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一席】爱:方励 田沁鑫 丁丁张 马頔

2015-02-14 一席 一席

这是一席的四位讲者关于爱的对谈


50后的方励坦白了两段持续了31年的暗恋,舍不得清零,直到有一次做梦醒来,不再有眼泪,觉得是可以放下的时候。


以《青蛇》《生死场》《红玫瑰白玫瑰》为代表作的著名话剧导演田沁鑫,谈起缘起缘灭,思念产生欲望,欲望就要相守,相守之后的持续就出现了问题,「欲」「性」「情」「爱」「大爱」,以及「贱味」。


揭穿人生的丁丁张这次“发挥了优秀主持人的风采”,也不忘表达自己,“比如写点东西的时候,也想提醒那些文艺女青年,或者是良好的女青年,她其实有很多歧途要走,或者说为了一个自己认为的爱情,去抛头颅洒热血,因为也确实没啥事”


80后的诗人歌手马頔说,当你接受这些伤害,把你自己毁得一无是处的时候,你是在一个平地上建立起一个你最完整的自己,可能会比原来的建筑更要美好,更要结实,更要适住。


以下是对谈全文和视频,作为一席给大家的情人节礼物。


「爱」

【一席年会】对谈01

方励 田沁鑫 丁丁张 马頔

2015.01.16 上海


(点击查看完整对话视频)



丁丁张:大家好,都吃饭了吗?(观众:没有)。没吃你们就惨了,今天活动很长。那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丁丁张,我是今天第一个对谈的主持人,同时我也是一席的讲者,然后坐在我身边的三位呢,也是一席很厉害的讲者了。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开始对谈之前呢,先给大家再介绍一下,坐在我这边第一位的就是方励老师,你看,方励老师绝对是一席的,怎么说呢,就是我们的大神,他的视频的点击率已经超过一个亿了,而且那个主题特别励志,就是听了他的演讲之后呢,99%的人都会辞职,方励老师,是这么回事儿么?


方励:那不是,那是别人改的标题,跟我没关系,我只是说了一点真相而已。


丁丁张:方励老师呢,你看他这个title很吓人,地球物理学家,海洋技术专家,企业家,劳雷工业集团的总裁,在这之前啊可能你们都还没有那么熟,后边儿就比较熟了,电影编剧,制片人,投资人,他做的哪个电影呢,有《颐和园》、《苹果》、《观音山》、《二次曝光》、《后会无期》……


方励:给大家鞠个躬,谢谢你们大家支持!


丁丁张:然后中间这位就是方励老师旁边的是田沁鑫导演,也是我们文艺青年最爱的,是不是?中国国家话剧院的著名导演,也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导演,然后她的代表作是《生死场》、《狂飙》、《赵氏孤儿》和《青蛇》。田导您跟大家问候一下,不然太威严了。


田沁鑫:大家好,大家好!


丁丁张:旁边这位马頔,他这个字不太好读,小鲜肉哈,1989年出生,是一位独立的民谣创作者,他不让我叫他叫诗人,也不让我说他专栏作家的身份,但他其实是麻油叶厂牌的创建者,而且看了他之后你会觉得,比宋冬野帅太多了。对吧,但是女孩们别惦记了,据说他结婚了。(马頔:快了快了)


快了是吧,一会儿咱们详细聊一下。今天我们四个人凑在一起,然后其实当时跟一席定这个主题的时候,我自己想,如果要谈「爱」这么一个大的话题的话,我们应该从哪个角度去切入。但是呢,觉得反正就用了一个很粗暴的方式,我们就用年代来划分了,很粗暴,也挺不好意思的。


所以方励老师就把您划到了50后,然后田导是60年代,然后我是78年,我属马,然后今年本命年,70年代,然后小鲜肉是80年代,挺整齐的,挺整齐的,5、6、7、8,对,然后好多听众又是90后,然后反正今天就凑成这样一个就是对爱这个主题的解读,从方老师开始。




方励:我觉得「爱」和「情」是两个字,爱跟情,没有直接的联系。爱,我们讲的是,就对我来讲,我对爱的读解,是一个无条件的、单方向的,我自身的感受,这是我的火焰,跟别人没关系,只是别人把我点着了,这是「爱」,所以是一个情绪,但是要有了情,那是双向的。


所以我经常是我爱别人,别人不爱我。这种太正常了呗,因为我干过这种事情不是一年两年,我暗恋过两个女孩子,加起来31年。第一次从15岁,五年,第二次,很不幸,延续了,但其实很有幸延续了26年。


其实那只是自己内心的一个感受,我说的是我很爱这个人,跟别人对我没有关系,所以它没有情,它就是一个爱的感觉。那这个感觉延续了很长时间,因为你舍不得给它清零了,所以你就让它长留在那边,一直给你一个非常好的回忆。


丁丁张:这是50后的心态吗?因为我刚才听到那个数字,很多时候你是用时间来丈量一件事情的话,这个长度是非常吓人的,31年,两个女孩,那现在她们知道这件事吗?


方励:有一个,第一个女生知道,那第一个五年,稀里糊涂的,一个眼神把你触电了,第二次又是一个眼神触电,这一下栽得很深。26年,那26年之所以最后决定去结束它,是因为有一次你做梦醒来,不再有眼泪。所以你觉得是可以放下的时候,你就放下了,所以就是很好的一段回忆。


所以我一直讲,爱是属于自己的,是你自己的一份很珍贵的感受,一份情是你自己的。其实说白了,是别人点燃了你,你爱的是你自己,爱的是你自己那份感受,所以不想打破它,有没有结果不重要,你曾经有过而且一直还在那儿,对我来讲就够了。


你刚才说到50后,因为我们那一代人怎么成长起来的呢?至少我自己从12岁到22岁,是在过去古典文学里泡大的,所以永远是比较悲情的。


丁丁张:那田导呢?田导您听了刚才这个方励老师的故事,您有什么样的感受?


田沁鑫:我觉得他是一个挺羞涩的人。我没想到,因为刚才我听他说话还是挺有逻辑的,但是在情感方面,这两场秘密是关于爱情的,这么羞涩,还这么悲情,就很钦佩,很钦佩。


丁丁张:您看田导刚才挪了一下,也被你打动了。


田沁鑫:打动了,打动了,对,有意思啊,有意思的一个男人。


丁丁张:那田导您怎么看,就刚才那电影里边儿不是也在选择吗,是吧,到底选择什么样的爱情,然后什么样的人更适合你,那从您的角度来怎么看这个事?




田沁鑫:我觉得这个爱情是我最搞不明白的东西,就好像我们生下来就得爱,被爱。首先就是说,不知道在懵懂时期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爱的时候,就得到父母的爱,然后,当那个情窦初开的时候似乎,比如女生吧,她就有一种「女为悦己者容」,就会好像骚情一点。


然后在这个过程中,里边又出现了另外的一种逻辑就是说,年轻时候的这种爱,和这个欲,是不是也是分不清的?就像是这个鸳鸯蝴蝶派的这个小说作家叫秦瘦欧,秦瘦欧先生就说过这样一个关于爱和欲分不清楚的话,就是说在理发店里面剪头发,你剪了好多的头发,你能分得清这一地的头发里边哪个是你的?一样的,难解释什么是爱和欲的差别。


所以就是思念产生了一种欲望,然后欲望产生了一种要相守,然后这个相守之后的持续就又出现了一定的问题,所以说爱,所以说是「欲」「性」「情」「爱」「大爱」,这个怎么解释,这就比较难。


我在探讨这个事情,因为有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其实是欲,然后时间久了之后就烦了,然后像法国那个电影「苦月亮」,其实它就讲了缘起缘灭的这种关系,然后最后就烦了,多美好的东西也会被破坏了。


所以说这个《华严经》里面,就是华严四十里面曾经提到过这个「贱味」,就是「贱」,贱人的贱,「味」味道的味,就是说人开始接触的时候是很喜欢,很尊敬。然后时间久了,当熟悉了以后,就变得很平等,平等之后再时间久一点,就可以去指责,或者可以去要求,可以去怎么样,那东西就变味了,变味了之后,《佛经》里面就讲这就叫「贱味」。


就是说每个人身上都会有这种东西,然后如果说把这个爱的持续给它保持住,我想这个爱可能会更持续,更长久一些。但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这种「贱味」,就很难以去持续住一种,或者呵护住一种持久的平等的情感。


丁丁张:所以马頔你天天写情歌,然后对爱情这件事儿是不是没有两位老师理解得那么深入,还是在那个「欲」的阶段?

马頔:我倒没有这么,我觉得首先以一个人的年龄去判断他的价值观点是不对的。谁都年轻过,所以谁都荒唐过,首先刚才那个电影(Her)是我2014年最喜欢的一个电影,我看完这部电影我想到一句话,就写出来了,就是”如果我们没有眼睛的话,我们会爱上很多人”。


关于爱情,我因为小时候看书,我不懂什么是爱情,我只记得杜拉斯说过两句话,第一句是,如果我们毕生没有自己的父母的话,我们的毕生理想和追求就是爱情;第二是她说痛苦可以作为痛苦的解药,也可以当作第二种爱情,爱情对我来说可能就是,首先第一点,是陪伴,第二点,叫甘于平淡,这是我这个年龄所能理解的这些东西。


丁丁张:跟我理解的不太一样。反正就这样,刚才他批评我说按照年代分,就是不太相同。但是我觉得,年龄带给我们的感受是什么呢,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对一件事情的看法,会逐渐地有改变,所以我们刚才是其实站在不同的角度在思考爱情这件事。那我想问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这个阶段,就是你人生到了这样一个阶段的时候,你怎么来看待爱情,我们先从方励老师谈起。


方励:其实我没变过。我从22岁以后到现在没变过,我一直的态度就是这样,我一生没有追过女人,从来没有过,因为我是特别不相信这个方式,因为我觉得爱是百分之一百的纯粹的,没有任何目的,它就是天然的情绪。至于两个人能不能走在一起,那是个命,那就是个缘分。


所以我自己对生活也好,对婚姻也好,对爱情也好,所有这些包括激情、亲情的理解,我就是一个行者,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生命只有这么短,我最重要的是走我自己的路。至于谁能跟我走到一块儿,跟我撞出了火花,那就是命呐。


丁丁张:就完全顺其自然吗?


方励:必须的,开玩笑,你追了以后你要付代价的。


丁丁张:那有人追你怎么办?




方励:不,追我我就躲啊,因为我要害别人呢,这是毒药啊。这种毒药是说,因为你自己一直关心的是你的路在哪里,你的人生的终极很快就能到达,就你不能等待,你首先走你的路。


最理想的是,你有一个同路人,因为我一直跟大家说,你去追一个人,比如说男人去追一个女人,女人一定要小心。谈恋爱什么感觉,就是容光焕发,要面对,然后当你在一起以后,蓬头垢面你也得看着,打嗝放屁你也得听着。


好,那过去那种面纱,神秘,读解,慢慢开始习以为常。有时候就会想,尤其是女方,突然出现了很多,觉得比较负面一点,比较negative一点的时候,男生有时候就不平了嘛,当初我花这么大代价,费了这么多精力去追你,你不过如此,挺恐惧的。


所以有的时候我也跟女生们讲,千万千万要保持自己,这女人呐,她越独立,越有个性,她才有魅力。我当年遇到一个女生跟我讲,她问我,为什么她的男朋友老不欣赏她,她就试图弹吉他要取悦她男朋友。


我说,你脑子进了多少桶水,但凡你要想取悦你的男朋友,你已经就完蛋了,你但凡恐惧,害怕失去自己的男友,其实你已经失去了,因为你没有自信了。一个没有自信的女生,她哪来的魅力呀?


你必须就是你自己那个个体,就是你那个德行当初打动了别人,所以你不用去担心,所以你该走你的路,你越独立,越有个性,我觉得你越有魅力,这是我的读解。所以我觉得这个狂追猛追很危险的。


那我再回头,同样就这个话题,因为我学物理出生的人,经常我们讲的,我们讲激情,尤其男女谈恋爱的时候有激情,因为你是有选择的,心情好在一起,心情不好大家就退避三舍,回避一下,心情好了又在一起。结婚以后,回避不了了,共处一室,天天面对,就很容易疲惫。


那我们说,所有人都说激情不可能长,简单讲我们把激情当成一个脉冲,这是对的,你有峰顶就有波谷,有高就一定会有低。所以但凡有激情它一定有熄灭的时候,但是关键是我们有没有能力让这个激情再次到来。


我不知道在座有没有学工科的,学电子的,学物理的,这个正弦波是什么?正弦波是周而复始地,来了再去,去了再来,有没有这个能力,我觉得我们是完完全全有可能的。外力啊,能量守恒呐,过去我们的能量是什么,过去我们的能量,两个人不认识,内心有很多藏着的、慢慢读解的精彩,读着读着就读完了。


但是我觉得这个外力是什么呢,我们要让这个激情周而复始不断地到来,就是两个人要肩并肩,志同道合,几乎同节奏地去面对我们的世界,共同去行走,当你发现这个世界外部的精彩,让两个人都很嗨翻了的时候,你不是激情天天都在这儿嘛。


比如说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前几年有一对瑞典夫妇,我特别羡慕他们,这两口子就特别喜欢火山,哪里火山一爆发,这俩就嗨了,就去了,就挑岩浆去,去爬悬崖,去煮鸡蛋。那当然,前几年我知道一次印尼火山喷发的时候把他们俩埋了,但我觉得太幸福了。一有火山爆发,激情来了,一有火山爆发,激情又来了。


所以如果说两个人,大家有共同的部分的叠加,共同的兴趣和共同能参与的活动,因为这个世界对我们的生命是永恒的,世界能够给我们两个人不断有一些精彩和激动,当这俩站在大海面前手舞足蹈的时候,这俩不嗨才怪呢。


丁丁张:所以我觉得,就又回到刚才您说的那个顺其自然,你走着你的路,然后万一有一个谁加入进来,你们俩就一起了,哇,那就太嗨了。所以现在,田导,我还要问刚才那个问题,就人生每个阶段的爱情,在里面扮演的角色都不太一样,您怎么看我刚才提的那个问题,在您的这个阶段,您怎么评价,或者是怎么看待爱情?


田沁鑫:其实我不是特别相信,不是完全相信爱情,因为我觉得这是一虚空中的事,这是属于精神层面的事,属于一种盼想,一种幻想,然后是渴望一种激情,是一份渴望,那么可能每个人都希望被爱吧,也希望爱人,爱人是有激情的,像方励老师说的,那么被爱是有温暖的,是有呵护的,是有疼爱的。


我说不清楚,我在爱情这件事情上非常茫然,可遇不可求,实际上可能是缘分吧,如果在一起就在一起了,什么瞬间产生了一个什么感觉,就走一段,也不用拒绝。方老师刚才你说,人家女孩追你,你为什么就躲呢?而且你觉得是毒素,这怎么回事?


方励:因为我这人比较……主要是因为今天早上,我跟一群文艺青年还在探讨呢,就男人跟女人。因为男人跟女人其实是有很大差异。当然我经常说女人是化学的,男人是物理的,这也不完全对,因为我觉得男人是有一身筋骨,自古以来男耕女织,就男人天生生下来至少有一半的注意力是对这个世界。因为你身强力壮,你不去挖地,你不去打猎,不去保护妇女儿童,你干嘛呢?所以他至少有一半的责任是面对这个严酷的大自然和这个残酷的社会外部环境。


但女人呢,有一半非常精致,我就说举「织」,「织」是什么呢?家庭,孩子,情感,因为女人是很精致的嘛,所以她至少有一半是非常精致地落在情感,家庭内部的编织里面,但是如果男女之间如果能有很好的一个百分之五十的重叠,那就太牛了。


所以刚才田导讲的「可遇不可求」,这是真实的。我为什么刚才说我这人是很危险的,就因为我的爱好太多了,爱好太多了以后,你说,女孩子,女人是需要陪伴的,我已经讲了,我的生命只剩这么一点了,我还有这么多爱好,这么多好玩的事去折腾,你把人荒在那儿啊,那就很对不起别人。


所以我说,当然现在就已经不是这个状态了,现在我已经在倒计时了,就剩这么点时间了,还有这么多爱好,赶紧做完拉倒。好,也就是当年年轻的时候我也躲,是因为我知道我给不起,我没有这个时间、资源,拿出来去陪伴,所以要有自知之明,当然除非我遇到一个也很野的,也喜欢在路上折腾的,那我就嗨了。


田沁鑫:就遇见一个虞姬哈,能跟着打仗的。


方励:对,能跟着打仗一起往前走的。


丁丁张:马頔怎么想的?你也挺帅的,是不是也有很多人追你?


马頔:我是这么认为,我个人认为,男女之间没有说男人就必须要放眼世界,我要对这个世界做任何贡献,那母系社会怎么办,世界上还残存很多母系社会。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独立而活的权利,他有自己个人的价值,可能爱情对很多人来说,也别很多人,反正就是单身狗来说,就是一个乌托邦之类的,我觉得,你为什么不用一个反乌托邦的论调去阐述这件事呢?


当你把一切都摧毁之后,就不要去害怕任何可能会给你带来的伤害。当你接受这些伤害,把你自己毁得一无是处的时候,你是在一个平地上建立起一个你最完整的自己,可能会比原来的建筑更要美好,更要结实,更要适住。




丁丁张:其实从我的角度,我是70后,我自己觉得,从我的角度现在我这个阶段,我觉得爱情就更像一种选择,它其实跟你选择穿什么衣服,或者你选择用什么交通工具上班其实是一个道理。就是如果你能碰到,比如说顺其自然的我碰到了一个人,他能跟我一起走一段挺长时间的路,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能体验到这种快乐,那种激情,那种各种各样的快感。


方励:你结婚了吗?


丁丁张:没有。


方励:哦,怪不得。


丁丁张:我觉得这就挺好,它就是一种选择嘛,就是我没有把它放得特别高,也没有把它放得特别低,它还是一种选择这样的一个阶段上。爱情是一个特别大的命题,所以刚才可能也让三个老师有点为难,因为它确实很大,你说从哪儿说起呢?


所以我觉得因为今天在座的很多可能都是文艺青年,所以我就想到了一个关键词叫看不惯,就是我想听听各位你们看不惯的,就是在现在市面上的这些爱情,或者说爱情里面有哪些你们自己特别不喜欢的,你们是不是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还是从方老师开始。


方励:我觉得要不要倒过来,每次都从我开始,要不然倒过来从最年轻的开始,从马頔开始。


丁丁张:马頔刚才非常尖锐,像拿一把刀一样。你觉得哪些爱情是你看不惯的,哪些爱情是我看不惯的?



马頔:我觉得没有爱情是我看不惯的。真的,我是这么认为,因为我不能去评判任何人的他的行为和一些对自己事物的感受,他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所以虽然我看不惯,但是我可以接受他这种做法,因为他是他,我是我,我们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丁丁张:但其实还是有很多行为,我觉得除了我们要歌颂美好之外,有时候我们也会发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它其实是需要我们去拿出来,跟大家去分享的,我觉得这其实也是一个命题。


马頔:可能我不太喜欢失衡的爱情,就是这种东西是很难调节的,可能说一个人的付出会多一些,然后另一个人需要去在一个其他方面去完满在他付出的这一部分,达到一个平衡。如果两个人可能关系是失衡的,这种东西我会,会劝他们就分开,这样。


田沁鑫:我觉得就今天讨论的这题目,比较大,比较对我来讲不太合适,因为身边你们仨都是男的,对吧。然后你们仨男的,我一个女的,然后说话总是就是……这个平等面前,可能是我到死也看不到平等这件事。


当然尊重是可以促进的,那站在我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觉得,因为我这人喜欢佛学,就是这个也是像爱情一样,这个自己喜欢的,自发喜欢的,没有什么谁强迫我,然后我也是十多年对这个佛学很浅的在进行一些研究,所以我对于人生的这种苦集灭道,对于这个苦难,我可能会从另外的一个角度,比哲学还要高的一个层面上有时候会去想一下,所以我看完之后我个人认为在男性世界的角度里面,女性是被把玩的,


把玩,艺术品。看,好看,要好看可以整个情人,对吧。好玩嘛,可以睡一下,然后这个女的嘛,是睡的,可以睡的,屁股,胸什么挺好看的,长得也不寒碜,这个可以睡的,然后都不寒碜还加上能容忍自己,还对自己好,然后真是能容自己,然后还能睡,那就是媳妇,那可以睡成媳妇,对吧?


因为乾坤嘛,为天地嘛,这个乾为天嘛,这个男性,比如阳光,播撒,空气,这个霹雷闪电什么,都是他,他是播撒的。然后地为坤嘛,就女么,那女可能是包容,容忍,博大的,因为天折腾个半天,没个地载着他,他这玩意儿也就挥发掉了,是吧。


那所以有个地,有个地接着他,所以就是说,包容,博大,容忍,女人都是母亲嘛,那这个就是本身天生存在的。还有一个就是被践踏,然后她还可以被践踏,就挺好玩的,这就构成了这个乾坤天地。


所以从我这个角度,我一说的话,可能就更大。哪天「一席」再让我讲,我就从「心经」的角度,我可以给大家讲一下。那今天讲这个爱,这个俗世层面的爱,这个确实是没有任何出离的办法,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你又没有宗教指导,你又没有更高的心理学指导,然后你就是,好像爱本身,然后在爱的这个逻辑上都成立,被爱,爱呀。什么短暂的爱呀,燃烧的爱呀,畸形的爱呀,这都存在。持续的走进家庭的爱,那就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睁一眼闭一眼,这缺点优点,平衡的爱。


丁丁张:所以我觉得,我应该代表「一席」先邀请您。一定要聊一些「心经」里这个大爱的故事,现在确实是,你说这个时代,裂变的速度如此之快,而且人面对的诱惑也非常多,我自己有的时候也挺气愤。


我为什么会有想到看不惯这个主题,确实有的时候,我有很多看不惯的地方,然后我也经常会,比如写点东西的时候,也想提醒那些文艺女青年,或者是良好的女青年,她其实有很多歧途要走,可能会走上歧途,或者说为了一个自己认为的爱情,去抛头颅洒热血,因为也确实没啥事,就直接这么着,赴汤蹈火的这么去谈一个恋爱,就您怎么看这种情况呢?是觉得你就去吧还是说要适可而止,要有一些收或者怎么样?


田沁鑫:搂不住,这件事情,你怎么劝都没有用的,我觉得这是业力吧。业力趋使,或者她上辈子欠他的,其实这茫茫人海里面这么多男的,这么多女的,怎么就你看中的那一个就是呢。然后呢,朝思暮想,思念之情,把自己身体也给摧残了。


然后那阵其实人最傻,比如说三年时间,陪出去金钱,陪出时间,陪出你的生命,然后你去燃烧着爱一个人,最后人家还不跟你好,然后这事肯定搓火,然后肯定失败感特别特别强,那时候,比如说我们原来就是女生,谁失恋了,大家就都凑在一起开解她,然后她就哭天抹泪到了相当的程度,然后怎么劝确实也没有用,她必须要自己慢慢的来度过,她的这一段痛苦的时期。


所以我觉得是她的缘分,然后那个时候你再跟她说这世界上有多少男的两条腿走着的,她都看不见,她只是就是对那一个人就是完全是空间凝滞,然后就是所有的世界都不复存在,只有这一个人,我觉得这个实在是欠了债了。


所以我也解释不清这个事情,所以你遇到这样的事情的话,如果她需要倾诉,你就听,就完了。你不用再给她讲什么,你怎么开释也不会从你这儿瞬间能明白什么道理,所以遇到这些,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在疯狂的爱情追逐过程中失败者的时候,我说他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好的听众。


丁丁张:所以也是顺其自然哈,方老师,到您说看不惯了。他俩,反正我听了半天都没说。


方励:我觉得人特别难来到世界上一次,在性别上应该是完完全全平等,就每一个个体,不管他是你的父亲,是你的母亲,他是你的孩子。


今天早上,我还在跟一个文艺女青年在跟我讲,她孩子三岁,我说他才三岁的时候你要赋予你对一个个体的生命的尊重,虽然你是他的母亲,你没有权力代替他,你把这个生命降临在世界上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你一定要尊重他,你一定要为他的未来着想,他的未来是需要给他,首先是尊重,然后是自由,其次才是你远远看着的一个呵护,就这是我讲的。


为什么女性会处在在情感上会处在弱势呢?我觉得反而女性在情感面前应该是强势的,男性是弱势。


裴多菲有一首诗,这一首诗曾经给过我启蒙,所以99年我第一次去匈牙利的时候,在裴多菲的纪念碑在多瑙河边照了好多张照片,他点醒了我。这首诗后来我在百度上一直搜不着,那首诗,1956年的一个翻译版本,那首诗叫「三只鸟」。


裴多菲用三只鸟形容了人性的优秀,第一段他讲的是男人,当然这个英文翻译哈,我不知道翻得对不对,但中文的版本里面用的是,他第一段歌颂的是男人的灵魂,他第二段歌颂的是女人的心,第三段他歌颂的是小孩子的性情。


那我们看每一个在孩子阶段,男人和女人都有各自侧重的优势,所以我觉得在爱,在情上面,女人应该是最有资格强势的,男人应该是弱势。男人是在资源,外部物理空间上,在化学上,情感是化学的,化学上女人是优势的,男人是弱势的,资源上面,力量上面男人是强势的,女人是弱势的。




丁丁张:所以方老师我接着您这句话呀,按道理说女性确实应该是强势的,但是现在大量的文艺女青年她们面对的问题,就是我在这样一个现实的生活当中,上班,下班,反正就这样,但是我好像暂时遇不到我的爱情,然后她们有点着急。所以呢,因为咱们时间也有限,我就特别想听三位给到她们实际的建议,然后我们就结束今天的对谈,从马頔开始。


马頔:人的第一需求是温饱,第二需求是性,性解释可以是交配,然后再解释就是爱,所以大胆的去交配吧,大胆的去爱吧。


田沁鑫:我觉得就是要珍惜吧,走在一起一定是缘分,有这个缘分就不要把它搞成孽缘,还是要把它搞成顺缘,就彼此珍惜。还有一个相互要懂,男性和女性之间其实有的时候是不懂,你交了一段时间的朋友,这个男孩分手的时候说其实你都不认识我。


因为女孩比较感性嘛,比较感性,看外表,我觉得还是要相互之间的懂,因为它毕竟不是画画,是个表面行为,它是一个人,所以如果互相懂得,互相能够珍惜,那就往下走呗。


方励:其实,我讲我的观点哈,因为我比马頔老,所以我把性是归入在动物行为里面的,就是人的温饱第一需求,生存的需求,性的需求,都属于动物行为,所有的天下的动物都会交配,都有冲动,都会饥饿,都会去寻找食物,唯独人和动物的区别是在上层建筑,在精神层面。


所以我就把,如果我们讲爱,讲情,我觉得这是人独有的,那我给所有的观众的分享是,大家一定要记住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做人,我们一定要做人。也就是说对性的需求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物的需求,解决起来你还可以打飞机,非常简单的,各种方法都可以处理,很多办法都能解决。


但是唯独我们心目中的空间里面那个真诚的爱,那个极致的爱是属于人的,所以不管跟我们在座的,是大龄青年也好,小龄青年也好,我就觉得在我们的婚姻过程中,我们不要期望婚姻能给我们带来所有,还有这个世界,如果说我们这个婚姻只要能凑合,能过这个日子,大家相安无事,我们自己还有份自己的空间。


因为这个爱其实可以有广义的,可以有狭义的,我们天下有这么多心灵可以有共鸣,互相能够,哪怕就是一个我们说大爱,博爱,或者是对一个女人的挚爱,我觉得这部分,属于人类这部分精彩的上层建筑里面的感受,一定要让它干干净净的被保存起来,不要被动物的东西给粘在一起了。


马頔:我的意思不是说性这个问题。我是说人年轻,因为我小,所以我有犯错的时间和机会,所以我想说的是你们大胆的可以去犯错,因为在犯错的过程中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方励:行,我支持,这种我们有什么欲望,有什么想法,就去实践,我完全支持,我只是说其实就是那部分的,其实有时候我们把这个界限很难划得很清楚,但至少在我那个年代过来,因为我们很羞涩嘛,不是羞涩,是怕别人误解,其实不是说我脸皮薄,我生怕被别人误解我有目的,其实我喜欢你是没目的的,我稍微不小心就把,你把我当成了dirty guy 了。其实我没有,我就是喜欢你,我没别的目的。


丁丁张:看来这场论战暂时结束不了,所以我们决定到后台继续的辩论,然后感谢大家的倾听。也谢谢「一席」,谢谢三位老师的分享,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公众账号如转发须保证文字、视频和图片的完整,并在显著位置注明“转自一席演讲(微信号yixiclub)”,合作:yixitv@vip.163.com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