两年前成为了一席的第一位讲者,我们感谢小鹏,也祝福小鹏。


小鹏在一席的演讲「那束微光 就是梦想」,点击“阅读原文”观看视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