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枝桠】止庵:它就像黑白照片一样,没有颜色

2015-10-14 枝桠 一席 一席
“开始一两年有点儿可怕,但后来它不是这个感觉,它就像黑白照片一样,没有颜色。”作家止庵在枝桠,谈谈一段特殊时期中的阅读经历。


21 文革中的一副麻将牌



我爸买了两副「算数棋」,改造成一副麻将牌,给我写一个病假条,全家就在家打牌。毯子直接钉到窗户上捂严实了,桌上铺个毯子,这样没声儿,家里有一个八瓦的管儿灯也不敢开,就开一个灯,还是暗,一人在牌前发一个白纸条,搁那儿借助着反光看字儿,打的就是老麻将。


22 约会



文革中有一套杂志,叫《摘译》,是内部发行的,登点儿外国的剧本什么的,其中有一个剧本叫《约会》,是日本电影,这电影是在这个杂志登的,最有名的特点,它就七十多句台词,全是动作。我爸觉得这个太好了,他就凭想象力,居然能把这电影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了,就跟他看过这电影一样,一直讲到这细节。


我哥哥不知道从哪儿借了好多这种绣像本的武侠小说,不是后来金庸的,是古代的那种,《三侠五义》,《小五义》,《续小五义》这些书,当时这些书都不许读,所以这书都塞被子里,有些特脏的书,弄一摞,都掖在被子里了。他看完之后,我也看,所以我最早接触中国古代白话小说就是从这来的。以后我俩光看不解气,我们俩还要写,就弄那么点儿一小本,他写一段我写一段,回目都是我们俩拟的。


23 你看得太多了



我在东城区阅览室读的都是文革中间出的小说,这小说现在看起来一点价值都没有。我就觉得这读书是这么个事,老拿读书当粮食形容,其实书真的不是粮食,因为这粮食吧,比方说饿了,你什么都能充饥,但是书真是不是这样,你读完之后,它不仅没有意义,它占你脑子,而且这段时间正好是我小学中学时候,记性还特别好。好多年以后,后来读的书忘了,前面的还记得,而且一点意义也没有。


我曾经有一次见过一个俄罗斯人,我就跟他聊我看什么书,他突然跟我讲你看得太多了,因为确实是没有什么用,包括好多那种很拙劣的东西。到文革结束的时候,我已经17岁了,北京夏天发生了地震,我为了躲避即将来的下一次地震,就到南方去了,我爸就带着我到了重庆。在那儿我有一个姑妈,家里有几本书,认认真真地好好读书实际上是从这开始。

马良 野夫 方励 李银河 Tango 鲁大东 止庵...
一席新节目「枝桠」

观看全部视频请至优酷搜索「枝桠」
收听音频请至:
喜马拉雅 荔枝FM 考拉FM

网易云音乐 苹果podcast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